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重庆市永川区兴六煤业有限公司与钟得兵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1-2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渝05民终815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重庆市兴六煤业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永川区三教镇利民村龙家山村民小组,组织机构代码59051728-7。
法定代表人阳长模,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冯世芬,重庆市永川区中山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委托代理人阳世明,男,1969年4月5日生,汉族,系被告公司职工,住重庆市永川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钟得兵,男,1979年7月14日生,汉族,住重庆市永川区。
委托代理人孔健,重庆新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重庆市兴六煤业有限公司(简称兴六煤业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钟得兵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永川区人民法院(2016)渝0118民初446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兴六煤业公司诉称,钟得兵系其公司职工。2016年1月29日,钟得兵向重庆市永川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该委作出仲裁裁决,兴六煤业公司不服,认为钟得兵在工作期间承诺不购买社会保险,现又以兴六煤业公司没有为其购买社会保险为由,要求解除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并支付经济补偿和失业保险待遇损失,不符合法律规定。故起诉请求解除原钟得兵之间的劳动关系,但必须做离岗体检,不予支付钟得兵经济补偿和失业保险待遇损失。
钟得兵辩称,其就同一仲裁裁决也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其从2010年9月6日起到兴六煤业公司处从事采煤工作。工作期间,兴六煤业公司没有为钟得兵缴纳齐全各项社会保险,也没有支付年休假工资。2015年8月至12月,兴六煤业公司全面停产,无故不安排钟得兵工作,也不支付生活费。钟得兵起诉请求判决兴六煤业公司支付2015年8月至10月停产期间生活费7675元(5175元+1250元+1250元)、失业保险待遇损失15750元(875元/月×15个月×120%)、年休假工资10892元(4738元/月÷21.75天/月×5年×5天×2)、经济补偿26059元(4738元/月×5.5个月)。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0年9月6日,钟得兵与重庆市永川区金桥矿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劳动合同期限从2010年9月6日起至2014年12月31日止。同日,钟得兵向重庆市永川区金桥矿产开发有限公司作出承诺,该承诺书载明“因本人原因,在合同期内企业按国家规定应为我交纳的社会保险(包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部分,我不愿用人单位为其交纳,要求用人单位在发工资时一并发放给我,并承诺自行依法缴纳。”2012年2月16日,重庆市永川区金桥矿产开发有限公司分立成立兴六煤业公司兴六煤业公司。2012年4月8日,原、钟得兵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书,劳动合同期限从2012年4月8日起至2015年12月31日止,并载明“本人从2010年9月6日起至今在本矿签合同有效”。2015年8月至10月,兴六煤业公司公司停产。2015年12月25日,钟得兵以兴六煤业公司未依法为其缴纳各项社会保险为由,向兴六煤业公司邮寄解除劳动合同申请书。兴六煤业公司于2015年12月28日签收。2016年1月29日,钟得兵向重庆市永川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要求兴六煤业公司退还2014年9月至2015年6月期间养老保险费2580元、支付2015年8月至12月期间生活费10738元、失业保险待遇损失15750元、年休假工资10892元、经济补偿26059元。该委作出仲裁裁决,裁决由兴六煤业公司支付钟得兵经济补偿20024.40元(3640.80元/月×5.5个月)、失业保险待遇损失4725元(875元/月×9个月×50%×120%),并驳回钟得兵的其他仲裁申请。原、钟得兵均不服,向本院提起诉讼。因钟得兵后起诉,遂撤诉,其诉讼请求并入本案审理。双方均陈述在2016年1月1日又重新签订了劳动合同书,钟得兵一直工作至春节后,因提出仲裁申请,钟得兵没有再回兴六煤业公司单位工作。钟得兵庭审时表示坚持要求解除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
另查明,钟得兵系农民工,从2010年9月起参加了工伤保险,从2011年12月至2015年9月参加了医疗保险,从2012年1月至2014年9月参加了养老保险,没有参加失业保险和生育保险。
兴六煤业公司举示2013年5月至2015年6月期间工资表(缺2015年3月),其中2014年12月工资表列明带薪年休工资390元,工资表显示钟得兵2015年工资分别为:2015年1-2月4105元、4月2290元、5月2277元、6月2142元。兴六煤业公司陈述工资是通过银行转账发放。钟得兵质证认为兴六煤业公司公司存在两份工资表,该工资表仅是其中银行转账发放工资的一份,另一份由现金领取;该工资表载明的项目系兴六煤业公司编造,金额明显低于行业工资与实际不符。钟得兵同时举示2015年12月工资表3张,证明兴六煤业公司公司存在两份工资表。兴六煤业公司质证对真实性不认可,其认为该工资表没有兴六煤业公司单位印章,也没有工人签字。
