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杭州创达舞台设备有限公司与无锡飞声贸易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8-16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江苏省无锡市惠山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苏0206民初3166号
原告:杭州创达舞台设备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30105762005086Q,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和睦新村20幢北面。
法定代表人:丁齐,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郑筠,北京炜衡(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潘炳祝,北京炜衡(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无锡飞声贸易有限公司,组织机构代码78837166-6,住所地江苏省无锡市惠山区洛社镇石塘湾五秦村。
法定代表人:秦翼,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浩庆,江苏茂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倪力,江苏茂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杭州创达舞台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达公司)诉被告无锡飞声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声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6月1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7年8月3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后因案情复杂转为普通程序,于2018年4月18日第2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创达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郑筠、潘炳祝,被告飞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秦翼、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浩庆、倪力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创达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被告向原告退还腾龙音箱44只(价值109400元)、RCF样品27只(价值89274元),如果上述音响设备已经灭失,则请求被告赔偿198674元;2、请求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逾期退货利息损失(腾龙音箱44只利息损失自2017年1月15日起至实际支付之日止,RCF样品27只利息损失自2017年3月25日起至实际支付之日止,按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上浮50%计算);3、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被告双方达成一揽子协议,原告已按约履行了赔付及退还订货款义务,被告拒不履行退还相关音响设备的义务。
被告飞声公司辩称:1、原告所供音响设备涉嫌销售假冒伪劣商品犯罪,飞声公司已报案,本案应移送公安机关处理;2、原被告双方签订的一揽子协议生效条件未成就,协议尚未发生法律效力;3、由于原告提供了假冒伪劣音响设备,被告销售后产生了索赔,至今尚未解决。要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创达公司与飞声公司之间存在代理销售创达(RCF)产品业务关系,创达公司向飞声公司供应RCF音响设备。期间,飞声公司于2016年9月12日向创达公司订购音响设备,出现假冒RCF音响问题。为此,创达公司与飞声公司经协商,于2017年1月14日达成“关于无锡地区腾龙批次品质问题一揽子处理协议”(以下简称一揽子协议),约定:因出现假RCF单元问题,做出如下一揽子处理约定,双方承诺,此事按此协议执行完毕,将不再做任何形式的追究和牵扯;1.创达公司就此次事件赔付飞声公司38385元,另赠送飞声公司LF18G401低音二只、国产处理器一台(已交付)。2……飞声公司终止与创达公司RCF代理合作……。3.创达公司承诺,原RCF代理保证金及原未提货RCF订单款于2017年1月16日退还飞声公司。……5.关于此次事件出现的腾龙问题货,飞声公司将在收到约定赔偿款和退还的RCF款后同时返还创达公司。6.创达公司同意,飞声公司现有陈列的RCF样品可在不影响二次销售的前提下,按原价退还创达公司。本协议自飞声公司收到约定赔偿款和退还的RCF款之时生效。……双方在一揽子协议落款处分别签字确认。此后,创达公司分别于2017年1月16日转账支付38385元和100000元、于2017年1月22日转账支付100000元、于2017年3月24日转账支付89274元,合计327659元。飞声公司确认已收到上述款项。
上述事实,由创达公司举证了一揽子协议、银行转账记录及当事人的陈述在卷佐证。飞声公司对上述证据无异议,但认为:根据一揽子协议的生效条件约定条款,创达公司并未完成付款义务,所以协议并未生效,且飞声公司处尚存RCF样品需要退还,而此款创达公司至今并未退还,其将另行主张权利。
