免费注册

重庆九龙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与重庆涌鑫地产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2-1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渝0112民初14652号
原告:重庆九龙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九龙坡区园区火炬大道16号九龙园区科技孵化楼4楼,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1072031161696。
法定代表人:刘万志,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曾波,重庆合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梅佳,重庆合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重庆涌鑫地产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渝北区回兴街道服装城大道48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112666420503U。
法定代表人:吴涌均。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浩臣,重庆康实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重庆九龙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龙公司)与被告重庆涌鑫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涌鑫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8月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陈吉彦适用简易程序,于2016年9月2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被告申请了庭外和解,本院予以准许,但和解未果。本案现已审理完毕。
原告九龙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涌鑫公司支付九龙公司工程款6011149.92元及资金占有补偿费1381411.66元(以6011149.92元为基数,从2015年5月1日起按1.5%/月的标准计算至2016年8月9日止)。事实和理由:九龙公司于2010年承建了涌鑫公司开发的位于重庆市渝北区回兴的重庆涌鑫国际家纺城一期工程,并于2012年4月27日完工交付涌鑫公司,涌鑫公司至2014年11月25日与九龙公司进行了项目工程的结算,确认该项目结算工程款为103400101.42元,至结算时,涌鑫公司共计支付了九龙公司工程款96734593.23元,尚欠6665508.19元未付,另欠应退还的保证金100000元,合计欠款6765508.19元。对此,双方于2015年4月2日进行了对账确认,双方对账差异仅10元。结算及对账后,涌鑫公司未再支付任何工程款项,经九龙公司多次催促后,涌鑫公司提出其支付能力不足,后双方于2015年10月25日达成补充协议,提出了还款计划,涌鑫公司应支付款项共计6011149.92元,协议同时约定了逾期付款应支付资金占用补偿费。后九龙公司多次催告涌鑫公司付款,涌鑫公司均未支付,九龙公司为维护合法权利诉至法院,请求判如所请。
被告涌鑫公司辩称,九龙公司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第一,双方并未对尚欠工程款进行对账,不能确认尚欠工程款的具体数额;第二,九龙公司主张的工程款中包含了100000元的履约保证金,而该保证金属于另一性质,而非工程款,因此九龙公司当庭在工程款中增加10万元的履约保证金是增加诉讼请求,现举证期限已过,依法不应得到支持;第三,九龙公司主张的工程款包含质保金,由于质保金并非工程款,应当是无息退还,而非以工程款的形式向九龙公司支付;九龙公司主张支付工程款的诉讼请求包含退还保证金,也是增加诉讼请求。同时质保金是否退还、退还金额、是否抵扣相关质保责任均是另一法律关系;第四,即使九龙公司主张工程款有依据,其主张的资金占有补偿费也明显过高,请求人民法院依法予以调整。涌鑫公司认为九龙公司没有大的损失,其损失仅为贷款利率的损失,依法应调整为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130%。
