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三亚市公安局吉阳分局与余静波行政处罚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行政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06-1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7)琼行申50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三亚市公安局吉阳分局。住所地三亚市新风街***号。
负责人梁一强,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谢灿华,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胡杨,海南中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余静波,男,汉族,1979年4月21日出生,住安徽省金寨县,现住三亚市。
三亚市公安局吉阳分局(以下简称吉阳公安分局)因余静波诉吉阳公安分局治安行政处罚纠纷一案,不服海南省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琼02行终23号行政判决(以下简称原审判决),向本院提出再审申请。本院于2017年9月2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吉阳公安分局申请再审的主要理由:1.原判认定余静波的打架行为是为制止违法侵害对他人加以侵害的行为,属于认定事实不清。余静波作为保安队长,听到杨宣亭和他人打架,不但没有及时进行劝阻,反而参与打架斗殴,事后又再次殴打他人,并造成他人受伤的结果。2.在余静波参与的互殴事件中,存在未到案人员,仍在继续调查当中,暂时无法确定刑事案件,吉阳公安分局依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五十一条的规定对互殴事件以行政案件进行处理,是符合规定的。而原判在阐述余静波的伤情鉴定对公安机所作的678号行政处罚具有因果关系的问题上,适用《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的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第五十一条,明显前后矛盾,属于适用法律、法规确有错误。3.余静波的伤情鉴定情况不影响吉阳公安分局对余静波殴打他人做出的行政处罚。综上,二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第(三)项、第(四)项的规定申请再审。
本院认为,经原审判决查明,余静波等人到打架现场时,余静波没有持械。余静波到现场后,因与对方发生语言冲突,被对方用碎酒瓶戳伤,才从现场捡起一根铁棍,击打对方并将其驱散。余静波的以上行为,既不属故意挑逗他人对自己进行侵害,然后以制止违法侵害为名对他人加以侵害的行为,也不属互相斗殴的行为,而是为了免受正在进行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侵害而采取的制止违法侵害的行为。本案是因伤害行为引发的治安管理处罚案件,原审依据《公安机关办理伤害案件规定》及《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认定规范准确的伤情鉴定是确定案件的性质和办理程序的前提和基础,伤情鉴定的情况与处理结果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并无不当。对2014年8月4日21时40分许在三亚半岭温泉工地发生的伤害案件,在余静波本人当时报警后,公安机关并未制作受案登记表,在2014年8月9日对余静波作出处罚前,未对余静波进行过调查询问,制作询问笔录,也未对余静波的陈述和申辩作过书面记录,进行核实。原审判决根据查明的上述事实,认定吉阳公安分局作出的678号处罚决定主要证据不足、违反法定程序,而且余静波的行为不属于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吉阳公安分局引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的规定对余静波进行处罚,属适用法律错误。为此,原审判决在吉阳公安分局的行政处罚已执行完毕,不具有可撤销内容的情况下,判决确认该行政处罚行为违法正确。故,原审判决认定的案件基本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综上,吉阳公安分局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第(三)项、第(四)项规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四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吉阳公安分局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贺 莺
审判员 王 鉴
审判员 唐 进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三十日
书记员 魏克帅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九十一条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一)不予立案或者驳回起诉确有错误的;
(二)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未经质证或者系伪造的;
(四)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法规确有错误的;
(五)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
(六)原判决、裁定遗漏诉讼请求的;
(七)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八)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七十四条人民法院接到当事人的再审申请后,经审查,符合再审条件的,应当立案并及时通知各方当事人;不符合再审条件的,予以驳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