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原告湖南立信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立信担保)因与被告湖南阳光客运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光客运)、湖南阳光天沐足浴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沐足浴)、何力、袁国平、刘亮、李勇奇、汪易娇发生追偿权纠纷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0-2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芙民初字第1676号
原告湖南立信融资担保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许新德。
委托代理人欧阳斌。
委托代理人祝梦君。
被告湖南阳光客运发展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何力。
被告湖南阳光天沐足浴服务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熊淑清。
委托代理人胡卓毅。
被告何力。
被告李勇奇。
被告汪易娇。
被告袁国平。
被告刘亮。
原告湖南立信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立信担保)因与被告湖南阳光客运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光客运)、湖南阳光天沐足浴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沐足浴)、何力、袁国平、刘亮、李勇奇、汪易娇发生追偿权纠纷,于2015年4月10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组成由审判员卿琳担任审判长,人民陪审员彭振兴、湛帅参加评议的合议庭,于2015年10月16日、2016年1月14日两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童柳莎担任庭审记录。原告立信担保的委托代理人欧阳斌、祝梦君,被告天沐足浴的委托代理人胡卓毅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阳光客运、何力、袁国平、刘亮、李勇奇、汪易娇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立信担保诉称:阳光客运因经营需要,拟向长沙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星城支行(以下简称长沙银行)申请借款,委托立信担保向长沙银行提供连带保证责任担保。2014年6月16日,阳光客运与立信担保签署了《委托担保协议》,约定阳光客运委托立信担保的主债权范围为立信担保与债权人签订的《保证合同》中约定的义务。担保标的为380万元,担保期限为12个月,阳光客运向立信担保提供相应的反担保措施,《委托担保协议》约定若因阳光客运原因导致立信担保履行担保义务而向长沙银行代偿借款的,立信担保可直接从阳光客运提供的反担保财产中追偿取得垫款和违约金(违约金按承包金额的15%计算)以及利息。同日,立信担保与阳光客运就《委托担保协议》签订了《补偿协议》,约定阳光客运向立信担保提供57万元(担保金额的15%)的保证金作为预期违约的风险保证金。同日,阳光客运与立信担保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反担保合同》,约定阳光客运向立信担保提供评估价580万元的车辆及房产作为最高额抵押反担保,并办妥了相应的抵押登记。同日,天沐足浴与立信担保签订了《反担保保证合同》,约定天沐足浴以其名下所有的资产及其对外拥有的所有债权向立信担保提供反担保,并对天沐足浴的偿还义务承担连带责任。天沐足浴、何力、袁国平、刘亮、李勇奇、汪易娇分别或共同与立信担保签订了《反担保保证合同》,为阳光客运的贷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2014年6月23日,阳光客运与长沙银行签订了《人民币借款合同》,长沙银行向阳光客运提供380万元的借款,借款期限为12个月,借款利率为7‰/月。借款发放后的前6个月,阳光客运按期偿还了利息,自2015年2月起阳光客运停止向长沙银行偿还利息。长沙银行于2015年3月9日向立信担保出具了《关于履行保证责任的函》,当日,立信担保向长沙银行出具了若阳光客运不能履行还款义务将无条件代偿380万元本金及利息的《承诺书》。2015年3月31日,长沙银行宣布贷款提前到期并提前收回。2015年4月8日,立信担保与长沙银行签订了《代偿协议》,《代偿协议》签订当日,立信担保代阳光客运向长沙银行偿还本金200万元及利息,余额将在《代偿协议》签订后一个月内一次性付清。立信担保委托专业律师代理其向法院提起诉讼并签订了相应的《委托代理合同》,立信担保为此支付了律师代理费10万元。故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令:1、阳光客运支付保证责任代偿本金200万元、利息40943.08元(该利息计算至201年4月7日)、违约金57万元以及实现债权的律师费用10万元;2、立信担保对阳光客运抵押的车辆在上述债务范围内优先受偿;3、天沐足浴、何力、袁国平、刘亮、李勇奇、汪易娇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在本案诉讼过程中,立信担保向本院申请变更第一项诉讼请求为:阳光客运支付立信担保履行保证责任而代偿的借款本金380万元、利息5.802122万元,并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相应的资金占用损失(其中204.094308万元自2015年4月8日起计算,181.707814万元自2015年5月8日起计算,均计算至阳光客运实际付清代偿款项之日)、违约金57万元(由阳光客运支付给立信担保的预期违约风险保证金直接转化和抵扣)以及立信担保为实现债权的律师费10万元。