经审理查明:九龙公司系具有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壹级资质的企业。2009年8月10日,涌鑫公司(发包人)与九龙公司(承包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其中第一部分“协议书”中约定:一、工程名称:重庆涌鑫国际家纺城一、三标段工程;二、承包范围:按照涉及单位提供的施工图、相关设计文件及主管部门的审批意见等内容进行施工……五、合同价款:暂定70000000元。第三部分“专用条款”中约定:37.本合同在履行过程中发生的争议,由双方当事人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按下列第(一)种方式解决:(一)提交重庆仲裁委员会仲裁……。第四部分“补充条款”中约定:8.8.1承包人须在收到发包人中标通知书后、签订建筑施工合同前缴纳350万元的工期、质量保证金(其中工期保证金175万元,质量保证金175万元)作为本合同履约担保……履约保证金在扣除违约扣款后于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七个工作日内无息返还。合同附件二“施工合同保修维修条款”中约定:2.3质量保修期从工程验收合格备案后6个月开始计算,对于工程质量出现的永久性缺陷或在保修期内即已存在但未暴露的质量问题,承包人承担责任不受保修期限限制;8.质保金退还:保修期满二年,经发包人聘请的物业管理公司验收同意后14天内,退还承包人没有使用的质保金的50%给承包人,防水保修期满后经发包人聘请的物业管理公司验收同意后14天内,退还承包人没有使用的另50%质保金,质保金不计利息。
2014年12月26日,涌鑫公司与九龙公司形成《重庆国际家纺城一、三标段所有工程结算汇总表》,其中载明:一、土建工程:审定金额共计93540543.06元;二、安装工程:审定金额共计5305344.46元;三、赶工补贴费:审定金额1270000元;审定金额小计100115887.52元;四、已办理完结算的工程:审定金额共计3284213.9元。审定金额合计103400101.42元。涌鑫公司与九龙公司均盖章确认。
2015年4月22日,形成《重庆九龙建设(集团)公司财务对账函》一份,内容为:单位名称:重庆涌鑫地产有限公司(国际家纺城一、三标段项目),截至2015年2月16日,贵公司已支付我公司工程款96734593.23元,该工程结算金额:103400101.42元,2015年2月16日止贵司尚欠重庆九龙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工程款6665508.19元,我公司已开具工程款发票(99052305.69元)给贵司,尚欠工程款发票4347795.73元未开,请贵公司核对确认。注:贵司尚欠工程保证金壹拾万元整未退,总欠工程款及保证金6765508.19元。如记录相符,请在记录相符栏加盖“财务专用章”;记录不符,请在记录不符的差异说明栏写明差异及原因并加盖“财务专用章”。请于2015年4月30日前反馈。下方“记录相符”一栏加盖了九龙公司财务专用章并注明日期为2015年4月24日,该栏无其他内容。“记录不符”一栏“差异说明”处注明:重庆涌鑫地产有限公司已核对付款金额:96734603.23元,下方加盖了涌鑫公司财务专用章并注明日期为2015年5月7日。
2015年8月25日,九龙公司发出《催款函》一份,主要内容为:致重庆涌鑫地产有限公司(国际家纺城一、三标段项目):2015年4月24日我方于贵公司进行了财务对账,贵公司尚欠我方工程款及保证金6765508.19元……特致函贵公司于2015年8月30日前将所欠工程款支付我司。该函由“柯舒”于2015年8月26日签收。
2015年10月25日,涌鑫公司(甲方)与九龙公司(乙方)签订《补充协议》,约定:……经甲乙双方友好协商,对甲方应付而未付乙方工程款约580万(具体金额以双方财务核对的金额为准)付款时间节点协议如下:1.分期支付点为:2015年11月30日前支付150万元,2015年12月30日前支付200万元,2016年1月30日前付清应付全部余款;2.甲方应付而未付乙方的工程款从2015年5月1日起至2015年11月30日止,按580万元为基数按月息1.0%计算资金占用费补偿给乙方;若甲方未按第一条约定支付任意一期工程款,则乙方有权要求甲方支付全部余款并自2015年5月1日起按月息1.5%计算资金占用费,直至付清为止;3.本协议履行期间,若发生争议,双方应尽量协商解决,协商不成,双方同意由人民法院依法裁决;4.本协议是双方《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补充,与该合同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九龙公司与涌鑫公司另形成《家纺城应留保证金计算表(九龙)》一份,其中载明:D区(一、三标段),竣工时间2011年1月30日,结算金额27767055.14元,质保金比例0.03,质保金金额833011.65元,应退还保修金比例0.03,应退还质保金833011.6542元;A1-A4,竣工时间2012年8月10日,结算金额22058280.97元,质保金比例0.03,质保金金额661748.43元,应退还保修金比例0.03,应退还质保金661748.4291元;A5,竣工时间2012年8月10日,结算金额25164274.79元,质保金比例0.03,质保金金额754928.24元,应退还保修金比例0.015,应留保修金比例0.015,应留保修金金额377464.122元,应退还质保金377464.1494元;A6,竣工时间2013年4月22日,结算金额25126276.63元,质保金比例0.03,质保金金额753788.30元,应退还保修金比例0.015,应留保修金比例0.015,应留保修金金额376894.149元,应退还质保金376894.1494元;合计结算金额100115887.52元,质保金金额3003476.63元,应留保修金金额754358.27元,应退还质保金2249118.354元。