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胡江、安万亮、刘建鹤、郭天科与闫福仕等生命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12-05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昌吉回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昌中民一终字第86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胡江,男,汉族,1987年5月10日出生。
上诉人(原审被告):安万亮,男,汉族,1987年6月9日出生。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建鹤,男,满族,1985年3月19日出生。
上诉人(原审被告):郭天科,男,汉族,1987年6月8日出生。
上诉人(原审被告):张宏忠,男,汉族,1984年4月23日出生。
上述五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王海燕,新疆新蓝天(奇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闫福仕,男,汉族,1959年7月7日出生。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刘桂银,女,汉族,1961年6月2日出生。
原审被告:李兴东,男,汉族,1990年10月16日出生。
上诉人胡江、安万亮、刘建鹤、郭天科、张宏忠因生命权纠纷一案,不服奇台县人民法院(2014)奇民一初字第38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11月17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奇台县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11月15日下午17时许,二原告之子闫浩斌(已故)约被告胡江、刘建鹤到奇台县天山北路鸿运馍馍店对面的烧烤店吃饭。闫浩斌买了两瓶古城白酒(奇台黑字),要了些烧烤和半只辣子鸡,三人均匀地把白酒喝得还剩下小半瓶。闫浩斌提议让胡江约上朋友去打牌,胡江就电话联系约了李兴东、郭天科、安万亮、张宏忠。三人打上车后,一起来到奇台县天悦丽景小区旁的旅游商务宾馆开房,因房价太贵,就到该宾馆旁的厚德茶楼要了一个包厢。之后被告李兴东、郭天科、安万亮、张宏忠陆续来到厚德茶楼,胡江买了两件乌苏啤酒(每件9瓶),把酒打开每人分了一瓶,胡江从茶楼要了一副扑克牌,提议诈金花。由李兴东负责每把抽5元,把酒钱及100元的场子费抽出来,剩下的钱一起唱歌用。七人将两件啤酒基本均匀喝完后,被告胡江说没有酒了,被告李兴东就从抽出来的钱给了被告刘建鹤30元钱,刘建鹤又买一件乌苏啤酒回来。期间七人都是用瓶子,自饮及相互碰杯的方式,喝得最后还剩约两瓶啤酒。郭天科中间去厕所发现闫浩斌之前去厕所往马桶里吐了好多呕吐物。七人一直打牌到7月16日凌晨1时许,闫浩斌问李兴东一把牌是看牌还是蒙牌。李兴东答说是蒙下的。闫浩斌就又问了一遍,李兴东就把手里的牌扔到桌上的牌堆里。这时,安万亮和张宏忠站起来走出了包厢门。出了厚德茶楼,李兴东,安万亮、张宏忠、郭天科往旅游商务宾馆走,闫浩斌出来又追问李兴东看牌了没有,双方发生了言语上的冲突。闫浩斌到李兴东跟前往李兴东鼻子上打了一拳。李兴东看自己鼻子流血了,就扑过去打闫浩斌,被安万亮抱住了,郭天科和张宏忠两人也把闫浩斌拉住了。闫浩斌摇摆着往旁边停的小轿车引擎盖上靠的时候,跌倒在地上,这时刘建鹤出了茶楼发现闫浩斌倒在地上,就抽出皮带抡了两下,被张宏忠、安万亮挡着劝住了。之后,胡江、张宏忠、刘建鹤一起把闫浩斌扶了起来,扶着到马路边坐了下来,张宏忠用手拍了拍闫浩斌的脸,又掐了一下,发现闫浩斌都没反应。胡江挡了一辆出租车,与张宏忠一起坐到了出租车上把闫浩斌送回去,胡江给闫浩斌的女朋友冯丽娟打电话问询了住址。冯丽娟出来在天山北路接上后,由胡江背着闫浩斌,张宏忠扶着,在邻居刘伟的帮助下把闫浩斌放到了二楼自己的床上。在把闫浩斌从出租车上往下扶的时候,张宏忠发现闫浩斌把小便尿到裤子里了。之后,张宏忠担心闫浩斌酒精中毒了,就把这个情况相继告诉了胡江、李兴东、郭天科、安万亮。几人一同又来到闫浩斌租住的房屋附近,没有找到,就给闫浩斌的女朋友冯丽娟打电话询问了情况。等到16日凌晨3时许,冯丽娟发现闫浩斌反常,就给闫浩斌的父母即二原告打电话,一起把闫浩斌送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六师奇台医院行抢救。16日15时许又把闫浩斌转到乌市医学院。经过抢救,闫浩斌仍不能自主呼吸。17日早上,医生做工作,二原告决定将闫浩斌拉回奇台县。返回奇台县,从救护车上中断呼吸机供给后,闫浩斌死亡。2013年11月18日,经奇台县公安局委托新疆新医司法鉴定所对死者闫浩斌进行法医病理检验,结果为1、脑小灶性海绵状血管瘤伴出血,脑蛛网膜下腔出血,脑水肿,脑灶性出血,小脑扁桃体疝形成;2、肝细胞脂肪变性(中度);3、多器官淤血(肺、肾、脾等)。2013年12月23日,经奇台县公安局物证鉴定作出(奇)公(物)鉴字(2013)407号鉴定意见为:闫浩斌系脑小灶性海绵状血管瘤破裂引起自发性蛛网膜下腔出血,血液破入脑室最终形成脑疝而死亡。
