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原告林千岳诉被告沈阳顺意发运输有限公司挂靠经营合同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2-27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沈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辽0106民初622号
原告林千岳,男,1969年6月9日出生,汉族,住址沈阳市
委托代理人高超,系辽宁中宇智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沈阳顺意发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地沈阳市
法定代表人王跃花,系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杨波,系辽宁卓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林千岳诉被告沈阳顺意发运输有限公司挂靠经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原告的委托代理人、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告购买箱式货车,购车时看到宣传单介绍说将车挂靠到被告处,政府有补贴,被告不收取任何管理费,没有抵押金,同时被告宣传单也承诺安排长期固定货源以及零散货源,没有二保、地税、管理费、押金以及过户费等费用,因此,原告与被告签订了《车辆挂靠合同》,但合同签订后,被告没有履行合同约定,乱收各种费用,该严重违约行为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解除原、被告签订的《车辆挂靠合同》;2、被告返还车牌号辽A389RL的车辆管理档案、机动车登记证书、购车发票、契税证等,并协助原告办理车辆转移登记手续;3、被告支付违约金8000元;4、被告返还2017年交的风险保证金5000元、管理费1920元、技术档案费用3990元、车船税171.84元、综合检测480元、年检费160元、二级维护500元、营运费500元、GPS500元、多交的三者险464.81元;5、诉讼费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原告无权单方提出终止车辆挂靠合同。根据合同法第八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不得擅自予以变更或者解除。原被告签订的车辆挂靠合同合法有效,合同期限自2016年8月15日起至2031年8月14日止,本挂靠合同应在有效合同期限内,没有法定事由,原被告双方均无权擅自予以解除,提前终止合同。2、本案不符合合同法第九十四条所规定的法定解除条件,不存在认定原告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情形。原告签订车辆挂靠合同的主要目的是利用被告的道路营运许可证等资质条件,及被告提供的其他管理及服务,合规从事货车运输经营。在合同履行过程中,被告已经为原告正常经营创造了必要的条件,包括但不限于为原告申办营运手续,将车籍落在被告公司名下,为车辆建立技术档案、组织车辆进行二级维护、年检、综合检验、尾气检验等,组织驾驶人员进行安全学习、代办车辆保险,对车辆发生违约或者侵权造成的损失首先承担责任,并面临日后追偿不能的风险。正因为被告履行了上述责任和义务才使原告车辆能够正常运营。因此不存在原告提出的原告不能实现合同目的要求解除的法定情形。被告在履行合同中没有违约行为,被告已经履行了合同约定的主要义务。本案即不存在法定解除的情形,也不具备约定解除的条件,故申请法院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被告签订车辆挂靠合同,原告为乙方,被告为甲方。合同约定:乙方购买的营运车辆自愿落籍在甲方进行行业管理,乙方为车辆实际所有权人,甲方收取乙方的服务管理费,以保证甲方的正常行业管理。车牌辽A389RL。约定车辆行业管理后,公司为统一形象,统一管理,乙方应配合甲方统一粘贴车体广告,以便于公司的企业宣传。在粘贴车体广告期间,乙方应按照甲方的要求粘贴、验收及监管,甲方将不予收取乙方任何服务费,如乙方因个人原因未能及时配合公司,则视为违约,将收取乙方服务费160/月。
并约定在乙方承担费用的前提下协助乙方办理行业管理车辆安全、综合性能检测、补发换发牌证和车辆过户等项事宜。甲方受政府有关部委托,代有关部门向乙方代收代缴乙方车辆的各种规费,同时向乙方提供方相应的票证和营运手续。甲方负责为乙方的车辆建立业务和技术档案。负责为乙方提醒日常安全、法制教育工作、组织驾驶人员参加安全和法规学习,费用自理。同时约定以上公司不包括二级维护、综合检测、检车、车船税、保险及工商本费。协议有效期自2016年8月15日起至2031年8月14日止,期限为十五年。合同未约定收取风险抵押金。
另查,2017年被告单位收取涉案车辆技术档案3990元、押金5000元、管理费1920元、交强险费1665元、车船税420元、三者险5850元、综合检测480元、年检费160元、二级维护费500元、营运证费500元、GPS500元。
上述事实,由原、被告陈述、车辆挂靠合同等证据在卷,经质证并经审查,本院予以确认,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规定:“当事人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合同。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解除合同的条件。解除合同的条件成就时,解除权人可以解除合同。”第九十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根据上述法律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经当事人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当事人一方亦可以依据双方的约定或法律规定解除合同。本案原、被告签订的合同系双方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签订,本院对此予以确认。现原告以被告违反合同约定向原告多收取各项费用使得双方的合同履行显失公平为由,请求解除合同,被告在庭审中表示不同意解除合同,因涉案车辆挂靠合同中未约定在被告公司多收取各项费用的情形下原告享有合同的解除权,同时被告的收费行为未构成根本违约,故原告所主张的事实不符合法定或约定的解除条件,因此原告要求解除合同、返还车辆管理档案、机动车登记证书、购车发票、契税证等及要求被告协助原告办理车辆转移登记手续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原告主张的违约金,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原告主张返还2017年交纳的风险抵押金5000元的问题,因双方未在合同中约定风险抵押金,故被告公司收取风险抵押金无事实及法律依据,应当予以返还。
关于原告主张的返还2017年管理费1920元的问题,因原被告双方在合同中约定,被告收取原告服务管理费,同时原告未举证证明涉案车辆在2017年10月后仍粘贴车体广告,因此不符合双方合同约定的不交纳服务管理费的情形,故被告按照合同约定收取管理费并无不当,故本院对原告的该部分主张不予支持。
关于原告主张的技术档案费用3990元的问题,因双方在挂靠合同中约定被告负责为原告的车辆建立业务和技术档案,故该部分费用应由被告承担,被告应予返还。
关于原告主张的车船税171.84元,涉案车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载明代收车船税248.16元,被告按420元收取,故,多收取的车船税171.84元,被告应于返还。
关于原告主张的多交的三者险464.81元,涉案车辆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保险单载明保险费为5385.19元,被告按5850元收取保险费,故,多收取的保险费464.81元,被告应于返还。
关于原告主张的返还2017年缴纳二级维护费用、综合检测费、年检费,因双方在挂靠合同中约定被告公司不包括上述费用,故原告要求返还上述费用,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原告主张返还的营运证费用500元的问题,被告辩称该费用系收取的成本费,但未提供相关证据予以佐证,故针对该笔费用,被告应予返还。
关于原告主张的返还2017年缴纳的GPS费用500元的问题,双方在合同中并未约定该笔费用,因GPS实际由原告车辆使用受益,因根据公平原则,该笔费用应由原告自行承担,故对原告的该部分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九十三条、第九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沈阳顺意发运输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5日内返还原告林千岳风险抵押金5000元;
二、被告沈阳顺意发运输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5日内返还原告林千岳技术档案费3990元;
三、被告沈阳顺意发运输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5日内返还原告林千岳车船税171.84元;
四、被告沈阳顺意发运输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5日内返还原告林千岳保险费464.81元;
五、被告沈阳顺意发运输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5日内返还原告林千岳营运证费500元;
六、驳回原告林千岳其它诉讼请求;
如被告未按指定期间履行上述金钱给付义务,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执行,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42元,减半收取171元,由原告承担144元,被告承担27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员  王薇
01lydyh01核对无异01lydyh01
二〇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左洁文
本案裁判所依据的相关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
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规定:当事人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合同。
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解除合同的条件。解除合同的条件成就时,解除权人可以解除合同。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
(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
(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
(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