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徐勇泉与上海华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上海中盛房屋动迁有限责任公司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申诉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10-22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4)沪高民(行)申字第31号
申请再审人(原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徐勇泉,男,1980年7月3日出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徐绍良,男,1950年10月26日出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王长友,上海力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原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上海华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凯旋北路XXX号XXX楼西区。
法定代表人赵德明。
被申请人(原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上海中盛房屋动迁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上海市。
法定代表人朱伟。
两被申请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朱虹,上海市高信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黄招娣,女,1954年3月28日出生,汉族。
申请再审人徐勇泉因与被申请人上海华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运公司”)、上海中盛房屋动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盛公司”)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4)沪二中民(行)终字第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完毕。
申请再审人徐勇泉申请再审称,按照《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的规定,其应作为安置对象,拆迁人未对其进行安置,故申请再审。
被申请人华运公司、中盛公司辩称,申请再审人徐勇泉在被拆迁房屋内的户口未满一年,且享受过福利分房待遇,属于他处有房,故不符合安置人口的认定标准。
原审第三人黄招娣述称,其在签订系争拆迁协议时,协议第十三项是空白的,其不知道拆迁人未安置申请再审人徐勇泉。
经审查查明,原上海市普陀区光复西路复兴村XXX号底层系私房,权利人为黄招娣,建筑面积为24.90平方米。2006年9月,华运公司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对上述房屋所在地块实施拆迁,拆迁实施单位为中盛公司,拆迁期限经延长至2009年12月31日止。房屋拆迁许可证核发之时,被拆房屋内在册户籍5人,分别为黄招娣、徐勇泉、及其妻王绮、其女徐伊怡三人和霍静。其中,徐勇泉户籍于2006年7月13日迁入。2009年8月28日,华运公司作为甲方、中盛公司作为代理人与乙方黄招娣签订《上海市城市居住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适用货币补偿)》,约定甲方应当支付给乙方货币补偿款计人民币215,703元;甲方安置乙方核定人口为肆人,黄招娣、王绮、徐伊怡、霍静,以及搬家补助费、奖励费等内容,乙方签章处由黄招娣签字确认。后中盛公司出具的编号为No:XXXXXXX、No:XXXXXXX的两份《上海中盛房屋动迁有限责任公司动迁补偿费用结算单》,均明确安置人口4人,货币补偿款、配合奖等合计703,800元,以及帮困款8万元。2009年10月28日,黄招娣在两份结算单上的领款人处签名。黄招娣还与华运公司、中盛公司签订两份购买江桥1号地块《爱德佳苑》优惠商品期房确认单,地址分别为《爱德佳苑》三街坊5号楼2单元301室、304室,价格均为433,840元,总价867,680元,与上述款项抵扣,黄招娣应支付差价款83,880元。同年9月3日,黄招娣将被拆迁房屋移交中盛公司。同年10月16日,黄招娣向中盛公司支付差价款83,880元。上述拆迁协议已履行完毕。2013年10月,徐勇泉以华运公司、中盛公司未将其作为应安置对象进行安置补偿为由提起本案诉讼,要求确认其为应安置对象,并对其进行安置补偿。
本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拆迁人即被申请人华运公司与被拆迁房屋的权利人即原审第三人黄招娣协商一致,签订涉案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协议内容不违反当时拆迁的相关法规和政策,且已履行完毕,应为有效,拆迁人已对被拆迁户进行了安置补偿。因此,申请再审人徐勇泉以拆迁人应将其作为安置对象为由提起本案诉讼,并要求对其另行安置补偿,缺乏依据。一审法院判决驳回申请再审人的诉讼请求,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均无不当。申请再审人徐勇泉的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应当再审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徐勇泉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张吉人
审 判 员  王 岩
代理审判员  郭贵银

二〇一四年九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居雯娅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条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七)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
(八)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十)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
(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十二)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十三)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第二百零四条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再审申请书之日起三个月内审查,符合本法规定的,裁定再审;不符合本法规定的,裁定驳回申请。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由本院院长批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