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被告人李兴卫犯行贿罪一审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7-28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湖南省江永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江永法刑初字第74号
公诉机关湖南省江永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李兴卫,农民。因涉嫌犯行贿罪,经江永县人民检察院决定于2014年6月10日被江永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4年6月27日被执行逮捕;2015年1月29日被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2015年4月3日经本院决定变更强制措施为监视居住。
辩护人徐天桥,湖南金钰律师事务所律师。
江永县人民检察院以江永检公诉刑诉(2015)6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兴卫犯行贿罪,于2015年4月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江永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彭志林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李兴卫及其辩护人徐天桥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江永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自2011年下半年以来,被告人李兴卫为了谋取不正当利益,在承包、建设实施回龙圩管理区的相关建设工程项目的过程中,向时任永州市回龙圩管理区党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兼农垦危房改造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的李某,管理区农业局局长、农垦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农垦危房改造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兼办公室主任的张某,管理区移民局局长、扶贫办主任的欧某等三名国家工作人员做出利益许诺,并以“好处费”、“感谢费”、“利润分成”的名义多次给予上述三名国家工作人员现金及银行存款。其中,被告人李兴卫共送给李某220万元,送给张某224万元,送给欧某34.96万元。向上述三名国家工作人员行贿金额共计478.96万元。
案发后,江永县人民检察院于2014年6月10日将被告人李兴卫传唤到案,李兴卫共退出行贿赃款2523351.27元。
该院认为,被告人李兴卫的行为已构成行贿罪,提请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予以量刑处罚。
被告人李兴卫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与罪名均无异议,但辩解称所送财物均是三名国家工作人员向其索要的。其辩护人徐天桥辩护认为被告人李兴卫在回龙圩所实施的项目工程均为合法取得。李某、张某、欧某三人均是索贿,李兴卫是迫不得已向三人行贿。另外,送给李某、张某的300万元因银行的原因未能送出,该笔款项系犯罪未遂。
经审理查明,自2011年下半年以来,被告人李兴卫为了谋取不正当利益,在承包、建设实施永州市回龙圩管理区的相关工程项目过程中,多次给予时任永州市回龙圩管理区管委会副主任兼农垦危房改造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的李某,管理区农业局局长、农垦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农垦危房改造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兼办公室主任的张某,管理区移民局局长、扶贫办主任的欧某三名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共计人民币470.96万元。具体事实如下:
1、2011年永州市回龙圩管理区争取到了湖南省农垦局的农垦危房改造项目资金,并启动农垦危房改造项目工程。李某担任管理区农垦危房改造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与担任小组办公室主任的张某负责该项目的组织实施。在实施过程中,李某与张某利用职务之便,采取直接发包的方式,帮助李兴卫陆续在该区承揽到2011年危房改造一期工程、岩口塘新农村建设工程等项目。
2012年5月初,李兴卫收到一笔危房改造一期工程的工程款后,打电话邀李某及张某到广西富川麦岭镇的瑶仔饭店吃饭,李兴卫将现金事先用袋子装好,送给李某及张某每人20万元。
2012年8月份的一天,李兴卫在领取岩口塘新农村建设项目预支的265万元工程款后,打电话给张某叫其到回龙圩高速路口,张某驾车到高速路口后,收受李兴卫所送的现金15万元。
2012年下半年的一天,李兴卫约被告人张某到回龙圩彭家山摄像头附近,张某驾车到达后,收受李兴卫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的现金3万元。
2012年冬的一天,李兴卫打电话要张某到工业园工地,张某驾车到达工地后,收受李兴卫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的现金2万元。
2、2012年6月期间,李某与张某采取限制标段分组等操纵招投标的方式,帮助李兴卫挂靠的永州市正中工程有限公司、武冈市建筑工程公司承包到回龙圩管理区危房改造二期工程马鹿头和八仙洞标段。
2013年2月份的一天,李兴卫在领取危房改造项目马鹿头、八仙洞等标段540余万元预支工程款后,打电话叫张某到回峰林场,在其租住的住处内,李兴卫送给张某现金20万元。
2013年6月,在李某的帮助下,李兴卫所承包的危房改造工程争取到90万元的预支款,李兴卫领取该款后,于2013年7月份的一天打电话约李某及张某到万山娇茶叶基地,将事先装好的现金送给李某40万元、送给张某10万元。
