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厦门叁木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与厦门联思特贸易有限公司、黑龙江省安装工程公司厦门分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5-04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湖民初字第3150号
原告厦门叁木机电设备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林文化,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贾晓东,公司员工。
被告厦门联思特贸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魏少杨,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赖海田,福建兰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黑龙江省安装工程公司厦门分公司。
负责人谢宁。
委托代理人张戈,公司员工。
原告厦门叁木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叁木机电公司)与被告厦门联思特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思特公司)、黑龙江省安装工程公司厦门分公司(以下简称安装工程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5月1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洪华娇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叁木机电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贾晓东、被告联思特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赖海田、被告安装工程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叁木机电公司诉称,原告和被告联思特公司、安装工程公司于2012年1月9日签订了一份《产品购销合同》(合同编号为20120101),其中原告作为供方,联思特公司为需方,安装工程公司作为担保监督方。合同约定了:(1)产品名称、型号、数量、单价及合计总金额为680000元;(2)交货地点、方式:由供方运至需方工地,需方自卸;(3)交货的时间为:合同签订后20工作日内交货;(4)结算方式为合同签订后预付20%货款,货到工地5天内按实际到货数量支付实际到货数量总额的80%,安装完毕经验收合格后一次性付清全款;(5)约定了品质保证、验收标准:有质监部门按标准验收,一个月内提出异议;(6)售后服务为:正常使用的条件下质保一年;(7)违约责任及解决纠纷的方法;合同同时约定了被告安装工程公司为本合同的履约权全权担保与监督(包括材料质量规格、型号、供货时间、货款支付)。原告如期保质保量的按合同约定把产品送至联思特公司的工地,同时也于2012年1月10日、2月8日、3月27日开具了7份发票给联思特公司。联思特公司于2012年1月11日、2月8日、4月11日分别向原告转账100000元、300000元、200000元,合计600000元,剩余80000元却迟迟没有支付。由于原告不断催要,二被告告诉原告,由安装工程公司负责还清被告联思特公司所欠原告的货款80000元,这期间已历时两年。原告和安装工程公司于2014年3月27日签订了一份付款协议,协议约定由被告安装工程公司于2014年7月30日前付清联思特公司所欠原告的80000元。但是付款期限届满后,安装工程公司却没有履行付款义务。原告无奈下再次向联思特公司催讨,联思特公司于2014年11月28日向原告支付10000元,联思特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魏少扬于2015年2月20日以个人名义向原告支付10000元,剩余货款至今未付。综上,原告和联思特公司签订了购销合同,原告保质保量的提供了产品,联思特公司理应履行支付义务,但联思特公司却不能全部履行自己的支付义务。安装工程公司作为担保与监督方理应积极督促联思特公司履行支付义务,但却和联思特公司串通,故意与原告签订付款协议拖延支付时间,到了付款时间却不履行付款义务。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联思特公司支付原告货款60000元;2、被告安装工程公司对被告联思特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被告联思特公司辩称,其对欠款数额没有异议,但目前付款的条件并未成就。根据《产品购销合同》的约定,尾款支付的前提是“安装完毕经验收合格后一次性付清全款”,但这个工程至今还未经业主方验收。
被告安装工程公司辩称,其同意被告联思特公司的意见,亦同意在付款条件成就后承担担保责任。
经审理查明,2012年1月9日,原告作为供方、联思特公司作为需方、安装工程公司作为担保方,三方签订了一份《产品购销合同》(合同编号:20120101),约定联思特公司向原告购买母线桥,金额为680000元;由供方运至需方工地,由需方自卸货物;供方应于合同签订后20个工作日内交货;需方应在合同签订后预付20%货款,货到工地5天内按实际到货数量支付实际到货数量总额的80%,安装完毕经验收合格后一次性付清全款;由质检部门按标准验收,需方可在一个月内提出异议;该货物在正常使用的条件下,质保一年;报价单供需双方签字盖章后具有本合同同等法律效力;合同的履约由第三方即安装工程公司全权担保与监督(包括材料质量、规格、型号、供货时间、货款的支付)。上述购销合同所附《电气成套设备报价单》(报价号:SM1201006)备注一栏载明“本报价为交钥匙工程,含母线安装及铜排连接器等”。合同签订后,原告于2012年4月10日前已将价值680000元的货物送至联思特公司指定的工地,并进行了安装调试。联思特公司仅向原告支付600000元,尚余80000元未付。2014年3月27日,安装工程公司与原告签订了一份《付款协议》,确认尚欠原告货款80000元,并承诺于2014年7月30日前付清,若未按期足额支付货款,安装工程公司应支付原告违约金(以80000元为基数,按照同期银行利率,自2012年4月11日起计至款项付清之日止)及实现债权的所有费用。之后,安装工程公司未按上述约定付款。经原告多次催讨,联思特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魏少杨分别于2014年11月28日、2015年2月20日向原告各支付了10000元,尚欠货款60000元未付。原告催讨未果,遂诉至本院,请求判令如前述诉讼请求。庭审中,原、被告均确认讼争设备已投入使用。
