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高连喜、高某1等与李和龙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2-29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河北省三河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冀1082民初5467号
原告:高连喜,男,1958年12月11日出生,汉族,住三河市,
原告:高某1,男,1982年10月24日出生,汉族,住三河市,
原告:刘桂香,女,1986年3月16日出生,汉族,住三河市,
原告:高硕,女,2008年6月9日出生,汉族,住三河市,
法定代理人:高某1(高硕父亲),男,1982年10月24日出生,汉族,住三河市,
原告:高研,男,2012年5月14日出生,汉族,住三河市,
法定代理人:高某1(高研父亲),男,1982年10月24日出生,汉族,住三河市,
原告:秦佳奇,男,2007年5月27日出生,汉族,住三河市,
法定代理人:高某2(秦佳奇母亲),女,1986年6月15日出生,汉族,住三河市,
六原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高某2,女,1986年6月15日出生,汉族,住三河市,
被告:李和龙,男,1964年3月25日出生,汉族,住廊坊市香河县,
被告: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廊坊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廊坊市广阳区和平路与新源道交口蓝水湾二十七栋,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131003670314113D。
负责人:祝向前,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春侠,河北律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武德军,男,1963年9月25日出生,汉族,住三河市南城滨河西区,
被告:李德永,男,1968年4月2日出生,汉族,住三河市,
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廊坊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廊坊市广阳区广阳道29号建业大厦一层、四层,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131003700608818E。
负责人:刘晓明,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欢,该公司员工。
原告高连喜、高某1、刘桂香、高硕、高研、秦佳奇诉被告李和龙、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廊坊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阳光保险公司)、武德军、李德永、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廊坊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8月1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赵亚光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在审理过程中,六原告及被告阳光保险公司申请追加武德军、李德永、平安保险公司为被告,本院准许。原告刘桂香及六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高某2、被告李和龙、被告阳光保险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春侠、被告武德军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李德永、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欢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平安保险公司提交书面答辩意见。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六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赔偿原告高连喜电动车修理费2000元;2.被告赔偿原告高智强医疗费9199.2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800元,营养费400元,误工费2640元,护理费2200元,交通费300元,共计15539.21元;3.被告赔偿原告刘桂香医疗费3378.6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800元,营养费400元,误工费2640元,护理费2200元,交通费300元,共计9718.64元;4.被告赔偿原告高硕医疗费492.1元;5.被告赔偿原告高妍医疗费350.05元;6.被告赔偿原告秦佳奇医疗费350.05元;7.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事实与理由:六原告系近亲属关系,原告高连喜系原告高智强父亲(此次事故受损电动三轮车车主),原告高智强、刘桂香与原告高硕、高妍系父母子女关系,原告秦佳奇系原告高智强外甥。2017年7月13日7时25分,被告李和龙驾驶车牌号为京P×××××的小型轿车,沿三河市南外环由西向东行驶至三河市重信建材红绿灯时,与前方头东尾西等红绿灯的武德军驾驶的车牌号为冀R×××××的小型轿车相撞,相撞后李和龙驾驶的京P×××××的小型轿车又与前方头东尾西等红灯的高智强驾驶的电动三轮车及李德永驾驶的冀R×××××号小型面包车相撞,造成武德军、高智强及电动三轮车乘车人刘桂香、高硕、高研、秦佳奇受伤,四方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此事故经三河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认定李和龙负全部责任,武德军、高智强、李德永、刘桂香、秦佳奇、高妍、高硕无责任。事发后,原告高某1、刘桂香、高硕、高研、秦佳奇被送往三河市医院治疗。经查被告驾驶的车辆所有人为被告李和龙,并在被告阳光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险,事发在保险期内。被告武德军、李德永为无责方,武德军、李德永在被告平安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依法应当在交强险无责任赔偿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事故发生后,原告一直向被告主张赔偿,但被告至今未赔,原告为维护自己合法权益,诉至法院,请求准予诉讼请求。