3、2014年1月份的一天,被告人李兴卫、李某与张某一起到广西麦岭的子曰饭店商量分配利润的事情,经商量约定李兴卫送给李某、张某各150万元,共计300万元。同年1月20日,李兴卫以其妻莫友香的名义在中国建设银行江永支行开办了一张种类为整存整取,存期三个月的银行卡,并存入300万元。当天,按照李某的安排,在张某办公室,李兴卫将卡交给张某并告知了取款密码。后张某又与李兴卫到银行自动取款机上进行查询,确认卡内有300万元,并告知李某。2014年3、4月份李某意识到其可能被查处,便催促张某将卡退还李兴卫,2014年4月初的一天,张某将存有300万元的银行卡退还李兴卫。
4、2012年4月份,李某与张某利用张某担任农垦集团公司总经理的职务之便,在未进行招投标的情况下,直接将万山娇茶叶基地清除草荒工程交被告人李兴卫承包。两人之后在工程的支付预付款、验收和结算、纠纷处理等方面给予李兴卫帮助。2013年3、4月份,万山娇茶叶基地清除草荒工程完工结算后,李兴卫在李某家中送给李某现金4万元,在张某办公室里送给张某现金4万元。
5、2012年年初,永州市移民局下文规划在回龙圩管理区实施3000亩山苍子种植、抚育项目。2012年第一批山苍子种植任务为1000亩。被告人李兴卫通过李某、欧某的帮助,规避招投标程序获得该项目工程。
2012年3、4月份的一天,该工程验收结算后,经欧某计算,李兴卫在广西麦岭镇与回龙圩管理区交界的公路拐角处送给欧某现金15.26万元。并告知该款是送给他与李某两人的。
2012年11月,欧某安排李兴卫承包了回龙圩管理区移民局组织管理的1000亩山苍子基地抚育工程。2012年12月的一天,两人相约到回龙圩马鹿头至神仙洞片区的山苍子基地察看工地时,欧某示意自己缺钱,李兴卫便送给欧某现金1万元。
2013年3月,欧某安排李兴卫承包了回龙圩管理区移民局组织管理的400多亩新增山苍子种植工程,约定事后送给欧某和李某二人“好处费”30000元。同年4月的一天,李兴卫在收到工程款后约见欧某,被告人欧某在自家一楼过道处收受李兴卫所送的现金30000元。当晚欧某将其中15000元分给了李某。
2013年3月,李某将农垦集团的交冲茶叶基地土地整理和移种杨梅树工程指定回龙圩管理区扶贫办承担费用和开支,并安排李兴卫承包。李兴卫在领取工程款后的一天,欧某在自己办公室里收受了李兴卫所送的现金15000元。当晚欧某分给李某6000元。
2013年5、6月,欧某直接安排李兴卫承包由回龙圩管理区扶贫办组织修建的八仙洞下干村机耕道和回龙圩镇盐下井村机耕道修建工程。施工期间的一天,在施工现场,李兴卫送给欧某现金1万元。
2013年7月、10月,欧某安排李兴卫承包了回龙圩管理区扶贫办组织修建的凤塘村、彭家村砂石路工程。2013年11月的一天,在工程验收付款后,在回龙圩管理区新风村公路上,李兴卫送给欧某现金1.2万元。
2013年期间,欧某按李某授意,将1350亩山苍子基地抚育工程按工程内容分片拆分成9个合同,分别于2013年9月24日和2013年10月9日与李兴卫的关系人李定从、李兴富和蒋维忠签订合同,但实际上均系李兴卫承包。2013年12月工程付款前的一天,李某指使欧某向李兴卫提出索要好处费10万元,李兴卫表示同意。在工程验收付款后的一天早上,李兴卫在欧某家中送给欧某现金10万元。当晚欧某到李某办公室分给李某5万元。
综上,被告人李兴卫为谋取不正当利益,分别给予李某214万元、张某224万元、欧某32.96万元,三人共计人民币470.96万元。其中10万元在本院审理欧某犯受贿罪一案中被认定为李某与欧某向被告人李兴卫索取。
2014年6月10日,被告人李兴卫被江永县人民检察院传唤到案,并如实交代了自己的行贿行为,向检察机关退缴行贿赃款2523351.27元。
上述事实的认定有经当庭举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书证:①《永州市回龙圩管理区管委会办公室文件》,证实永州市管理区管委会于2011年9月9日成立国有林场危房改造工程领导小组,李某为领导小组副组长、张某为成员;成立农垦危房改造工作领导小组,李某任副组长、张某为成员;欧某任管理区移民局局长,兼任扶贫办主任。②任务分解表及重点项目建设指挥部名单,证实农垦棚户区改造责任领导为李某,牵头单位农业局,责任人为张某。③回龙圩农垦区危房改造施工委托书,证实李某、张某代表危房改造领导小组办公室与李兴卫签订回龙圩危房改造一期工程合同。④《回龙圩管理区农垦危房改造工程招标公告》、《开标记录表》、《中标通知书》、合同,证实回龙圩管理区农垦危房改造工程共六个标段发包,李兴卫挂靠的永州市正中工程有限公司、武冈市建筑工程公司分别中标马鹿头办事处A5标段、八仙洞办事处A4标段。⑤委托书,证实永州市正中工程有限公司委托李兴卫处理农垦危房改造部分工程以及武冈市建筑工程公司委托李兴卫为回龙圩管理区农垦危房改造工程第四标段的项目负责人。⑥土方平整施工合同,证实被告人李兴卫于2012年3月1日与回龙圩管理区农垦危房改造工作领导小组张某签订岩口塘村危改项目土方平整施工合同。⑦《回龙圩管理区万山娇茶叶基地清除草荒等生产管理合同》及结算支付工程款凭证,证实被告人李兴卫于2012年4月30日与张某签订万山娇茶叶基地清除草荒合同,合同金额24万元。回龙圩管理区通过农村信用社转账给李兴卫7万元,余款以工资花名册支付。⑧回龙圩移民局会计凭证、会计账本、记账凭证、工程结算单,证实回龙圩管理区农垦危房改造工作领导小组、移民局、扶贫办等单位按工程进度支付工程款给李兴卫的情况。⑨银行账户交易明细、部分交易原始凭证,证实被告人李兴卫向李某、张某行贿的资金来源、交易等情况以及李兴卫将李某在被查处前退还的60万元存入李定从、莫友香账户的情况。⑩刑事判决书,证实李某、张某、欧某分别因收受李兴卫的贿赂被判处刑罚的情况,以及认定李某、欧某向李兴卫索贿10万元的事实;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李兴卫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扣押财物清单、账户冻结凭证,证实被告人李兴卫退檄赃款2523351.27元的情况。
