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苏鑫故意伤害二审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5-06-15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5)辽刑三终字第00007号
原公诉机关辽宁省大连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苏鑫,男,满族,1992年8月30日出生于辽宁省鞍山市岫岩满族自治县,初中文化,无业,户籍地岫岩满族自治县。因本案于2013年12月20日被刑事拘留,2014年1月2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庄河市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谢锋,辽宁正直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吴伟强,男,汉族,1992年5月11日出生于辽宁省庄河市,初中文化,无业,户籍地庄河市。因本案于2013年12月20日被刑事拘留,2014年1月2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庄河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吕某甲(绰号“小伟”),男,汉族,1989年8月4日出生于辽宁省庄河市,初中文化,无业,户籍地庄河市。因本案于2013年12月20日被刑事拘留,2014年1月2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庄河市看守所。
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大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苏鑫、吴伟强犯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被告人吕某甲犯非法拘禁罪暨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孙某乙、王某甲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2014年11月13日作出(2014)大刑一初字第19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宣判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孙某乙、王某甲、被告人吴伟强、吕某甲服判,被告人苏鑫对刑事部分判决提出上诉,本案附带民事部分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决定不开庭审理,通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听取辩护人的意见。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一)2013年12月19日中午,宋某甲(另案处理)纠集被告人苏鑫、吴伟强等人,在庄河市体检某西侧绿化带附近将王某乙与孙某甲(被害人,男,殁年27岁)乘坐的奥迪牌轿车别住后,苏鑫持刀与持刀的孙某甲厮打。吴伟强帮助宋某甲从其乘坐的轿车后备箱内取出镐把,宋某甲持镐把击打孙某甲身体数下,苏鑫持刀又朝孙某甲身体砍击数下,致其右颈内静脉破裂,失血死亡。苏鑫、吴伟强等人逃离现场。
公安机关于2013年12月19日晚、20日上午先后将被告人苏鑫、吴伟强抓获。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明:
1、110接警记录信息表、受案登记表、案件来源及抓捕经过等证实本案案发、侦破及各被告人到案的经过。