被告李和龙辩称,对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没有意见,对原告主张的各项损失的质证意见与保险公司一致。
被告阳光保险公司辩称,1.对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无异议,事故发生时被告李和龙驾驶的车辆在阳光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保额为50万元的第三者责任保险。2.高连喜的电动车修理费因未提供维修清单且主张金额过高,公司认可赔偿500元。3.高智强的各项损失:对200元的医药费收据有异议其余无异议,救护车费200元应属交通费;伙食补助费认可400元(每天50元,住院8天);营养费因无医嘱及未进行三期鉴定,不认可;误工费同意按照河北省农林牧渔业标准计算,天数为8天;护理费因诊断证明未记载需要护理且未进行三期鉴定,不认可;交通费同意给付救护车费200元,其余请法院酌定。4.刘桂香的各项损失:对医疗费无异议,救护车费应作为交通费;伙食补助费认可400元(每天50元,住院8天);营养费因无医嘱及未进行三期鉴定,不认可;误工费同意按照河北省农林牧渔业标准计算,天数为8天;护理费因诊断证明未记载需要护理且未进行三期鉴定,不认可;交通费因与被告核实只有一辆救护车,公司已同意给付高某1,不同意重复给付,其余交通费请法院酌定。5.高硕的各项损失:救护车费不同意给付,因系同一起交通事故,原告系未成年人应与其父母一同前往医院,不应存在救护车费,其余证据没意见。6.高研的各项损失:救护车费的意见同高硕,其余证据没有意见。7.秦佳奇的各项损失:救护车费的意见同高硕,其余证据没意见。
被告武德军辩称,对此次事故的事实经过无意见,由保险公司解决。
被告李德永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被告平安保险公司书面答辩称,武德军所驾车辆在平安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险,因武德军无责任,公司同意在交强险无责赔付限额(医疗费用1000元,死亡伤残项下11000元,财产损失100元)内赔偿原告合理合法的损失。公司不承担本案的诉讼费及保全费等间接损失。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7年7月13日7时25分,被告李和龙驾驶车牌号为京P×××××的小型轿车,沿三河市南外环由西向东行驶至三河市重信建材红绿灯时,与前方头东尾西等红灯的武德军驾驶的车牌号为冀R×××××的小型轿车相撞,相撞后李和龙驾驶的京P×××××的小型轿车又与前方头东尾西等红灯的高智强驾驶的电动三轮车及李德永驾驶的冀R×××××号小型面包车相撞,造成武德军、高智强及电动三轮车乘车人刘桂香、高硕、高研、秦佳奇受伤,四方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此事故经三河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认定,李和龙负全部责任,武德军无责任,高智强无责任,李德永无责任,刘桂香无责任,秦佳奇无责任,高妍无责任,高硕无责任。被告李和龙驾驶的车辆在被告阳光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限额为50万元的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事发在保险期限内。被告武德军驾驶的车辆在被告平安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和限额为100万元的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事发在保险期限内。被告李德永驾驶的车辆在被告平安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事发在保险期限内。
事发当日,原告高智强被送往三河市医院住院治疗8天(2017年7月13日至2017年7月21日),其伤情经诊断为1.胸部软组织损伤2.腹部闭合性损伤,医嘱建议休息两周。原告高某1在该院支付医疗费8799.21元(扣除救护车费200元和酒精检测费200元);原告刘桂香于事发当日被送往三河市医院住院治疗8天(2017年7月13日至2017年7月21日),其伤情经诊断为1.胸部软组织损伤2.外伤性头晕3.左小腿软组织损伤,医嘱建议休息两周。原告刘桂香在该院支付医疗费3178.64元(扣除救护车费200元);原告高硕于事发当日被送往三河市医院门诊治疗,其伤情经诊断为双膝部软组织损伤,支付医疗费292.10元(扣除救护车费200元);原告高研于事发当日被送往三河市医院门诊治疗,其伤情经诊断为左踝部软组织损伤,支付医疗费150.05元(扣除救护车费200元);原告秦佳奇于事发当日被送往三河市医院门诊治疗,其伤情经诊断为左膝部软组织损伤,支付医疗费150.05元(扣除救护车费200元)。
本院结合六原告提供的证据,核实确认六原告的各项合理损失如下:
(一)原告高连喜的电动车修理费1000元。原告主张该电动车修理费2000元,但其提供的购车发票无法证明系因此次交通事故造成的实际损失及具体维修情况,被告阳光保险公司亦不认可,本院根据此次事故确已造成该车损失的实际现状并结合购车价格酌定此项。
(二)原告高智强的各项合理损失共计11606.11元,包括:1.医疗费8799.21元;2.住院伙食补助费400元,应参照2017年河北省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标准即50元/天计算,原告住院8天,此项应为400元(50元/天×8天);3.营养费因无相关医嘱,被告亦不认可,原告该项主张无法律依据,本院无法支持;4.误工费1325.06元,原告主张按每天120元计算,但未提供相关证据,本院参照2017年河北省农林牧渔业标准即60.23元/天计算,天数为22天(住院8天,医生建议休息2周)确认此项;5.护理费481.84元,原告主张护理人员为高某2,并主张按每天100元计算,但未提交相关证据,本院按照2017年河北省农林牧渔业标准即60.23元/天计算,天数为8天,确认此项;6.交通费400元,本院根据原告高某1就医、处理交通事故及确已支付救护车费200元的实际情况,酌定该项;7.酒精检测费200元(凭票)。
(三)原告刘桂香的各项合理损失共计5685.54元,包括:1.医疗费3178.64元;2.住院伙食补助费400元,应参照2017年河北省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标准即50元/天计算,原告住院8天;3.营养费因无相关医嘱,被告亦不认可,原告该项主张无法律依据,本院无法支持;4.误工费1325.06元,原告主张按每天120元计算,但未提供相关证据,本院参照2017年河北省农林牧渔业标准即60.23元/天计算,天数为22天(住院8天,医生建议休息2周)确认此项;5.护理费481.84元,原告主张护理人员为高某2,并主张按每天100元计算,但未提交相关证据,本院按照2017年河北省农林牧渔业标准即60.23元/天计算,天数为8天,确认此项;6.交通费300元,本院根据原告刘桂香就医及确已支付救护车费200元的实际情况,酌定该项。
