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上海华京实业有限公司诉上海熙春机电设备工程有限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12-1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上海市金山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金民二(商)初字第908号
原告(反诉被告)上海华京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闵行区联明路210号205室。
法定代表人王侃,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龚三华,上海国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反诉原告)上海熙春机电设备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金山工业区亭卫公路6558号5幢710室。
法定代表人李平英,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彭明,北京安衡(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上海华京实业有限公司诉被告上海熙春机电设备工程有限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5月6日受理后,被告于2014年5月21日提起反诉,本院决定受理,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年6月6日、2014年6月11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龚三华、被告委托代理人彭明到庭参加诉讼。因案情复杂,本院依法将案件转为普通程序,于2014年9月9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龚三华、被告委托代理人彭明到庭参加诉讼。以下为叙述方便,原告及反诉被告均简称原告,被告及反诉原告均简称被告。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被告于2013年7月22日签订一份太阳能热水工程合同书,合同总价款为人民币300,000元(以下币种相同)。原告依约履行了义务,被告于2013年11月将合同设备投入使用,但并未支付135,000元工程进度款,原告多次催要未果。据此,原告请求判令被告支付尚欠工程款135,000元,并赔偿相应的利息损失(以上述工程款为计算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自2014年5月6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
被告辩称:原告延误工期,且至今未验收将设备移交被告;该工程有严重的质量问题,被告无法正常使用,致使被告的合同目的无法实现。
被告提起反诉诉称:原、被告于2013年7月22日签订一份太阳能热水工程合同书,被告依约向原告支付了150,000元合同款。原告拖延工期,至今未能验收将工程移交被告。被告于2013年11月11日向原告发函,限其三天内调试移交,但原告未能履行。在设备试运行过程中,该工程出现多种问题,致使被告合同目的无法实现,被告多次联系原告未果。被告于2014年1月23日向原告发出整改通知函,但原告仍未能将设备问题解决。据此,被告请求判令解除原、被告签订的太阳能热水工程合同书,原告返还被告150,000元合同款,原告自行将所安装的设备拆除运回。
针对被告的反诉,原告辩称:原告安装的太阳能热水工程已经于2013年9月完工,且被告实际已经使用。原告于2014年7月14日派人上门进行了维修,达到了正常使用的标准,得到被告法定代表人的签字确认。原告于2014年7月23日向被告发出一封催促被告验收设备的函件,被告一直未对设备进行验收确认。
原告为证明其本诉诉讼主张而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太阳能热水工程合同书1份,以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加工承揽合同法律关系;2、快递单及函件各1份,以证明原告于2014年7月23日向被告发出催促其组织验收函件的事实;3、维修单1份,以证明原告于2014年7月14日派人上门对设备进行维修,达到正常使用的标准,得到被告法定代表人签字确认的事实。
经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交的3组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原告严重拖延工期,相关质量问题仍未解决,被告法定代表人对工程实际情况并不清楚,且签字时维修单上维修内容、完成情况两项并无填写。
被告针对原告的本诉诉讼请求,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被告为证明其反诉诉讼主张而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太阳能热水工程合同书1份,以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加工承揽合同法律关系;2、2014年5月20日设备系统运行截图2张,以证明设备运行存在质量问题,无法正常使用;3、扣费数据表1份,以证明设备系统出现乱扣费问题;4、2014年5月20日拍摄的设备照片6张,以证明设备平板集热器出现水珠等质量问题;5、2013年11月11日被告发给原告的电子邮件及附件(公函)1份,以证明被告催促原告移交设备的事实;6、2014年1月23日被告发给原告的电子邮件及附件(整改通知书)1份,以证明被告要求原告整改设备问题的事实。
经质证,原告对被告提交太阳能热水工程合同书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其他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原告还表示,2013年11月11日、2014年1月23日的电子邮件被告并非发给原告,而是发给案外人桑普上海办事处,原告并未收到这两封邮件。
原告针对被告的反诉诉讼请求,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经审核,被告对原告提交的3组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且该3组证据与本案有关联,本院予以采信。
经审核,原告对被告提交的2014年5月20日设备系统运行截图、扣费数据表、2014年5月20日拍摄的设备照片、两封电子邮件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其中,2014年5月20日设备系统运行截图、扣费数据表、2014年5月20日拍摄的设备照片,该3组证据系被告单方制作,其真实性本院难以分辨,故本院不予采信。虽然原告并未收到被告发送的两封电子邮件及其附件,但是原告并未否认案外人桑普上海办事处与原、被告的关联性,故本院对该两封电子邮件及其附件的真实性予以采信。
