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青岛市市南区房产管理处、尹豪城乡建设行政管理:其他(城建)二审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9-1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7)鲁02行终21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青岛市市南区房产管理处。
法定代表人鲍伟,处长。
委托代理人张永新、姜卫东,青岛市市南区房产管理处工作人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尹豪。
委托代理人单浩,山东重诺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青岛市市南区房产管理处因被上诉人尹豪诉其行政处理一案,不服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2016)鲁0202行初230号行政判决,在法定期限内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3月2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委托代理人张永新、姜卫东,被上诉人尹豪及其委托代理人单浩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该案涉案房屋系被告管理的公有住房,原承租人系尹亚平,原告与尹亚平系叔侄关系。1987年尹亚平户口从涉案房屋上迁出至青岛市市北区。1999年原告尹豪及其父尹亚英、其母苗淑兰的户口迁入涉案房屋。2011年尹亚英以其妻苗淑兰的名义购买了经济适用房。2015年3月21日,原承租人尹亚平去世。2015年12月18日原告向被告递交《公有住房变更承租人名义申请书》,2016年8月5日,被告作出《更名过户处理意见书》,认为原告有房居住且非居住困难,故无法给原告办理涉案房屋承租手续。原告不服,向本院提起本案行政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青岛市城市公有房产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承租人死亡或户口迁移,无同一户籍同住人或同住人在他处有住房且非居住困难的,房产出租单位有权收回房屋,另行出租。”本案争议的焦点系原告是否符合上述规定的“在他处有住房且非居住困难”的情况。本案原告母亲苗淑兰于2011年申请购买经济适用房,申请购买该房产时原告无收入,系由原告父母出资购买,该房产系原告父母的共同财产,非原告的房产,且原告提交证据7能够证明原告名下无任何房产,故原告不属于“在他处有房产”的情况,被告在处理意见书中认定原告有房居住且非居住困难,从而依据上述第十九条的规定,无法给原告办理涉案房屋承租手续属于事实认定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撤销。本案经合议庭评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之规定,判决:一、撤销被告作出的《更名过户处理意见书》;二、责令被告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针对原告的申请重新作出处理。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五十元,由被告负担。
上诉人青岛市市南区房产管理处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一审判决仅依据经济适用房申请人的情况认定涉案经济适用房不属于被上诉人房产与事实不符,也是对相关法律政策的严重曲解。根据《经济适用房管理办法》第二条的规定,经济适用房的政策设置是以家庭为单位认定。结合一审中上诉人提交的被上诉人家庭申请经济适用房的材料可以看出,在实践操作中,住房保障部门也确实是按照家庭为单位审查申请资格和住房面积。也就是说即使该住房仅登记在被上诉人母亲名下,但却是依据所有家庭成员的条件取得,该房屋建筑面积中包含被上诉人所享有的住房面积。而且该经济适用房办理产权登记时也需要包括被上诉人在内的所有家庭成员的到场签字确认,未来该经济适用房处分时仍需要包括被上诉人在内的所有家庭成员到场签字确认,否则无法处置。而且根据《经济适用房管理办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可以看出,在对待经济适用住房等福利性房屋政策问题上,始终是以家庭为单位进行审查和认定的。被上诉人作为申请经济适用住房家庭成员之一,该经济适用房中包含被上诉人不可分割一部分权利和面积,被上诉人已经享受国家住房福利政策,得到住房基本保障,具备基本住房面积。一审法院无视上述经济适用房政策的规定,人为割裂被上诉人与该房屋之间的客观关系,是对经济适用住房制度的重大误解,应依法予以纠正。