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张志刚与么继红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1-06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河北省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冀03民终325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张志刚,男,1969年10月25日出生,汉族,住河北省秦皇岛市,公民身份号码:×××。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贤平,河北宏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么继红,女,1971年3月6日出生,汉族,住河北省秦皇岛市,公民身份号码:×××。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艳超,河北蓝澳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张志刚因与被上诉人么继红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人民法院(2017)冀0302民初564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7年10月2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张志刚上诉请求:一、撤销原判;二、驳回么继红的诉讼请求;三、一二审诉讼费用由么继红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一)原审判决据以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是2014年6月13日,么继红与张志刚、刘柱签订的《保证担保借款合同》、张志刚出具的《收款收条》及达飞与刘柱之间的银行付款凭证,事实上,张志刚只是签订了一份《保证担保借款合同》,事后得知,刘柱与么继红之间借款事实并没有发生,担保合同并没有生效,张志刚不需要承担担保责任。(二)在该合同中并没有就刘柱及么继红之间的交易账户做约定,三方也没有授意或委托任何第三方代为付款或划扣的约定,按照法律相关规定及张志刚的意思,此笔担保借款理所应当由么继红汇入刘柱账户,并且按照借款用途约定专款专用,中间任意环节有变必然增加担保责任的风险,张志刚自然不会同意。现刘柱意外死亡后,么继红联合达飞伪造了一系列其他证据,将达飞和刘柱之间的其他债务转嫁到此合同下,作为张志刚此合同下张志刚对刘柱的借款,明显是互相串通,构成恶意诉讼。么继红和张志刚之间没有任何银行往来交易凭证,而么继红想支持主张的《收款凭条》上的刘柱签名明显是伪造的,并非刘柱本人所签,对此约定账户也并非涉诉约定交易账户,实际三方对此并没有任何约定,而《三方代扣授权协议》即便是真实的,也只有代划扣约定,只是对刘柱账户往外划款的约定,并没有代为支付借款的约定,且张志刚认为此份协议也不是刘柱所签。达飞和刘柱之间长期有高利借贷关系,只是日期一致,就认定是涉诉《保证担保借款合同》的借款,恶意增加张志刚的担保责任,对张志刚是明显不公平的,也是明显违背法律规定的。(三)因张志刚签订本《保证担保借款合同》时只有刘柱在场,当时只是简单说了一下出借人及么继红的基本情况,出于信任,张志刚签署时并没有见到么继红。现了解到刘柱与达飞之间长期存在高利转贷情况,张志刚怀疑系刘柱与么继红及达飞之间恶意串通,应张志刚系公职人员具备最好的担保条件,欺骗张志刚签署此合同,实际上《保证担保借款合同》并非刘柱与么继红之间的自然人借款,并非么继红本人签署,而是刘柱与达飞之间的转贷交易,恳请依法对此事实进行核实,维护张志刚合法权益。(四)综上,么继红并没有依约履行借款义务,并没有按照协议约定将约定款项转入张志刚的约定账户,借款并没有实际发生。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九条第2项的规定,上述《保证担保借款合同》并没有生效,么继红据以起诉张志刚,并要求张志刚承担该无效协议约定的义务并没有任何事实及法律依据。二、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据此基础上适用法律及做出的判决也是明显错误的,故张志刚上诉至法院,恳请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依法撤销原判,判令驳回么继红诉讼请求,并判令一二审诉讼费用由么继红承担。
么继红辩称,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真实有效,应依法履行判决内容,根据一审中么继红提交的证据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证明么继红已经按照合同履行了出借义务,张志刚一审中也认可保证担保借款合同是其签订的,故张志刚应按照合同的约定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综上张志刚的诉请没有依据,请法院驳回其上诉请求。
么继红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依法判令张志刚承担担保责任,偿还么继红借款本金288万元,并自2014年6月13日至实际偿还完毕之日止按年利率24%计算支付利息及违约金;二、张志刚承担诉讼费用。庭审中变更诉讼请求为偿还借款本金276万元;主张借款期间利息即2014年6月13日至2014年7月12日以288万元为本金按银行贷款利率四倍计算,逾期利息及违约金自2014年7月13日起以276万元为本金按年利率24%计算到实际给付之日止。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4年6月13日,么继红与刘柱及张志刚签订《保证担保借款合同》一份,约定:”出借人:么继红借款人:刘柱保证人:......2、张志刚......第一条出借人借给借款人金额为人民币(大写)叁佰陆拾万元整的款项,期限自2014年6月13日至2014年7月12日止。借款用途:采购物品......第三条借款人向出借人交存人民币(大写)陆拾万元整作为履约保证金。第四条借款利息按同期同类银行贷款利息四倍计收实际占有、使用款项期间的利息。第五条保证人承诺:(一)保证人对借款人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二)保证期间自借款之日起至借款到期后二年。(三)保证范围包括借款本金、履约保证金、违约金和出借人实现债权的费用......第六条违约责任:......(三)若借款人未按期足额偿还每月应还款项,每日按照每月应还款项的1%向出借人支付逾期违约金,支付的逾期违约金不低于10元,每月单独计算;若借款人未按期归还本金,每日按照借款剩余本金的5‰向出借人支付逾期违约金,支付的逾期违约金不低于10元,每月单独计算(直至该笔借款应还款项结清为止)......第七条本合同发生纠纷,应协商解决,若协商不成时,则须按下列第2项方式解决......(2)依法向出借人所在地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第十条合同签订地:秦皇岛市海港区......出借人(签章)么继红......借款人(签章):刘柱......保证人(签章):张志刚......签约时间:2014年6月13日”。同日,刘柱出具收款凭条一份,载明:”今已收到人民币(大写)叁佰陆拾万元整。注:出借人已将此款项中的叁佰肆拾捌万元整通过转账形式,汇入刘柱的农行账户中(账户明细:账户号码×××,开户行河北省秦皇岛市中国农业银行文广支行),另余下壹拾贰万元整已经以现金形式交付我本人。