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李杨琳、刘叙飞等与尹文等土地承包经营权出租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9-01-0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湖南省新宁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湘0528民初1704号
原告(反诉被告):李杨琳,男,汉族,1974年1月16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刘叙飞,男,汉族,1965年1月4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湖南省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何烈红,男,汉族,1965年10月18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李军,男,汉族,1983年2月22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漆世达,男,汉族,1940年9月21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陈平方,女,汉族,1953年4月11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蒋菊华,女,汉族,1970年10月7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王锋,男,汉族,1970年6月4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何烈湘,男,汉,1953年12月20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周美华,女,汉族,1963年10月9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郑云,男,汉族,1955年12月17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郑丁和,男,汉族,1957年5月2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何烈兵,男,汉族,1970年1月13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钟纪仁,男,汉族,1962年11月27日出生,新宁县人,住长沙县。
原告(反诉被告):刘新艳,女,汉族,1971年7月8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王礼顺,男,汉族,1947年6月11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付昭平,男,汉族,1985年2月4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李儒刚,男,汉族,1971年5月2出日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赵玉香,女,汉族,1963年1月6日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李中秋,女,汉族,1978年8月15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李儒用,男,汉族,1968年2月20日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李儒恒,男,汉族,1962年5月13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何烈高,男,汉族,1962年9月9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张新春,男,汉族,1954年11月30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王礼明,男,汉族,1957年11月9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李儒顺,男,汉族,1966年11月28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