二、一审判决忽略了被上诉人逾期提出更名申请的事实,对此重要问题未经审查和认定,导致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根据《青岛市城市公有房产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第十八条规定,申请变更承租名义应在原承租人死亡或户口外迁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然本案原承租人于2015年3月21日去世,而被上诉人却于2015年12月18日方向上诉人提出申请。被上诉人的申请已过规定的申请期限。一审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对该问题既未予以审查亦未予以认定。一审判决的认定违背了公租房制度设置的根本目的,不利于社会公共资源的合理利用,对公租房后续管理工作带来不利影响,应依法予以纠正。我国公租房制度设置由来已久,其初衷系为解决人民群众实际居住需求,满足人民群众基本生活需要。结合目前市南区公房租金可以看出,公房租金仅为同区域地段同等房屋市场租金的10%。可见,公租房制度实为国家住房福利政策的有机组成部分。这也是《青岛市城市公有房产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第十九条规定“同住人在他处有住房且非居住困难的,房产出租单位有权收回房屋,另行出租”的原因。该条规定使用的有住房且非居住困难的限定恰恰是为了合理分配社会资源,以有限的公房资源解决尽可能多的社会群众的实际居住困难。在被上诉人已经享受国家住房福利政策,享有福利住房面积的情况下,再允许其申请公租房,将严重影响社会公平,不利于公租房后续工作的开展。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依法撤销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2016)鲁0202行初230号行政判决书,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或依法发回重审。本案上诉费等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尹豪答辩称:本案事实经过是,涉案房屋原承租人尹亚平2015年3月21日因病去世,尹豪与其系叔侄关系。根据《青岛市城市公有房产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第十七条规定,尹豪符合变更承租人条件。1、原承租人尹亚平户口1987年7月2日即从涉案房屋迁出;2、尹亚英一家1987年实际承租并居住涉案房屋,户口1999年3月4日依法迁入涉案房屋,因此尹豪有涉案房屋常住户口且实际居住,并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3、尹豪本人在本市无其他承租公有房屋和私有房屋,且未婚无配偶。4、涉案房屋其他同一户籍同住人(尹豪父母)同意将涉案房屋承租人变更为尹豪,并已订立书面协议。然而,上诉人在被上诉人递交申请长达8个月,才做出处理意见。原审判决正确,上诉人上诉理由不成立:一、经济适用房属于被上诉人父母财产,不影响被上诉人承租公房资格。根据《经济适用住房管理办法细则》第三十条规定,经济适用住房的购买人才是房屋产权人,而且其拥有的是有限产权,2011年被上诉人之母购买经济适用房时被上诉人尚为在校学生,没有经济收入且需父母支付学费等费用,因此该房产系父母出资购买且系父母共同财产,并非被上诉人财产。且不动产登记查询结果也显示,被上诉人名下无任何房产,上诉人所称《经济适用房管理办法》第二条、第三十二条规定对经济适用房的审核条件,并非确认经济适用房的归属,且该办法第三十条规定对经济适用房产权做了明确解释,被上诉人对该经济适用房没有产权。按照上诉人的逻辑,被上诉人永远无法像有独立的房屋财产权利并享有福利政策待遇,显然没有道理。二、被上诉人提出更名申请并不存在逾期问题,上诉人曲解法规。因涉案房屋历史遗留问题,尹豪之父尹亚英曾因要求变更涉案房屋承租人起诉上诉人,但上诉人却以原承租人户口虽迁出房屋但未迁出本市为由不予变更,市南法院(2015)南行初字第96号判决驳回尹亚英诉讼请求。关于该案需要说明:该案行政复议期间,××逝,但上诉人仍坚持尹亚平为承租人身份,尹豪之父尹亚英2015年12月2日收到该判决,考虑到尹亚平已经因病去世的情况,并没有上诉。虽然尹亚平去世时间为2015年3月21日,但由于涉案房屋仍然处于争议诉讼过程中,承租权也一致处于待定状态,因此,尹豪在父亲尹亚英2015年12月2日收到判决后,并与父亲商量决定不上诉的情况下,在上诉期满后立即于2015年12月18日提出更名申请,并未超过更名期限。并且在提出更名时,明水路房管所以其未收到判决结果且在上诉期、涉案房屋属于冻结状态为由多次拒绝尹豪更名申请请求,并要求尹豪在解除冻结后申请,故并未超期。关于上诉人适用法律问题。虽然实施细则第十八条规定了六个月内提出,但该条第二款还规定了,不能协商确定的,由房产出租单位按顺序确定新承租人。另外,在涉案房屋承租权属原争议诉讼终结后,尹豪16天内提出更名申请并未超过申请期限。三、上诉人在事实认定错误前提下,引用法规错误。上诉人认定被上诉人在他处有住房且非居住困难,系认定事实错误,没有法律依据支持。在被上诉人完全符合承租人变更申请条件下,上诉人却找种种没有法律依据的理由不予变更,严重违反公租房管理制度。综上,请求驳回上诉人上诉,维持原判。