2、证人王某乙证实,因为我和宋某甲的前女友李某甲处对象,2013年12月19日11时30分许,宋某甲找来苏鑫、吴伟强等人,先是在某公馆一期与二期之间的绿化带附近,将我和李某甲乘坐的孙某甲驾驶的黑色奥迪100轿车别住,然后宋某甲拿着洋镐把,苏鑫拿着长砍刀过来,孙某甲便在驾驶座旁拿了一把刀先下车与他俩对打,宋某甲用镐把打孙某甲的后背和腿部,苏鑫用刀砍孙某甲,我在车上拿了一个镐把下去帮忙,但宋某甲躲开了没打到他,宋某甲朝后面的车喊吴伟强要刀,我看见从后面车上下来好几个人,我就赶紧跑,孙某甲当时趴在地上起不来了。我回头看时,宋某甲、苏鑫等人拿刀围着孙某甲砍,还有人用镐把打。后来李某甲打电话叫我回去,我看见孙某甲没有反应,脖子和嘴有很深的刀伤,流了很多血,后来警察和120救护车都来了。
证人李某甲(报警人)证实的情况与上述内容基本一致,同时证实开始时宋某甲用镐把往孙某甲身上打,苏鑫等人用刀往孙某甲身上砍。后来孙某甲想跑,宋某甲一镐把打在孙某甲腿部将他打跪在地上,接着苏鑫上去一刀砍在孙某甲头颈部,孙某甲就不动了。
3、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经王某乙辨认,确认参与打仗的被告人吴伟强及同案犯宋某甲,以及被害人孙某甲。
4、证人蔡某甲证实,2013年12月19日11时许,我给我女儿李某甲前男友宋某甲打电话,让他派“小伟”(吕某甲)来接我去王某乙家找李某甲。“小伟”接上我后,又到老庙岭接了个小孩。后来,李某甲打电话给我,让我到某公馆那里。途中,“小伟”接到宋某甲电话后就下车了。我到某公馆时,看见李某甲、王某乙都在120救护车上,车上还有一个小伙被刀砍得很重,到医院后我知道是宋某甲找人打的。我离开医院时,“小伟”打电话给我,说他的朋友受伤了,让我帮忙在岫岩安排个医院。我赶到小河东诊所见到苏鑫,后来我们打车往岫岩走,途中,苏鑫承认是他拿刀砍伤的人。到岫岩某医院后我就联系庄河警方,警察赶到后把苏鑫抓获了。
5、证人王某丙(被害人的四舅)证实,我与孙某甲的父母一同在庄河市某医院抢救室内看到的死者即孙某甲。
6、大公(庄)勘(2013)XXX号现场勘验检查记录及照片证实案发现场情况。
现场提取痕迹、物品登记表证实,公安机关已将现场遗留血迹、毛巾、刀鞘、木棒等予以提取。
7、扣押物品清单及法医物证提取登记表证实,公安机关从被告人苏鑫处扣押蓝色牛仔裤一条、黑色棉袄一件、黑色皮鞋一双。并且提取了被告人苏鑫静脉血、牛仔裤右裤腿上斑迹、黑色棉袄右前襟上斑迹、黑色皮鞋左鞋面上斑迹备检。
8、(大)公(司)鉴(DNA)字(2013)XXX号DNA鉴定书证实,“公路上血泊血”“紫色毛巾表面红褐色斑迹”均检出人血,与孙某甲血样,在检出的D8S1179等15个基因座基因型相同,其似然比率为5.5816×1019;“公路上奥迪车东南侧路面上血迹”“苏鑫黑色皮鞋左鞋面上斑迹”“苏鑫蓝色牛仔裤右裤腿上斑迹”“苏鑫黑色棉袄右前襟上斑迹”均检出人血,与苏鑫血样,在检出的D8S1179等15个基因座基因型相同,其似然比率为1.0881×1021。
9、(大)公(司)鉴(理化)字(2013)XXXX号理化检验鉴定报告证实,死者孙某甲心血、尿液中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10、(庄)公(刑)鉴(法医)字(2013)XXX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及尸检照片证实,死者面、颈及躯、肢体部创口具有边缘整齐、创壁光整、创腔内无组织间桥、创角锐等特征,符合锐器作用形成,致右颈内静脉破裂,失血死亡。
11、监控录像证实打仗的过程。
12、户籍证明证实被害人孙某甲及各被告人的自然情况。
13、同案犯宋某甲供述,2013年12月19日上午,李某甲的妈妈蔡某甲给我打电话说,李某甲被王某乙领到某小区那了,让我帮忙把李某甲领回来。我就给吕某甲打电话让他带人去把李某甲领回来,我还告诉他防备王某乙。当时苏鑫和我在一起,我就让他跟我一起去找王某乙。后来我给吕某甲打电话,他告诉我找了吴伟强等人已经跟上王某乙的车了。我就给吴伟强打电话,吴伟强告诉我他们在某公馆附近,正跟着王某乙的老款奥迪100轿车。我就拉着苏鑫赶去和吴伟强等人碰头后,我将车开到奥迪车旁鸣笛,奥迪轿车就停下来了,我就对车上的李某甲说她妈叫她回家。奥迪车司机(孙某甲)拿出一把关公刀下车来砍我,我往后撤,王某乙也拿着镐把下车了。苏鑫拿着我放在副驾驶座旁边的刀跟孙某甲打起来,我就往吴伟强的车那跑,我向吴伟强要镐把,吴伟强从车后备箱里拿了一把给我,我就拿着镐把上去打王某乙他们,王某乙已经跑了,苏鑫手中拿着两把刀,一把是我车里的刀,一把是孙某甲拿的关公刀,孙某甲已经倒在地上了,苏鑫的手也受伤了,我就把苏鑫叫走了,苏鑫将刀扔在我的别克车上,我把镐把扔了,然后我就开车拉着苏鑫到小河东一个诊所,后来李某甲的妈妈蔡某甲也来了,她又弄了辆车将苏鑫拉到岫岩去了。后来蔡某甲告诉我孙某甲死了,我就逃跑了。