根据以上采信的证据,以及当事人的当庭陈述,本院认定以下事实:原、被告于2013年7月22日签订一份太阳能热水工程合同书。该合同书第一条明确了太阳能热水系统工程的技术参数;第二条明确工程安装结束后,系统验收由双方共同进行,验收标准为第一条的系统技术参数及相关国家标准;第三条明确工程总造价为300,000元,原告进场后,被告首付工程款的10%,主要材料进场后,被告支付40%,安装结束后被告支付30%,安装结束后被告应于10个工作日内验收,验收后5日内支付15%,剩余工程款的5%作为质量保证金,于验收合格后十八个月内付清;第四条明确施工工期为4个工作日的备货期,30个晴天工作日;第五条被告责任及义务中明确被告必须按合同支付工程款,在原告提交书面验收要求一周内组织人员验收;第六条原告责任及义务中明确原告应保证系统配置及功能符合并达到“系统技术参数”的要求;第七条原告承诺太阳能集热系统(平板集热器)免费保修三年,水箱免费保修三年,管路、阀门及管道配件免费保修两年,太阳能热水控制系统、空气源热泵机组免费保修一年。该合同附件列明了设备所需各类产品名称、型号规格、数量、品牌、单价等内容,并备注包含室内主管、预留入户接头,不包含户内管网。
被告于2013年11月11日向案外人桑普上海办事处发送一封电子邮件及其附件,附件公函载明:原告向被告销售、安装太阳能及空气能热水系统工程,至今未能正常移交,一直不能正常工作,从即日起宽限3天让原告调试。如未能移交,请原告退还被告50%的工程款,原告拆除现已安装的设备,其他损失等评估后再定。被告于2014年1月23日向案外人桑普上海办事处发送一封电子邮件及其附件,附件整改通知函列明需要原告整改的7项设备问题及其出现的时间段,该函还说明如果原告不能给予处理,由此造成的损失由原告承担,被告不予验收。
原告于2014年7月14日派人上门对设备进行维修,并向被告出具一份维修单,被告法定代表人李平英在客户验收栏予以签字。该维修单单位名称为被告,维修时间和完成时间均为2014年7月14日,维修内容为日常维护保养,完成情况为已完成,系统运行正常,另记载有两个维修人员的姓名。原告于2014年7月23日向被告发出一封请求验收的函件,内容为:原、被告于2013年7月签订一份太阳能热水工程合同书,现根据合同约定,请求被告在收到该函后一周内组织验收。2013年7月26日被告收到该函件。
本院认为:关于本诉。当事人一方未支付价款或者报酬的,对方可以要求其支付价款或者报酬。被告抗辩理由之一为原告拖延工期,但并未提交相关证据予以证明。原告表示2013年9月已经完工,被告表示2013年11月原告完工,由此可见,双方对工程完成的事实没有争议,只是完工时间表述不一致。被告辩称,整改通知函中反映的是试运行阶段出现的问题,但从2013年10月至2014年1月一直处于设备试运行阶段,这种抗辩与生活常理不符,本院有理由相信被告在这一阶段已经将设备投入使用。根据双方签订的合同第三条,安装结束,被告支付30%的工程款,故被告理应支付原告30%的工程款。被告抗辩理由之二为工程存在严重质量问题,致使被告合同目的不能实现。首先,本院注意到,在本案简易程序的审理过程中,被告表示原告安装的设备符合合同第一条约定的技术参数,合同第二条明确系统验收标准为合同中系统技术参数及相关国家标准,且被告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原告安装的设备不符合相关国家标准。其次,合同附件详细列明了设备所需各类产品名称、型号规格、数量、品牌、单价等内容,被告也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原告安装的设备存在不符合合同附件的情形。第三,被告列举的设备问题及出现的时间只是其单方陈述,其并未提交有说服力的证据予以证明。即便被告列举的设备问题真实存在,一方面,根据被告整改通知函列举的问题及出现的时间段,难以认定上述问题达到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程度;另一方面,上述问题符合合同第十条约定的内容,应当属于原告质量承诺及售后服务的项目,合同第三条明确工程款的5%作为设备的质量保证金,而原告在本案的诉讼请求中并未包含上述质量保证金的款项。另外,关于设备的验收。合同第三条明确验收后5日内被告支付工程款的15%,虽然本案诉讼前,原、被告并未对设备进行验收,但是在诉讼中,原告上门对设备进行了日常的维护保养,被告法定代表人签字确认的维修单显示“系统运行正常”,因此,本院有理由相信设备于2014年7月已经能够正常使用。原告于2014年7月23日向被告发出请求验收的函件,根据合同第五条的约定,被告应当在一周内组织人员验收。而被告并未组织人员对设备进行验收,怠于行使验收义务。故原告的诉请被告支付工程款的15%于法有据,应予支持,但该款项的利息损失应当作相应扣除。
关于本案反诉。被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项,请求行使合同的法定解除权,本院结合上述本诉的认定,认为被告的反诉诉讼请求并不符合上述法律的规定。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项、第一百零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上海熙春机电设备工程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上海华京实业有限公司工程款人民币135,000元,并赔偿相应的利息损失(以90,000元工程款为计算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自2014年5月6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
二、驳回被告上海熙春机电设备工程有限公司的反诉请求。
被告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本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000元,财产保全费1,220元,合计4,220元,由被告上海熙春机电设备工程有限公司负担,被告应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向本院缴纳。反诉案件受理费3,300元,由被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高丽宏
审 判 员  雷 霆
人民陪审员  张磊磊

二〇一四年十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刘 芬
附:相关法律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
(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
(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
(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
2、《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
当事人一方未支付价款或者报酬的,对方可以要求其支付价款或者报酬。
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4、《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
法庭辩论终结,应当依法作出判决。判决前能够调解的,还可以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应当及时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