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临江大华铸造股份有限公司与马保林民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1-02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吉林省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吉06民终74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临江大华铸造股份有限公司(原名沈阳机床临江大华铸造有限公司)。住所地:临江市兴隆街2委**组。
法定代表人:董安华,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蒋永彬,吉林连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芳媛,吉林连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马保林,男,1963年6月9日生,汉族,住河南省。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恒伟,河南金色世纪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临江大华铸造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华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马保林民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临江市人民法院(2018)吉0681民初62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10月1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大华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驳回马保林的本诉诉讼请求,判令马保林赔偿大华公司1000000元损失。事实与理由:河南卫华重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卫华公司)在起重机案安装后因不能提供国家规定的特种设备出厂时应当附件随附的文件,导致起重机至今未能验收、使用,因此河南卫华公司与大华公司的起重机买卖合同尚未履行完毕,且大华公司购买的起重机属于国家规定的特种设备,该债权系不能转让的债权,其转让债权的行为无效,大华公司对马保林不享有债权。根据双方《业品买卖合同》及《技术协议一》的约定,河南卫华公司在安装起重机完毕后至今,一直未办理验收事项,致使起重机无法使用,大华公司购买起重机的合同目的不能实现。河南卫华公司的行为违反合同约定,大华公司基于不安抗辩权,不应当再支付货款。由于河南卫华公司的违约行为,大华公司至今无法生产,河南卫华公司应承担因起重机无法使用给大华公司造成的全部经济损失。
马保林辩称,债权转让合法有效。大华公司先违约,未按合同约定支付相应货款,马保林是行使先履行抗辩权。大华公司的经济损失无证据证明,即使有损失也与马保林的行为无因果关系。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大华公司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应当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马保林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大华公司支付马保林欠款1237171.6元。事实和理由:2009年11月2日,河南卫华公司与大华公司签订工业品买卖合同,河南卫华公司出售给大华公司一批起重机。合同约定总价款1767388元,合同生效付总款的30%,货到大华公司厂方内付款60%,余款10%在安装完工调试合格及经技术监督部门验收合格后一个月内一次性付清。2010年6月30日,该批起重设备经白山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出具的报告显示,同意安装起重机八台,大华公司在设备安装调试后支付给河南卫华公司530216.4元,余下欠款1237171.6元一直未支付。2016年10月15日,河南卫华公司把大华公司所欠款项的债权转让给了马保林,同时向大华公司作了债权转让通知。马保林就该欠款支付问题每年多次向大华公司主张未果。诉讼过程中,马保林增加诉讼请求:判令大华公司支付自2010年6月20日起至欠款付清时止的利息,利率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计算。
大华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反诉请求:判令马保林赔偿大华公司100国际惯例0000元损失费。事实和理由:2009年11月2日河南卫华公司与大华公司签订《工业品买卖合同》,河南卫华公司出售给大华公司一批起重机,合同约定总价款1767388元。2010年7月河南卫华公司安装完起重机后,大华公司付款530216.4元货款。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特种设备安全法》第二十一条规定:特种设备出厂时,应当随附安全技术规范要求的设计文件、产品质量合格证明、安装及使用维护保养证明、监督检验证明等相关资料和文件,并在特种设备显著位置设置产品铭牌、安全警示标志及其说明。但是河南卫华公司在起重机安装后至今提供不了上述文件,导致起重机无法验收、使用,河南卫华公司严重违约。大华公司为生产经营共投资50000000余元,因起重机无法使用,大华公司至今无法生产经营,投资资金截止至提起反诉之日仅利息就能收益约20000000元,因此河南卫华公司的违约行为给大华公司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根据《工业品买卖合同》第十一款“违约方负责赔偿对方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的规定,河南卫华公司应承担因起重机无法使用给大华公司造成的上述损失。2016年10月15日,河南卫华公司将合同债权全部转让给了马保林,因此马保林应当承担合同义务,赔偿大华公司经济损失。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09年11月2日,河南卫华公司与大华公司签订《工业品买卖合同》,约定:“大华公司向河南卫华公司购买八台起重机,合同价款1767388元。交货地点为大华公司厂内,运输由河南卫华公司负责。结算方式为合同生效付总款30%,货到大华公司厂内付总款60%,余款10%在安装完工调试合格及经技术监督部门验收合格后一个月内一次性付清。设备质量问题有河南卫华公司在一年内免费维修。违约责任约定由违约方负责赔偿对方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2010年6月24日,河南卫华公司与新乡市卫华起重设备安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乡卫华公司)签订《起重机安装委托合同》,委托新乡卫华公司异地安装上述八台起重机。同一天,新乡卫华公司向白山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出具《特种设备安装改造维修告知书》,载明:“施工地点在大栗子镇。工程计划施工日期为2010年6月30日开工,2010年7月30日竣工。提交的文件资料包括特种设备安装告知书,生产单位资质、安装单位资质及施工人员证,产品质量合格证及购销、安装合同,制造监督检验证及型式试验合格证。白山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同意安装起重机八台。”八台起重机安装完成后,大华公司向河南卫华公司支付货款530216.4元。2015年10月24日,大华公司向河南卫华公司出具《企业询证函》,载明:“截止至2015年9月30日,大华公司已经付货款530216.4元。河南卫华公司在询证函上写明:按合同金额,贵公司尚欠1237171.6元,贵公司于2010年5月预付530216.4元,我公司尚未开具发票。”2016年10月13日,河南卫华公司与马保林签订《债权转让协议》,约定:“河南卫华公司将其对大华公司的债权1237171.6元转让给马保林。”2018年4月27日,大华公司收到债权转让通知。大华公司于2016年11月11日将企业名称由沈阳机床临江大华铸造有限公司变更为临江大华铸造股份有限公司。