14、被告人苏鑫供述,2013年12月19日,宋某甲让我陪他去找他前女友李某甲,还说可能会打起来。宋某甲开车拉我到庄河市街里找,后来不知谁打电话,宋某甲就拉着我到了一个小区路旁,宋某甲超过前面的黑色奥迪车将它别在道边,我俩就下车了。宋某甲给我一把长约40公分的刀。这时,奥迪车司机和后排坐的王某乙就下车了,奥迪车司机(死者孙某甲)手里拿着一把关公刀,王某乙拿着一把镐把。奥迪车司机追砍宋某甲,我就过去帮宋某甲,和奥迪车司机对砍,我的肋骨和右臂被他砍伤了,我急眼了,就用刀狠狠地朝他上身砍了一刀,奥迪车司机被我砍倒了。宋某甲把掉在地上的关公刀拿在手里。王某乙拿着镐把冲过来,我就拿刀去追他,没追上。我往回走时看见奥迪车司机想站起来,我就又用刀朝他上身砍了两刀,我记得其中一刀砍在肩膀位置,他又倒在地上。然后宋某甲就把我拉走了。上车后我看见脚下有把关公刀,是宋某甲拿上车的,我砍人的那把刀我一直拿着,后来放车上了。在打仗时又来了一辆车,是宋某甲找的,车上的人我没注意。宋某甲送我到一家医院,后来李某甲她妈来把我送到岫岩医院,晚上警察就来了帮我转到某医院。我打仗时穿的衣服和鞋都被公安机关扣押了。住院时我害怕被公安机关抓获就用李某乙的名登记的。
15、被告人吴伟强供述,2013年12月19日11点钟,吕某甲来找我说宋某甲有点事,让我去找两个人过去帮忙。宋某甲经常找我去“震板”,就是充人数,吓唬对方。所以我知道这次他找我也是让我去“震板”。到某公馆别车时我就知道是去打仗的了。我跟着吕某甲上了“斌某”开的黑色现代轿车,然后我给“偷某”打电话,“偷某”答应帮忙,我们就去接他,在途中遇到“亮某”也叫上了车。接上“偷某”“亮某”后,吕某甲说要去再开一辆车,让我去找宋某甲。后宋某甲给我打电话,问我找了多少人,让我赶去某公馆二期西门那。“斌某”开车到那,我们看见宋某甲开着黑色别克轿车别住黑色奥迪100轿车的前侧,我们的车就别住那辆车的后侧,那辆车就走不了了。宋某甲空手下了车,苏鑫拿着一把刀也下了车,他俩直接扑到奥迪车前敲车窗,奥迪车司机拿着一把关公刀下车去砍宋某甲和苏鑫,宋某甲和苏鑫反击,接着王某乙举着一根棒子也下车了去打宋某甲,苏鑫和奥迪车司机互砍。不一会儿,宋某甲到我们车前喊“有没有刀”,“斌某”就说后备箱有把镐把,我就下车到后备箱取镐把给宋某甲。宋某甲拿着镐把就冲上去打奥迪车司机,这时苏鑫一刀将奥迪车司机砍倒,宋某甲用镐把朝奥迪车司机身上狠狠地打,奥迪车司机被打躺在地上。宋某甲把镐把扔在地上就跑了,边跑边喊我去捡镐把。我就去捡镐把,顺便看了一下奥迪车司机,他流了不少血,然后我也坐车离开了,镐把后来被我扔在中医院附近。
16、被告人吕某甲供述,2013年12月19日10点钟,宋某甲给我打电话,让我找两个人去他前女友李某甲的住处找王某乙。我当时和“斌某”在一起,之后我们到庄河市客运站找的吴伟强。“斌某”把我们拉回李某甲住的小区我就下车了,让吴伟强自己联系宋某甲。之后我给宋某甲打电话,宋某甲让我找台车去接李某甲的妈妈。我叫来“红某”,他开着一辆黑色轿车来接我和李某甲的妈妈。车开到景泰二期门口时我就下车了。
17、指认现场笔录及照片证实,被告人苏鑫、吴伟强到案后,带领公安机关指认了其打伤孙某甲的犯罪现场。
(二)2013年9月末某日晚,宋某甲(另案处理)纠集被告人吕某甲、苏鑫等人在庄河市龙王庙的某路口附近持镐把将被害人齐某甲打伤后,指使吕某甲、苏鑫、吴伟强将齐某甲带至庄河市吴炉镇宋某甲的鸡棚内并轮流看守十余天。其间,吕某甲、苏鑫和吴伟强按照宋某甲的指示将齐某甲带回到其父亲齐某乙住处,告知齐某乙不得报案后将齐某甲带回鸡棚看管。
公安机关于2013年12月19日、20日先后将被告人苏鑫、吴伟强、吕某甲抓获。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明:
