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潘克明与瑞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行政确认一审行政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5-12-2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浙江省瑞安市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5)温瑞行初字第87号
原告潘克明。
委托代理人张世良,系原告同事。
被告瑞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法定代表人王永旺。
委托代理人余心海,浙江玉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顾成业。
原告潘克明诉被告瑞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瑞安市人社局)、第三人顾成业工伤行政确认一案,本院于2015年8月1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9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潘克明及委托代理人张世良,被告瑞安市人社局的负责人黄大旺(副局长)、委托代理人余心海,第三人顾成业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瑞安市人社局于2014年11月10日作出瑞人社工认字(2014)190号工伤认定,核实:顾成业系瑞安市大卫鞋厂(经营者潘克明)雇工,从事普工工作。2013年9月13日上午11时许,顾成业在瑞安市大卫鞋厂下班步行回家,行至下沈线仙岩横坑村办公楼前地段时,被一辆无牌二轮电动车撞倒,造成右腿部受伤,后即被送往瑞安市人民医院治疗,诊断为右胫骨平台骨折、右膝半月板损伤。瑞安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顾成业不承担该次事故责任。瑞安市人社局认为,上述顾成业在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之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认定顾成业属于工伤。
原告潘克明起诉称,2010年起,原告潘克明自主经营一家小型鞋业加工厂。2014年10月,被告电话通知原告企业配合其调查顾成业工伤认定一案,原告企业工人及领导均积极予以配合,并制作了询问笔录及工人证言。2014年11月14日,被告以邮寄方式向原告企业寄发法律文书,信封载明内附材料为《瑞人社工认字(2014)-190号》,但原告企业实际收到的为《2014-5号工伤认定协助调查通知书》,原告接到通知后再次积极配合,并在被告出具的询问笔录上签字。2015年6月23日,原告突然接到瑞安市劳动争议仲裁委的电话,通知原告领取开庭通知书,原告随即咨询律师,才得知此前被告将《2014-5号工伤认定协助调查通知书》代替《瑞人社工认字(2014)190号工伤认定书》邮寄给原告,《瑞人社工认字(2014)190号工伤认定书》已认定顾成业为工伤。被告以上行为存在两种可能:一是被告误寄;二是被告明知被诉工伤认定不符合事实,为免除责任故意寄错。原告在积极配合被告调查后,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仍不符合事实,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故请求判令:1、依法撤销瑞安市人社局于2014年11月10日作出的瑞人社工认字(2014)190号工伤认定,重新作出不予认定为工伤的决定;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负担。
原告在举证期限内提供以下证据:1、身份证,证明原告身份情况;2、身份证,证明第三人身份情况;3、《2014-5号工伤认定协助调查通知书》,证明被告向原告发送的文书;4、照片,证明被告2014年11月14日向原告发送的确为《2014-5号工伤认定协助调查通知书》;5、电话清单,证明瑞安市劳动争议仲裁委通知原告领取开庭通知书;6、EMS国内特快专递邮件详情单,证明被告寄错法律文书;7、工人证言,证明本案的事实经过;8、《瑞人社工认字(2014)190号工伤认定书》,证明被诉工伤认定不符合客观事实;9、证人常某、余某出庭作证申请书,拟证明顾成业受伤时并非在原告公司上班。
被告瑞安市人社局辩称:一、原告应以个体工商户字号起诉,原告以自然人名义起诉不符合法律规定;二、原告实际已于2014年11月14日收到《瑞人社工认字(2014)190号工伤认定书》,现在起诉已超过起诉期限;三、第三人在下班途中遭受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的事实依据充分;四、被告在调查核实阶段已通知用人单位举证,因第三人自身原因离开瑞安无法配合调查,经第三人申请延长调查期限,在第三人自身原因消除后,被告依法作出被诉工伤认定,程序符合法律规定。综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起诉。
被告在法定举证期限内提供以下证据:1、《工伤认定申请表》;2、《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决定书》;3、《延期工伤认定报告》;证据1-3共同证明第三人顾成业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并申请延期认定;4、身份证、个体工商户登记基本信息,证明工伤认定程序中各当事人及证人的身份情况;5、顾成业、冷天星、殷术伟、潘克明调查笔录,证明被告调查事实,其中潘克明的第一份调查笔录制作时间为2014年10月13日,在笔录中潘克明明确承认已收到《2014-21号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及《2014-5号工伤认定协助调查通知书》;6、《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证明顾成业受到交通事故伤害的事实;7、病历资料,证明顾成业的受伤结果;8、《2014-21号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2014-5号工伤认定协助调查通知书》、《2014-49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及邮寄回执、送达照片,证明被告已通知原告协助调查及举证,被告第三次向原告送达举证通知书的原因系前两次通知书中的交通事故发生时间打字有误;9、暂住证、线路图,证明顾成业的下班路线;10、《证明》、书面意见,证明原告在工伤认定程序中提供的材料;11、《瑞人社工认字(2014)190号工伤认定书》;12、送达回证、邮寄回执;证据11、12共同证明被告作出被诉工伤认定并已送达。
