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冯庆成、云南宏源电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1-1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云34民终4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冯庆成,男,1962年5月20日生,汉族,四川省遂宁市人,住四川省遂宁市安居区。现住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远贵,云南琅璟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云南宏源电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云南省昆明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云大西路。
法定代表人:潘贵龙,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正坤,云南会凌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彭浩,云南会凌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上诉人冯庆成因与被上诉人云南宏源电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云南省德钦县人民法院(2016)云3422民初11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6月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冯庆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远贵,被上诉人宏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正坤、彭浩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冯庆成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2016)云3422民初115号民事判决;2.支持冯庆成一审诉讼请求,并对冯庆成工程施工费重新结算;3.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由宏源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判决认定《迪庆州德钦县农网改造升级2012年中央预算内投资10KV以下工程竣工结算审核报告》系宏源公司与业主之间的结算依据,但与本案无关联,不予采信。宏源公司与业主之间的结算依据与宏源公司与冯庆成之间的结算依据为同一依据。1.冯庆成与宏源公司约定的施工费结算基数应为迪庆供电局支付给宏源公司的施工费;2.根据冯庆成与宏源公司签订的《施工管理目标责任书》第五条:“工程价款依据公司中标项目及项目变更后的施工费作为结算基数”的约定,公司中标项目及项目变更后的施工费即为迪庆供电局付给宏源公司的施工费。二、《施工费结算清单》应当撤销,对冯庆成所做工程的施工费进行重新结算。宏源公司欺诈冯庆成,告知冯庆成其所具体施工的24个单项(不含熊国义所做的13个项目),宏源公司与云南电网有限责任公司迪庆供电局施工费结算金额为3641950.00元。事后得知北京中和惠源工程造价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审核冯庆成具体施工的24个单项施工费为3850459.43元,云南电网有限责任公司迪庆供电局与宏源公司结算的施工费亦为3850459.43元。宏源公司少结算208509.43元施工费给冯庆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规定,宏源公司存在欺诈隐瞒行为,使冯庆成违背真实意思表示与宏源公司签订《施工费结算清单》。请求撤销《施工费结算清单》,并对冯庆成所做工程进行重新结算。三、冯庆成与熊国义共同施工的36个项目施工费共计5674713.15元,与《施工费结算清单(总表)》相差170677.15元。1.冯庆成与熊国义共同施工的36项施工费5674713.15元的构成:附表3.210KV线路工程竣工结算一览表施工费为2845441.34元;附表3.210KV线路配变工程竣工结算一览表施工费为342733.07元;附表3.20.4KV线路工程竣工结算一览表施工费为1800568.31元;附表3.20.22KV线路工程竣工结算一览表施工费为526933.98元;附表3.6户表线路工程竣工结算一览表施工费为159036.44元。以上共计3077516.98元;2.以上工程竣工结算一览表系冯庆成委托律师到北京中和惠源工程造价咨询公司调取,一审法院以该表未加盖印章为由不予采信。四、宏源公司应当支付冯庆成施工费共533042.74元,该款项不含冯庆成单独做的23个单项工程余款清理费41989.44元。