1、被害人齐某甲陈述,2013年9月末的一天傍晚,一个名叫“全某甲”的小伙来找我,让我帮他买冰毒吸食。“全某甲”打了一辆出租车来接我,上车后,他就让司机往龙王庙那儿开,还不知给谁打电话说马上到(后来我从吕某甲口中得知,宋某甲让吴伟强找人把我调出来,吴伟强就找了“全某甲”)。当车开到龙王庙某路口时,后面跟上来两辆车。“全某甲”让出租车停下,我们俩下车后,我看见吕某甲和苏鑫各拿一根镐把要打我,我就跑,宋某甲从一辆白色轿车上下来拽住我,吕某甲和苏鑫就用镐把往我身上打,宋某甲也拿了一根镐把打我。他们三个人一直追打我。我的头被打了一个口子,左胳膊和右腿被打的不能动了,后背也有摔伤。我被打迷糊了,他们把我拖上黑色别克轿车。因为我头部一直流血,他们拉我到中医院缝针。途中,宋某甲下车办事去了,让吕某甲、苏鑫看着我。缝完针,吕某甲和苏鑫又将我弄到别克车上,此时,吴伟强也来了。然后他们三个人将我拉到吴炉宋某甲的鸡棚那,将我关在一个小屋内。后半夜时,宋某甲和一个叫“彤某”的女孩过来了,宋某甲问我前段时间为什么骂他,我也没好气,吕某甲又打了我两耳光。宋某甲让吕某甲和苏鑫轮班看着我,看了三天。白天时候,宋某甲和吴伟强没事就过来看着我。第四天时,宋某甲听说有人在外面找我,就威胁我让我回家告诉我父亲没事,不许报警。在吕某甲、吴伟强、苏鑫的挟持下,我回到家告诉我父亲这几天有事不回来了,然后他们又把我带回宋某甲的鸡棚。宋某甲让吕某甲和苏鑫继续看着我,直到伤好为止,这样过了八九天。后来我的伤好的差不多了,趁他们不注意就自己逃跑了。回家后害怕他们报复我和我父亲就没敢报警。
2、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经被害人齐某甲辨认,辨认出参与殴打他的被告人吴伟强、吕某甲。
3、证人齐某乙(被害人齐某甲的父亲)证实,2013年9月末,我儿子齐某甲连续两三天没回家。10月初的某天,一个名叫吕某甲的小伙带齐某甲来到家,我看到齐某甲头上包着纱布,腿走路都瘸。齐某甲和吕某甲都说是宋某甲和吕某甲等人打的,并且说现在齐某甲在宋某甲的鸡棚干活养伤,让我别报警。我就说让齐某甲在家养伤,可吕某甲就是不同意。齐某甲被吕某甲带走了,我没敢报警。过了几天,一个叫宋某甲的人和一个小伙又带齐某甲回来过两次。又过了几天,我跑到宋某甲的鸡棚去找齐某甲,齐某甲正在干活,我就求宋某甲让齐某甲回家,他好不容易答应了,但威胁我不许报警。现在我听说打齐某甲的那些人都被抓起来了,我就来报案了。
4、证人王某丁证实,2013年9月末的一天傍晚,在我家商店门外,一个小伙被3名男子用镐把打倒在地,并被抱到一辆别克轿车上拉走了。
证人姚某甲亦证实,其所听说的事情与上述内容基本一致。
5、户籍证明证实三被告人的自然情况。
6、行政处罚决定书证实,吴伟强因吸食毒品于2013年10月24日被给予行政拘留五日的行政处罚;吕某甲因寻衅滋事于2011年9月2日被给予行政拘留五日的行政处罚。
7、同案犯宋某甲供述,2013年9月末,齐某甲跟我叫号。一天傍晚,我就让吴伟强把齐某甲骗出来,准备教训他。吴伟强把齐某甲骗到龙王庙那,吕某甲和苏鑫开着一辆车,我坐着一辆奔驰车去了。到了以后,苏鑫就用镐把打齐某甲,把齐某甲头打破了,然后把他拖到车上。我先走了,我打电话告诉吕某甲让他把齐某甲带到我的吴炉鸡棚养伤。其间,齐某甲还回家几趟。过了十多天齐某甲自己就走了。
8、被告人苏鑫供述,2013年9月末的一天,宋某甲让吕某甲和我去教训一下齐某甲。吕某甲拉着我到了一个某路口,宋某甲和几个人正在那儿推搡齐某甲,我和吕某甲过去对齐某甲拳打脚踢。然后宋某甲让我和吕某甲把齐某甲拽上车。齐某甲的头一直流血,我们就带他到医院缝针。其间,吴伟强过来看了一下。接着我们把齐某甲拉回鸡棚。宋某甲让我和齐某甲住在一起。齐某甲在鸡棚呆了大概十多天,其间,宋某甲还安排我、吕某甲、吴伟强将齐某甲送回家看看,然后又让我们把齐某甲给带回鸡棚。后来,齐某甲自己就走了。
9、被告人吴伟强供述,2013年9月末的一天傍晚,我和“全某甲”遇见宋某甲,他让“全某甲”帮忙把齐某甲调出来要教训齐某甲,还让我帮忙打齐某甲。宋某甲又找来吕某甲、苏鑫,还有一个30多岁的男子,他们把镐把都准备好了。吕某甲开着宋某甲的别克车带着苏鑫走,30多岁的男子开了一辆白色奔驰车拉着宋某甲和我。过了一会儿,“全某甲”告诉宋某甲他和齐某甲到龙王庙了。宋某甲和我们也赶过去。到了龙王庙的某路口,齐某甲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苏鑫和吕某甲各拿了一根镐把下车去打齐某甲,齐某甲就跑,宋某甲也下了车,拿着镐把追上齐某甲,宋某甲、苏鑫、吕某甲就拿镐把打齐某甲,齐某甲被打倒在地,接着他们三人又把齐某甲往别克车上拖,我就让30多岁的男子赶紧开车走了。后来宋某甲给我打电话让我到中医院看着齐某甲。当时吕某甲和苏鑫在那看着齐某甲。缝完针,吕某甲和苏鑫又按照宋某甲的指示把齐某甲拉到宋某甲的鸡棚看着他。我就是白天到鸡棚溜达会儿。第三天,吕某甲打电话让我陪他带齐某甲回家看一下。我和苏鑫、吕某甲把齐某甲带到他家楼下,吕某甲自己带齐某甲上楼,不一会儿吕某甲和齐某甲下来,我们又将齐某甲带回鸡棚。吕某甲和苏鑫就看着齐某甲不让他走。这样大约十多天,后来不知怎么宋某甲放齐某甲走了。