(四)原告高硕的各项合理损失共计492.1元,包括:1.医疗费292.1元;2.交通费200元(即救护车费)。
(五)原告高研的各项合理损失共计350.05元,包括:1.医疗费150.05元;2.交通费200元(即救护车费)。
(六)原告秦佳奇的各项合理损失共计350.05元,包括:1.医疗费150.05元;2.交通费200元(即救护车费)。
本院认为,被告李和龙驾驶车辆与被告武德军驾驶的车辆相撞后,李和龙所驾车辆又与原告高智强驾驶的电动三轮车及李德永驾驶的小型面包车相撞,造成武德军、高智强及电动三轮车乘车人刘桂香、高硕、高研、秦佳奇受伤,四方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此事故经三河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认定,李和龙负全部责任,其他人均无责任。被告李和龙作为侵权人应对原告的合理损失全部赔偿。被告李和龙驾驶的车辆在被告阳光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限额为50万元的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事发均在保险期限内,故阳光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各分项限额内对原告的合理损失先予赔偿,不足部分由该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范围内赔偿,仍不足部分由被告李和龙赔偿。被告武德军无责任,其驾驶的车辆在被告平安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限额为100万元的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事发时在保险期限内,故应由该平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无责任赔付限额内赔偿原告的合理损失。被告李德永驾驶的车辆在被告平安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事发在保险期限内,故应由该平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无责任赔付限额内赔偿原告的合理损失。六原告的各项合理损失以本院查明和核实确认的数额为准。
经庭审核实,六原告的合理损失共计19483.85元。其中,医疗费用项13370.05元(包括原告高智强医疗费8799.2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00元;原告刘桂香医疗费3178.6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00元;原告高硕医疗费292.1元;原告高妍医疗费150.05元;原告秦佳奇医疗费150.05元),由被告阳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项下有责赔偿限额赔偿10000元,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项下无责赔偿限额赔偿2000元,剩余1370.05元由被告阳光保险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赔偿;交强险死亡伤残项4913.8元(包括原告高智强误工费1325.06元,护理费481.84元,交通费400元;原告刘桂香误工费1325.06元,护理费481.84元,交通费300元;原告高硕交通费200元;原告高妍交通费200元;原告秦佳奇交通费200元),由被告阳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项下有责赔偿限额赔偿4194.83元(包括高硕、高研、秦佳奇交通费各200元,因数额较少,本院酌定均由阳光保险公司承担),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项下无责赔偿限额赔偿718.96元;财产损失项即电动三轮车修理费1000元,由被告阳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项下有责赔偿限额赔偿800元,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项下无责赔偿限额赔偿200元。酒精检测费200元,由被告李和龙赔偿。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三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六原告合理损失共计19483.85元,由被告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廊坊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各分项限额内赔偿14994.83元(包括医疗费用项10000元、死亡伤残项4194.83元、财产损失项800元);由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廊坊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无责限额范围内赔偿2918.96元(包括医疗费用项2000元、死亡伤残项718.96元、财产损失项200元);超出交强险部分即医疗费用项1370.05元,由被告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廊坊中心支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赔偿;酒精检测费200元,由被告李和龙赔偿。
上述赔偿款项均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履行(付款方式:户名:高智强,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三河建设路分理处,账号:62×××71)。
二、被告武德军、李德永在本案中不再承担赔偿责任。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50元,由被告李和龙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赵亚光

二〇一七年十月三十日
书记员  田 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