①宏源公司与冯庆成《施工费结算清单》分表显示,宏源公司欠冯庆成应付施工费为252198.50元;②冯庆成实际施工的24个单项施工费为3850459.43元,与宏源公司提供的施工费3641950.00元相差208509.43元,扣除合同约定的15%管理费,还应支付冯庆成177233.02元;证据18页宏源公司结算施工费为3641950.00元,但冯庆成根据供电局及北京中和惠源工程造价咨询公司提供的审核报告中得出冯庆成实际施工的24个单项实际施工费为3850459.43元,除去巴东10KV主线施工费为3077516.98元。巴东10KV主线施工费为772942.45元(证据第14页第14项)。其中巴东10KV主线由冯庆成与熊国义共同施工,施工款分别为冯庆成772942.45元、熊国义521420.45元(证据第15页第27项),因巴东10KV主线由两人共同施工无法区分具体施工量,因此冯庆成认可宏源公司对巴东10KV主线的施工费结算772942.45元。23项施工费3077516.98元的构成:附表3.210KV线路工程竣工结算一览表(证据52页)红线标注部分为冯庆成施工项目,施工费为1506516.32元;附表3.210KV线路配变工程竣工结算一览表(证据53页)红线标注部分为冯庆成施工项目,施工费为200993.86元;附表3.20.4KV线路工程竣工结算一览表(证据54页)红线标注部分为冯庆成施工项目,施工费为1001957.76元;附表3.20.22KV线路工程竣工结算一览表(证据55页)红线标注部分为冯庆成施工项目,施工费为275760.65元;附表3.6户表线路工程竣工结算一览表,(证据56页)红线标注部分为冯庆成施工项目,施工费为92288.39元,以上共计3077516.98元。五、冯庆成与熊国义的施工费应当分别进行结算。在《施工费结算清单(分表)》(证据第18页)中的熊国义项下质保金79138.00元由宏源公司直接支付给熊国义,并未通过冯庆成认可。同时,冯庆成提供的证据《施工费结算清单(分表)》(证据第18页)与《施工费结算清单(总表)》(证据第17页)一一对应,冯庆成并未从熊国义施工项目中获取任何利益,均是按宏源公司的结算全部划拨给熊国义。且对于分给熊国义施工的项目及施工费的划拨从《工程量确认书》(证据第19页)及《工程施工费付款说明》(证据第20页)得到宏源公司的盖章认可。六、2015年10月16日冯庆成所写13500.00元收条的费用不应从施工费中扣除。2015年9月29日《收款条》收款人注明:“不在工程款之内”因此该笔款项与本案所涉的施工费无关,不应在应扣款项中予以扣除。2015年10月l6日冯庆成所签《收条》注明:“公司做资料不应收管理费的钱”,因此该笔同样不应在施工费中予以扣除。综上,宏源公司应当支付冯庆成施工费共计533042.74元。
宏源公司辩称:一、宏源公司分包给冯庆成的工程项目是根据双方签订的《施工管理目标责任书》约定的德钦县升平镇的部分项目。第一,是把德钦县升平镇的部分项目交给冯庆成做;第二,每一单项中又有一些小项目,又把其中一些小项目交给冯庆成做。二、德钦县燕门乡项目是后面加入的,在《施工管理目标责任书》第一条1项中已经说明了所增加的工程量另行计算,德钦县升平镇的项目也不是完全由冯庆成施工队做的,有多个施工队在做。因此冯庆成根据北京中和惠源工程造价咨询有限责任公司的审计表单项金额来认定施工费全部归其所有是错误的,双方已经在2015年9月30日进行了结算,有结算清单,对工程费用说清楚了。
冯庆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撤销《施工费结算清单》,并对冯庆成工程施工费进行重新结算;2.判令宏源公司支付冯庆成施工费331336.50元及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自2015年9月30日起至付清款项之日止);3.诉讼费用由宏源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2年9月10日,宏源公司将其承包的迪庆供电局德钦县2012年农网升级改造工程分包给冯庆成,并签订《施工管理目标责任书》,双方约定工程价款依据公司中标项目及项目变更后的施工费作为结算基数,宏源公司提取总价款的l5%,冯庆成提取总价款的85%作为施工费,施工过程发生的杂费(如复测、检查、验收、协调等费用)由冯庆成承担。冯庆成分包升平镇及燕门乡36个单项工程,在燕门乡施工期间,冯庆成在征得宏源公司同意后,让熊国义参与并负责燕门乡13个单项工程的施工,现该工程已按期竣工并验收合格投入使用,且质量保证期已满。2015年9月30日,冯庆成与宏源公司签订《施工费结算清单》,确认宏源公司尚未支付冯庆成施工费331336.50元。另查明,冯庆成无相关建设农网升级改造工程的资质。一审法院认为,宏源公司将其所中标的迪庆州德钦县农网改造升级工程10KV及以下工程分包给没有资质的冯庆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的规定,应认定无效。但冯庆成按照合同约定完成农网升级改造工程,且经验收合格,并投入使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冯庆成请求宏源公司支付工程款,于法有据,予以支持。