奇台县人民法院认为:二原告闫福仕、刘桂银之子闫浩斌系脑小灶性海绵状血管瘤破裂引起自发性蛛网膜下腔出血,血液破入脑室最终形成脑疝而死亡。经解剖检验,切开头皮,右枕顶部可见两处头皮下淤血,范围分别为1.5㎝×1㎝、1.5㎝×1.5㎝。此两处淤血,从整个事件过程来看,不排除系闫浩斌摔倒,头部着地所致,闫浩斌的脑小灶性海绵状血管瘤破裂与饮酒、打牌发生冲突及后来摔倒、没有及时救治不可排除不具有诱发关系。而闫浩斌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饮酒时应当对自身状况、酒量大小有清醒认识,也应当预见到饮酒过量可能造成的危害后果,但其在饮酒过程中不能自我控制,与李兴东发生冲突,导致摔倒,而后病发死亡。其对损害结果的发生负有过错,应承担50%的责任,故可以减轻六被告的民事赔偿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一款之规定: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其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而被告胡江、刘建鹤作为闫浩斌的要好朋友,全程参与了喝酒,并且是第二次到茶楼喝酒、打牌的组织者、参与者,对闫浩斌负有安全保障义务。在前面三人一起在烧烤店喝了一瓶半白酒,之后七人一起喝了近三件啤酒,期间没有对闫浩斌饮酒加以劝告、制止。虽不能证明造成闫浩斌被打摔倒,但可以确定的是闫浩斌和被告李兴东因蒙牌和看牌引起争执,发生了冲突,后来又摔倒在地的事实。被告胡江、刘建鹤对闫浩斌醉酒后摔倒没有及时送医院救治,故被告胡江、刘建鹤应对闫浩斌的死亡各承担15%的民事赔偿责任。而被告李兴东、安万亮、郭天科、张宏忠虽然只是参与了第二次饮啤酒及打牌的过程,但被告郭天科中间去厕所发现闫浩斌之前去厕所往马桶里吐酒了。被告李兴东在打牌时与闫浩斌发生冲突,致使闫浩斌情绪激动。被告张宏忠见闫浩斌摔倒后,用手拍了闫浩斌的脸,又掐了一下,发现了闫浩斌都没反应,且送闫浩斌回房子时发现了闫浩斌把裤子尿湿的事实。被告李兴东、安万亮、郭天科、张宏忠对闫浩斌的超量饮酒不仅没有给予提醒、劝止,而且也没有尽到照顾和及时送医院救治的义务。故被告李兴东、安万亮、郭天科、张宏忠也存在相应过错,应当承担5%的民事赔偿责任。关于原告所主张的具体赔偿数额,确认如下:1、医疗费:原告主张5935.48元,综合闫浩斌住院救治时间,医院的住院患者凭证及门诊统一票据所载金额,相互印证原告住院实际支出金额有农六师奇台医院出具门诊票据2067.52元,原告主张1936元。新疆医学院门诊预收款收据3999元,经原告方去医院结算,实际支出治疗费3975.04元,医疗费合计5911.04元,本院予以支持;2、鉴定费:原告主张3000元,考虑原告进行相关司法鉴定是主张自己权利的必要支出,本院予以确认;3、原告主张殡仪馆费用10550元,丧葬费22626.50元,交通费4000元,合并成丧葬费项。根据法律规定,丧葬费按本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计。2013年度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49843元,即丧葬费数额为49843元/年÷12月/年×6=24921元,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4、死亡赔偿金:因原告未提交闫浩斌在城镇连续居住一年以上的证明,因其是农业户口,2013年度农村居民年人均纯收入为7296元,故死亡赔偿金为7296元/年×20元=145920元;5、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误工损失:原告主张误工费900元,根据二原告家中人员状况,处理丧葬事宜误工可能,该主张符合实际情况,本院予以支持;6、精神抚慰金:原告主张5000元,二原告之子闫浩斌去世后,二原告心情悲痛,精神遭受打击,主张精神抚慰金,根据死者自己存在的过错情节,本院酌情认定为4000元。7、救护车费:因原告未提供符合法律规定的相应证据予以证实,故无法予以支持。据此,二原告前五项损失合计为180652.04元。根据承担责任比例,死者闫浩斌自己应承担50%的责任。被告胡江、刘建鹤应对闫浩斌的死亡各承担15%的民事赔偿责任,即被告胡江、刘建鹤每人赔偿二原告前五项损失合计27097.80元;被告李兴东、安万亮、郭天科、张宏忠各承担5%的民事赔偿责任,即李兴东、安万亮、郭天科、张宏忠每人赔偿二原告各项损失9032.60元。