一审法院认为,劳动者和用人单位的合法权利受法律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条规定,劳动者享有取得劳动报酬的权利、休息休假的权利以及享受社会保险和福利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规定,用人单位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本案中,兴六煤业公司没有为钟得兵缴纳齐各项社会保险,钟得兵要求解除与兴六煤业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符合法律规定。兴六煤业公司于2015年12月28日签收钟得兵邮寄送达的解除劳动关系申请书,双方又于2016年1月1日重新签订劳动合同后,钟得兵仍坚持以兴六煤业公司未买齐社会保险为由要求解除与兴六煤业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理由成立。兴六煤业公司诉称同意解除双方劳动关系,但钟得兵必须离岗体检的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钟得兵的平均工资,根据《劳动部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用人单位必须书面记录支付劳动者工资的数额、时间、领取者的姓名以及签字,并保存两年以上备查。钟得兵于2016年1月29日提出仲裁申请,兴六煤业公司应当举示2014年2月至2016年1月期间的工资表。对于兴六煤业公司举示的工资表,钟得兵认为兴六煤业公司保存有两份工资表,钟得兵举示两份工资表未加盖兴六煤业公司公司印章,也没有工人签字,不予采信,钟得兵也没有举示其他证据予以证明,应当承担不利后果。兴六煤业公司未举示2015年3月、2015年7月至2016年1月期间的工资表,应当承担不利后果。参照2015年度重庆市城镇私营单位采矿业月平均工资4065.25元计算钟得兵2015年3月、7月、11月、12月及2016年1月份工资。因2015年2月春节放假半月,钟得兵2015年1月、2月工资合并发放,无法得知2月工资具体数额;2015年8月至10月钟得兵没有上班,2015年2月、8月至10月工资不纳入计算钟得兵平均工资。经计算,钟得兵平均工资为3379.40元[(2290元+2277元+2142元+4065.25元×5个月)÷8个月]。
关于钟得兵主张的经济补偿,虽然钟得兵入职重庆市永川区金桥矿产开发有限公司时候向该公司出具承诺书,在合同期内企业按国家规定应为其缴纳的社会保险(包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部分,其不愿用人单位缴纳,但应当由重庆市永川区金桥矿产开发有限公司缴纳的生育保险,钟得兵并没有放弃。兴六煤业公司成立之后,双方之间重新建立了劳动关系,钟得兵并没有向兴六煤业公司作出不缴纳社会保险的承诺,其向重庆市永川区金桥矿产开发有限公司作出的承诺不能免除兴六煤业公司为其缴纳社会保险的义务,钟得兵以此为由要求解除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并由兴六煤业公司支付经济补偿,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的规定,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双方于2012年4月8日签订的劳动合同载明从2010年9月6日起签订的合同有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五条的规定,钟得兵计算经济补偿时,要求把在重庆市永川区金桥矿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工作年限合并计算为兴六煤业公司单位工作年限的,应得到支持。钟得兵经济补偿的工作年限从2010年9月6日起计算,应当计算5.5年,经济补偿为18586.70元(3379.40元/月×5.5年)。
对于钟得兵主张的失业保险待遇损失,兴六煤业公司于2012年2月16日成立。钟得兵在兴六煤业公司处工作已满一年,兴六煤业公司没有为钟得兵参加失业保险,应当对钟得兵承担赔偿责任。根据《重庆市失业保险条例实施办法》规定“农民合同工一次性生活补助金标准按单位为其实际缴费年限应享受失业保险金标准的50%一次性发放”、“单位未按规定参加失业保险,单位应比照失业人员工作年限应享受失业保险金的120%予以赔偿”,《重庆市失业保险条例》第二十四条规定“失业人员领取失业保险金的期限,根据其失业前所在单位和本人累计缴纳失业保险费的时间确定,累计缴费时间满三年不足四年的为九个月”。钟得兵系农民工,其在兴六煤业公司处工作满三年不足四年,故钟得兵失业保险待遇损失为4725元(875元/月×9个月×120%×50%)。
关于钟得兵主张的带薪年休假工资,根据《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的规定,用人单位的职工连续工作一年以上的,享受带薪年休假。钟得兵工作已满1年不足10年,应当享受每年5天的年休假,且在年休假期间享受与正常工作期间相同的工资收入。兴六煤业公司应当举示2014年2月至2016年1月期间的工资表证明其向钟得兵发放了年休假待遇,对于2014年1月以前兴六煤业公司是否发放了年休假待遇,应当由钟得兵举证,钟得兵未举证证明,应当承担不利后果。2014年12月工资表载明兴六煤业公司发放了年休假工资,故对钟得兵2014年度的年休假工资不予支持。双方均认可春节期间兴六煤业公司单位放假半个月的事实,超出国家法定节假日的假期,钟得兵实际享受了年休假。钟得兵已经享受了2015年度年休假,但兴六煤业公司未举证向钟得兵发放了2015年度的年休假工资,本院参照钟得兵解除劳动合同前12个月平均工资3379.40元/月计算,故钟得兵2015年的年休假待遇为776.87元(3379.40元/月÷21.75天/月×5天)。