冯庆成提出宏源公司在签订时《施工费结算清单》存在欺诈请求撤销的诉讼请求,庭审中冯庆成、宏源公司对施工费结算清单系双方签字、盖章的事实无异议,该《施工费结算清单》合法有效,对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冯庆成未能就其与宏源公司结算时存在欺诈提交证据,且没有法律规定的应当撤销的情形,故冯庆成要求撤销《施工费结算清单》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冯庆成、宏源公司的工程款应当以双方签字或盖章确认的《施工费结算清单》为依据。冯庆成、宏源公司在2015年9月30日签订《施工费结算清单》时宏源公司尚欠冯庆成工程施工费331336.50元未付。宏源公司提出2015年9月30日双方结算单中的未付工程款中应当扣除2015年9月29日冯庆成所签收条中50000.00元的抗辩事由,收条中明确注明公司直接汇款,但宏源公司未提供汇款凭证等证明已支付该笔款项的证据,故宏源公司要求扣除该笔款项的抗辩事由不予采纳;宏源公司提出2015年9月30日双方结算单中的未付工程款中应当扣除2015年9月30日程利容转账给冯庆成的50000.00元抗辩事由,该笔款系冯庆成与宏源公司结算当日支付,冯庆成亦认可收到该笔款,冯庆成、宏源公司间无其他法律关系,该笔钱应视为支付宏源公司所欠的工程款,故宏源公司的该抗辩事由予以采纳;宏源公司提出工程款中应当扣除2015年10月16日冯庆成收到的13500.00元的抗辩事由,根据冯庆成、宏源公司签订的《施工管理目标责任书》约定施工过程中产生的杂费(如复测、检查、验收、协调等费用)由冯庆成承担,故宏源公司的该抗辩事由予以采纳;宏源公司提出工程款中应当扣除2016年10月30日宏源公司支付给熊国义的79318.00元的抗辩事由,根据冯庆成、宏源公司、熊国义三方签订的工程量确认书中明确约定“双方同意宏源公司按此比例支付施工费”,并经三方签字或盖章同意,宏源公司向熊国义支付的79318.00元与冯庆成在庭审中提交的《冯庆成与熊国义施工费分配表》中列明的宏源公司暂扣熊国义质保金的金额相吻合,故宏源公司的该抗辩事由予以采纳;宏源公司提出工程款中应当扣除宏源公司代为支付的罗成德工伤赔偿款132000.00元的抗辩事由,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云01民终2313号民事调解书中约定冯庆成与宏源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并未明确承担责任的具体比例,该笔赔偿款在宏源公司支付后应当另行起诉追偿,故宏源公司的该抗辩事由不予采纳。宏源公司应向冯庆成支付的施工费331336.50元中应当扣除2015年9月30日程利容代表宏源公司转账给冯庆成的50000.00元、2015年10月16日冯庆成收到的宏源公司支付的13500.00元以及2016年10月30日宏源公司支付给熊国义的79318.00元,现宏源公司应支付冯庆成工程施工费共计188518.50元。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五十四条、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二百八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项、第二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规定,判决:一、宏源公司支付冯庆成工程施工费188518.50元及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自2015年9月30日起至付清款项之日止),此款在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五日内一次性付清;二、驳回冯庆成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一、2012年9月10日《施工管理目标责任书》专项条款第一条1项第一款约定的“升平镇(部分)的电力建设工程”交由乙方施工,证明了由冯庆成施工的升平镇的电力建设工程只是部分工程,也无其他合同可以证明冯庆成对升平镇的电力建设全部工程进行了施工。且《施工管理目标责任书》专项条款第一条1项第三款明确约定……甲方可安排乙方到其他乡镇进行施工,所增加的工程量另行计算。……,由此证明除升平镇的部分电力建设工程按照《施工管理目标责任书》工程价款约定的“甲方提取总价款的15%(税收由甲方承担),总价款的85%作为乙方的施工费用(税收由乙方承担,甲方代扣)”结算外,冯庆成所施工的燕门乡电力建设工程不受该结算条款的约束。二、对本院调取的由北京中和惠源工程造价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的《关于迪庆州德钦县2012年农网改造升级工程燕门乡及升平镇36个单项工程审定施工费的说明》中由冯庆成和熊国义共同施工的燕门乡36个单项施工费结算金额,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均认为是业主与宏源公司之间的结算金额。
