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李杰、李洪伟等寻衅滋事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2-05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安徽省砀山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7)皖1321刑初223号
公诉机关安徽省砀山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李杰,男,1980年2月16日出生于安徽省砀山县,汉族,初中文化,务农,住砀山县。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7年6月6日被砀山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取保候审,当日被砀山县公安局执行取保候审。2017年9月18日被本院决定逮捕,2017年10月23日被砀山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砀山县看守所。
辩护人杜法良,安徽梨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李某伟,男,1983年12月2日出生于安徽省砀山县,汉族,小学文化,务农,住砀山县。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7年6月6日被砀山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取保候审,当日被砀山县公安局执行取保候审。2017年9月18日被本院决定逮捕,2017年9月26日被砀山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砀山县看守所。
辩护人彭兵,安徽尊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李甲,男,1981年11月12日出生于安徽省砀山县,汉族,小学文化,务农,住砀山县。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7年6月6日被砀山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取保候审,当日被砀山县公安局执行取保候审。2017年9月18日被本院决定逮捕,2017年9月21日被砀山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砀山县看守所。
辩护人陈莽,安徽梨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某某,男,1984年8月25日出生于安徽省砀山县,汉族,初中文化,务农,住砀山县。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7年6月6日被砀山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取保候审,当日被砀山县公安局执行取保候审。2017年9月18日被本院决定逮捕,2017年10月3日被砀山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砀山县看守所。
辩护人宋支斌,安徽梨苑律师事务所律师。
安徽省砀山县人民检察院以砀检刑诉(2017)19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杰、李某伟、李甲、张某某犯寻衅滋事罪,于2017年9月1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适用简易程序,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砀山县人民检察院代理检察员胡宜振出庭支持公诉,书记员刘傲傲出庭记录,被告人李杰及其辩护人杜法良、被告人李某伟及其辩护人彭兵、被告人李甲及其辩护人陈莽、被告人张某某及其辩护人宋支斌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安徽省砀山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08年7月12日13时许,被告人李杰驾驶货车沿砀丰路行驶时,因超车摁喇叭与同向行驶的被害人何某1等人发生矛盾并厮打,李甲见后帮助李杰殴打何某1,后李杰邀约李某1(已死亡)和李某2(另案处理)两人殴打何某1,李某1又邀约胡某2(另案处理)、李某伟、李甲、张某某等人殴打何某1,何某1电话通知何某2、朱某1开车赶到现场后,李某1持铁棍打砸车辆,张某某、李某伟殴打朱某1,经鉴定何某1、朱某1的伤情均为轻微伤。
被告人李杰于2016年3月9日到砀山县公安局投案,被告人李甲于2016年3月14日被砀山县公安局民警电话通知到砀山县公安局执法办案中心接受询问,被告人李某伟于2016年3月11日被砀山县公安局传唤到案,被告人张某某于2016年5月20日被砀山县公安局传唤到案。
为证明上述事实,公诉机关提供了相关证据,认为被告人李杰、李某伟、李甲、张某某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一)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李杰、李某伟、李甲、张某某当庭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予以供认,未作辩解。被告人李杰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李杰主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具有自首情节;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取得被害人谅解,建议对其从轻处罚。被告人李某伟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李某伟受他人邀约参与本案,属激情犯罪,案发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建议对其从轻处罚。被告人李甲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李甲具有自首情节,已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并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建议对其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张某某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张某某平时表现较好,因受人邀约参与本案,系从犯,其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具有坦白情节,已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并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建议对其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08年7月12日13时许,被告人李杰驾驶货车沿砀丰路行驶过程中,因超车摁喇叭与同向行驶的被害人何某1等人发生争执,继而厮打,李甲见后参与殴打何某1,后李杰邀李某1(已死亡)和李某2(另案处理)两人殴打何某1,李某1又邀约胡某2、李某伟、张某某等人殴打何某1。何某1电话告知其父何某2自己被他人殴打,何某2闻讯后,与其妻朱某1等人开车赶到现场。李某1等人持铁棍、砖块对何某2驾驶的车辆进行打砸,致车辆受损;张某某、李某伟对赶到的朱某1实施殴打。何某1、朱某1的伤情,经砀山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鉴定,均为轻微伤。
另查明:被告人李杰于2017年10月23日到砀山县公安局西南门派出所投案,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被告人李甲于2017年9月21日,经本院电话通知到案,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被告人李某伟于2017年9月20日,在接本院电话通知归案途中,被徐州铁路公安处徐州站派出所民警抓获,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另,被告人李某伟于2010年7月23日,因犯故意伤害罪,被砀山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三年。
被告人张某某于2017年9月20日,在接本院电话通知归案途中,被南京铁路公安处常州站派出所民警抓获,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2017年3月12日,被害人何某2、朱某1出具谅解书,对被告人李杰、李某伟、李甲、张某某的行为予以谅解。
上述事实,被告人李杰、李某伟、李甲、张某某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砀山县公安局出具的归案经过、常住人口基本信息、被告人李杰、李甲、张某某违法犯罪前科查证情况工作记录、砀山县人民法院(2010)砀刑初字第0122号刑事判决书、证人黄某、朱某2、季某等人的证言、砀山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作出的(砀)公(司)鉴(损伤)字[2015]022号、037号文证资料审核意见书、被害人何某1、何某2、朱某1的陈述、谅解书、被告人李杰、李某伟、李甲、张某某的供述与辩解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杰因琐事与他人发生争执后,随意殴打他人,并邀集被告人李某伟、李甲、张某某等人参与殴打,致两被害人轻微伤,情节恶劣,其行为均构成寻衅滋事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杰、李某伟、李甲、张某某犯寻衅滋事罪的事实存在,罪名成立。被告人李杰主动投案、李甲接电话通知到案,均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予以从轻处罚;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取得被害人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辩护人的此节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李某伟、张某某经传唤到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坦白,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取得被害人谅解,依法予以从轻处罚。辩护人的此节辩护意见,予以采纳。被告人张某某的辩护人提出张某某系从犯的辩护意见,根据查明的事实本案不宜区分主从犯,故对该节辩护意见不予支持。根据被告人李杰、李某伟、李甲、张某某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对被告人李杰、李甲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一)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对被告人李某伟、张某某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一)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李杰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拘役三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0月23日起至2018年1月22日止。)
二、被告人李某伟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拘役三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9月26日起至2017年12月19日止。)
三、被告人李甲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拘役三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9月21日起至2017年12月20日止。)
四、被告人张某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拘役三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0月3日起至2017年12月19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审 判 长  邵长稳
审 判 员  管义龙
人民陪审员  顾凤云

二〇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
书 记 员  李 冬
附本案适用相关法律条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九十三条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二)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
(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第六十一条对犯罪分子决定刑罚的时候,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判处。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