飞声公司针对其辩解,举证了创达公司于2017年3月25日制作的“RCF需退回产品清单”打印件(以下简称清单一)、飞声公司制作的“RCF需退回产品清单”(以下简称清单二)。清单一列表载明了型号、数量合计27只、单价、总计货款89274元,列表“下方注明”:……3、退货款至飞声公司账上,货物由飞声公司发出后,由飞声公司(秦翼)转创达公司(丁晴)欠腾龙音响货款59400元整;4、创达公司退还飞声公司RCF原订单货款65744元整。对“下方注明”的内容,飞声公司解释为:创达公司还要求飞声公司支付所欠的腾龙音响货款59400元,而创达公司还需退还飞声公司RCF款65744元,两者相差6344元,创达公司还结欠飞声公司6344元未付。飞声公司据此认为一揽子协议约定退RCF款并未全部退还,故一揽子协议尚未生效。清单二列表载明了型号、数量合计15只、单价、总计货款85659元,飞声公司想证明除清单一之外,飞声公司处还有清单二的样品需要退还创达公司,而创达公司并未退还清单二的样品款。飞声公司还举证了货物托运单1份、署名“王磊”的提货清单、索赔函各1份、电子邮件截图4张,想证明除上述音响外,另有4只驱逐舰音响因质量问题,飞声公司遭客户索赔,同时声明此索赔音响不包含在一揽子协议处理范围内。经质证,创达公司认可清单一的样品就是其主张返还的27只样品,该部分样品款89274元已退还飞声公司;对清单一“下方注明”中第3、4条所涉及款项问题,创达公司对此解释是:上述已支付的4笔退款其中1笔100000元已包含了该第3、4条的应退还款项,且实际退款已多付了。创达公司对清单二不予认可,认为与本案无关,对飞声公司举证的其他证据亦不认可,认为均与本案无关。飞声公司就其辩称的刑事报案事宜未提供证据。
由于一揽子协议就所涉“腾龙问题货”和“样品”的具体名称、型号、数量、价款等均未明确,且对协议所涉“代理保证金”、“返还RCF款”等均未确定具体组成、明细和数额,故本院组织原被告双方,就创达公司诉请主张返还腾龙音箱44只、RCF样品27只的现状、具体名称、型号、数量进行现场勘查,确定并详细列出清单。本院根据证据规则,经过多次释明,要求原被告双方就一揽子协议中第3、5条及协议生效条款所涉及相关款项在限期内进行对账确认并提供结果,还责令创达公司就其付款已达到一揽子协议生效条件一节在限期内继续举证并作出合理说明。在限期内,本院既未收到双方对账结果,亦未收到创达公司相关补充证据及合理说明。经现场勘查确认:创达公司诉请返还的全部音响设备现均存放于飞声公司;飞声公司对腾龙音响的质量不敢做出保证,理由是:该批产品本身是假冒伪劣商品,且都已使用过;飞声公司已承诺,在本案审结前保证妥善保管上述物品。
应原被告双方申请,本院已多次组织双方调解,但因客观因素,始终调解未果。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一揽子协议约定的生效条件有无成就,即该协议是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合同的效力可以约定附条件。附生效条件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时生效。本案原被告双方在代理销售RCF音响设备过程中,由于出现假冒RCF音响问题,双方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达成一揽子协议,且在协议中明确载明了协议生效的条件是“本协议自飞声公司收到约定赔偿款和退还的RCF款之时生效”,故一揽子协议是附生效条件的合同。分析该生效条件,即一揽子协议生效须同时具备2个条件:一是飞声公司收到约定赔偿款,二是飞声公司收到退还的RCF款。从上述查明事实可以确认,第一个条件已经成就。就第二个条件,由于双方对退还的RCF款具体组成、数额等细节在一揽子协议中并无载明,且在本案诉讼过程中,在本院责令限期内,双方对退还的RCF款具体组成、数额等细节仍然仍未对账清楚,存在争议;特别是就上述退还样品中,双方就无争议的27只样品、清单一“下方注明”涉及2个款项的支付问题,原被告双方却作出不同理解、解释,创达公司认为已经付清、且多付了,但该解释模糊不清,有无相关证据印证,该解释缺乏合理性;飞声公司则认为款项并未付清。从“下方注明”文意上看,第3、4条文字内容“欠腾龙音响款”、“RCF原订单款”等,应该属于一揽子协议中所涉内容;从清单一落款时间2017年3月25日看,是在创达公司最后一笔付款2017年3月24日之后一天,且该笔支付款项数额与清单一表格合计数一致,该第3、4条字面理解相关款项尚未结清、支付,则可理解为一揽子协议所涉的“退还RCF款”没有全部付清,飞声公司对此解释更具合理性。则一揽子协议生效条件中的第二个条件尚未成就,显然一揽子协议并未发生法律效力,而本案原告创达公司诉请的事实依据就是一揽子协议。纵观一揽子协议内容,虽然原被告双方对纠纷解决已经达成一致,但由于对涉及诸如需退还RCF款具体组成、数额、需退还样品数量、规格、型号等均未作明确约定,导致在协议实际履行中又产生了新的争议,且该争议至今仍未解决;特别是创达公司在本院责令期限内既未提供争议的“退还RCF款”的补充证据,又未能对清单一“下方注明”相关付款说明作出合理解释;且在现场勘查中,在飞声公司处确实还存在清单二的RCF音响设备尚未处理的事实,而一揽子协议已约定终止了双方的代理合作关系。本院据此认定:创达公司对一揽子协议已生效的主张举证不力,应承担不利后果;创达公司尚未按照一揽子协议的约定,全部“退还RCF款”,即一揽子协议约定的生效条件尚未成就。本院对飞声公司的“一揽子协议并未发生法律效力”的辩解予以采信,则创达公司的本案诉请缺乏事实依据,应予驳回。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四十五条、第五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杭州创达舞台设备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384元,由杭州创达舞台设备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有关规定,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
审 判 长  陆正伟
人民陪审员  杨焕娣
人民陪审员  姚 艳

二〇一八年七月九日
书 记 员  高 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