李儒友,男,汉族,1964年2月10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何烈其,男,汉族,1967年3月17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漆玉姣,女,汉族,1971年6月26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何烈宽,男,汉族,1966年3月21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赵翠莲,女,汉族,1967年2月1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原告(反诉被告):钟纪友,男,汉,1965年5月1日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诉讼代表人:李儒用,男,汉族,1968年2月20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诉讼代表人:何烈湘,男,汉,1953年12月20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诉讼代表人:钟纪友,男,汉,1965年5月1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共同委托代理人:刘瑞,女,湖南湘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共同委托代理人:周金艳,女,湖南湘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反诉被告):新宁县崀山镇大红村第一村民小组。
负责人,李儒用,该组组长。
被告(反诉原告):尹文,男,汉族,1958年4月27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新宁县。
被告(反诉原告):尹某2,男,汉族,1983年8月26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
被告(反诉原告):尹某1,男,汉族,2012年9月1日出生,新宁县人,住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系被告尹某2之子。
法定代理人,尹某2,系被告尹某1之父。
共同委托代理人:李正东,湖南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反诉被告)李杨琳等32人、新宁县崀山镇大红村第一村民小组与被告(反诉原告)尹文、尹某2、尹某1土地承包经营权出租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诉讼代表人、委托代理人,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解除原告与被告签订的《山林田地流转租赁经营合同》;2、被告(反诉原告)支付第四年度的租金45000元整(暂定,实际计算至合同解除之日止),支付原告李杨琳第2年、第3年租金5724元;3、被告支付违约金400000元整;4、被告承担耕地、水圳恢复费用1260647元(以鉴定机构鉴定意见为准)。5、被告支付耕地、水圳恢复前补偿费46325元,支付修水圳民工工资5133元。6、被告承担本案原告律师费、差旅费。7、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2013年11月18日,原告与被告签订《山林田地流转租赁经营合同》,约定被告租赁原告林地541.17亩,租金每亩40元/年;租赁竹山98.93亩,租金每亩80元/年;租赁耕地44.119亩,租金每亩350元/年,每年租金共计45002.90元;约定租金支付时间为每年12月10日前;合同租赁期限70年;同时约定:如一方违约,违约方需承担违约金肆拾万元;违约方需赔偿守约方一切直接损失及律师费等追偿的相关开支。
合同签订后,被告违背合同约定,不按时支付租金,未勤勉尽责履行承租方应保护农业用地的法定义务,造成农田变水塘、农田变牛场、水圳消失、水土流失、河道堵塞,且农田荒废一年以上。综上所述,原告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特向本院起诉,请求判准如上诉请。
