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邹安安与武汉有机实业有限公司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2-02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鄂江岸民初字第02487号
原告(反诉被告)邹安安。
委托代理人周舟(特别授权代理),湖北联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反诉原告)武汉有机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武汉市硚口区工农路10号。
法定代表人邹晓虹,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卢胜兰(特别授权代理),湖北英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韩鎏(特别授权代理),湖北英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赵世浩。
原告邹安安诉被告武汉有机实业有限公司,第三人赵世浩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8月2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代理审判员刘翔独任审理。被告武汉有机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有机实业公司)于2015年9月14日向本院提出反诉,本院受理其反诉,并于2015年9月16日、10月2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案情复杂,双方当事人争议较大,本案依法裁定转入普通程序进行审理,由代理审判员刘翔担任审判长,与人民陪审员刘静萍、李国良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2月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反诉被告)邹安安的委托代理人周舟,被告(反诉原告)有机实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韩鎏到庭参加了诉讼,第三人赵世浩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庭依法缺席进行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反诉被告)邹安安诉称,2000年初至今,我一直租赁有机实业公司位于武汉市江岸区澳门路202号门面房屋做生意。虽然房屋租赁合同不一定每年都签订,但十多年来双方均能恪守诚信,持续推进租赁关系的发展。最近一次的租赁合同是2013年12月28日签订的,该合同约定:房屋租期为一年,从2014年1月1日起至2014年12月31日止;房屋月租金为5,000元,并须预交押金5,000元。合同签订后,我依照合同约定积极履行了自己的义务,交付押金5,000元,并按时向有机实业公司交付租金。合同期限届满前,我要求下一年继续承租该房屋,有机实业公司随即同意按照原合同标准继续出租房屋。2015年3月31日,有机实业公司以收回门面自用为由书面通知我搬出房屋,同年6月10日,该公司再次书面强调要收回门面自用,并让我配合。而据我了解到的事实是,有机实业公司早在2015年3月23日,在未征得我意见的前提下已与赵世浩签订租房公约,擅自将该门面出租给赵世浩。有机实业公司假借收回房屋自用,欺骗我退房,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侵犯了我的优先租赁权。而2015年1月至6月,我均按照双方年初的约定向有机实业公司支付每月5,000元房租,期间该公司已收取我房租共计3万余元。现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确认有机实业公司与赵世浩的签订租房公约(租房合同)无效。2、请求对有机实业公司出租的位于武汉市江岸区澳门路202号房屋行使优先租赁权,继续承租使用该房屋,并续签书面租赁合同。3、本案诉讼费用由有机实业公司承担。
原告(反诉被告)邹安安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一、租房合同,证明有机实业公司与邹安安存在租赁关系,租金为每月5,000元。
证据二、收条,证明邹安安在2014年是按照每月5,000元的标准支付租金。
证据三、汇款凭证,证明租房合同届满后,有机实业公司与邹安安继续保持着租赁关系,租金依然是每个月5,000元。
证据四、告承租户书2份,证明有机实业公司在2015年3月份、6月份以自用房屋为由要求邹安安搬出承租房屋的事实。
证据五、租房公约(复印件),证明2015年3月23日有机实业公司与赵世浩签订租房公约,并非是有机实业公司自称的自用房屋。
被告(反诉原告)有机实业公司辩称,我公司与邹安安的租房合同于2014年12月31日届满,邹安安在没有腾退房屋且续签租房合同的情况下继续占有诉争房屋,我公司不得不多次向邹安安发出收回房屋的通知,我公司与邹安安之间没有优先承租权的约定,请求驳回邹安安的诉讼请求。
被告(反诉原告)有机实业公司诉称,我公司与邹安安的租房合同于2014年12月31日到期,因我公司需将租赁房屋收回,合同到期前明确告知邹安安不再续签合同。此后因邹安安不同意腾退,并于2015年3月单方向我公司财务部门按原标准缴纳了2015年1月至6月的占用费。我公司迫于无奈与邹安安口头约定,继续由邹安安使用该房屋至2015年6月30日。此后我公司于2015年3月及6月两次向邹安安去函要求其在2015年6月30日前腾退完毕。但我公司给予邹安安的宽限期满后,邹安安仍拒绝腾退,无故强行占用租赁房屋至今。2015年7月1日后,邹安安继续占有租赁物的行为已经构成了恶意占有,严重损害我公司权益,应当立即腾退,并按8,000元/月的标准支付占用期间的占用费及水电费。现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邹安安立即从武汉市江岸区澳门路202号门面房屋腾退;2、邹安安按8,000元/月的标准支付2015年7月1日至实际腾退之日的占用费及水电费;3、本案的反诉费用由邹安安承担。
被告(反诉原告)有机实业公司为支持其抗辩理由及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一、租房公约2份,证明有机实业公司与邹安安之间的租赁合同到2014年12月31日届满。
证据二、告承租户书2份、腾退通知书1份,证明有机实业公司已经在合同租赁期届满后明确告知邹安安双方不再续约,需要收回门面这一事实。
