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被告人肖某1等四人犯容留他人吸毒罪一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1-22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湖南省衡南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8)湘0422刑初182号
公诉机关湖南省衡南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肖某1,男,1982年10月3日出生,汉族,湖南省衡南县人,初中文化,货车司机。因涉嫌容留他人吸毒罪,于2018年3月17日被衡南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30日被该局取保候审。
被告人陈某1,男,1988年7月26日出生,汉族,湖南省衡南县人,高中文化,货车司机。因涉嫌容留他人吸毒罪,于2018年3月17日被衡南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3日被该局取保候审。
被告人肖某2,男,1989年7月11日出生,汉族,湖南省衡南县人,初中文化,货车司机。因涉嫌容留他人吸毒罪,于2018年3月17日被衡南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3日被该局取保候审。
被告人肖某3,男,1985年12月27日出生,汉族,湖南省衡南县人,初中文化,货车司机。因涉嫌容留他人吸毒罪,于2018年3月17日被衡南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30日被该局取保候审。
湖南省衡南县人民检察院以南检公诉刑诉(2018)18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陈某1、肖某1、肖某2、肖某3犯容留他人吸毒罪,于2018年7月2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8年8月1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肖玉香担任庭审记录。湖南省衡南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吴元烛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陈某1、肖某1、肖某2、肖某3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17年至2018年3月期间,被告人肖某1、陈某1、肖某3、肖某2多次相互容留吸毒,其中被告人肖某1在其小车内及货车内容留陈某1、肖某3、肖某2吸毒共计11次;被告人陈某1在其货车内及其家中容留肖某1、肖某3、肖某2等人吸毒共计6次;被告人肖某2在其货车内容留肖某1、陈某1、肖某3吸毒6次;被告人肖某3在其货车内容留肖某1、肖某2、陈某1吸毒共计3次。具体事实如下:
一、被告人肖某1容留他人吸毒的犯罪事实
1、2016年下半年的一天晚上,被告人肖某1在衡阳市华新开发区廖家湾老联队宾馆开了一间房,然后喊来肖某3与其一起在房间内吸食了冰毒。
2、2017年上半年的一天,被告人肖某1将其货车停放在衡阳市珠晖区师院附近,并由其提供冰毒,容留肖某2、肖某3、陈某1在其货车内吸食。
3、2017年上半年的一天,被告人肖某1将其货车停放在衡南县花桥镇川口村川口石场,容留肖某2、肖某3、陈某1在其货车内吸食了冰毒。
4、2017年7月左右,被告人肖某1将其货车停放在衡阳市珠晖区工业园附近,并由其提供毒品,容留陈某1、肖某2、肖某3在其货车内吸食。
5、2017年10月左右,被告人肖某1驾驶其小车分别将肖某2、肖某3接至衡南县洪山镇杨名村天子坟地段,后陈某1也过来了,随后由肖某1提供毒品,四人在被告人肖某1小车内吸食了冰毒。
6、2017年11月左右,被告人肖某1将其货车停在衡阳市白沙洲工业园附近,由肖某1提供冰毒,并在其货车内容留肖某3、陈某1、肖某2吸食了冰毒。
7、2017年12月左右,被告人肖某1驾驶其小车将陈某1、肖某2接至衡南县花桥镇接观村附近,然后由其提供毒品,在其小车内容留肖某2、陈某1吸食了冰毒。
8、2017年下半年的一天,被告人肖某1驾驶其小车将肖某3接至衡南县洪山镇麦坪村附近,由肖某3提供毒品,随后二人在肖某1小车内吸食了冰毒。
9、2017年下半年的一天,被告人肖某1驾驶其小车将肖某2、肖某3、陈某1接到衡南县花桥镇南方水泥厂附近,中途由肖某1出钱在”尿毒症”处购买了冰毒,随后在其小车内四人一起吸食了冰毒。
10、农历2017年年底,被告人肖某1将其货车停放在衡阳市钢管厂附近一条新修的公路旁,在其货车内与肖某2一起吸食了冰毒。
11、2018年2月的一天,被告人肖某1驾驶其小车接陈某1、肖某2至衡南县花桥镇接观村附近,然后三人在该小车内吸食了冰毒。
二、被告人陈某1容留他人吸毒的犯罪事实
1、2017年上半年的一天,被告人陈某1将其货车停放在衡南县洪山镇头思岭附近,然后由其提供冰毒,容留陈某1、肖某2、肖某1在其货车内吸食。
2、2017年上半年的一天,被告人陈某1将其货车停放在衡南县花桥镇筛托石场等待装货时,由其提供冰毒,容留肖某2、肖某1、肖某3在其货车内吸食。
3、2017年9月左右的一天,被告人陈某1将其货车停放在衡南县花桥镇川口村川口石场等待装货时,由其提供毒品,容留肖某2、肖某1、肖某3在其货车内吸食。