第三人顾成业陈述称:我受伤时并未离职,而是下班去拿鞋包回家加工。
第三人顾成业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庭审中,各方当事人进行了举证、质证和辩论。原告认为,被告提供的证据1记录的顾成业的应聘时间与事实不符;证据2时间有修改,且受理时间超出法定期限;证据3与客观事实不符,顾成业一直生活在温州;证据4无异议;证据5顾成业的调查笔录部分内容陈述不真实,冷天星、殷术伟的调查笔录无异议,潘克明的调查笔录关于顾成业工作时间的陈述为农历,并非阳历,第一份调查笔录中涉及的《2014-21号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2014-5号工伤认定协助调查通知书》,因潘克明不懂法律文书的意义,将两者混淆;证据6仅属交通部门的认定,具体责任划分应由法院认定;证据7无异议;证据8中的三份材料,原告仅收到《2014-5号工伤认定协助调查通知书》;证据9暂住证形式不合法,应由电脑打印,线路图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证据10《证明》系原告在顾成业儿子的哀求下出具,与实际情况并不相符,请法庭调查核实;证据11、12,原告并未收到被告寄发的《瑞人社工认字(2014)190号工伤认定书》,故被告并未在法定期限内进行送达。被告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7不符合证据的形式要件,其他证据均无异议。第三人顾成业对原、被告提供的证据均表示无异议。经审查,本院认为:原告提供的1、2可以证明原告、第三人的身份情况,本院予以采信;证据3可以证明原告已收到《2014-5号工伤认定协助调查通知书》,本院予以采信;证据4、6拟证明的内容与本案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证据5跟本案没有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因本案不进入工伤认定案件的实质审查,证据7、8本院均不作认定,证人亦无需出庭作证,证人出庭作证申请本院不予准予。被告提供的证据1、2可以证明被告已于2014年6月16日受理了顾成业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本院予以采信;证据5中的潘克明在调查笔录(2014年10月13日)中的陈述,可以证明潘克明已在2014年10月13日之前收到《2014-21号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2014-5号工伤认定协助调查通知书》,对该份调查笔录,本院予以采信;证据8可以证明被告已于2014年7月1日将《2014-21号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邮寄给原瑞安市大卫鞋厂(经营者潘克明)、于2014年10月10日将《2014-5号工伤认定协助调查通知书》由原瑞安市大卫鞋厂的员工签收、于2014年10月30日将《2014-49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由潘克明签收,本院均予以采信;证据11可以证明被告于2014年11月10日作出被诉工伤认定,本院予以采信;证据12可以证明潘克明已于2014年11月14日签收被告邮寄的《瑞人社工认字(2014)190号工伤认定书》,本院予以采信;因本案不进入工伤认定案件的实质审查,对被告提供的其余证据,本院均不做认定。
经审理查明,原告潘克明系原个体工商户瑞安市大卫鞋厂的经营者。2014年6月16日,经第三人顾成业申请,被告瑞安市人社局受理了顾成业的工伤认定申请。2014年10月13日,被告瑞安市人社局向潘克明调查,潘克明在调查笔录中陈述已收到《2014-21号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2014-5号工伤认定协助调查通知书》等材料。2014年11月10日,被告经调查核实后,作出被诉瑞人社工认字(2014)190号工伤认定,认定第三人顾成业系瑞安市大卫鞋厂的雇工,其受伤构成工伤。2014年11月14日,被告瑞安市人社局将《瑞人社工认字(2014)190号工伤认定书》邮寄给瑞安市大卫鞋厂,由潘克明本人签收。
另查明:瑞安市大卫鞋厂于2011年6月22日成立,于2014年9月29日注销。
本院认为:潘克明系原个体工商户瑞安市大卫鞋厂的经营者,现该个体工商户已注销,涉及该个体工商户的权利义务由潘克明承继,故潘克明主体适格,有权提起本案诉讼。原《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在知道作出具体行政行为之日起三个月内提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被告作出被诉工伤认定后,已于2014年11月14日将《瑞人社工认字(2014)190号工伤认定书》邮寄给瑞安市大卫鞋厂,并由潘克明本人签收,《瑞人社工认字(2014)190号工伤认定书》已明确载明起诉期限等相关救济权利,故原告潘克明应在收到《瑞人社工认字(2014)190号工伤认定书》三个月内即2015年2月14日之前提起诉讼,至今起诉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原告未陈述正当理由。原告诉称2014年11月14日签收邮件中的材料为《2014-5号工伤认定协助调查通知书》,并非《瑞人社工认字(2014)190号工伤认定书》的意见,因被告已在EMS国内特快专递邮件详情单上明确注明内附材料为《瑞人社工认字(2014)-190号》,若原告签收后发现与实际收到的材料不一致,应及时向被告提出异议或保存证据,另潘克明在2014年10月13日的调查笔录中已明确陈述收到《2014-5号工伤认定协助调查通知书》,若潘克明2014年11月14日签收的邮件中所附的材料仍为《2014-5号工伤认定协助调查通知书》,原告处应存有两份《2014-5号工伤认定协助调查通知书》原件,但原告仅能向本院提供一份《2014-5号工伤认定协助调查通知书》原件,故原告的上述意见,没有提供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不予采信。综上,原告起诉应予以驳回。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潘克明的起诉。
本案案件受理费不收。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黄鸥翔
人民陪审员  李 明
人民陪审员  林 巧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李 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