关于二原告主张精神抚慰金5000元,本院根据二原告之子闫浩斌自己存在过错程度,酌情认定为4000元。再根据六被告的过错程度,确定被告胡江、刘建鹤每人承担1200元,被告李兴东、安万亮、郭天科、张宏忠每人承担400元。遂判决:一、被告胡江、刘建鹤各赔偿原告闫福仕、刘桂银医疗费、鉴定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办理丧葬事宜误工损失27097.80元;被告李兴东、安万亮、郭天科、张宏忠各赔偿原告闫福仕、刘桂银医疗费、鉴定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办理丧葬事宜误工损失9032.6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付清;二、被告胡江、刘建鹤各赔偿原告闫福仕、刘桂银精神抚慰金1200元;被告李兴东、安万亮、郭天科、张宏忠各赔偿原告闫福仕、刘桂银精神抚慰金40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付清;三、驳回原告闫福仕、刘桂银的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上诉人胡江、安万亮、刘建鹤、郭天科、张宏忠不服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本案中,奇台县公安局的鉴定意见对于闫浩斌的死亡与上诉人行为是否有因果关系没有明确结论,且其也不具备鉴定方面的专业知识,原审仅凭主观猜测认定闫浩斌的死亡与饮酒、摔倒有关联不符合客观事实,故原审判决上诉人承担责任于法无据。二、原审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认定上诉人对闫浩斌负有安全保障义务是对该解释的曲解。综上,请求二审撤销原审判决,驳回被上诉人在原审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闫福仕、刘桂银及原审被告李兴东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二审经阅卷,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胡江、刘建鹤、安万亮、郭天科、张宏忠对原审法院判令其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持有异议,但并未提交证据予以证实。根据查明的事实看,闫浩斌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其先后两次组织他人共同饮酒,并在醉酒的情况下与他人发生冲突最终病发死亡,其对死亡后果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上诉人胡江、刘建鹤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其与闫浩斌同一天内先后二次共同饮酒,饮酒持续时间过长,且对闫浩斌饮酒行为不加以劝阻、制止,在闫浩斌摔倒后未及时送往医院治疗,其对闫浩斌的死亡后果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上诉人安万亮、郭天科、张宏忠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明知闫浩斌已经饮酒的情况下,仍然与闫浩斌再次饮酒、娱乐,对闫浩斌超量饮酒过程中没有提醒、劝阻,也未能及时送往医院救治,其对闫浩斌的死亡后果也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综上,上诉人上诉主张其不承担民事责任的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结合各上诉人的行为及过错程度,原审确认闫浩斌自行承担50%的民事责任,上诉人胡江、刘建鹤各承担15%的民事责任,上诉人安万亮、郭天科、张宏忠各承担5%的民事责任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经合议庭评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922元,由上诉人胡江、安万亮、刘建鹤、郭天科、张宏忠各负担384.4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闫 雪
代理审判员  樊健健
代理审判员  高 俊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郝丽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