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韦广同、高武与杨林合伙协议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1-26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苏0982民初1155号
原告:韦广同,男,汉族,1953年1月14日生,住盐城市大丰区。
原告:高武,男,汉族,1966年12月16日生,住盐城市大丰区。
两名原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束宝芳,盐城市大丰区斗龙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杨林,女,汉族,1966年9月16日生,住盐城市滨海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曹刚(系被告杨林之子),男,1988年12月22日出生,汉族,住盐城市滨海县。
原告韦广同、高武与被告杨林合伙协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2月2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韦广同、高武及其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束宝芳,被告杨林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曹刚到庭参加第一次庭审诉讼。原告韦广同、高武及其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束宝芳到庭参加第二次、第三次庭审。被告杨林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第二次、第三次庭审,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韦广同、高武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给付原告13万元,逾期付款违约金1万元,同时承担13万元自2016年1月1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2、被告给付原告2017年度的承包金8万元;3、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08年7月15日起,原、被告在斗龙港合伙建筑海边码头。后因市场发展需要,三合伙人于2014年9月11日讨论决定轮流内部承包码头。2015年1月1日起至2016年12月31日期间由被告杨林承包,承包费为14万元/年,付款时间为每年的1月1日先交6.5万元,余款在5月20日前付清。被告承包期间,仅向原告缴纳了8万元,余款13万元未付并继续占用码头至今。请求判如诉请。
被告杨林辩称,1、2011年起我开始承包案涉码头,码头的收入由承包人享有。但在我承包期间,原告私自收取小码头的租金,并向小码头的承租人(老李)出具了收条。承包合同约定码头由我支配,但原告却将小码头交由他人经营;2、承包期间,因码头亏损,无力支付承包金,我就向原告出具了借条。我现在要求分码头,原告给我钱,我将码头的股份给原告;3、承包码头期间,原告当时说只要在码头上有股份就享有码头上房屋的居住权,但我居住期间发生断水断电。我目前未占用案涉码头,更未生产。请求法院查明事实依法处理。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根据当事人的当庭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08年7月15日,韦广同、高武与案外人曹林栋(系被告杨林配偶)签订《关于联合投资码头设施的协议书》一份,内容载明:”第二条、由韦广同审批斗龙港出海口设施用地3.77公顷,使用期15年,以此确定法定代表人,15年到期后如获批准延期使用,仍由原投资人共同使用;第三条、码头工程总投资结算时间为2008年7月15日结算后续建维修一律纳入当年费用;第四条、关于股权确认及经营决策,按总投资比例为韦广同50%、曹林栋25%、高武25%,在经营决策上韦广同享有51%的表决权;第六条、在财务上原则上不设会计,根据小段经营明确记账人,当年收支由谁经手谁记账,年终一次汇总结算,按股份比例自负盈亏……”。
2011年11月29日,韦广同、高武、杨林共同签订了《关于码头股权变更的会办纪要》,内容载明:”斗龙港下游码头原由韦广同、高武、曹林栋三人合股投资,现因曹林栋车祸亡故,作为曹林栋妻子杨林为第一法定继承人,经股东会议讨论一致,同意将曹林栋25%的股权由杨林继承。股权变更确认后,码头的经营利润及原债权债务一切由杨林负责。以上纪要由三人签字后生效”。同日,原、被告就下年由杨林经营承包,韦广同、高武不参加经营事项形成会办纪要,内容为:”一、承包时间从2012年1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二、承包费每年贰拾贰万元整,交钱时间为每年元月一日前交壹拾壹万伍仟元整,余款到五月三十日前必须交清……”。该承包期间届满后,原、被告一致确认继续由杨林承包经营。
2014年9月11日,韦广同、高武、杨林就码头下一轮发包召开会议,经讨论一致决定如下:”一、由于海况行情逐年差,无法进行长期预测,所以在承包金每年壹拾肆万元不变的基础上,由股东内部进行短期轮包。第一轮承包由原承包人杨林承包,时间自2015年1月1日起至2016年12月31日止。第二轮由高武承包,第三轮由韦广同承包。承包时间依次推算;二、由于是内部轮包,所以承包金额每年壹拾肆万元,不增不减,交钱时间为每年承包金必须在1月1日前先交陆万伍仟元,余款在5月20日前交清;三、码头上的收入部分为所有大网船只,海蜇生产以整个码头收至5万斤(不含小闸口,5万斤以上部分全体股东共享利润),鱼塘租金贰万元,加油站利润分成部分,小闸口码头,商店,塔吊收费、外来船只临时收费;四、码头上的支出部分为承包人承担不确定的费用增减,海域使用金,水利占用费,税费及应酬;五、码头发包的违约责任及其他事项为码头上的一切设施以现状为准,承包期间如需改造、扩建或变更设施都必须有股东会的书面批准方可。承包结束后要确保现有设施完好无损,承包人如不能按时交纳承包金,需承担超期部分的银行贷款利息并另加壹万元罚款……”。