以上事实有经庭审质证的《产品购销合同》、《电气成套设备报价单》、《厦门增值税专用发票》、《付款协议》、银行付款凭证、原、被告的陈述以及法庭审理笔录为证。
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联思特公司之间存在合法有效的买卖合同关系。讼争的配电箱及母线桥设备的报价系交钥匙工程,即原告除向联思特公司交付设备外,还应负责设备的安装调试。原、被告均确认讼争设备已于2012年4月10日前交付,且已实际投入使用。本案中双方未约定验收期间,但是设备验收的主动权在于联思特公司,联思特公司未经验收或未将产品质量不符合约定的情形通知原告,即将产品投入使用,应视为产品符合质量要求,相应的法律后果由其自行承担。另外,根据原告与安装工程公司签订的《付款协议》,安装工程公司不仅未提出该设备未经验收合格其无法付款,还承诺在2014年7月30日前付清余款,本院据此认定付款条件已成就。综上,原告已依约完成了讼争设备的交付、安装调试义务,且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已成就,故对原告要求联思特公司支付货物尾款60000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照准。安装工程公司作为担保人在《产品购销合同》上盖章,承诺对合同的履约包括货款的支付等提供全权担保,故安装工程公司依法应对联思特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五十七条、第一百五十八条、第一百六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厦门联思特贸易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支付原告厦门叁木机电设备有限公司货款60000元。
二、被告黑龙江省安装工程公司厦门分公司对被告厦门联思特贸易有限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被告黑龙江省安装工程公司厦门分公司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被告厦门联思特贸易有限公司追偿。
如果被告厦门联思特贸易有限公司、黑龙江省安装工程公司厦门分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650元,由被告厦门联思特贸易有限公司、黑龙江省安装工程公司厦门分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此页无正文)
代理审判员  洪华娇

二〇一六年二月二十五日
代书 记员  陈瑛瑛
附页:
本案适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第一百零九条当事人一方未支付价款或者报酬的,对方可以要求其支付价款或者报酬。
第一百五十七条买受人收到标的物时应当在约定的检验期间内检验。没有约定检验期间的,应当及时检验。
第一百五十八条当事人约定检验期间的,买受人应当在检验期间内将标的物的数量或者质量不符合约定的情形通知出卖人。买受人怠于通知的,视为标的物的数量或者质量符合约定。
当事人没有约定检验期间的,买受人应当在发现或者应当发现标的物的数量或者质量不符合约定的合理期间内通知出卖人。买受人在合理期间内未通知或者自标的物收到之日起两年内未通知出卖人的,视为标的物的数量或者质量符合约定,但对标的
物有质量保证期的,适用质量保证期,不适用该两年的规定。
出卖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提供的标的物不符合约定的,买受人不受前两款规定的通知时间的限制。
第一百六十一条买受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时间支付价款。对支付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买受人应当在收到标的物或者提取标的物单证的同时支付。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
第二十一条第一款保证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债权及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实现债权的费用。保证合同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
第三十一条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十二条人民法院判决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或者赔偿责任的,应当在判决书主文中明确保证人享有担保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权利。判决书中未予明确追偿权的,保证人只能按照承担责任的事实,另行提起诉讼。
保证人对债务人行使追偿权的诉讼时效,自保证人向债权人承担责任之日起开始计算。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本案执行申请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三十九条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
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