关于钟得兵主张的2015年8月至10月停产期间的工资,根据《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十二条之规定,非因劳动者原因造成单位停工、停产在一个工资支付周期内的,用人单位应按劳动合同规定的标准支付劳动者工资。超过一个工资支付周期的,若劳动者提供了正常劳动,则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不得低于当地的最低工资标准;若劳动者没有提供正常劳动,应按国家有关规定办理。因兴六煤业公司停产造成钟得兵没有上班,兴六煤业公司应支付钟得兵停产期间工资。因政府没有明文规定,本院参照钟得兵解除劳动关系前平均工资计算一个工资支付周期的工资,按照重庆市最低工资标准的70%酌情主张一个工资支付周期后的工资,故兴六煤业公司应支付钟得兵2015年8月至10月停产期间的工资为5129.40元(3379.40元/月+1250元/月×2个月×70%)。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失业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七条、第二十一条,《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三条、第五条,《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一、由原告重庆市兴六煤业有限公司支付被告钟得兵经济补偿18586.70元;二、由原告重庆市兴六煤业有限公司支付被告钟得兵失业保险待遇损失4725元;三、由原告重庆市兴六煤业有限公司支付被告钟得兵带薪年休假工资776.87元;四、由原告重庆市兴六煤业有限公司支付被告钟得兵2015年8月至10月停产期间的工资5129.40元;五、原告重庆市兴六煤业有限公司不予支付被告钟得兵其他费用。以上一至四项共计29217.97元,限原告重庆市兴六煤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5日内支付给被告钟得兵。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5元,由原告重庆市兴六煤业有限公司负担。
上诉人兴六煤业公司不服该判决,上诉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主要表现在:经济补偿和失业保险待遇。上诉人未为被上诉人购买五项社会保险,是因为被上诉人承诺放弃社会保险。被上诉人以未交社会保险来主张经济补偿和失业待遇损失,理由不成立;带薪年休假工资已发放。停产期间工资不应支付,煤碳行业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制。多劳多得,不劳不得。因此,请求撤销原判并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钟得兵答辩称,一审判决正确,应予维持。
本院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用人单位为与其建立劳动关系的劳动者参加各项社会保险是其法定义务。由于上诉人在双方劳动关系存续期间未依法为被上诉人参加社会保险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用,故被上诉人以此为由要求解除双方之间的劳动合同关系并要求上诉人支付经济补偿金,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应当予以支持。上诉人原工作单位重庆市永川区金桥矿产开发有限公司分立成立上诉人后,被上诉人继续在上诉人处上班,属法律规定的非因本人原因从原用人单位被安排到新用人单位工作的情形。而原用人单位重庆市永川区金桥矿产开发有限公司除去被上诉人承诺不缴费的社会保险项目外,也存在未依法为被上诉人参加社会保险的事实,所以也不能因被上诉人的承诺免除重庆市永川区金桥矿产开发有限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的责任。由于重庆市永川区金桥矿产开发有限公司并未支付被上诉人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五条的规定,被上诉人计算经济补偿时,要求把在重庆市永川区金桥矿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工作年限合并计算为上诉人工作年限的,应得到支持。综上,对上诉人不支付上诉人经济补偿金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由于上诉人未为被上诉人办理失业保险手续,同时上诉人亦未举示证据证明社会保险经办机构能够补办,上诉人的行为造成被上诉人失业后无法领取失业保险待遇,故被上诉人的失业保险待遇损失应由上诉人负责赔偿。对上诉人不支付被上诉人失业保险待遇损失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根据《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五条规定,单位根据生产、工作的具体情况并考虑职工本人意愿,统筹安排职工年休假,年休假在1个年度内可以集中安排,也可以分段安排。而春节法定假期为三天,加上调休共七天,被上诉人在春节期间享受的超过法定假期的时间作为单位安排的年休假并无不当,被上诉人已享受2015年度的年休假,由于上诉人未举证证实发放了2015年度的年休假工资,根据《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三条的规定,依据被上诉人的工作年限其应享受每年5天的年休假,上诉人应支付被上诉人该5天年休假工资。
根据《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十二条之规定,非因劳动者原因造成单位停工、停产在一个工资支付周期内的,用人单位应按劳动合同规定的标准支付劳动者工资。超过一个工资支付周期的,若劳动者提供了正常劳动,则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不得低于当地的最低工资标准;若劳动者没有提供正常劳动,应按国家有关规定办理。上诉人未举证证实要求被上诉人上班,故一审法院主张被上诉人可得2015年8至10月的停产工资并无不当。
经审查,一审判决对被上诉人应得的经济补偿金、失业保险待遇损失、年休假工资、停产期间的工资计算正确。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重庆市兴六煤业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申 威
代理审判员 陈 杨
代理审判员 岳 林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高广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