被告天沐足浴辩称:第一、对是否构成借款行为不知情;第二、天沐足浴没有和立信担保签订反担保合同,立信担保也认可与天沐足浴没有签订《反担保保证合同》;第三、《反担保保证合同》的公章和字迹天沐足浴已经申请法院进行鉴定,所以公章是否是伪造,还有字迹的真实性均存有异议,天沐足浴的法人代表没有与立信担保谈论《反担保保证合同》,也没有签订类似的文书。
被告阳光客运、何力、袁国平、刘亮、李勇奇、汪易娇在答辩及举证期限内,既未作答辩,也未举证,本院视其放弃答辩及举证、质证的诉讼权利。
经审理查明:2014年6月16日,阳光客运与立信担保签署了《委托担保协议》,约定阳光客运委托立信担保为其在长沙银行的贷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范围为立信担保与债权人签订的《保证合同》中约定的诸义务。担保金额为380万元,担保期限为12个月。同时约定若因阳光客运原因导致立信担保代偿借款的,立信担保可直接从阳光客运提供的反担保财产中追偿取得垫款和违约金(违约金按承包金额的15%计算)以及利息(利息以代偿金额为基数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同日,立信担保与阳光客运签订《补偿协议》,约定阳光客运向立信担保提供57万元(担保金额的15%)的保证金作为预期违约的风险保证金。2014年6月19日,立信担保出具《收据》,证明收到阳光客运风险保证金57万元。
同日,阳光客运与立信担保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反担保合同》,约定阳光客运向立信担保提供车牌号为湘A546**、湘A546**、湘A546**、湘A546**、湘A546**、湘A546**、湘A546**、湘A546**、湘A546**、湘A547**等十辆评估价为580万元的车辆以及阳光客运名下位于万家丽北路二段338号金鹰汇大厦601、602、603、604、605、606、607、608、609、610、611、612、613、614、615、616、617、618、619、620、621、622、623、301、302、303、304、305、306、307、308、309、310、311、312、313、314、315、316、317、318、319、320、321、322、323,产权证号分别为开福字第714018157、714018342、714018340、714018339、714018338、714018337、714018334、714018332、714018329、714018325、714018324、714018315、714018314、714018313、714018311、714018309、714018305、714018303、714018302、714018301、714018300、714018299、714018298、714051739、714051757、714051775、714051788、714051795、714051801、714051804、714051808、714051813、714051815、714051831、714051839、714051844、714051849、714051852、714051853、714051854、714051855、714051856、714051857、714051858、714051859、714051860的46套房产作为最高额抵押反担保。上述抵押车辆办理了相应的抵押登记,抵押权人均为立信担保,但是合同约定的抵押房产并未办理抵押登记。同日,天沐足浴与立信担保签订了《反担保保证合同》,约定天沐足浴以其名下所有的资产及其对外拥有的所有债权向立信担保提供反担保,并对阳光客运的偿还义务承担连带责任。2014年6月16日或6月17日,何力、袁国平、刘亮、李勇奇、汪易娇分别或共同与立信担保签订了《反担保保证合同》,为阳光客运的贷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2014年6月23日,阳光客运与长沙银行签订了《人民币借款合同》并提交《借款借据》,长沙银行向阳光客运提供380万元的借款,借款期限为12个月,借款利率为7‰/月。2015年3月9日,长沙银行向立信担保发出《关于履行保证责任的函》。当日,立信担保向长沙银行出具《承诺书》,承诺若阳光客运不能履行还款义务将无条件代偿380万元本金及利息。2015年3月31日,长沙银行向阳光客运发出《借款提前到期通知书》,宣布阳光客运的380万元借款提前至2015年3月31日到期,长沙银行提前收回全部贷款本金380万元及利息24826.67元(利息暂计算至2015年3月20日)。同日,长沙银行向立信担保发出《提前代偿借款通知书》,要求立信担保在接到通知之日起三日内提前代偿阳光客运的借款本金380万元及利息24826.67元(利息暂计算至2015年3月20日)。2015年4月8日,立信担保与长沙银行签订了《代偿协议》,立信担保代阳光客运向长沙银行分别偿还633460元、1407483.08元、1817078.14元,共计3858021.22元,其中633460元为缴存在长沙银行的保证金。2015年3月26日,立信担保与湖南湘军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代理合同》,委托其代理本案诉讼,律师代理费为10万元。