被告杨林在2015年至2016年承包经营期间仅向原告支付承包费用8万元,剩余13万元及2017年杨林承包期间的部分费用,被告杨林于2017年2月13日向原告出具借条一份,内容为:”今借高武现金人民币壹拾玖万伍仟元整(还款时间拾天),今借人杨林,2017.2.13”。2017年2月14日,原、被告经协商就2015年至2016年,被告杨林承包期间的承包费用13万元签订还款协议书一份,内容为:”因2014年9月11日三方签订的股东会议纪要,杨林在承包期内结欠韦广同、高武13万元,经协商达成如下协议。一、杨林在2017年8月31日前还款3万元,2018年8月31日前还款3万元,2019年8月31日前还款3万元,2020年8月31日前还款4万元。二、杨林必须按照协议约定履行,如不按协议,韦广同、高武有权就未还清部分全部提起诉讼,到时引起的诉讼费、代理费、交通费由杨林承担”。同日,被告又向原告出具了13万元的欠条一份。原告向被告索款未果,遂于2017年2月23日向本院提起诉讼。
另查,2006年12月5日、2008年5月8日,原大丰市滩涂与海洋渔业局就3.77公顷用海面积以及2.96公顷的高涂养殖用海面积向韦广同颁发了海域使用权证书。2008年9月9日,原大丰市水利局向高武颁发了河道工程占用证,同意高武在大丰闸河下游占用河道堤防及管理范围新建码头、房屋,占用面积6619平方米,有效期间自2013年9月9日至2018年9月9日。
又查,原告韦广同、高武自认2017年其向小码头的承租人老李收取了25000元的租赁费。2017年6月9日,本院就案涉码头的现状进行勘验,经现场勘验及调查了解,案涉码头仍由被告杨林使用。
本院认为,合法的合伙关系受法律保护。本案中,韦广同、高武、曹林栋存在合法的合伙关系,在曹林栋去世后,被告杨林作为曹林栋的配偶经合伙组织一致同意由被告杨林继承曹林栋在合伙组织内的合伙份额且事后韦广同、高武、杨林三人于2014年9月11日签署协议就码头发包等事项进行约定,明确了”2015年1月1日起至2016年12月31日止由被告杨林承包,承包金由被告杨林缴纳”,但被告杨林未能按约缴纳承包金且在2017年2月13日、2017年2月14日向原告出具借条、欠条对欠付承包金的具体数额予以确认,故对原告主张的要求被告支付承包金13万元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双方间的会议纪要约定”承包人如不能按时交纳承包金,需承担超期部分的银行贷款利息并另加壹万元罚款”,该约定系双方对于违约责任的约定且约定内容并不违反法律规定,故对原告主张的要求被告支付违约金1万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因被告向原告出具的13万元借条中未约定还款期限,故对原告主张的利息请求,应自2017年2月23日(起诉之日)起计算。根据原、被告2014年9月11日会办纪要的约定案涉码头应当自2017年1月1日起交付高武承包,但被告杨林未移交,仍继续使用至今,截至2017年6月9日占用期间的租金为61369.6元(140000÷365×160),并承担自2017年6月10日起至实际交付案涉码头之日止(截至2017年12月31日)按383.56元/天计算的占用使用费。如被告杨林在2017年12月31日前未能将案涉码头交由原告韦广同、高武,则被告应向原告支付案涉码头的租金80000元(140000-35000-25000)。关于2018年之后的码头使用费的问题,因原告未主张,本院不予理涉。关于被告杨林提出的”要求分码头,并将码头股份给原告”的辩解意见,因与本案非同一法律关系,本案不予理涉。被告杨林关于”未占用案涉码头”的辩称,与本院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被告杨林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应诉,视为对其权利的放弃,由此可能产生对其不利的法律后果应由其自行承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四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杨林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给付原告韦广同、高武130000元、违约金10000元,同时承担130000元自2017年2月23日起实际履行之日止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
二、被告杨林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给付原告韦广同、高武61369.6元(自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6月9日),并承担383.56元/天自2017年6月10日起至实际交付码头之日止(计算至2017年12月31日,以不超过80000元为限)的使用费。
三、驳回原告韦广同、高武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100元,由被告杨林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有关规定,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
审 判 长 徐 辉
代理审判员 王 涛
人民陪审员 吴广龙

二〇一七年十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李 玲
附录法律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十条当事人订立合同,有书面形式、口头形式和其他形式。
法律、行政法规规定采用书面形式的,应当采用书面形式。当事人约定采用书面形式的,应当采用书面形式。
第四十四条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
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生效的,依照其规定。
第六十条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
第四十七条全体合伙人对合伙经营的亏损额,对外应当负连带责任;对内则应按照协议约定的债务承担比例或者出资比例分担;协议未规定债务承担比例或者出资比例的,可以按照约定的或者实际的盈余分配比例承担。但是对造成合伙经营亏损有过错的合伙人,应当根据其过错程序相应的多承担责任。
3、《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