被告答辩并提出反诉请求:1、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2、请求判决原告为被告办理租赁范围内的林权证、承包经营权证的异动、备案手续。3、判决原告返还预支公路维修费19425元,林业局罚款30000元或直接抵扣2017年度租金,退还剩余款4425元。4、判决原告承担违约金400000元及律师代理费10000元。事实与理由:一、答辩人并未拖欠原告租金。答辩人与被答辩人签订《山林田地流转租赁经营合同书》后,已经支付了2016年度以前的租金。至于2017年度租金为何未能支付的原因是,早在2014年,原告方以预支水泥路的修建赞助款为由,分别于2014年4月12日从被告处领取了8000元,2014年7月10日领取了11425元,而该水泥路一直未能开工建设,因此,原告应当返还或用于抵扣2017年度的租金。另根据原、被告签订的《山林田地流转租赁经营合同书》第五条第一款3项的约定,进入山场的道路的规划和建设主体是原告,答辩人只提供赞助挖机费用,2015年道路修建好后,原告的个别人故意歪曲事实向新宁县林业公安分局举报被告尹文非法占用林地,企图将被告尹文入罪。最终经多次协商,新宁县林业公安分局对答辩人处以罚款30000元,对该笔罚款,应当根据合同的约定,由原告承担,答辩人缴纳的罚款应当抵扣2017年度租金。2、原告诉称的解除合同、赔偿损失的理由不能成立。原告在诉状中称:“承租方应尽保护农业用地的法定义务,造成农田变水塘、农田变牛场、水圳消失、水土流失、河道堵塞,且农田荒废一年以上”的事实失实。原、被告签订的《山林田地流转租赁经营合同书》第五条第二款3、4项有明确的约定:答辩人有权在租赁林地内发展林业种植、养殖、旅游休闲开发及农业综合开发。有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有权按照经营需要,租赁场地自行选址、设计、建设场部。因此,答辩人在租赁林地内如何耕种养殖、种与不种与原告无关,并且牛场的建设系经过土地管理部门的批准,水圳开挖也未改变农业用地的性质。因此,原告无权干涉,答辩人上述经营管理行为不是合同约定解除合同或法定的解除合同的理由。其次,关于水圳问题,该水圳多年来已经荒废阻塞,没有保留的必要。同时,造成水圳被进山道路的堆填的责任不在答辩人,根据合同约定,入山道路的线路规定与施工均由原告负责,在道路施工时,原告就应该预见保留水圳和避免水圳损坏。水圳恢复应该由原告自行负责。3、原告一直以来违反合同的约定,已构成故意严重违约,理应承担违约责任。根据双方签订的《山林田地流转租赁经营合同书》第五条第一款第5项“甲方(原告)应在规定的时间内未为乙方(被告)办理租赁范围内的林权证、承包经营权证的异动、备案手续”。第七条第一款第5项:“甲方应保证乙方利用通村道路通行的权利,不得以任何理由阻拦乙方人员与车辆、设备的通行”。合同签订后,原告中的个别人为达到其本人目的,故意挑起事端,长期多次采取挖路、阻路,严重地影响被告山场内牛场的正常经营,目前牛场空置,投资数十万元农业设施无法产生效益。综上,答辩人前后对山场投资了300余万元,为了大红村群众或多或少作出了一定的贡献,绝大多数村民从中受益,现个别人挑起诉争,最终受害的是广大不明真相的群众。只要原告严格遵守合同义务,不影响被告正常经营,答辩人将一如既往地继续投入,带动大家致富,否则,答辩人恳请法院查明事实,公正、合理作出裁判,以支持答辩人的反诉请求。
经本院庭审,组织双方当事人举证、质证,法院认证,查明的事实如下:
一、本案没有争议的事实:
2013年11月18日,原告李杨琳等32人、崀山镇大红村第一村民小组与三被告签订了《山林田地流转租赁经营合同》,合同约定:1、租赁期限为70年,从2013年11月18日至2083年11月18日。2、租赁场地及田地的基本情况,山场名称为向家冲、新安堂山场,具体面积与四至以崀山林业站的勾图为准。3、实际面积租赁价格:1)、在承包期限内,甲方(原告)统一按以下标准计算租赁费用,不再增减调整租金:林地按每亩40元,楠竹山租金为每亩80元,田地按每亩350元。田租金每十年在原第一轮租金的基础上递增10%。2)、租金每年支付一次,第一年租金在本合同签订之日起把附表一、表二、表三汇总后十五日内付清,下年度租金对应日前十个工作日内付清。3)、上述租金统一由乙方(被告)按表一、表二、表三所列名单以现金方式支付给甲方(原告)负责人,由甲方出具收据,并由甲方自行分配到户,如有变动,甲方应提前一个月以书面形式通知乙方。4、收益分配及现有林木的处理:合同签订后,甲方将山场除人工营造杉树外的全部林木交由乙方管理,经营。在租赁期限内乙方有权对租赁范围内现有林木进行变卖和处置,有关收益除去采伐、用工、信息开支和税费之后,甲、乙双方按5:5分成。其他营造的经济林、特种用材林、移栽林木所产生的收益全部归乙方所有。现有租赁范围内的零星杉木在规定的三个月期限内由甲方自行砍伐,逾期归乙方所有,不愿砍伐,作价给乙方。5、第五条,双方的责任和义务:(一)甲方的责任和义务……第3项:甲方在本合同签订后,应按规定线路做好林内上山道路的植被砍伐,有关道路开挖的挖机费用由乙方赞助。