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莘县申达物流有限公司与天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聊城中心支公司保险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5-14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2)聊东商初字第791号
原告莘县申达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莘县徐庄乡政府院内西侧。
法定代表人张成峰,经理。
委托代理人马居英,莘县莘宇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委托代理人宋来旺,公司副经理。
被告天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聊城中心支公司,住所地聊城东昌府区益民胡同9号。
法定代表人杜际平,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杨先旺,山东智祥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莘县申达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申达物流公司)诉被告天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聊城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天安保险聊城支公司)保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年5月2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被告之委托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1年9月,原告所有的鲁P×××××载货汽车在被告处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保险期限为2011年9月17日起至2012年9月16日止。2012年2月14日,胥广法驾驶该车辆在河南省郑州市中牟县223省道五里岗村北公路与吴好进发生交通事故,致使吴好进死亡,该事故经交警部门主持调解,最终达成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调解书,共赔偿死者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抢救费、处理此事故人员交通费、住宿费、自行车修理费、停车费、施救费等125000元,可原告向被告理赔时,被告仅同意支付93984.47元。原、被告之间保险合同关系成立并生效,被告理应按照合同约定及法律规定在保险限额内完全正确履行合同,被告行为违反合同约定及法律规定,特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决被告给付保险金16015.13元及利息,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我方对于原告主张损失已经按照保险条款的约定和法律规定根据原告提交的相关证据,在交强险分项限额范围内理赔完毕,对于商业险部分,因原告肇事司机在事故发生后肇事逃逸,故我公司不承担保险责任。原告和第三者自行达成的赔偿协议对保险公司没有约束力,最终赔偿给伤者的数额应由人民法院依法确认,其自行多支付的部分不应予以支持,要求支付利息没有依据。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求。
诉讼中原告提交了以下证据或主张:
提交保险单一份。拟证明原告的鲁P568号中型普通货车已在被告处投保,原、被告存在保险关系。
提交郑州市中牟大队对道路事故认定书复印件一份,拟证明原告投保的车辆在中牟县发生交通事故的原因。
提交当时在中牟县交警大队提交的具体赔偿项目清单及依据,拟证明受害者所赔偿的数额是符合法律依据的。
提交中牟县交警大队调解书复印件一份。拟证明原告赔偿死者吴好进的事实。
提交保险公司的理赔清单复印件一份。拟证明被告仅理赔原告93984.47元,该保险单赔偿数额明显低于其责任险数额。
诉讼中被告未提交证据。
通过对以上证据的审查、质证、结合当事人陈述,本院确认如下事实:2011年9月13日,被保险人莘县申达物流有限公司与天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聊城中心支公司就鲁P×××××载货汽车,签订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保险期间为2011年9月17日至2012年9月16日。责任限额: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胥广法系莘县申达物流有限公司员工。郑州市中牟大队牟公交认字(2012)第0004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2012年2月14日,胥广法驾驶鲁P×××××号中型普通货车,沿223省道由南向北行驶至中牟县五里岗村路口时,与吴好进骑自行车由路东向路西过路时发生事故,造成自行车损坏,吴好进死亡。事故形成原因分析:此事故系因胥广法驾驶机动车违反道路通行规定而造成的,且发生事故后驾车逃逸。”2012年3月2日,中牟县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调解书》,该调解书中胥广法一次性赔偿吴好进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抢救费、处理此事故人员交通费、住宿费、自行车损坏修理费、停车费、施救费等一切由此事故造成的一切损失费用共计壹拾贰万伍仟元整(125000元)。2012年3月2日,吴好进之子吴金强写有收到条一份:“今收到胥广法一次性赔偿吴好进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抢救费、处理此次事故交通费、住宿费、自行车损坏修理费、停车费、施救费等由此事故造成的一切损失共计壹拾贰万伍仟元整。”后原告方向被告方索赔,被告理赔原告93984.47元。2012年6月3日,胥广法出具证明一份证明:“2012年2月14日10时40分,我在郑州市中牟县与吴好进发生交通事故,致吴好进死亡。我随即被关押在了看守所,莘县申达物流有限公司考虑到我的责任问题,积极与吴好进协商,以我的名义共给付了吴好进方赔偿赔偿款125000元。证明人胥广法。”被告方对胥广法出具的证明不予认可,认为其应当出庭作证。
原告主张吴好进具体赔偿项目清单及依据:死亡赔偿金90974元(18194.80元×5年),丧葬费15151.5(30303元/年÷2),办理丧葬事宜人员误工费1755.6元(3人×7天×83.6元/天),办理丧葬事宜人员交通费1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以上赔偿共计138881.1元。被告方主张对中牟县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调解书》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胥广法赔偿给伤者吴好进各项没有具体数额及计算标准,我方已赔付93984.47元;其死亡赔偿金应按照2010年度城镇居民收入15930.26元/年赔偿五年,应为79651.3元;丧葬费用为参照2010年在岗职工工资计算六个月为6839.25元;办理丧葬人员误工天数应计算五天而不是计算七天;办理丧葬人员的交通费1000元没有相关证据不予认可;精神抚慰金30000元,保险公司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根据原告方提交的保险单、中牟县大队调解书复印件、胥广法出具的证明,可以认定胥广法驾驶鲁P×××××号中型普通货车与与吴好进骑自行车发生事故致使其死亡,莘县申达物流公司以胥广法名义赔偿吴好进方125000元的赔偿事实。被告天安保险聊城支公司已赔付原告莘县申达物流有限公司93984.47元。
吴好进合理损失应为:死亡赔偿金90974(18194.80元×5年);丧葬费9097.4元(18194.80/年÷2);办理丧葬事宜人员误工费498.48元(2人×5天×18194.80元/365天)。办理丧葬事宜人员交通费,原告方虽未提交相关证据,但考虑应为其实际支出之费用,本院酌情认定为400元。根据《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关于当前民事审判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三十条规定:“……侵害自然人生命权,死亡赔偿金参照在5000元-10万元。……”因此原告对吴好进调解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并不违反《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关于当前民事审判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且已实际赔付,本院依法予以支持。
综上,原告吴好进的合理损失有:90974(18194.80元×5年);丧葬费9097.4元(18194.80/年÷2);办理丧葬事宜人员误工费498.48元(2人×5天×18194.80元/365天)办理丧葬事宜人员交通费4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以上共计损失为130969.88元。因此原告方经中牟县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调解,对吴好进死亡赔偿共计125000元并未超过原告吴好进的合理损失,本院依法予以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四条规定:“保险合同成立后,投保人按照约定交付保险费,保险人按照约定的时间开始承担保险责任。”原告莘县申达物流公司与被告天安保险聊城支公司在保险合同中约定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被告仅赔偿给原告93984.47元,尚有16015.53元未向原告支付,被告应按照保险合同约定在保险限额内全面履行合同,原告诉求被告支付保险金16015.13元,本院依法依法予以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二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在履行义务或者采取补救措施后,对方还有其他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因此原告要求被告赔偿保险金16015.53元利息损失,本院依法予以保护,利息自2012年5月21日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至判决确定还款之日止。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二条、一百一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天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聊城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十日内向原告莘县申达物流有限公司支付保险金16015.53元及利息损失(利息损失自2012年5月21日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至判决确定还款之日止)。
案件受理费200元由被告天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聊城中心支公司承担(原告已预交,不再退还,执行时一并由被告支付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收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宋义军
审判员  向国秀
审判员  史亚鹏

二〇一三年十月十七日
书记员  肖 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