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谢伟斌、周达师寻衅滋事一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2-05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汕头市龙湖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0507刑初559号
公诉机关广东省汕头市龙湖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谢伟斌(绰号“阿屎”),男,1993年9月10日出生,汉族,广东省汕头市人,初中文化程度,无业,住广东省汕头市龙湖区。因犯寻衅滋事罪和交通肇事罪于2013年10月28日被本院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刑期计至2014年11月21日。因本案于2016年2月25日被羁押,同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日被逮捕。
被告人周达师(绰号“柴龚”),男,1990年3月26日出生,汉族,福建省平和县人,小学文化程度,务工人员,住广东省汕头市龙湖区。因犯寻衅滋事罪于2012年5月8日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2013年3月24日刑满释放。因本案于2016年2月25日被羁押,同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日被逮捕。
广东省汕头市龙湖区人民检察院以汕龙检诉刑诉(2016)44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谢伟斌、周达师犯寻衅滋事罪,于2016年10月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广东省汕头市龙湖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员许美良、被告人谢伟斌、周达师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经审理查明:
被告人谢伟斌与被害人谢某4(外号“吃毛”)因有矛盾而多次发生口角。为此,被告人谢伟斌事先准备一把自制带转轮的仿来福枪及多根棒球棒藏匿于其驾驶的黑色广州本田小轿车内,伺机报复被害人谢某4。2016年1月24日晚,被告人谢伟斌驾驶一辆黑色广州本田小轿车窜至汕头市龙湖区新溪镇六份村金鸿公路“木强羊肉店”旁一汽修店时,发现被害人谢某4所驾驶的车辆停放在该处。被告人谢伟斌随即纠集被告人周达师及同案人谢少伟(另案处理),由被告人周达师驾驶上述黑色广州本田小轿车,被告人谢伟斌持上述仿来福枪支坐在副驾驶室,同案人谢少伟则坐在后排座,一起窜至上述汽修店准备殴打被害人谢某4。当被害人谢某4发现被告人谢伟斌的小轿车到达该处时,立即驾驶其黑色广州本田小轿车,以倒车的方式连续撞击被告人周达师所驾驶的小轿车。被告人谢伟斌准备下车时发现副驾驶室门无法开启,遂向被害人谢某4的小轿车开枪,子弹击穿该车后排左侧车窗并击中被害人谢某4的头颈部致其受伤。随后,被告人谢伟斌、周达师及同案人谢少伟驾车逃离现场。案后,被告人谢伟斌将涉案枪支交由同案人谢书彦(另案处理)保管。
2016年2月25日,被告人谢伟斌、周达师被公安机关抓获;同年3月9日,公安机关在汕头市龙湖区新溪镇八合村中心路南一巷5号老厝大厅内一隔板内缴获上述枪支;同月15日,同案人谢少伟到公安机关投案。
经汕头市龙湖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被害人谢某4被火器射击致左耳后、左后枕部深部软组织异物存留,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经汕头市物价局价格鉴定中心鉴定:被害人谢某4驾驶的本田小汽车损毁价格为人民币861元;经汕头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缴获的枪支是以火药为动力发射金属弹丸的自制仿12号猎枪,能正常发射,具备枪支性能。
上述事实,被告人谢伟斌、周达师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同案人谢少伟的供述及辩解、被害人谢某4的陈述及辨认、证人谢某1、谢某2、谢某3的证言及辨认、司法鉴定中心枪支、弹药鉴定书、法庭科学DNA检验报告、法医学活体检验鉴定书、物价部门价格鉴定结论书、公安机关现场勘验笔录、勘查现场平面示意图及现场、涉案车辆被枪击、缴获枪支的拍照、扣押物品清单、户籍材料、抓获经过、法院刑事判决书、看守所刑满释放证明书、被告人谢伟斌、周达师的供述及辨认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谢伟斌、周达师因日常生活中的偶发矛盾纠纷,结伙借故生非,随意持枪向他人击射,致一人轻伤,破坏社会秩序,情节恶劣,其行为均已触犯刑律,构成寻衅滋事罪;被告人谢伟斌还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以火药为动力发射枪弹的非军用枪支1支,其行为亦已触犯刑律,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对被告人谢伟斌依法应予数罪并罚。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谢伟斌犯寻衅滋事罪和非法持有枪支罪、被告人周达师犯寻衅滋事罪的罪名成立。被告人谢伟斌在寻衅滋事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依法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寻衅滋事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周达师在寻衅滋事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处罚。鉴于被告人谢伟斌、周达师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刑罚执行完毕以后,在五年内故意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依法均应当从重处罚;其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当庭自愿认罪,依法均可以从轻处罚。
综上,本院根据被告人谢伟斌、周达师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悔罪表现及其行为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对被告人谢伟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二条第(一)项、第(四)项、《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审理非法制造、买卖、运输枪支、弹药、爆炸物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第一款第(二)项、第八条第二款的规定,对被告人周达师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二条第(一)项、第(四)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谢伟斌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总和刑期有期徒刑三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九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十五日,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2月25日起至2018年11月24日止。)