原告(反诉被告)邹安安辩称,有机实业公司要求腾退房屋无事实依据,我方要求继续续租;有机实业公司要求按照每月8,000元的标准支付租金,没有法律依据,应该按照每月5,000元的标准支付;有机实业公司不续约的理由自称是房屋要自用,与事实不符,欺骗我方,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
第三人赵世浩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视为其放弃陈述及举证、质证的权利。
有机实业公司对邹安安提交的证据一至证据四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五有异议,认为与本案无关。
邹安安对有机实业公司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认为租房公约只能证明双方存在租赁关系;此前没有看到过腾退通知书。
对上述证据,本院从各证据与案件事实的关联程度、各证据之间的联系等方面进行综合审查判断后认为:有机实业公司对邹安安提交的证据一至证据四的真实性无异议,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予以确认。对于邹安安已将2015年1至6月的租金按5,000元/月的标准支付给有机实业公司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证据五系复印件,对其真实性,本院不予确认。
邹安安对有机实业公司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予以确认。对于腾退通知书,因有机实业公司未提交充分证据证实已将上述通知书送达给邹安安,故对该证据,本院不予采信。
经审理查明:邹安安与有机实业公司在2013年底签订了租房合同,约定将位于武汉市江岸区澳门路202号房屋租赁给邹安安,租期为2014年1月1日起至2014年12月31日止,月租金为5,000元。每月20号前缴纳房租及水电费,如没按时缴纳按每天3%的滞纳金收取。另约定有机实业公司需要诉争的租赁房屋时,应提前1个月通知邹安安,邹安安在接到通知后1个月内搬出。租房合同到期后,邹安安向有机实业公司交纳了2015年1至6月的租金。
2015年3月31日,有机实业公司向邹安安出具告承租户书,主要写明:因企业搬迁,富余人员安置所需,我公司需将您承租的门面收回自用。我公司与您签订的门面租赁合同已于2014年12月31日到期,并未续签。根据合同约定,我公司需提前1个月告知,我公司现提前3个月告知于您,将于2015年6月30日收回门面等。同年6月10日,有机实业公司再次向邹安安出具告承租户书,其中写明:现第二次通知你方,我公司将于2015年7月1日正式收回门面用于自用。邹安安至今未将租赁房屋腾退并返还给有机实业公司。
本院认为:邹安安与有机实业公司签订的租房合同系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同内容于法不悖,合同成立后签约双方均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三十六条之规定:“租赁期间届满,承租人继续使用租赁物,出租人没有提出异议的,原租赁合同继续有效,但租赁期限为不定期。”邹安安与有机实业公司签订的租房合同于2014年12月31日到期后,双方未续签租赁合同,邹安安继续承租诉争房屋,亦向有机实业公司交纳了2015年1至6月的租金,有机实业公司未提出异议,故原租房合同应当继续有效,但租赁期限为不定期。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当事人对租赁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视为不定期租赁。当事人可以随时解除合同,但出租人解除合同应当在合理期限之前通知承租人。”2015年3月31日,有机实业公司向邹安安出具的告承租户书上载明该公司将于2015年6月30日收回诉争房屋,故应认定有机实业公司与邹安安签订的租房合同于2015年6月30日解除为宜,现有机实业公司主张邹安安腾退承租的位于武汉市江岸区澳门路202号房屋并支付从2015年7月1日起的房屋占有使用费的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准许。占有使用费应以原约定租金5,000元/月的标准支付为宜,对于有机实业公司主张的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有机实业公司要求邹安安支付上述租赁房屋的水电费,但根据该公司陈述,邹安安并未差欠水电费用,故对有机实业公司主张邹安安支付水电费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邹安安请求确认有机实业公司与赵世浩签订的租房公约无效的诉讼请求,因该事实与本案无关,故对其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邹安安主张其与有机实业公司约定了优先租赁权,但并未就此提交证据予以证实,故邹安安要求对武汉市江岸区澳门路202号房屋行使优先租赁权,继续承租使用该房屋,并续签书面租赁合同的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邹安安主张多年前向有机实业公司支付过租赁押金5,000元,但并未就此提交充分的证据予以证实。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二百三十五条、第二百三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反诉被告)邹安安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将承租的位于武汉市江岸区澳门路202号房屋腾退并返还给被告(反诉原告)武汉有机实业有限公司;
二、原告(反诉被告)邹安安于本案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按5,000元/月的标准向被告(反诉原告)武汉有机实业有限公司支付从2015年7月1日起至租赁房屋实际腾退返还之日的房屋占有使用费;
三、驳回原告(反诉被告)邹安安的全部诉讼请求;
四、驳回被告(反诉原告)武汉有机实业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诉案件受理费80元,反诉案件受理费150元,由原告(反诉被告)邹安安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刘 翔
人民陪审员  刘静萍
人民陪审员  李国良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林慧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