下方备注:A5栋防水质保金于2017年8月10日退还;A6栋防水质保金于2018年4月22日退还。九龙公司于2016年1月16日盖章确认,涌鑫公司于2016年1月28日盖章确认,另有一处批注为“金额属实。张敏2016.2.3”。
庭审中,九龙公司明确其主张的工程款6011149.92元的组成为:结算总金额103400101.42元,扣除涌鑫公司已支付的工程款96734593.23元,剩余工程款6665508.19元,另外涌鑫公司应退保证金100000元,共计6765508.19元为涌鑫公司应付款项,再扣除未到期的工程应留保修金754358.27元,所得金额即九龙公司主张的6011149.92元。
关于《重庆九龙建设(集团)公司财务对账函》及《补充协议》,九龙公司陈述:《补充协议》约定的“工程款具体金额以双方财务核对金额为准”是指以财务对账函所核对的金额为准,是因为当时没有双方财务人员参与,没有提供对账函确认准确数据,故只写了约580万元,最终以对账函为准。涌鑫公司陈述:财务对账函仅是对已付款进行了核对,并未对尚欠工程款进行核对,如果该对账函范围涵盖了未付款,则《补充协议》的金额不可能是“约580万元”,而应有准确数据,《补充协议》的约定应当是双方在该补充协议签订后再进行财务核对。
关于《家纺城应留保证金计算表(九龙)》,九龙公司陈述:该表载明A5、A6保留0.015及退还0.015比例保修金的依据是合同附件二第8条的约定,因已竣工验收,且主体保修期已达2年,并通过了物管公司验收,所以应退50%保修金,另50%保修金在防水保修期满后再退;该表系涌鑫公司工作人员柯舒制作,涌鑫公司的工程结算复核人员张敏复核,属于双方对保修金退还的结算凭证;对于物管公司验收,实际是双方及物管公司在场查看并验收合格,没有制作书面手续;合同附件二第2.3条约定的竣工备案时间就是《家纺城应留保证金计算表(九龙)》中载明的竣工时间。涌鑫公司陈述:该计算表只是对质保金金额的理论值的计算,对质保期的起算时间等都有明显错误,不能作为支付质保金的依据,且该表形成时间在《补充协议》之后,因此《补充协议》中所指的工程款并不包含质保金。
九龙公司还陈述:九龙公司自愿认可涌鑫公司已付款金额为96734603.23元。
上述事实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重庆国际家纺城一、三标段所有工程结算汇总表》、《重庆九龙建设(集团)公司财务对账函》、《催告函》、《补充协议》、《家纺城应留保证金计算表(九龙)》及当事人陈述等在案为据。
本院认为:九龙公司与涌鑫公司自愿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该合同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九龙公司亦具有承接该工程项目的资质,故该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按约履行义务。该合同虽约定争议解决方式为仲裁,但双方签订的《补充协议》已约定争议解决方式为向人民法院起诉,应视为对争议解决方式的变更,故本案属于人民法院受理范围,本院予以审理。
关于九龙公司所主张工程款的构成,九龙公司在起诉状中已经陈述其诉称的工程款计算方式是应付工程款6665508.19元及保证金100000元扣除未到期工程应留保证金754359.27元,其庭审明确的计算方式与此相同,且金额无变更,故不属于增加或变更诉讼请求。工程款及保证金均是基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所产生的权利义务,属于同一法律关系。因此,对涌鑫公司辩称九龙公司系变更诉讼请求、保证金不应在本案中处理的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补充协议》所确认的未付款金额及是否包含保修金、保证金。
本案中,2015年4月22日财务对账函上,正文载明的内容包含了涌鑫公司已付工程款、工程结算金额、截至2015年2月16日涌鑫公司所欠工程款、涌鑫公司尚欠保证金,在九龙公司已明确说明记录不符需在记录不符的差异说明栏写明差异及原因并加盖财务专用章的情况下,涌鑫公司在差异说明栏只注明了已付款金额有差异,并加盖了财务专用章,故应视为对该对账函中其余内容的认可。现庭审中九龙公司亦认可涌鑫公司提出的已付款金额,据此,双方已确认的内容应包含:工程结算金额103400101.42元、涌鑫公司已付款96734603.23元、欠九龙公司工程款6665498.19元、欠工程保证金100000元未退。涌鑫公司辩称该对账函仅是对已付款的确认,明显与证据不符,本院不予采信。