林内道路所暂用林地由甲方负责,乙方不做任何补偿,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二)乙方的责任和义务……第3项,租赁的林地只能用于发展林业种植、养殖、旅游休闲开发及农业综合开发。第4项乙方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有权按照经营需要,租赁场地内自行选址、设计、建设场部、休闲住所和其他经营设施。第七条为支持甲方建设通村道路的路面硬化工程,乙方自愿以支助形式给予扶助。乙方在上述情况下,资助甲方修路扶助资金208888元。该款不计入土地资金。第4项上述扶助资金在工程面砼时支付20%,工程完成60%时支付20%,工程完工时支付40%,验收合格后支付20%。第七条第5项,甲方应保证乙方利用通村道路通行的权利,不得以任何理由阻拦乙方人员与车辆、设备的通行。第十一条,为促使双方全面履行本合同,特设立40万元的违约金。如一方违约,经对方催告仍不能履行的违约方需要承担违约金,如违约造成的损失大于违约金,违约方需赔偿守约方的一切直接损失及律师费等追偿的相关开支。原、被告在合同文本上签字确认,崀山镇林业站、崀山镇大红村民委员会作为鉴证方盖章。被告按照原告方提交的表一、表二、表三各户的租赁山林、田土面积和金额支付了第一年的租金。2013年12月,按照原告村民要求,依据原、被告《山林田地流转租赁经营合同》约定,修建一条从大红竹山塝至新安塘水库的进山场简易道路,该道路由原告郑飞、刘绪飞、李军三人负责修路具体事宜,被告负责道路修建的挖机费用。被告委托原告李军管理挖机和支付有关费用。修建进山场道路时,将崀山镇大红村一组的一条老圳挖断。因修建简易道路原告没有向林业主管部门核发《使用林地审核同意书》,新宁县林业局作出了对湖南满师傅食品有限公司罚款30000元的行政处罚。被告按照合同对租赁山场进行经营性活动,2014年,被告在租赁场内以原告李军的名义办理养奶牛场,被告向新宁县国土部门申请办理设施农用地审批手续,相关部门均同意办理,修建了养牛设施,2015年6月,原告李军向新宁县工商管理局申请领取了新宁县崀山镇大红养牛场的营业执照。圈养了大批奶牛,将责任田改成两口鱼塘,养殖了鱼苗,还在牛场下面小江上修建了两个坝基,用来蓄水以做观赏。自从被告进入租赁山场从事经营活动后,原告村民李修祥等个别其他村民以自己的利益受到侵害为由,多次提出过高的赔偿要求,且对被告的经营活动采取挖路、堵路等方式进行阻拦。经崀山镇政府多次调解,未能解决问题,被告对原告部分村民的不当行为非常不满,曾一度不愿支付2015年度、2016年度的承包租金,拖延了几个月后,经做工作,被告还是支付了2015年、2016年度的租金。原告在收到被告租金后,在发放租金时,有几个原告不愿去领取租金,原告李杨琳的租金5724元由原告李军代为领取,李军没有及时支付给原告李杨琳。被告负责为原告组上维修了一条高圳,尚有5133元民工工资没有支付,该工资被告尹文已经交给原告李军,李军没有及时支付给原告民工。2016年1月26日,被告尹文书写了一份《告冷菜坪全体同胞书》,在此告知书中,被告尹文对合同文本真实性、支付租金违约一事、堵路一事、道路塌方出钱修建一事均作了解释,并希望原告村民从长远利益出发,对合同的今后履行问题作出抉择。在此之前的2014年4月12日,原告李军依据《山林田地流转租赁经营合同》第七条第3项的约定从被告尹文手里借支了公路水泥路预支款8000元,2014年7月10日,大红村第一村民小组从被告尹文手里预支了公路维修款11425元,该款共计19425元,该组道路面并未硬化。被告认为原告屡屡违约,原告没有为被告办理租赁范围内的林权证、承包经营权证的异动、备案手续,造成大量投入没有回报,导致被告不愿支付第四年度的租金,想用林业局的罚款30000元和李军、崀山村一组预领的公路维修款19425元抵扣2017年租金。2017年7月1日,新宁县遭遇了百年不遇的洪涝灾害,将被告承包经营的山场水圳涵管冲垮,导致砂石淹没了原告村民小江出口的部分责任田。原告借此以被告违背合同约定,不按时支付第四年度租金,造成农田变水塘、农田变牛场、水圳消失、水土流失、河道堵塞,且农田荒废一年以上为由,向法院提出诉讼。
另查,经现场查看,被告在签订合同后,进入租赁山场修路时,占用了部分农田,修路的渣土堆埋了一部分农田,同时,被告对租赁农田荒废了大部分,被告修建牛场占用、损坏、荒废,堆埋农田有22余亩。原、被告在签订《山林田地流转租赁经营合同》时,对合同到期后的农田复垦问题没有约定。
二、双方争议的事实分析与认定
1、关于损坏老水圳的事实。根据《山林田地流转租赁经营合同》第五条第3项约定,甲方在合同签订后,应按规定线路做好林内上山道路的植被砍伐。根据这一条,原、被告在约定修建进山场的道路的选址应当由原告村民自己选择,被告仅仅为原告修路提供挖机费用,并没有对进山场道路的选择有决定权。同时,修路时,原告有刘叙飞、郑飞、李军作为代表负责修路事宜。既然进山场道路的选择权在原告,那么选择道路的走向往上面修,那势必要破坏原告使用的老水圳,因此,在修建道路时破坏水圳的行为应该理解原告是同意和默许的。本院认定,原告在修建进山场道路时,阻断、毁损老水圳是经原告村民同意的。这个责任后果应该由原告崀山镇大红村第一村民小组承担。
