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保定联润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与沈春林、刘志成追偿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1-29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河北省保定市莲池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冀0606民初2969号
原告保定联润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保定市南市区焦庄乡连庄二村。组织机构代码56199612-7。
法定代表人崔建磊,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建,该公司职员。
委托代理人陈晓娟,该公司职员。
被告沈春林,男,汉族,1963年2月3日出生,住山东省东阿县。
委托代理人杨振,山东鲁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刘志成,男,汉族,1963年2月24日出生,住山东省东阿县。
委托代理人同上。
被告王和庆,男,汉族,1975年10月17日出生,住山东省东阿县。
委托代理人同上。
被告东阿鑫岳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东阿县工业园区香江路。
法定代表人王中木,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同上。
保定联润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润公司)与沈春林、刘志成、王和庆、东阿鑫岳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岳物流公司)为追偿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8月21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薛春良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联润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建、陈晓娟,被告沈春林、刘志成、王和庆、东阿鑫岳物流有限公司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杨振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联润公司诉称,2014年2月26日,被告沈春林由原告作担保,从定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贷款68.7万元购买车辆,沈春林购买的车牌号分别为鲁P×××××(鲁P×××××)、鲁P×××××(鲁P×××××)车辆,合同约定其按还款计划表逐月偿还车辆贷款本息及滞纳金、借款及利息,其他被告为沈春林逐月偿还车辆贷款本息及滞纳金、借款及利息做连带担保,但沈春林未按照约定偿还,其他被告也未承担任何连带担保还款,自2015年11月15日到2017年6月15日,被告共计拖欠原告317796.86元。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请求法院判令:1、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偿还原告317796.86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沈春林辩称,涉案车辆并非原告出售给被告,庭前证据交换中,原告没有提交涉案车辆销售发票来印证消费贷款购车协议真实性,从而证明了被告提出的虚假贸易进行借贷的事实,原告没有提供银行划款的具体明细及原告已清偿完贷款的银行结清证明的三联单,不能证明原告具有本案追偿权的基础,原告主张的借款及利息与本案不是同一法律关系,不应在本案追偿权中予以主张,原告主张的滞纳金实际是以计算复利的形式又进行主张,对于滞纳金的主张不应支持,要求法院驳回对沈春林的起诉。
被告刘志成、王和庆辩称,因为原告与第一被告签订的消费贷款购车协议是以虚假形式进行借贷,违反合同法52条规定,应认定为无效合同,主合同无效,保证人不应承担保证责任,法院应依法驳回对被告的起诉。
被告鑫岳物流公司辨称,原告诉称的借款及利息,于本案追偿权并非同一法律关系,不应在本案中主张,鑫岳物流公司是根据原告方工作人员李法利的要求,以个人名义与原告签订的消费贷款购车协议,该协议完全是原告方为了给被告鑫岳物流公司办理分期贷款而拟定的虚假协议,至今原告仍无法出示销售发票,予以证实该协议真实存在,因此该协议无效;原告在贷款手续下来以后,在每辆车中扣除15000元保证金及续保押金3000元,上述款项均应在原告起诉数额中予以扣除;原告主张的滞纳金并非追偿权范围,且原告偿还款项已包含利息,也不应当再计算滞纳金,综上,请法庭依法驳回原告的不实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在2014年2月26日,被告沈春林由被告刘志成、王和庆担保与原告签订消费贷款购车协议,协议约定,由原告作担保,被告沈春林向银行贷款687000元购买汽车两台,贷款24个月,月还款37302.1元,因银行放款低于被告贷款,被告沈春林需从原告处借款96000元,按原告提供的还款计划表按时偿还,被告刘志成、王和庆作为担保人应根据所形成借贷实际情况,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沈春林保证履行与定州信用社签订的各项合同规定中的义务,如因沈春林未按合同规定偿还借款本息的其他相应义务,导致原告承担连带责任后,原告有权向沈春林追索所欠贷款本金、利息、罚款及对原告造成的损失。如被告沈春林未按还款计划表按时偿还贷款,自贷款逾期之日起,每日加收万分之八滞纳金及利息。
另查明,鑫岳物流公司于2014年3月28日作出承诺书,对被告沈春林贷款购车存在风险作出承诺,承诺内容为:由于贵公司对客户沈春林贷款购车存在潜在风险,故我公司自愿承诺用公司名下的财产作担保,如沈春林不按时偿还贵公司的月还款,本公司自愿承担连带还款责任,并按时偿还在贵公司的所有拖欠款项,直至在贵公司的所有拖欠款还清为止。若违约,贵公司有权处置上述担保财产。2014年4月18日,被告沈春林由原告担保与定州信用社签订个人购车借款合同,合同约定:沈春林向定州信用社借款687000元,用于购买江淮牌汽车,借款期限自2014年4月18日至2016年4月17日。借款月利率6.6625%,沈春林按月还款,从借款发放的次月开始还款,还款日为每月的20日,采用等额本息还款法还款。原告为连带责任保证人,保证期限为借款到期日起二年。合同签订后,定州信用社向被告沈春林发放了贷款。
自2015年10月16日至2016年4月15日,原告指派公司个人账户代理人李凤翔代被告沈春林偿还了银行贷款本息,被告沈春林共欠原告代垫的银行贷款及利息和借款及利息共计223800.6元。
被告主张每辆车交纳保证金15000元及续保押金3000元,但未提供证据支持,本院不予认可。
上述事实,消费贷款购车协议、承诺书、个人购车借款合同、保证合同、客户交易明细对账单、营业执照、民事判决书、行车本复印件、授权书、还款明细表及当事人陈述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沈春林签订由被告刘志成、王和庆担保的《消费贷款购车协议》、被告沈春林与定州信用社签订由原告担保的《个人购车借款合同》、原告与定州信用社签订的《保证合同》及鑫岳物流公司作出的承诺书均合法有效,应予以保护。被告主张是原告采用虚假贸易形式进行的贷款,购车协议无效。因借款合同是被告沈春林亲自与定州信用社签订,被告没有证据证明双方签订合同时存在欺诈行为,被告提出的抗辩事由并不能影响该借款合同的效力。
本案系追偿权纠纷,原告诉求包含向被告的借款本息及代被告偿还的银行借款本息共计223800.6元,因被告欠原告的借款及代偿的银行借款均为同一消费贷款购车合同约定,目的均为购买车辆,且被告沈春林出具的还款明细表表明两种欠款一并计息偿还,为减少当事人的诉累,原告一并主张并无不妥。滞纳金系原告为被告垫付银行贷款及被告欠借款后依合同产生的费用,但原告主张每日万分之八滞纳金过高,应以每日万分之六为标准,计算2015年10月16日至2017年6月15日止的欠款滞纳金。被告刘志成、王和庆及鑫岳物流公司为被告沈春林作了担保,故被告刘志成、王和庆及鑫岳物流公司应据此对被告沈春林欠原告的223800.6元及滞纳金向原告承担连带偿还责任,被告刘志成、王和庆及鑫岳物流公司承担偿还责任后,可向被告沈春林追偿。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六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三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沈春林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原告保定联润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欠款223800.6元。
二、被告沈春林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保定联润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滞纳金,滞纳金数额按所欠款数额每日万分之六计算(2015年10月16日至2017年6月15日止)。
三、被告刘志成、王和庆与被告东阿鑫岳物流有限公司对以上所欠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6067元,简易程序减半收取3033.5元,由原告保定联润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承担897.5元,由被告沈春林、刘志成、王和庆、东阿鑫岳物流有限公司共同承担2136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薛春良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焦智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