10、被告人吕某甲供述,2013年9月末的一天傍晚,宋某甲让我开他的别克轿车拉着苏鑫到龙王庙某路口,宋某甲也开了一辆白色轿车在后面跟着。齐某甲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宋某甲和苏鑫就拿镐把上去打他,齐某甲头被打伤了,之后我们三个人就把齐某甲扶上车带他去中医院缝针,途中宋某甲下车了。缝完针,宋某甲让我和苏鑫把齐某甲送到宋某甲的鸡棚那,之后齐某甲就在一个屋里养伤,苏鑫在屋里看着,我在门岗那里。宋某甲和吴伟强白天经常过来看齐某甲。过了三天,我和苏鑫、吴伟强拉着齐某甲回他家看看,我陪齐某甲上的楼,我告诉齐某甲父亲是我打伤齐某甲的,齐某甲在鸡棚干活会给他工资,然后我们又把齐某甲带回宋某甲的鸡棚。齐某甲在鸡棚呆了十天左右,躺着养伤,这期间宋某甲还拉他回了一次家。后来,齐某甲父亲来了,宋某甲就让齐某甲回去了。
原审法院经公开开庭审理,对本案涉案证据进行了庭审质证,并根据被告人苏鑫、吴伟强、吕某甲的具体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认定被告人苏鑫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吴伟强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被告人吕某甲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
上诉人苏鑫的上诉理由是:原判量刑过重。
指定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本案被害人存在一定过错,上诉人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悔罪态度好,应当从轻、减轻处罚。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苏鑫、原审被告人吴伟强、吕某甲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依法均予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苏鑫、原审被告人吴伟强故意损害他人身体健康,并致一人死亡,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在故意伤害共同犯罪中,苏鑫系主犯,吴伟强系从犯。上诉人苏鑫、原审被告人吴伟强、吕某甲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均已构成非法拘禁罪。在非法拘禁共同犯罪中,苏鑫、吴伟强、吕某甲地位、作用相当。关于上诉人苏鑫所提原判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经查,苏鑫直接致死被害人,在共同犯罪中系主犯,原判对其判处无期徒刑量刑适当,故其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关于辩护人所提本案被害人存在一定过错的辩护意见,经查,苏鑫、吴伟强等人驾车强行别住被害人的车,在苏鑫持刀逼近的情况下,被害人亦持刀与苏鑫等人厮打,被害人的行为不构成过错,故此点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关于辩护人所提上诉人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悔罪态度好的辩护意见,经查属实,但原判对其量刑时已充分考虑,故辩护人所提应当从轻、减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综上,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诉讼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三条第二款、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魏宏宇
代理审判员  姜鹏飞
代理审判员  赵 丹

二〇一五年四月八日
书 记 员  唐松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