2、关于被告是否违约的事实。1)、关于被告违约支付2017年度的租金问题。原、被告签订《山林田地流转租赁经营合同》的时间是2013年11月18日,双方约定第一年租金的支付时间在原告将附件表一、表二、表三汇总后十五日内付清。依据这个时间推断,被告支付第一年的租金应该最迟在2013年12月上旬前。以后每年的租金在对应日前十个工作日付清,应该理解被告支付以后年度的租金时间应该最迟在每年12月底前。以此类推,被告应当在2016年底缴纳第四年度租金,尽管被告有意想从林业局罚款和李军、大红村第一村民小组领取的预支公路维修费抵扣,但原、被告就抵扣问题没有协商一致,被告应当按照合同约定缴纳第四年度的租金。但被告迟至原告于2017年9月4日起诉时仍然没有缴纳第四年度的租金,被告的行为已经违约。
2)、被告将农田变鱼塘、农田变牛场的事实。《山林田地流转租赁经营合同》第五条(二)乙方的责任和义务第3项租用的林地只能用于发展林业种植、养殖、旅游休闲开发及农业综合开发。第4项乙方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有权按照经营需要,租赁场地内自行选址、设计、建设厂部、休闲住所和其他经营设施。根据合同约定,被告有权在租赁山场内决定经营活动,将部分责任田改造为鱼塘、修建养牛场,属于合同约定允许的自主经营的范围内,并没有超出合同约定的范围。关于水圳消失,已经如前所述。水土流失、河道堵塞的情况是由于今年遇上特大洪水的特殊情况,原、被告可以通过协商处理如何清理和疏通、整理的问题。至于被告将原告大部分农田荒废,被告抛荒的事实确实存在,被告抛荒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有关规定,应认定被告荒废耕地行为违法。
4、关于原告是否违约的事实。
1),原告是否应该为被告办理租赁林地、田地的异动,备案手续的问题。《农村土地承包流转管理办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发包方对承包方提出的转包、出租、互换或者其他方式流转承包土地的要求,应当及时办理备案,并报告乡(镇)人民政府农村土地承包管理部门。根据该规定,原告作为发包方,应当为被告到乡一级人民政府办理备案手续。为了被告能依法租赁和合法经营,原告应当及时为被告办理租赁山场备案手续。原、被告签订《山林田地流转租赁经营合同》已经有4年多了,尽管原、被告没有约定办理备案手续的具体时间,但被告多次向原告提出要求办理租赁山场的备案手续,但原告没有为被告办理,原告的行为系违约。
2)、原告是否违反《山林田地流转租赁经营合同》第七条第5项的约定阻拦被告及人员、车辆通行的问题。按照《山林田地流转租赁经营合同》第七条第5项的约定,原告方应保证被告利用通村道路通行的权利,不得以任何理由阻拦被告方人员与车辆、设备通行。但原告村民李修祥等个别村民以自己的权益受到侵害为由,多次阻拦被告车辆通行的事实是存在的,给被告经营造成影响,原告违反《山林田地流转租赁经营合同》约定,系违约行为。
本院认为,本案应确定为土地承包权出租合同纠纷。原、被告签订的《山林田地流转租赁经营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规定,系有效合同。但对耕地的出租期限超出承包经营期限,该超期部分约定应为无效。对本案如何处理,本院对双方诉请分述如下:1、原、被告签订的《山林田地流转租赁经营合同》是否解除的问题。由于原、被告在履行合同时均有违约行为,特别是原告方村民多次阻扰被告经营导致被告不愿意缴纳第四年度租金,双方矛盾激化,加之被告承租经营后对耕地长期弃耕撂荒达两年以上,双方行为表明均不愿再继续履行合同。现合同继续履行已无实际意义,从双方的违约表现,被告目前的经营状况,本院应该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山林田地流转租赁经营合同》。2、被告尹文、尹某2、尹某1拖欠原告的第四年度租金系其在合同履行期内应履行的义务,应该支付原告第四年度租金45000元。3、原告李军系被告委托的施工管理人,李军截留民工工资未付,相应的法律后果仍应由被告承担,被告尹文、尹某2、尹某1应当支付原告崀山镇大红村第一组维修高圳的民工工资5133元。4、原告李杨琳的租金事实上已被原告李军代领。但原告李杨琳并没有委托李军代领原告李杨琳的租金5724元,应当由被告尹文、尹某2、尹某1继续支付。5、由于解除了原、被告签订的《山林田地流转租赁经营合同》,被告尹文、尹某2、尹某1没有义务为原告村道硬化提供援助,原告崀山镇大红村第一组应该返还向被告领取的公路硬化预付款11425元。