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孟国珍与中国人民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省分公司人身保险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2-3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河南省邓州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豫1381民初1830号
原告:孟国珍,男,生于1962年7月14日,汉族,住邓州市。
委托代理人:张道顺,河南国敏律师事务所律师,执业证号:14113201010438652(一般代理)。
被告:中国人民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省分公司。
负责人:白锋,任经理。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10000670057639F。
地址:郑州市郑东新区九如东路。
委托代理人:王晓亮,男,生于1989年3月27日,回族,住南阳市宛城区,(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石洁,女,生于1990年4月5日,汉族,住南召县,(特别授权)。
原告孟国珍与被告中国人民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省分公司(以下简称“国寿河南省分公司”)为人身保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本院审判员曹建丹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孟国珍及其委托代理人张道顺、被告国寿河南省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晓亮、石洁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孟国珍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判令被告给付原告保险金100000元;2、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2016年10月20日,原告为自己在被告处投保了《××保险》,年缴保费7060元,保险金额100000元,保险期限终身,缴费时间15年。2017年7月4日,原告突发××在邓州市中心医院治疗,花去医疗费9819.67元,后被临床诊断为“急性非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医院抢救治疗,花去医疗费47408.91元,后到被告公司索赔无果,现诉至本院,请求判令所请。
原告孟国珍为证明其诉称事实,向本院递交了下列证据:证据:1、原告身份证复印件一份,证明原告身份情况;2、被告单位信息及负责人信息,证明被告单位情况;3、保险合同复印件,证明原被告双方存在保险合同关系,××属于保险合同约定,××发生在保险期内;4、住院证、出院证、住院病历及医疗费票据等,证明原告为治疗病情花费的金额已经超过10万元保险金。
被告国寿河南省分公司辩称:原告于2016年10月20日投保,2017年7月4日生病被送往邓州市中心医院抢救治疗,临床诊断为急性非ST抬高型心肌梗死,后经公司员工调查发现原告在2014年10月25日至2014年11月6日因纳插烧心恶心4天在邓州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期间由消化内科转入心血管医科,××、急性下壁心肌梗死,而原告在2016年投保时并没有如实告知其患病事实,且依据保险法第12条第4款规定,原告在投保时故意不履行如实告知义务,其公司不应承担支付保险金的责任并不退还保险费,但是其公司出于人道主义,已将保险费退还给原告。请求:1、依法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2、本案诉讼费由原告承担;
被告国寿河南省分公司为证明其辩称事实,向本院递交了如下证据:1、在人保寿险销售系统内提取保险代理人孟国珍销售人员信息,证明孟国珍是我公司保险代理人员,经过严格培训后对各保险条款内容详细了解;2、人身保险投保单一份,根据第5条,加上投保人,被保险人亲笔签名,证明原告孟国珍在承保时对责任免除,投保提示等相关事宜内容进行了详细了解;3、人保寿险保险条款第3.1对投保人在投保时故意不履行或重大过失未履行告知义务,证明其公司如何处理做出解释。4、河南省邓州市中心医院2014年10月25日孟国珍住院记录,证明孟国珍2014年10月25日被诊断为××急性下壁心肌梗死,原告在投保时即存在××,存在故意不履行告知;5、理赔完成通知书,证明其公司经过详细调查,根据合同约定及保险法相关规定,对保单进行检阅,但退还了原告所交保费。
经庭审举证、质证、认证,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2没有异议,对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但是其提交的保险单中第三项告知项中,对××史未做真实告知,原告所做证明其所患××在保险合同内属片面认识,原告未认识到其投保时存在未如实告知情形;对证据4认为与本案无关,本案的保险合同属重疾保障,原告住院花费的费用与我公司无关。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1有异议,该份证据中系本村的保险人用他的名字所干,目的是拉拢客户,该证据显示2016年10月20日加入公司,该保险也是2016年10月20日所办,该保险是在原业务员的推荐下所办;对证据2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方向有异议,该份保单陈述的事实均属实,原告在2014年确有检查,××检查;对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方向有异议,被告所称的条框并不在2.4和2.5保险责任和保险免除之内,根据保险法司法2解释规定,××属于理赔范围;对证据4有异议,当时在治疗期间仅仅是因为胃反酸进行治疗,对于中心医院记载的病历不属实,住院和出院记录并没有当事人签名也没有告知当事人;对证据5有异议,原告2017年7月4日突发××住院后,申请理赔期间,被告又扣划了原告一年的保险费用,被告所称的退费通知原告并未见到,也没有签字,且该通知的时间2017年10月21日也早已超过原告申请理赔30日的时间,该通知单系被告单方所做。对原、被告双方提供证据真实性无异议部分,本院予以采信。