一审法院认为,大华公司提供了包括《工业品买卖合同》在内的五份材料,其中《技术协议一》中约定了冶金双梁式起重机检验事项由河南卫华公司负责沟通。马保林提供短信记录以证明八台起重机应经检测通过。由于《工业品买卖合同》约定验收费用由河南卫华公司负责,且《技术协议一》中也载明了部分设备检验由河南卫华公司负责沟通,故本案设备的验收检验应当由河南卫华公司负责,马保林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本案八台起重机安装完工后经过了验收,故无法认定本案八台起重机安装完工后已经验收合格。对马保林提供的短信记录不予采纳,对大华公司提供的《技术协议书一》、《技术协议书二》、《电动单梁起重机技术协议》予以采纳。大华公司提供的判决书、大华铸造车间土地设备表、大华铸造车间土地设备利息计算表,以上三份证据不足以证明大华公司是否存在损失及损失数额或损失与起重机使用之间的因果关系,对以上三份证据不予采纳。综上,本案系买卖合同纠纷。河南卫华公司将其对大华公司的债权转让给马保林,并通知了大华公司,债权转让行为有效并对大华公司产生法律效力。大华公司抗辩称河南卫华公司合同未履行完毕,故河南卫华公司对大华公司不享有债权,债权转让无效。依照河南卫华公司与大华公司签订的《工业品买卖合同》:“双方结算方式为合同生效付总款30%,货到大华公司厂内付总款60%,余款10%在安装完工调试合格及经技术监督部门验收合格后一个月内一次性付清。”该合同总价款为1767388元,90%计算为1590649.20元,八台起重机已经安装完成,大华公司仅支付530216.40元(总价款的30%),故马保林享有河南卫华公司对大华公司的先履行抗辩权,大华公司所述于法无据,其应当支付马保林八台起重机安装完成后尚欠的货款1060432.80元(总价款的60%)。马保林主张大华公司全额支付所欠货款,因其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本案八台起重机已经验收合格,故对其主张的剩余10%货款,无法支持。大华公司称本案债权系不能转让的债权,因本案债权为货款债权,不属于特殊债权,对大华公司的该主张,不予支持。大华公司称河南卫华公司没有开具正式发票,故无法付款,因开发票属于从给付义务,而大华公司交付货款属于其主给付义务,故大华公司以未开发票为由拒绝履行付款义务,不符合履行合同同时履行抗辩权的适用条件,故对大华公司的该主张,不予支持,大华公司在给付货款时,如未收到发票,可另行通过合法途径解决。大华公司反诉主张马保林支付损失费用,因河南卫华公司仅转让了债权,并未转移合同义务,大华公司如有因违约导致的损失,应当向河南卫华公司主张,且其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损失为1000000元,故对大华公司的反诉请求,不予支持。马保林主张大华公司支付自2010年6月20日起的利息,因马保林称设备安装完成时间为2010年8月,大华公司在反诉状中称设备安装完成时间为2010年7月,故货款利息应当自2010年8月1日起计算。马保林主张利率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计算,于法有据,予以支持。综上所述,大华公司应当支付其欠付的货款1060432.8元并支付相应利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六条、第六十七条、第七十九条、第八十条、第一百三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判决:“一、被告临江大华铸造股份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给付原告马保林起重机货款人民币1060432.8元并支付利息(自2010年8月1日起至货款付清时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二、驳回原告马保林的其他诉讼请求;三、驳回被告临江大华铸造股份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本诉案件受理费7967元,由被告临江大华铸造股份有限公司负担6829元,由原告马保林负担1138元;反诉案件受理费6900元,由被告临江大华铸造股份有限公司负担。”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河南卫华公司与大华公司签订《工业品买卖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未违反国家法律法律的强制性规定,为合法有效合同,双方应按合同约定全面履行义务。依照该合同中“双方结算方式为合同生效付总款30%,货到大华公司厂内付总款60%,余款10%在安装完工调试合格及经技术监督部门验收合格后一个月内一次性付清。”的约定,河南卫华公司已履行完毕起重机的安装义务,大华公司应按合同约定履行给付总价款的90%的货款义务。现大华公司以起重机未进行验收为由,拒绝给付货款的主张,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大华公司虽然购买的起重机属于国家规定的特种设备,其生产、安装、改造、维修应当有专业技术人员和必要的检测手段,但河南卫华公司对合同约定的设备安装义务已完成,且河南卫华公司在已超过合同中“设备质量问题由供货方在一年内免费维修。”的约定期限,将债权转让给马保林的行为并未违反合同约定和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同时,双方并未约定河南卫华公司负有终身改造和维修的义务,故该债权转让行为并无不当,大华公司主张本案债权系不可转让债权,该债权转让行为无效,依据不足,本院不予认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二条“债务人接到债权转让通知后,债务人对让与人的抗辩,可以向受让人主张。”的规定,一审对河南卫华公司仅转让了债权,并未转移合同义务,大华公司如有因违约导致的损失,应当向河南卫华公司主张的认定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但由于大华公司并未提供充足的证据予以证明其损失1000000元,故一审判决对大华公司的反诉请求不予支持并无不当。
综上,大华公司的上诉请求,理由不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并无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7458元,由临江大华铸造股份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 伟
审 判 员  迟吉岩
代理审判员  郭惠靖

二〇一八年十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杨鸿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