二、被告人周达师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十五日,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2月25日起至2017年2月24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东省汕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审 判 长 陈 希
代理审判员 纪 冰
人民陪审员 林经荣

二〇一六年十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郑志鹏
附件
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第二十六条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三人以上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的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是犯罪集团。
对组织、领导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
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第二十七条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六十五条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但是过失犯罪和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的除外。
前款规定的期限,对于被假释的犯罪分子,从假释期满之日起计算。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六十九条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数罪中有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其中附加刑种类相同的,合并执行,种类不同的,分别执行。
第一百二十八条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依法配备公务用枪的人员,非法出租、出借枪支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依法配置枪支的人员,非法出租、出借枪支,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单位犯第二款、第三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第二百九十三条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二)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
(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行为人为寻求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等,无事生非,实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的行为的,应当认定为“寻衅滋事”。
行为人因日常生活中的偶发矛盾纠纷,借故生非,实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的行为的,应当认定为“寻衅滋事”,但矛盾系由被害人故意引发或者被害人对矛盾激化负有主要责任的除外。
行为人因婚恋、家庭、邻里、债务等纠纷,实施殴打、辱骂、恐吓他人或者损毁、占用他人财物等行为的,一般不认定为“寻衅滋事”,但经有关部门批评制止或者处理处罚后,继续实施前列行为,破坏社会秩序的除外。
第二条随意殴打他人,破坏社会秩序,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情节恶劣”:
(一)致一人以上轻伤或者二人以上轻微伤的;
(二)引起他人精神失常、自杀等严重后果的;
(三)多次随意殴打他人的;
(四)持凶器随意殴打他人的;
(五)随意殴打精神病人、残疾人、流浪乞讨人员、老年人、孕妇、未成年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
(六)在公共场所随意殴打他人,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七)其他情节恶劣的情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制造、买卖、运输枪支、弹药、爆炸物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条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以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定罪处罚:
(一)非法持有、私藏军用枪支一支的;
(二)非法持有、私藏以火药为动力发射枪弹的非军用枪支一支或者以压缩气体等为动力的其他非军用枪支二支以上的;
(三)非法持有、私藏军用子弹二十发以上,气枪铅弹一千发以上或者其他非军用子弹二百发以上的;
(四)非法持有、私藏手榴弹一枚以上的;
(五)非法持有、私藏的弹药造成人员伤亡、财产损失的。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非法持有、私藏军用枪支二支以上的;
(二)非法持有、私藏以火药为动力发射枪弹的非军用枪支二支以上或者以压缩气体等为动力的其他非军用枪支五支以上的;
(三)非法持有、私藏军用子弹一百发以上,气枪铅弹五千发以上或者其他非军用子弹一千发以上的;
(四)非法持有、私藏手榴弹三枚以上的;
(五)达到本条第一款规定的最低数量标准,并具有造成严重后果等其他恶劣情节的。
第八条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的“非法储存”,是指明知是他人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的枪支、弹药而为其存放的行为,或者非法存放爆炸物的行为。
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的“非法持有”,是指不符合配备、配置枪支、弹药条件的人员,违反枪支管理法律、法规的规定,擅自持有枪支、弹药的行为。
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的“私藏”,是指依法配备、配置枪支、弹药的人员,在配备、配置枪支、弹药的条件消除后,违反枪支管理法律、法规的规定,私自藏匿所配备、配置的枪支、弹药且拒不交出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