2015年10月25日《补充协议》约定的未付工程款虽不是准确金额,但涌鑫公司并未举示证据证明从对账函形成至《补充协议》签订期间其向九龙公司支付过款项,也未举示证据证明双方协议变更了结算项目、金额,故在《补充协议》签订时涌鑫公司的应付款金额应与对账函一致;同时,九龙公司称因财务人员不在场导致未约定准确金额,结合《补充协议》中确实无财务人员签章,该陈述并不违背常理,本院予以采信。但该《补充协议》确认的款项系“应付未付工程款”,根据《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约定,质保金应待质保期满后经发包人聘请的物业管理公司验收同意后14天内退还,而双方签订《补充协议》时,质保金未到退还条件。且财务对账函中,双方仅对工程总价款及已付工程款、保证金等进行确认,尚未对应留、应退保修金(即质保金)金额、比例进行对账,故质保金不属于《补充协议》约定的“应付未付工程款”范围,该协议约定的工程款仅包含工程款、保证金。
另外,就质保金的具体数额,根据《家纺城应留保修金计算表(九龙)》可见,双方对保修金的金额进行了变更,对D区(一、三标段)、A1-A4、A5栋、A6的应留、应退保修金比例及退还时间进行了变更,已不再以物业公司验收同意为前提,因该计算表涌鑫公司于2016年1月28日盖章确认,故除A5栋、A6栋质保金754358.27元未到退还时间外,其余质保金,均应当予以退还。
综上,涌鑫公司应支付九龙公司工程款(含质保金)5911139.92元(103400101.42元-96734603.23元-754358.27元)及保证金100000元,共计6011139.92元,对九龙公司该部分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对涌鑫公司该要求九龙公司支付资金占有补偿费1381411.66元(以6011149.92元为基数,从2015年5月1日起按1.5%/月的标准计算至2016年8月9日止)的诉讼请求,因双方《补充协议》明确约定了涌鑫公司对所欠工程款、保证金的支付时间,涌鑫公司未举示证据证明其支付了欠款,应承担举证不力的不利法律后果。根据《补充协议》第2条约定,涌鑫公司应以所欠款项为基数,从2015年5月1日起按每月1.5%的标准支付资金占有补偿费。但因《补充协议》约定款项并未包括质保金,故质保金不应纳入资金占有补偿费的计算基数,其计算基数应为3762021.57元(6011139.92元-2249118.35元)。该资金占有补偿费的性质系对违约金的约定,其标准(即年利率18%)并未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4倍,故对涌鑫公司要求调整违约金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结合九龙公司的诉讼请求,涌鑫公司应支付九龙公司的资金占有补偿费为:以3762021.57元为基数,从2015年5月1日起按每月1.5%的标准计算至2016年8月9日止,即862837.85元(3762021.57元×1.5%×15个月+3762021.57元×1.5%÷31天×9天)。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百六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重庆涌鑫地产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个重庆九龙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工程款(含质保金)5911139.92元及保证金100000元;
二、被告重庆涌鑫地产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重庆九龙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资金占有补偿费862837.85元;
三、驳回原告重庆九龙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63550元,减半收取31775元,由原告重庆九龙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负担2225元,由被告重庆涌鑫地产有限公司负担29550元;保全费5000元,由原告重庆九龙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负担350元,由被告重庆涌鑫地产有限公司负担465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陈吉彦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杨如玉
-12-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