以上事实,有《委托担保协议书》、《补充协议》、《收据》、《最高额抵押反担保合同》两份、《反担保保证合同》三份、《人民币借款合同》、《借款借据》、《关于履行保证责任的函》、《承诺书》、《借款提前到期通知书》、《提前代偿借款通知书》、《代偿协议》、进账单及当事人的陈述等证据证明,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阳光客运与立信担保签订的《委托担保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真实、合法、有效,双方应当诚实、全面履行。《委托担保协议》签订后,阳光客运在长沙银行履行借款义务后未依约及时足额偿还贷款本息,且其在立信担保依据《委托担保协议》的约定,于2015年4月8日至2015年5月8日间代其向长沙银行偿还借款本息3858021.22元后,亦未按照约定向立信担保履行还款义务,已构成违约,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故对立信担保要求阳光客运偿还其代偿的借款本金380万元及利息58021.22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依法予以支持。立信担保要求阳光客运支付以代偿本息为基数,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的资金占用损失(其中204.094308万元自2015年4月8日起,181.707814万元自2015年5月8日起,均计算至阳光客运实际付清代偿款项之日)的诉讼请求,符合双方约定,本院依法予以支持。立信担保要求阳光客运支付违约金57万元(由阳光客运支付给立信担保的预期违约风险保证金直接转化和抵扣)以及承担立信担保为实现债权的律师费10万元的诉讼请求,均为双方在《委托担保协议》中约定的内容,且本案立信担保付出的律师费较为符合《湖南省律师收费管理实施办法》的规定,故本院依法予以支持。阳光客运提供车牌号为湘A546**、湘A546**、湘A546**、湘A546**、湘A546**、湘A546**、湘A546**、湘A546**、湘A546**、湘A547**等十辆车辆作为反担保并办理了抵押登记,故对立信担保要求对上述十台车辆在上述债权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的诉讼请求,本院依法予以支持。天沐足浴、何力、袁国平、刘亮、李勇奇、汪易娇均与立信担保签订了《反担保保证合同》,约定对阳光客运的上述债权提供连带责任反担保,故对立信担保要求天沐足浴、何力、袁国平、刘亮、李勇奇、汪易娇对阳光客运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依法予以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二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湖南阳光客运发展有限公司向原告湖南立信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支付其已代偿的借款本金380万元及利息58021.22元,并以代偿本息为基数,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的资金占用损失(其中204.094308万元自2015年4月8日起,181.707814万元自2015年5月8日起,均计算至被告湖南阳光客运发展有限公司实际付清代偿款项之日);
二、被告湖南阳光客运发展有限公司向原告湖南立信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支付违约金57万元(由被告湖南阳光客运发展有限公司支付给原告湖南立信融资担保有限公司的预期违约风险保证金直接转化和抵扣);
三、被告湖南阳光客运发展有限公司承担原告湖南立信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为实现本案债权所支付的律师费10万元;
四、原告湖南立信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对被告湖南阳光客运发展有限公司提供抵押的车牌号为湘A546**、湘A546**、湘A546**、湘A546**、湘A546**、湘A546**、湘A546**、湘A546**、湘A546**、湘A547**等十辆车辆在上述债权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
五、被告湖南阳光天沐足浴服务有限公司、何力、袁国平、刘亮、李勇奇、汪易娇对被告湖南阳光客运发展有限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本判决所确定之义务,限被告湖南阳光客运发展有限公司、湖南阳光天沐足浴服务有限公司、何力、袁国平、刘亮、李勇奇、汪易娇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28488元,保全费5000元,共计33488元,由被告湖南阳光客运发展有限公司、湖南阳光天沐足浴服务有限公司、何力、袁国平、刘亮、李勇奇、汪易娇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通过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卿 琳
人民陪审员  彭振兴
人民陪审员  湛 帅

二〇一六年一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童柳莎
附:判决书引用法律条文原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
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
第十八条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人与债务人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为连带责任保证。
连带责任保证的债务人在主合同规定的债务履行期届满没有履行债务的,债权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
第二十一条保证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债权及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实现债权的费用。保证合同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