本院认为,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冯庆成与宏源公司于2015年9月30日签订《施工费结算清单》,一致确认宏源公司应支付冯庆成施工费331336.50元。关于冯庆成提出的宏源公司存在欺诈隐瞒行为,使冯庆成违背真实意思表示与宏源公司签订《施工费结算清单》的上诉理由,冯庆成未能提交证据证明宏源公司与其结算时实施了欺诈、隐瞒行为,该《施工费结算清单》系工程结算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其请求撤销《施工费结算清单》,并对其所做工程进行重新结算的上诉请求,是基于自己否定自己的结算行为的前提下提出的诉讼请求,有悖于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且双方在《施工管理目标责任书》专项条款第一条1项第三款明确约定了宏源公司可安排冯庆成到其他乡镇进行施工,所增加的工程量另行计算,故北京中和惠源工程造价咨询公司出具的《关于迪庆州德钦县2012年农网改造升级工程燕门乡及升平镇36个单项工程审定施工费的说明》附件一当中涉及燕门乡辖区内的36个单项工程造价是业主与施工单位宏源公司之间的造价审定,冯庆成与宏源公司就燕门乡辖区内的36个单项工程的施工费结算按约定不应受“甲方提取总价款的15%(税收由甲方承担),总价款的85%作为乙方的施工费用(税收由乙方承担,甲方代扣)”的约束,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关于冯庆成与熊国义的施工费是否应当分别进行结算的问题。冯庆成上诉主张与熊国义的施工费应当分别进行结算,从冯庆成在上诉状中自认的“熊国义项下质保金79138.00元由宏源公司直接支付给熊国义,并未通过冯庆成认可”,以及2015年9月30日由宏源公司、冯庆成、熊国义盖章或签字的《云南宏源电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德钦2012年农网升级改造工程施工费付款说明》表明:宏源公司将施工费直接支付给熊国义,视同宏源公司支付冯庆成燕门乡项目施工费。由此证明冯庆成与熊国义的施工费是分别与宏源公司进行结算的,与冯庆成的上诉主张相一致。关于2015年10月16日冯庆成所写13500.00元收条的费用是否应从施工费中扣除的问题。2015年10月16日由冯庆成出具给宏源公司的“收条”载明:今收到宏源公司人民币13500元,注【公司做资料不印(应)收管理费的钱】。该费用与2015年9月30日程利容代表宏源公司转账给冯庆成的50000.00元工程施工费以及2016年10月30日宏源公司支付给熊国义的79318.00元工程质保金性质不同,已经载明是公司做资料不印(应)收管理费的钱,宏源公司作为“收条”持有人,已经明知冯庆成出具的“收条”所载明的款项性质,故2015年10月16日冯庆成所写13500.00元收条的费用不应从宏源公司应当支付给冯庆成的施工费中扣除,一审判决认定该费用从宏源公司应付施工费中扣减不妥,冯庆成的该项上诉理由有宏源公司提交一审法院的“收条”证明,本院予以采信。
综上所述,冯庆成的部分上诉请求成立,予以支持。一审判决认定本案的基本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但认定部分事实错误,应予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云南省德钦县人民法院(2016)云3422民初115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即驳回原告冯庆成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撤销云南省德钦县人民法院(2016)云3422民初115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即被告云南宏源电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原告冯庆成工程施工费188518.50元(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自2015年9月30日起至付清款项之日止),此款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五日内一次性付清;
三、被上诉人云南宏源电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支付上诉人冯庆成工程施工费202018.50元,自2015年9月30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利息支付至付清工程施工费本金202018.50元之日止,限本判决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一次付清。
一审案件受理费9130.00元,由上诉人冯庆成负担5661.00元,被上诉人云南宏源电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负担3469.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6270.00元,由上诉人冯庆成负担3887.00元,被上诉人云南宏源电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负担2383.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潘敏声
审判员  松晓芳
审判员  唐晓冬

二〇一七年九月十二日
书记员  史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