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甘泉故意伤害案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12-26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四川省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4)内刑初字第29号
被告人甘泉,男,1985年10月14日出生,汉族,内江市市中区人,大专文化,施工员。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4年4月11日投案,次日被刑事拘留,5月1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内江市看守所。
辩护人程杨,四川管仲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甘洪,男,1987年6月20日出生,汉族,内江市市中区人,初中肄业,木工。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4年4月14日投案,次日被刑事拘留,5月1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内江市看守所。
辩护人罗欢,四川管仲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XX成,男,1986年11月10日出生,汉族,内江市市中区人,初中肄业,木工。因犯盗窃罪于2007年11月29日被内江市市中区人民法院判处管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五百元。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4年4月15日投案,次日被刑事拘留,5月1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内江市看守所。
辩护人高明利,四川平新律师事务所律师。
四川省内江市人民检察院以内检公诉刑诉(2014)1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甘泉、甘洪、XX成犯故意伤害罪,于2014年9月10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0月13日、21日两次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四川省内江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覃武华、吴传珍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甘泉及其辩护人程杨,被告人甘洪及其辩护人罗欢,被告人XX成及其辩护人高明利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四川省内江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4年4月,被告人甘泉与被害人吴某某因经济纠纷产生矛盾。同月11日18时许,甘泉欲找吴某某理论,遂邀约被告人甘洪、XX成一同前往。三被告人携带三把菜刀驾车来到内江市市中区白马镇电建三公司还房小区附近,甘泉、甘洪持菜刀下车,与吴某某发生争吵及扭打,吴某某挣脱逃跑,三被告人持菜刀追赶。吴某某跑至停靠在还房小区楼下的轿车,打开驾驶座车门后,追赶而至的甘洪砍伤其右手腕,吴某某随即往车内躲避,甘泉又砍伤其左大腿,XX成则将吴某某轿车副驾驶座车门玻璃砍碎。吴某某经抢救无效死亡。2014年4月11日、14日、15日,三被告人分别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公诉机关当庭出示、宣读了证人黄某、邓某某、曾某等人的证言,被告人甘泉、甘洪、XX成的供述,现场勘验检查记录,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等证据,认为:被告人甘泉、甘洪、XX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构成故意伤害罪,且系共同犯罪;甘泉、甘洪、XX成犯罪后主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二条之规定,提起公诉。
被告人甘泉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没有异议。
被告人甘泉的辩护人提出被害人吴某某对引发本案有一定过错,甘泉具有自首情节,可对其减轻处罚。
被告人甘洪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没有异议。
被告人甘洪的辩护人提出被害人吴某某对引发本案有一定过错,甘洪具有自首情节,可对其减轻处罚。
被告人XX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没有异议。
被告人XX成的辩护人提出:1.被害人吴某某对引发本案有一定过错;2.XX成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可对其减轻处罚;3.XX成具有自首情节,可对其减轻处罚。建议对其适用缓刑。
公诉人当庭提出:1.被害人吴某某对引发本案并无过错;2.XX成在共同犯罪中可认定为从犯,但只能对其从轻处罚;3.三被告人的自首情节,只能从轻处罚;4.对XX成不能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2014年4月初,被告人甘泉因帮被害人吴某某(男,殁年42岁)卖条石后结算费用与吴某某发生纠纷。同月11日18时许,甘泉与吴某某在电话上争吵,遂邀约被告人甘洪、XX成“教训”吴某某。三被告人携带三把菜刀驾车来到内江市市中区白马镇电建三公司还房小区附近,遇见吴某某后甘泉、甘洪手持菜刀下车,双方发生争吵及扭打,吴某某挣脱逃跑,三被告人持菜刀追赶。吴某某跑至还房小区楼下从其轿车上取出一把砍刀对砍,甘洪砍伤其右手腕,吴某某随即往车内躲避,又被甘泉砍伤左大腿。XX成则将吴某某轿车玻璃砍碎。当日20时许,吴某某经抢救无效死亡。