借款人:刘柱2014年6月13日”。同日,么继红与刘柱签订《三方代扣授权协议》一份,载明:”甲方(授权人):刘柱......乙方(被授权人):达飞普惠财富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丙方(被授权人):易智付科技(北京)有限公司鉴于甲方与乙方推荐的出借人于2014年6月13日签署了《保证担保借款合同》......(以下简称”主协议”),甲方在充分理解主协议约定内容的基础上,自愿授权乙方向丙方发出扣划指令,由丙方或者丙方的合作方从甲方账户中扣划约定的款项。为保证代扣顺利进行,三方协商一致达成如下约定:一、甲方的银行账户信息如下:开户名刘柱开户银行名称(至支行)河北省秦皇岛市中国农业银行文广支行开户银行卡号×××。二、甲方授权乙方向丙方发出扣划指令,委托丙方或丙方的合作方从本协议第一条甲方的银行账户中扣除一定的款项。丙方接到乙方”扣划指令”后,有权根据扣划指令的要求,由丙方或者丙方的合作方从甲方银行账户中将相应款项进行扣划,甲方同意并认可丙方或者丙方的合作方按照扣划指令的内容从甲方银行账户中扣划约定款项......甲方签名:刘柱乙方盖章:达飞普惠财务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章)丙方盖章:易智付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章)日期:2014年6月13日”。么继红称,其与刘柱通过达飞公司认识发生借贷关系,么继红通过朋友张丹曾向易智付公司存入资金,后刘柱有借款需求,于2014年6月13日么继红的该笔资金通过易智付支付给刘柱,张志刚作为刘柱的朋友,对其该笔借款提供了连带保证责任。合同约定借款金额为360万元,其中有60万元履约保证金,因刘柱未交存故直接从借款金额中予以扣除,实际借款为300万元,并扣除当月利息12万元,实际借款本金为288万元。2014年7月12日刘柱偿还借款本金12万元,2014年8月12日至2015年1月10日先后给付利息及违约金60万元,尚欠276万元本金未偿还,故么继红起诉。
另查明,2016年4月22日,么继红曾就本案借款事实以刘柱、张志刚为被告起诉至本院,后撤回起诉。借款人刘柱于2016年11月19日死亡。
本案的审理焦点:保证担保借款合同是否实际履行,么继红诉请张志刚偿还借款本金并支付利息有无依据。
一审法院认为,么继红、张志刚签订的保证担保借款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同内容未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予以确认。关于该合同是否实际履行问题,么继红提交的证据能够形成证据链条证明么继红系达飞普惠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刘柱推荐的出借人,么继红通过达飞普惠公司授权易智付公司于2014年6月13日向刘柱交付288万元借款的事实。么继红按照合同履行出借义务后,刘柱理应按照约定偿还借款,张志刚亦应按照约定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其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借款人追偿,因借款人刘柱已死亡,故其有权向刘柱的继承人在继承遗产范围内追偿。对张志刚的抗辩主张,不予采信。关于借款本金,么继红主张实际借款本金为288万元,亦认可刘柱已经偿还12万元,故么继红诉请张志刚偿还借款本金276万元,予以支持。关于借款利息及违约金,合同约定了利息及违约条款,么继红主张借款期间以288万元为本金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四倍计算,逾期利息及违约金自2014年7月13日起以276万元为本金按年利率24%计算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么继红认可自2014年8月12日至2015年1月10日期间借款人刘柱已支付利息及违约金60万元,应予以扣除。判决:一、张志刚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偿还么继红借款本金人民币276万元并支付利息及违约金,利息及违约金的计算方式为:自2014年6月13日起至2014年7月12日止以288万元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四倍计算,以不超过年利率24%为限;自2014年7月13日起以276万元为本金按年利率24%计算至借款偿付完毕之日止(扣除已给付利息60万元);二、张志刚承担上述连带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刘柱的继承人在继承遗产范围内追偿;三、对么继红的其他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一审案件受理费29840元,减半收取14920元,由张志刚负担,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债务应当清偿。
么继红与刘柱及张志刚于2014年6月13日签订《保证担保借款合同》,约定么继红为刘柱提供金额为360万元的借款,张志刚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该《保证担保借款合同》系各方真实意思表示,应认定各方已达成借款及连带保证责任担保合意。同日,易智付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向刘柱专用账号汇款288万元。同日,刘柱与达飞普惠财富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易智付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签订三方代扣授权协议,授权达飞普惠财富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向易智付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发出扣划指令,由易智付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从刘柱专用账号扣划约定的款项。同日,刘柱出具收款凭条,载明通过转账形式收到348万元、通过现金形式收到12万元。么继红主张实际借款本金为288万元,亦认可刘柱已经偿还12万元,故一审法院认定本案借款本金为276万元并无不当。至此,么继红已按照《保证担保借款合同》所约定的付款方式履行给付借款义务,双方已成立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张志刚就其关于么继红未实际交付借款、担保合同未生效、张志刚不需要承担担保责任的上诉主张,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不予支持。张志刚在一审审理过程中,并未提出相关鉴定申请,在本院审理过程中,张志刚虽要求对刘柱的签字及指纹进行鉴定,但亦未按照本院规定的时间提出书面鉴定申请。
综上所述,张志刚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9840元,由张志刚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高晓武
审 判 员 史福占
审 判 员 权金伶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日
代书记员 潘珊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