原告诉称,该款原告崀山镇大红村第一村民小组已经作为崀山镇大红村第一村民小组为协助新宁县崀山镇大红村第二村民小组疏通山体滑坡支付民工工资了,不应该返还,本院认为,原告崀山镇大红村第一村民小组为协助大红村第二组疏通山体滑坡的民工工资是原告应承担的,不应该由被告来承担。原告李军向被告尹文借支的8000元,也系公路硬化的预支款,但该款由李军个人持有,应由李军个人予以偿还。6、被告向新宁县林业局缴纳的罚款30000元,系林业行政部门对违法行为的处罚,被告对林业部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不服,被告可以向林业主管部门申请复议或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但被告并没有采取有效救济途径妥善处理此事,视为被告已自愿接受林业部门的处罚。现要求原告承担,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7、由于原、被告在履行《山林田地流转租赁经营合同》过程中均有违约行为,本院对原、被告要求对方承担违约金及律师费等违约责任的诉讼请求,均不予支持。8、由于原、被告在签订《山林田地流转租赁经营合同》时,对被告租赁的农田复垦问题没有约定,双方应就土地的复垦范围、标准及方式等作进一步协商确定,各方也可以先自行复垦,并商定相关费用的负担。如协商不成致责任承担不能达成一致,权利人就复垦费用以及因此造成的相关损失可另行主张权利。综上所述,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三)项、第(四)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之规定,并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一、解除原告李杨琳、刘叙飞、何烈红、李军、漆世达、陈平方、蒋菊华、王锋、何烈湘、周美华、郑云、郑丁和、何烈兵、钟纪仁、刘新艳、王礼顺、付昭平、李儒刚、赵玉香、李中秋,李儒用、李儒恒、何烈高、张新春、王礼明、李儒顺、李儒友、何烈其、漆玉姣、何烈宽、赵翠莲、钟纪友、新宁县崀山镇大红村第一村民小组与被告尹文、尹某2、尹某1于2013年11月18日签订的《山林田地流转租赁经营合同》。
二、被告尹文、尹某2、尹某1支付原告李杨琳、刘叙飞、何烈红、李军、漆世达、陈平方、蒋菊华、王锋、何烈湘、周美华、郑云、郑丁和、何烈兵、钟纪仁、刘新艳、王礼顺、付昭平、李儒刚、赵玉香、李中秋,李儒用、李儒恒、何烈高、张新春、王礼明、李儒顺、李儒友、何烈其、漆玉姣、何烈宽、赵翠莲、钟纪友、新宁县崀山镇大红村第一村民小组第四年度(2017年)租金45000元。
三、被告尹文、尹某2、尹某1支付原告新宁县崀山镇大红村第一村民小组维修高圳民工工资5133元、支付原告李杨琳的租金5724元。
四、反诉被告新宁县崀山镇大红村第一村民小组返还反诉原告尹文、尹某2、尹某1预支公路硬化预付款11425元。
五、反诉被告李军返还反诉原告尹文、尹某2、尹某1预支公路硬化预付款8000元。
六、驳回原告李杨琳、刘叙飞、何烈红、李军、漆世达、陈平方、蒋菊华、王锋、何烈湘、周美华、郑云、郑丁和、何烈兵、钟纪仁、刘新艳、王礼顺、付昭平、李儒刚、赵玉香、李中秋,李儒用、李儒恒、何烈高、张新春、王礼明、李儒顺、李儒友、何烈其、漆玉姣、何烈宽、赵翠莲、钟纪友、新宁县崀山镇大红村第一村民小组的其他诉讼请求。
七、驳回反诉原告尹文、尹某2、尹某1的其他反诉请求。
上述有支付义务的款项,限在本判决书生效后10内履行完毕。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7975元,由原告李杨琳、刘叙飞、何烈红、李军、漆世达、陈平方、蒋菊华、王锋、何烈湘、周美华、郑云、郑丁和、何烈兵、钟纪仁、刘新艳、王礼顺、付昭平、李儒刚、赵玉香、李中秋,李儒用、李儒恒、何烈高、张新春、王礼明、李儒顺、李儒友、何烈其、漆玉姣、何烈宽、赵翠莲、钟纪友、新宁县崀山镇大红村第一村民小组负担6779元,被告尹文、尹某2、尹某1负担1196元。本案反诉费4095元,由反诉被告李杨琳、刘叙飞、何烈红、漆世达、陈平方、蒋菊华、王锋、何烈湘、周美华、郑云、郑丁和、何烈兵、钟纪仁、刘新艳、王礼顺、付昭平、李儒刚、赵玉香、李中秋,李儒用、李儒恒、何烈高、张新春、王礼明、李儒顺、李儒友、何烈其、漆玉姣、何烈宽、赵翠莲、钟纪友、新宁县崀山镇大红村第一村民小组负担236元、反诉被告李军负担50元,反诉原告尹文、尹某2、尹某1负担3809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蒋廉佑
审 判 员  罗学军
人民陪审员  肖才超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郑丽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