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陕西宝陵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与山东菏建建筑集团有限公司西宁分公司、青海怡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12-08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青海省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宁民三终字第0043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陕西宝陵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银生。
委托代理人:冶有贵。
委托代理人:马晓凡。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山东菏建建筑集团有限公司西宁分公司。
负责人:张去珍。
委托代理人:尚德功。
原审被告:青海怡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马永胜。
委托代理人:高海银。
委托代理人:陈和庆。
上诉人陕西宝陵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宝陵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山东菏建建筑集团有限公司西宁分公司(以下简称菏建分公司)、原审被告青海怡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怡海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西宁市城东区人民法院(2015)东民一初字第38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9月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0月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宝陵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冶有贵与被上诉人菏建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尚德功、原审被告怡海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陈和庆、高海银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菏建分公司与宝陵公司分别于2010年11月、2011年4月27日签订《钻孔排桩施工合同》和《锚杆工程施工合同》,合同约定,菏建分公司以清包工的方式,承包西宁锦峰.滨河苑.名邸小区13号、14号工程边坡支护、钻孔排桩及13、14号楼工程边坡支护预应力锚杆、钢筋挂网喷砼工程的施工,合同价款按实际工程量结算支付。合同签订后,菏建分公司组织人员投入机械设备,按合同内容完成施工。排桩工程结束后,菏建分公司、宝陵公司于2011年5月30日,进行了排桩工程结算,结算金额为310080元。锚杆工程结束后,双方于2011年6月21日进行了锚杆工程结算,结算金额为121590元。排桩、锚杆两项工程的工程款共计431670元。宝陵公司已支付工程款合计234800元,对尚欠的工程款196870元宝陵公司以菏建分公司未提供进青有效资质、施工资料、拉拔实验报告、专家论证书等资料为由拒付。
原审法院认为,菏建分公司与宝陵公司签订的《钻孔排桩施工合同》和《锚杆工程施工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合同内容不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属有效合同,应受法律保护。双方应按合同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菏建分公司按合同约定完成施工任务后,由于宝陵公司未及时付清工程款以致发生纠纷,其责任在于该公司。工程完工后,菏建分公司是否应向宝陵公司提交进青有效资质、施工资料、拉拔实验报告、专家论证书资料,双方在合同中没有约定,在庭审中,宝陵公司也未提交相关证据佐证。故其以菏建分公司未提供上述资料为由拒付工程款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信。菏建分公司主张的违约金48340元,计算依据不明确,不予支持。怡海公司与本案无直接关系,不应承担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1、被告陕西宝陵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山东菏建建筑集团有限公司西宁分公司工程款196870元;2、被告青海怡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不承担责任;3、驳回原告山东菏建建筑集团有限公司西宁分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978元,由被告陕西宝陵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承担。
宣判后,宝陵公司不服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认为原判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原判认为本案是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但菏建分公司未取得建筑企业施工资质,本案《钻孔排桩施工合同》未获得追认,是效力待定合同,《锚杆工程施工合同》是与个人签订的,是无效合同。原判认定对提交施工资料、实验报告等在合同中没有约定是错误的,菏建分公司拒不提供施工资质、施工资料是工程不合格的标志,现已导致宝陵公司的工程至今无法竣工验收,故请求撤销原判,查清事实后改判或发回重审。菏建分公司辩称,本案合同合法有效,菏建分公司具有施工资质,诉讼前宝陵公司从未提及施工资质、质量问题且其已支付60%工程款,其所称的移交资料问题,双方在合同中没有约定,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处理结果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怡海公司述称,原判判令怡海公司不承担本案民事责任正确,宝陵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菏建分公司已经提交资质证明,故双方签订的合同合法有效,宝陵公司的结算可以视为其对工程质量的认可,本案应当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菏建分公司是山东菏建建筑集团有限公司在青海省设立的企业非法人分支机构,菏建分公司经营范围内容为为公司承揽建筑业务,其中混凝土预制构件专业承包贰级、地基与基础工程专业承包贰级。宝陵公司与菏建分公司签订的《钻孔排桩施工合同》约定的工程内容为:菏建分公司钻机成孔、协助灌桩、负责灌注导管的安装、拆卸、清洗,灌注期间钻机提拉导管。宝陵公司将焊好的钢筋笼采用吊车下入孔内,采用混凝土泵车输送砼到孔口。宝陵公司负责排桩质量,工地代表和工程监理对排桩施工质量进行全面监督、对违反施工要求和技术规范的操作责令停工或处罚。宝陵公司与菏建分公司签订的《锚杆工程施工合同》在合同前言部分明确:经宝陵公司审查,菏建分公司具有相应的资质及能力。该合同约定的施工内容是菏建公司以清包工方式承担预应力锚杆施工:锚杆孔施工避开卵石层,土层内钻机成孔、安放锚杆、垫板、螺母、注浆、张拉锁定,不包含两道腰梁的施工,宝陵公司按设计要求提供成品锚杆、垫板、螺母、一次性注浆管、非锚固定套管;钢筋挂网喷砼施工:桩身混凝土打孔安装钢钉,桩间土打入土钉50厘米与钢筋网连接、喷砼。菏建分公司接受现场宝陵公司的管理,接受监理的监督,施工中严格按设计图纸施工,各个环节的施工工艺和技术要求按指定规范执行,保证工程质量和生产进度。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一、本案两份合同的效力如何确认?二、宝陵公司以菏建公司未提供施工资料、拉拔实验报告、专家论证书为由拒付工程款的理由是否成立?
关于焦点一本案两份合同的效力如何确认的问题,宝陵公司上诉认为《钻孔排桩施工合同》是效力待定的合同,《锚杆工程施工合同》是无效合同。但经本院审查宝陵公司与菏建分公司在《锚杆工程施工合同》前言部分已明确:经宝陵公司审查,菏建分公司具有相应的资质及能力。同时菏建分公司作为山东菏建建筑集团有限公司的分支机构可以为其承揽相应资质的建筑工程业务,现本案两份合同已实际履行完毕并已结算,宝陵公司已向菏建分公司支付部分工程款,非效力待定合同,也不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无效情形,故本案两份合同合法有效,原判对此认定正确,宝陵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焦点二宝陵公司以菏建分公司未提供施工资料、拉拔实验报告、专家论证书为由拒付工程款的理由是否成立的问题。根据宝陵公司与菏建分公司签订的两份合同,约定的工程内容均是清工,并不涉及材料的提供,工程完成均在宝陵公司现场指挥管理下完成。两份合同也均未有菏建分公司提供资料、进行试验的约定。而宝陵公司所称的拉拔试验、专家论证书等均是工程试验资料,为保证工程质量所用,现本案工程已完工,宝陵公司与菏建分公司业已结算,并未提及工程质量有问题,故其要求菏建分公司提供施工资料、拉拔实验报告、专家论证书的理由不能成立,以此为由拒付工程款的理由亦不能成立。
综上,宝陵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应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978元,由上诉人陕西宝陵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宋敏芳
审判员  闻 宁
审判员  张 薇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三日
书记员  保昕欣
附: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第一百七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是终审的判决、裁定。
第一百九十九条当事人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认为有错误的,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当事人一方人数众多或者当事人双方为公民的案件,也可以向原审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当事人申请再审的,不停止判决、裁定的执行。
第二百零五条当事人申请再审,应当在判决、裁定发生法律效力后六个月内提出;有本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三项、第十二项、第十三项规定情形的,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
第二百三十九条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
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