经庭审质证,依据有效证据,本院确认下列案件事实:2016年10月20日,原告孟国珍在被告国寿河南省分公司投保了××保险,保险单号:410214751357008,保险期间:终身,缴费期间:15年,每年保险费7060元,交费方式:年缴,保险金额100000元。××保险约定:“……2.4保险责任在本合同有效期间内,××保险金被保险人自本合同生效(或最后复效)之日起180日内因××,(见7.17)(一种或多种),我们按所交保险费(不计利息)给付重大××保险金,本合同终止。被保险人因遭受意外伤害(见7.1)或自本合同生效(或最后复效)之日起180日后因××,××(一种或多种),××保险金,本合同终止。××保险金被保险人因遭受意外伤害或自本合同生效(或最后复效)之日起180日后因××,××(见7.18)(一种或多种),××保险金额的20%给付××保险金,本合同继续有效。××保险金的给付以1次为限,给付金额最高为人民币10万元……6.1本公司合同解除权的限制本条款3.1明确说明与如实告知和6.3年龄错误规定的合同解除权在以下情形下不得行使,发生保险事故的,本公司承担给付保险金责任:(1)本公司在合同订立时已经知道你未如实告知的情况的;(2)自本公司知道有解除事由之日起,超过30日的;(3)自本合同成立之日起超过2年的……7.1××病指被保险人经我们认可的医院的专科医生确诊××病或初次接受符合下列定义的手术……2、不典型的急性心肌梗塞:指被临床诊断为急性心肌梗塞并接受了急性心肌梗塞治疗××病“急性心肌梗塞””的给付标准,但满足下列全部条件:(1)肌钙蛋白有诊断意义的升高;(2)心电图××病理Q波。若被保险人在出现不典型的急性心肌梗塞后接受冠状动脉介入手术治疗××病……”。2017年7月4日,原告孟国珍突××病被送往邓州市中心医院治疗9天,花费医疗费9819.67元,后经医院检查,临床诊断为“急性非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病医院抢救治疗,住院6天,花费医疗费47408.91元。原告孟国珍出院后向被告国寿河南省分公司报案并申请理赔,但被告未予理赔。2018年1月24日,原告孟国珍因需心脏搭桥再次到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治疗14天,花费医疗费63301.32元,遵照医嘱,原告于2018年3月5日再次到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复查,花费检查费2328.63元,原告共花费医疗费122858.53元。后原告申请理赔未果,现诉至本院,请求:1、依法判令被告给付原告保险金100000元;2、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本院认为:原、被告之间签订××病保险,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原告依约缴纳了保险费,原、被告之间签订保险合同合法、有效,本院予以确认。原告孟国珍所××病急性非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属于原、被告合同约定××病,现原告要求被告给付保险金100000元的诉请应依法予以支持。被告国寿河南省分公司辩称被保险人在投保时,也是公司的保险代理人××病心肌梗死的事实,未履行如实告知义务,其公司已经将保费退还给原告,其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因原告投保时间2016年10月20日与原告入被告公司时间系同一天,被告公司对原告开始考核时间为2016年11月1日,故关于被告辩称原告系其公司员工的理由,本院不予支持。被告辩称其公司在2017年11月21日将保费退还原告,其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在知道有解除事由之日起30日内行驶了合同约定的解除权,故对被告国寿河南省分公司的辩解理由,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第九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条、第十条、第十二条、第十四条、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中国人民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省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孟国珍保险金1000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300元,由被告中国人民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省分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同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河南省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曹建丹

二〇一八年七月十三日
书记员  周晓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