各方当事人在原审中提供的证据已经原审质证,并已随案移送本院。经审查,本院同意原审法院对证据的认证意见及据此确认的案件事实。
本院另查明,涉案房屋系直管公房。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2015)南行初字第96号行政判决书业已生效,该判决书载明以下事实:
尹豪及其父母的户口自1999年12月9日迁入涉案房屋。涉案房屋由尹豪一家三口实际居住,无其他同住人。
尹亚英要求将涉案房屋承租人变更为尹亚英,2014年8月18日,青岛市市南区房产管理处针对尹亚英申请作出《关于平度路15号房屋承租问题的答复意见》,认定:根据《青岛市城市公有住房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第十一条、第十五条之规定,在原承租人尹亚平未向房管部门书面提交房屋承租人变更申请的情况下,无法为尹亚英办理房屋承租人变更手续。尹亚英对该答复意见不服,诉至原审法院。该院于2014年12月4日作出(2014)南行初字第119号《行政判决书》,认为该答复意见于法无据予以撤销,并责令青岛市市南区房产管理处于判决书生效后三十日内重新作出处理意见。2014年1月14日,青岛市市南区房产管理处重新作出《答复意见》,认定尹亚平户口从市南区迁出涉案房屋至市北区,仍然具有青岛市常住户口,不符合《实施细则》第十七条、第十八条“户口外迁”的规定,尹亚英于2011年取得经济适用房,不符合《实施细则》第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在原承租人尹亚平未向房管部门书面提交房屋承租人变更申请的情况下,不可以为原告办理房屋承租人变更手续。尹亚英对该答复意见不服,申请行政复议,青岛市人民政府于2015年4月28日作出青政复决字[2015]70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青岛市市南区房产管理处于2015年1月14日作出《答复意见》的具体行政行为。原告不服,诉至原审法院。原审法院2015年11月4日作出(2015)南行初字第96号行政判决,判决驳回尹亚英的诉讼请求,该判决已经生效。
本院认为:一、《青岛市城市公有住房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第十七条规定,“公有住宅房屋承租人死亡或户口外迁,符合下列条件的同住人可向房产出租单位申请变更承租名义:(一)申请人有本住宅的常住户口且实际居住,并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二)申请人本人或配偶在本市无其他承租公有房屋或无私有房产(公有房屋或私有房产的人均居住面积低于解困标准的,不在此限);(三)申请人与其他同一户籍的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协商一致并订立书面协议。房产出租单位对经审查符合前款规定条件的,应当同意并与申请人签订租赁合同,发给《承租房屋证明》。”本案中,涉案房屋中仅有尹豪与其父母户籍,现其父母明确表示放弃,尹豪无任何承租公房或私有房产,尹豪符合上述规定可以变更承租名义的条件。上诉人以尹豪父母所有的经济适用房作为尹豪在他处有住房且非居住困难的意见,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二、《青岛市城市公有住房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第十八条规定,“申请人按本细则第十七条规定申请变更承租名义,应当在原承租人死亡或户口外迁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逾期未申请变更承租名义或当事人之间不能协商确定新承租人的,房产出租单位可按下列顺序确定新承租人:(一)原承租人的配偶;(二)原承租人的父、母;(三)原承租人的子、女(按长幼为序);(四)其他同住人(以居住时间长短为序)。”据此,本院认为,申请人在原承租人死亡后超过六个月提出申请并非绝对丧失承租权,根据该条规定,即使是逾期未申请变更承租名义或当事人之间不能协商确定新承租人的情况下,上诉人仍可按顺序确定新承租人,而被上诉人尹豪在该顺序之列,且在其父母同意放弃的情况下,尹豪系涉案房屋唯一居住使用人。此外,结合尹亚平死亡时间,以及当时尹豪之父尹亚英此前因申请变更承租名义而申请复议和提起诉讼的过程,应当认为,该六个月期间并非绝对期间,在尹豪之父因要求变更涉案房屋承租名义进行诉讼期间,尹豪未在六个月内提出申请应视为有正当理由。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青岛市市南区房产管理处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蒋金龙
审 判 员  赵文静
代理审判员  刘力铭

二〇一七年五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王 崧
书 记 员  刘 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