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长春大众卓越出租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与郭松、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中心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2-2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长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吉0193民初2053号
原告:长春大众卓越出租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长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
法定代表人:于国胜,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齐海滨,该公司员工。
被告:郭松,男,汉族,1978年7月27日生,住长春市朝阳区。
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中心支公司,住所:长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
负责人:王立国,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胡月,该公司员工。
原告长春大众卓越出租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诉被告郭松、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中心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10月17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7年11月1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长春大众卓越出租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齐海滨,被告郭松,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中心支公司委托代理人胡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长春大众卓越出租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赔偿原告车辆损失6131元、营运损失1650元、鉴定费474元、拆解费400元、拖车费300元,共计8955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2017年7月11日17时10分,被告郭松驾驶车牌号为吉AAE8**号小型客车,沿震宇街由北向南行驶至蔚山路口左转弯时遇原告长春大众卓越出租汽车集团有限公司的车牌号为吉AY36**号捷达出租车,两车相撞。根据长春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长春新区大队的交通事故认定书,被告郭松承担事故全部责任,原告长春大众卓越出租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车辆驾驶员王洪正无责任。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原告长春大众卓越出租汽车集团有限公司特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中心支公司辩称:对于原告长春大众卓越出租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主张的各项损失,其中营运损失依据道路交通司法解释第十五条第三款应由侵权人承担,鉴定费、拆解费以及诉讼费不在保险理赔范围内。
被告郭松辩称:原告长春大众卓越出租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提出的各项要求,我在保险时投保的是全险,所以按照相关规定处理。根据事发现场的照片,对责任认定书中我方承担全部责任有异议,我认为我方不应该承担全部责任。车辆行进中,我处于静止状态,对方处于行进状态,对方车辆碰撞位置在驾驶员的正前方,我方的碰撞位置在后轮的上方。所以我认为交警队的责任判定不合理。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7年7月11日17时10分,被告郭松驾驶车牌号为吉AAE8**号小型客车,沿震宇街由北向南行驶至蔚山路口左转弯时遇原告的车牌号为吉AY36**号捷达出租车沿蔚山路由东向西行驶,两车相撞,出租车内乘员周璐受伤。吉AY36**号捷达出租车被长春市乐佳汽车救援服务中心拖到长春市巨名汽车修理有限责任公司进行拆解,后又到朝阳区金贸汽车修理部维修,产生拖车费300元、拆解费400元、维修费6131元。长春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长春新区大队于2017年7月13日作出第201702073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认定被告郭松承担事故全部责任,原告车驾驶员王洪正、乘员周璐无责任。长春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长春新区大队委托长春国信机动车价格鉴定评估有限公司进行鉴定,结论:吉AY36**号捷达出租车上交任务款1650元,司机误工费1680元,吉AY36**号捷达出租车扣减残值后损失6131元。被告郭松驾驶的吉AAE8**号小型客车在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中心支公司购买了交强险和商业性第三者责任保险20万及不计免赔特约险。事故发生时处在保险期内。
本院认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是公安交警部门对道路交通事故的基本事实、形成原因及当事人责任所做的记录和认定。本案中,长春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长春新区大队以事故责任认定的方式确定:认定被告郭松承担事故全部责任,原告车驾驶员王洪正、乘员周璐无责任。虽然被告郭松认为长春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长春新区大队的责任判定不合理并提出调取长春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长春新区大队保存的证据申请,但长春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长春新区大队的第201702073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是简易程序作出的,各方当事人已经签字认可,被告郭松没有向长春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申请复核。在庭审中被告郭松承认其驾驶的吉AAE8**号小型客车系左转弯而吉AY36**号捷达出租车系直行,转弯车应让行。故对被告郭松提出的调取证据申请不予支持,本院对此事故责任认定予以确认。被告郭松对事故的发生有过错,该过错与原告造成的损害后果间存在因果关系。民事主体的财产权利受法律平等保护,侵害人因过错造成其他民事主体财产损失的,相关赔偿义务人应承担赔偿责任。肇事车辆吉AAE8**号小型客车在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中心支公司购买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中心支公司应在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12万和商业险20万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原告主张的拖车费300元、拆解费400元、维修费6131元、营运损失1650元、鉴定费474元的损失,有票据、鉴定为凭,予以支持。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中心支公司认为只赔偿维修费6131元而拖车费300元、拆解费400元、营运损失1650元、鉴定费474元、诉讼费不予赔偿,没有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本案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中心支公司并未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用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文字、字体、符号或者其他明显标志作出提示,因此本案中的免责条款并未发生法律效力,保险公司应当在商业三者险责任限额内承担拖车费300元、拆解费400元、营运损失1650元、鉴定费474元及诉讼费。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中心支公司在答辩中提出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第三项是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的赔偿项目,是应由侵权人赔偿的,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中心支公司作为保险合同的相关赔偿义务人是用以转移侵权人赔偿风险的,侵权人应当赔偿的,保险公司就应担此风险而不应推脱责任。
对于责任承担的问题。因肇事机动车吉AAE8**号小型客车在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中心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故应当先由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中心支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限额内予以承担维修费2000元,不足部分由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中心支公司在商业性三者险赔偿限额20万元内赔偿维修费4131元、拖车费300元、拆解费400元、营运损失1650元、鉴定费474元。保险公司赔偿后没有需要被告郭松承担的费用。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立即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长春大众卓越出租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因机动车交通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人民币2000元。
二、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立即在机动车交通事故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长春大众卓越出租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因机动车交通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人民币6955元。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中心支公司负担。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苏勇豪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  李 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