4、2017年下半年的一天,被告人陈某1将其货车停放在衡南县花桥镇石丘石场等待装货时,由其提供毒品,容留肖某1、肖某3在其货车内吸食。
5、2018年3月左右,被告人陈某1将其货车停放在衡南县泉溪镇河堤旁,由肖某3提供毒品,容留肖某1、肖某3、肖某2在其货车内吸食。
6、2018年3月15日,被告人陈某1容留肖某3及罗某1在其家中二楼客厅内吸食了冰毒。
三、被告人肖某2容留他人吸毒的犯罪事实
1、2017年下半年,被告人肖某2将其货车停放在衡阳市珠晖区工业园附近,由其提供冰毒,2次容留肖某1、肖某3、陈某1在其货车内吸食。
2、2017年9-10月期间,被告人肖某2将其货车停放在衡南县花桥镇川口石场,共计2次容留陈某1、肖某3、肖某1在其货车内吸食冰毒。
3、2017年年底,被告人肖某2将其货车停放在衡南县花桥镇筛托石场,由其提供毒品,在其货车内与陈某1、肖某3、肖某1一起吸食了冰毒。
4、2017年下半年,被告人肖某2将其货车停放在衡南县花桥镇南方水泥厂附近,由其提供毒品,在其货车内与肖某3、肖某1、陈某1一起吸食了冰毒。
四、被告人肖某3容留他人吸毒的犯罪事实
1、2017年上半年的一天,被告人肖某3将其货车停放至衡南县花桥镇南方水泥厂附近,由其提供冰毒,容留陈某1、肖某1、肖某2在其货车内吸食了冰毒。
2、2017年10月左右,被告人肖某3将其货车停放在衡南县花桥镇川口石场,由其提供冰毒,容留肖某2、肖某1、陈某1在其货车内吸食了冰毒。
3、2017年下半年的一天,被告人肖某3将其货车停放在衡南县花桥镇石丘石场,在其货车内容留肖某2、肖某1、陈某1吸食了冰毒。
为证明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向本院提供了书证、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等证据。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肖某1、陈某1、肖某2、肖某3分别多次相互容留吸食毒品,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四条之规定,依法应当以容留他人吸毒罪追究四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被告人肖某1辩称:公诉机关指控属实,愿意认罪,请求从轻处罚。
被告人陈某1辩称:公诉机关指控属实,愿意认罪,请求从轻处罚。
被告人肖某2辩称:公诉机关指控属实,愿意认罪,请求从轻处罚。
被告人肖某3辩称:公诉机关指控属实,愿意认罪,请求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7年至2018年3月期间,被告人肖某1、陈某1、肖某3、肖某2多次相互容留吸毒,其中被告人肖某1在其小车内及货车内容留陈某1、肖某3、肖某2吸毒共计11次;被告人陈某1在其货车内及其家中容留肖某1、肖某3、肖某2等人吸毒共计6次;被告人肖某2在其货车内容留肖某1、陈某1、肖某3吸毒6次;被告人肖某3在其货车内容留肖某1、肖某2、陈某1吸毒共计3次。具体事实如下:
一、被告人肖某1容留他人吸毒的犯罪事实
1、2016年下半年的一天晚上,被告人肖某1在衡阳市华新开发区廖家湾老联队宾馆开了一间房,然后喊来肖某3与其一起在房间内吸食了冰毒。
2、2017年上半年的一天,被告人肖某1将其货车停放在衡阳市珠晖区师院附近,并由其提供冰毒,容留肖某2、肖某3、陈某1在其货车内吸食。
3、2017年上半年的一天,被告人肖某1将其货车停放在衡南县花桥镇川口村川口石场,容留肖某2、肖某3、陈某1在其货车内吸食了冰毒。
4、2017年7月左右,被告人肖某1将其货车停放在衡阳市珠晖区工业园附近,并由其提供毒品,容留陈某1、肖某2、肖某3在其货车内吸食。
5、2017年10月左右,被告人肖某1驾驶其小车分别将肖某2、肖某3接至衡南县洪山镇杨名村天子坟地段,后陈某1也过来了,随后由肖某1提供毒品,四人在被告人肖某1小车内吸食了冰毒。
6、2017年11月左右,被告人肖某1将其货车停在衡阳市白沙洲工业园附近,由肖某1提供冰毒,并在其货车内容留肖某3、陈某1、肖某2吸食了冰毒。
7、2017年12月左右,被告人肖某1驾驶其小车将陈某1、肖某2接至衡南县花桥镇接观村附近,然后由其提供毒品,在其小车内容留肖某2、陈某1吸食了冰毒。
8、2017年下半年的一天,被告人肖某1驾驶其小车将肖某3接至衡南县洪山镇麦坪村附近,由肖某3提供毒品,随后二人在肖某1小车内吸食了冰毒。
9、2017年下半年的一天,被告人肖某1驾驶其小车将肖某2、肖某3、陈某1接到衡南县花桥镇南方水泥厂附近,中途由肖某1出钱在”尿毒症”处购买了冰毒,随后在其小车内四人一起吸食了该冰毒。
10、农历2017年年底,被告人肖某1将其货车停放在衡阳市钢管厂附近一条新修的公路旁,在其货车内与肖某2一起吸食了冰毒。
11、2018年2月的一天,被告人肖某1驾驶其小车接陈某1、肖某2至衡南县花桥镇接观村附近,然后三人在该小车内吸食了冰毒。
二、被告人陈某1容留他人吸毒的犯罪事实
1、2017年上半年的一天,被告人陈某1将其货车停放在衡南县洪山镇头思岭附近,然后由其提供冰毒,容留陈某1、肖某2、肖某1在其货车内吸食。
2、2017年上半年的一天,被告人陈某1将其货车停放在衡南县花桥镇筛托石场等待装货时,由其提供冰毒,容留肖某2、肖某1、肖某3在其货车内吸食。
3、2017年9月左右的一天,被告人陈某1将其货车停放在衡南县花桥镇川口村川口石场等待装货时,由其提供毒品,容留肖某2、肖某1、肖某3在其货车内吸食。