2、证人李某的证言,证实在组织实施回龙圩管理区危房改造工程项目中以及万山娇茶叶基地清除草荒工程、山苍子种植、抚育工程中,他与张某、欧某收受被告人李兴卫贿赂的情况;证人张某的证言,证实在组织实施回龙圩管理区危房改造工程项目中以及万山娇茶叶基地清除草荒工程中,他与李某收受被告人李兴卫贿赂的情况;证人欧某的证言,证实他和李某直接将回龙圩山苍子基地种植、茶叶基地土地整理等工程交给被告人李兴卫承包,并收受李兴卫贿赂的情况;证人唐某甲的证言,证实2012年和2013年的山苍子种植、抚育工程都是李兴卫承包的情况以及1350亩山苍子抚育工程分成9个合同来签订,欧某安排他草拟合同并参与合同签订的情况;证人蒋某甲的证言,证实被告人李兴卫于2013年底以其妻莫友香的身份证办理了一张300万元的银行卡,以及该卡可以提前支取,但取款时必须要凭莫友香的身份证、银行卡、密码到柜台办理取款业务的情况;证人卢某的证言,证实回龙圩农垦危房改造一期工程项目没有招投标,是直接委托李兴卫施工,共有413户,结算了1858500元给李兴卫的情况以及二期危房改造工程的招投标存在严重问题。定单价招标方式不对,按标段分组抽签不合理,招标公司系同一老板,属于围标的情况;证人蒋某乙的证言,证实2011年一期农垦危房改造没有招投标、2012年二期农垦危房改造分了六个标段招投标,以及万山娇茶叶基地工程没有招投标的情况;证人唐某乙、肖某的证言,证实被告人李兴卫以永州市正中工程有限公司的名义在回龙圩农垦危房改造工程中投票中标的情况;证人王某的证言,证实湖南华新建设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对回龙圩农垦危房改造工程中招投标的全过程进行管理,在场监督的有李某、张某,并根据李某、张某的要求来确定标段划分、抽签办法的情况。
3、视听资料:同步录音、录像刻录光盘证实办案机关依法对被告人李兴卫进行讯问的情况,
4、被告人李兴卫的供述。
以上证据经当庭质证,能相互印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兴卫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行贿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兴卫犯行贿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李兴卫的辩护人提出李兴卫所行贿的三名国家工作人员均系索贿,且所实施的工程项目均系合法取得的意见。经查,本院(2014)江永法刑初字第130号刑事判决书已认定被告人李兴卫在欧某家中送给李某与欧某的10万元,系李某指使欧某向李兴卫索取,该10万元不以行贿论处,其他行贿款项并无相关证据证实李某、张某、欧某三人的索贿行为,该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部分采纳。另外,有相关书证以及证人证言能够证明被告人李兴卫在实施回龙圩管理区的危房改造一期工程未进行招投标,二期工程马鹿头标段系围标获取,其他所实施的山苍子基地、茶叶基地等项目工程均未进行招投标。其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李兴卫所实施的项目工程均为合法取得的意见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因被告人李兴卫行贿李某及张某的300万元银行卡的行为已经本院生效的刑事判决书认定为犯罪未遂,故该300万元的行贿应认定为犯罪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处罚,辩护人提出300万元银行卡应为行贿未遂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李兴卫在被追诉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在庭审中当庭认罪,依法可以从轻处罚,且退缴了部分行贿赃款,有悔罪表现,可以酌情从轻处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三百九十条第一款、第二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行贿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李兴卫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50万元。
二、对被告人李兴卫已退缴的行贿赃款2523351.27元人民币由收缴机关予以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四份。
审 判 长  龚 建
审 判 员  何恭慎
人民陪审员  何 辉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何 珊
附:相关法律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八十九条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的,是行贿罪。
在经往来中,违反国家规定,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违反国家规定,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各种名义的回扣、手续费的,以行贿论处。
因被勒索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没有获得不正当利益的,不是行贿。
第三百九十条对犯行贿罪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因行贿谋取不正当利益,情节严重的,或者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
行贿人在被追诉前主动交待行贿行为的,可以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二十三条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
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2、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行贿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条第(一)项因行贿谋取不正当利益,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九十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
(一)行贿数额在一百万元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