2014年4月11日、14日、15日,被告人甘泉、甘洪、XX成分别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110案件信息表及到案经过,证实:2014年4月11日18时26分,内江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群众电话报警称,在市中区白马镇关圣路有人打架,公安机关遂立案侦查;当晚20时许及14日,甘泉、甘洪分别到市中区分局白马派出所投案自首;15日XX成到市中区分局刑警大队双马中队投案自首。
2.户籍证明,证实:甘泉出生于1985年10月14日;甘洪出生于1987年6月20日;XX成出生于1986年11月10日;吴某某出生于1972年2月19日。
3.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证实:中心现场位于内江市市中区白马镇关圣路332号2幢居民楼南侧停车带,该停车带内停靠一辆车牌号为川KAT690的黄绿色东风雪铁龙C2型两厢轿车。该车右前车门窗玻璃上有破口及线形砍切痕迹,车内有多处流注状血迹、抛甩状血迹、喷溅血迹和擦拭状血迹。
4.现场指认笔录,证实:案发后,甘泉、甘洪、XX成分别对案发现场进行了指认;XX成指认了甘洪丢弃作案菜刀的地点。
5.提取笔录,证实:内江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刑警大队双马中队于2014年4月11日提取了甘泉投案时携带的附有血迹的一把砍刀和身穿的衬衣;4月15日提取了甘洪投案时所穿附有血迹的衬衣。
6.内江市中医医院急救记录,证实2014年4月11日18时50分,该院派出120急救车赶到白马加油站对面将吴某某带离,经检查吴某某双前臂两处伤口,左大腿一处伤口。
7.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证实:被害人吴某某右前臂腕背侧见9.5cm×2.5cm皮肤裂口,创面整齐,肌腱外露,指伸肌肌腱断裂,桡动脉分支横断,桡骨表面可见劈裂痕及1.4cm×0.4cm碎骨片;左大腿中段前外侧见14cm×5.5cm裂口,股直肌、股外侧肌大部分断裂,断面整齐,达股中间肌,旋股外动脉断裂;左前臂外侧近肘关节处见7.5cm×2.5cm斜行皮肤裂伤,创口近肘关节处深入肌肉层,符合带尖锐器刺切形成,其损伤轻微,不致命。吴某某系生前遭受易挥动、有一定重量的锐器(如菜刀类)砍切右上肢、左下肢致血管破裂、出血,失血性休克死亡。
8.法医生物物证检验意见书,证实:在送检的川KAT690车驾驶位B柱内侧、副驾驶位车窗膜外侧、驾驶位后门上方、驾驶位B柱外侧、车旁三轮车车头、黑色尖刀刀尖及刀面、甘洪T恤左袖上、胸前下、甘泉左袖口上和右侧衣领处的可疑血迹中均检出人血,在排除同卵双胞胎和其他外源性的干扰前提下,经15个STR分型,支持上述血迹为吴某某所留假设,不支持为其他随机个体所留假设;在送检的黑色尖刀刀柄拭子和吴某某左右手上均检出同一男性DNA-STR分型,在排除同卵双胞胎和其他外源性的干扰前提下,经15个STR分型,支持上述检材为吴某某所留假设,不支持为其他随机个体所留假设;在送检的甘洪T恤右肩上的可疑血迹中检出人血,在排除同卵双胞胎和其他外源性的干扰前提下,经15个STR分型,支持上述血迹为甘洪所留假设,不支持为其他随机个体所留假设。
9.辨认笔录,证实案发后被告人甘泉、甘洪、XX成,证人黄超分别从12张照片中,辨认出吴某某持有的砍刀。
10.华宏超市的监控视频截图,证实:2014年4月11日18时22分许,甘洪、甘泉、XX成手持菜刀依次在后追撵;18时24分许,甘泉、甘洪、XX成持菜刀一同离开。
11.被告人XX成犯前科的判决书,证实2007年11月29日,XX成因犯盗窃罪被内江市市中区人民法院判处管制六个月,并处罚金一千五百元。
12.证人宋某的证言,证实2014年4月初,甘泉联系其的车帮吴某某拖条石卖,并垫付了2980元运费。
13.证人曾某的证言,证实2014年4月初,甘泉拖了条石卖给其供职的内江市中房建筑工程公司,总价8692.5元,但没有当场付款。
14.证人黄某的证言和辨认笔录,证实2014年4月11日17时许,其在市中区白马镇河边还房处见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公路对面,甘泉下车辱骂吴某某,并与甘洪用菜刀刀面使劲拍打吴某某头顶,吴某某往还房小区跑,甘泉、甘洪、XX成各提了一把菜刀追赶。其追上去见吴某某在车内呼救便拨打了120,后还给甘洪发了条手机短信告知吴某某可能有生命危险。案发后,黄超分别在12照片中辨认出甘泉、甘洪、XX成、吴某某。
15.证人刘某某的证言,证实2014年4月11日17时许,其看见四名男子跑进还房小区,跑在最前面的男子住在小区里,追赶的三名男子手里各提一把菜刀,被追男子跑到小区内的一辆车旁打开车门,追赶的三名男子赶到砍杀,其中一人绕到副驾驶位置那边用刀砸车窗玻璃,一人把刀伸进车内砍。整个过程就两三分钟。证人邓某某的证言亦印证。
16.证人钟某某的证言,证实2014年4月11日18时许,其在还房小区三楼家中阳台上看到楼下有三名男子均提了菜刀围着一辆绿色轿车,在砍车内的人。
17.被告人甘泉的供述,证实2014年4月初,吴某某委托其帮忙联系车拉条石卖,其便联系了宋某运条石卖给中房建筑公司,并垫付运费。之后,其与吴某某商定了条石款的分配。4月11日17时许,吴某某给其打电话反悔并出言挑衅,其很生气准备教训吴某某,于是叫上甘洪、XX成,拿了三把菜刀驾车赶到电建三公司还房街对面。其下车与吴某某对骂,双方扭打在一起,吴某某挣脱后跑入巷道,其与甘洪、XX成持菜刀追撵,吴某某跑到一辆轿车旁打开车门,拿了一把砍刀出来与甘洪对砍,甘洪将吴某某右手腕砍伤,吴某某往车里退,其从甘洪手中拿过吴某某的刀钻进车厢砍,吴某某用手臂遮挡划了他一刀,其还砍了吴某某左大腿一刀。XX成在副驾驶座外面用菜刀砸了玻璃。吴某某往后排爬,其从左后车门钻进车,用菜刀面拍打吴某某头部并骂了他,然后他们就开车离开了现场。路上甘洪收到了黄某发来的短信,讲吴某某可能要死。