4、2017年下半年的一天,被告人陈某1将其货车停放在衡南县花桥镇石丘石场等待装货时,由其提供毒品,容留肖某1、肖某3在其货车内吸食。
5、2018年3月左右,被告人陈某1将其货车停放在衡南县泉溪镇河堤旁,由肖某3提供毒品,容留肖某1、肖某3、肖某2在其货车内吸食。
6、2018年3月15日,被告人陈某1容留肖某3及罗某1在其家中二楼客厅内吸食了冰毒。
三、被告人肖某2容留他人吸毒的犯罪事实
1、2017年下半年,被告人肖某2将其货车停放在衡阳市珠晖区工业园附近,由其提供冰毒,2次容留肖某1、肖某3、陈某1在其货车内吸食。
2、2017年9-10月期间,被告人肖某2将其货车停放在衡南县花桥镇川口石场,共计2次容留陈某1、肖某3、肖某1在其货车内吸食冰毒。
3、2017年年底,被告人肖某2将其货车停放在衡南县花桥镇筛托石场,由其提供毒品,在其货车内与陈某1、肖某3、肖某1一起吸食了冰毒。
4、2017年下半年,被告人肖某2将其货车停放在衡南县花桥镇南方水泥厂附近,由其提供毒品,在其货车内与肖某3、肖某1、陈某1一起吸食了冰毒。
四、被告人肖某3容留他人吸毒的犯罪事实
1、2017年上半年的一天,被告人肖某3将其货车停放至衡南县花桥镇南方水泥厂附近,由其提供冰毒,容留陈某1、肖某1、肖某2在其货车内吸食了冰毒。
2、2017年10月左右,被告人肖某3将其货车停放在衡南县花桥镇川口石场,由其提供冰毒,容留肖某2、肖某1、陈某1在其货车内吸食了冰毒。
3、2017年下半年的一天,被告人肖某3将其货车停放在衡南县花桥镇石丘石场,在其货车内容留肖某2、肖某1、陈某1吸食了冰毒。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在卷,经庭审质证,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1、常住人口信息登记表、到案经过等书证,证明个被告人的主体资格和到案情况;2、被告人肖某1、陈某1、肖某2、肖某3的供述与辩解,证明四被告人之间相互容留吸毒的情况;3、被告人容留吸毒的车辆照片、车辆登记信息等,证明容留吸毒的车辆情况;4、四被告人被抓时尿液现场检测报告,经检验,尿液呈甲基安菲他明阳性。
本院认为:被告人肖某1、陈某1、肖某2、肖某3分别多次相互容留吸食毒品,其行为已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公诉机关所指控的罪名成立。到案后,四被告人均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庭审中均愿意认罪,系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四条、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肖某1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一万元(刑期从2018年10月11日起至2019年9月27日止,已扣除其于2018年3月17日起至2018年3月30日止先行羁押时间,罚金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清);
二、被告人陈某1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刑期从2018年10月11日起至2019年6月24日止,已扣除其于2018年3月17日起至2018年4月3日止先行羁押时间,罚金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清);
三、被告人肖某2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刑期从2018年10月11日起至2019年6月24日止,已扣除其于2018年3月17日起至2018年4月3日止先行羁押时间,罚金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清);
四、被告人肖某3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刑期从2018年10月11日起至2019年3月28日止,已扣除其于2018年3月17日起至2018年3月30日止先行羁押时间,罚金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谢凤德
人民陪审员  倪小聪
人民陪审员  陶玉棠

二〇一八年十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肖玉香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五十四条容留他人吸食、注射毒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
第四十五条有期徒刑的期限,除本法第五十条、第六十九条规定外,为六个月以上十五年以下。
第四十七条有期徒刑的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第五十二条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等原因缴纳确实有困难的,经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缴纳、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