18.被告人甘洪的供述,证实2014年4月11日17时许,甘泉接了个电话与对方吵起来,然后说吴某某太过分了,要去收拾他。甘泉从家里拿了三把菜刀,叫上其和XX成,他们开车赶到白马电建三公司还房小区对面。甘泉下车与吴某某对骂并扭打在一起,其过去用菜刀面拍打了吴某某头,吴某某挣脱后往还房小区后面的巷子跑,他们三人提菜刀追撵,吴某某跑到他汽车面前拿了一把砍刀对砍,其用菜刀砍中吴某某右手腕,吴某某往车内躲,甘泉赶到后钻进车砍了吴某某,吴某某往后排爬,甘泉又从左侧后车门钻进车砍了吴某某。此间,XX成用菜刀砍了吴某某车的副驾驶座车窗玻璃。
19.被告人XX成的供述,证实2014年4月11日17时许,甘泉接了个电话并和对方吵起来,打完电话后他说吴某某太欺负人了,要去找吴某某。甘泉从厨房拿了三把菜刀,喊上其和甘洪驾车到吴某某家外面的公路边,甘泉、甘洪各拿了一把菜刀下车,见到吴某某后三人扭打在一起,甘泉用菜刀面拍打了吴某某头,吴某某挣脱后往巷道内跑,甘洪提刀追撵,甘泉随后,其也拿一把菜刀下车追上去。吴某某跑到他的轿车拿了一把砍刀出来,甘泉、甘洪将吴某某堵在车门处,其转到副驾驶位置并用菜刀打砸车窗玻璃。吴某某往后排爬,甘泉提刀钻进车里砍。
针对控辩双方的意见,本院评判如下:
一、关于被害人吴某某在起因上有无过错的问题。被告人甘泉、甘洪、XX成的辩护人均提出吴某某在起因上有过错,公诉人则认为吴某某并无过错。经查,甘泉在帮吴某某销售条石后结算钱款与吴某某产生分歧并争吵,尔后邀约甘洪、XX成“教训”吴某某。本院认为,甘泉与吴某某因条石生意钱款结算产生纠纷,理应通过正当途径解决,不能付诸暴力。在纠纷过程中,吴某某对甘泉没有侵害行为。至于甘洪、XX成,本案的前因与他们无任何关系,二人参与犯罪无任何正当性可言。因此,吴某某在起因上无过错。三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吴某某在起因上有过错的意见缺乏事实根据,本院不支持;公诉人的意见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二、关于是否认定被告人XX成从犯及如何适用法律的问题。XX成的辩护人提出,XX成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可减轻处罚。公诉人同意认定XX成为从犯,但提出只能对其从轻处罚。本院认为,XX成受甘泉邀约参与犯罪,持刀砍砸了吴某某轿车玻璃,但未伤及吴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应认定为从犯;鉴于XX成在致死吴某某过程中的实际作用,应对其减轻处罚。公诉人提出对XX成从犯情节仅从轻处罚的意见,本院不支持。XX成辩护人的前述意见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三、关于被告人甘泉、甘洪、XX成的自首情节如何适用法律的问题。三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可减轻处罚,公诉人认为只能从轻处罚。本院认为,三被告人犯罪手段残忍,后果严重,社会影响恶劣,应予以严惩。因此,对三被告人的自首情节仅从轻处罚,而不能减轻处罚。对公诉人的意见本院予以支持,对三被告人辩护人的意见本院不支持。
本院认为,被告人甘泉因与被害人吴某某之间的经济纠纷,邀约被告人甘洪、XX成持刀报复,砍杀吴某某致其死亡,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且系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甘泉、甘洪直接持菜刀用力砍杀,致吴某某右上肢、左下肢血管破裂,从而造成死亡,应认定为主犯;XX成持菜刀围堵,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可对其减轻处罚。甘泉、甘洪、XX成犯罪后,均能主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系自首,可从轻处罚。犯罪后,三被告人积极赔偿,悔罪表现较好,可酌情从轻处罚。XX成不符合判处缓刑的条件,不能判处缓刑,对XX成辩护人提出对其判处缓刑的意见本院不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甘泉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4月11日起至2027年4月10日止)。
二、被告人甘洪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4月14日起至2024年4月13日止)。
三、被告人XX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4月15日起至2019年4月14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审 判 长  宋 斌
代理审判员  李丽莎
代理审判员  舒泽平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姜 淼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条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第二十六条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
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第二十七条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第五十六条第一款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分子应当附加剥夺政治权利;对于故意杀人、强奸、放火、爆炸、投毒、抢劫等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犯罪分子,可以附加剥夺政治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