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天津珍熙美容实业有限公司、樊艳兰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4-1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津02民终545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天津珍熙美容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市津南区北闸口镇火炬路15号。
法定代表人:张成龙,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薛思阳,女,该公司职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潘晓枫,北京盈科(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樊艳兰。
上诉人天津珍熙美容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珍熙公司)、樊艳兰因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天津市津南区人民法院(2016)津0112民初467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0月20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询问当事人,依据法律规定,不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珍熙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珍熙公司不支付樊艳兰延时加班费、公休日加班费;2、诉讼费由樊艳兰承担。事实和理由:樊艳兰的工龄津贴及职级津贴是不固定收入,会随其工龄及出勤情况的变化而变化,不应计入加班费计算基数。珍熙公司已充分考虑了樊艳兰的工龄及职级情况,计算加班费的基数是每年的天津市最低工资标准再加上160元,珍熙公司不欠付樊艳兰加班费。
樊艳兰辩称,不同意珍熙公司的上诉请求,请求驳回其上诉请求。
樊艳兰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依法改判珍熙公司支付2014年5月至2015年10月延时加班费差额3527元、2014年5月至2015年10月公休日加班费差额1638元;2、诉讼费由珍熙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计算加班费的基数有误,应予改判。二审庭审中,樊艳兰对其加班费数额进行了进一步的核算,核算后其表示对一审判决第一项不再有异议,同意一审判决。
珍熙公司辩称,不同意樊艳兰的上诉请求,请求驳回其上诉请求。
珍熙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珍熙公司无需向樊艳兰支付2014年5月至2015年10月延时加班费差额4608元、公休日加班费差额4096.55元;2、诉讼费用由樊艳兰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樊艳兰于2002年12月25日到珍熙公司从事操作工工作,2005年转岗至品质科从事技术职务,双方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约定工资为天津市最低工资标准,未约定加班费计算方式,樊艳兰于2015年10月22日自珍熙公司处离职。
樊艳兰2014年5月至2015年10月延时加班时间(小时)为:65、58.5、63、70、29.5、57.5、51、76.5、66、52、65、44、59、63、63、58、57、24。
樊艳兰2014年5月至2015年10月公休日加班时间(小时)为:11、22、11、0、0、0、0、0、32.5、44、30、33、33、33、44、0、11、31.5。
珍熙公司已支付樊艳兰2014年5月至2015年10月延时加班费(元)为:1033.41、930.07、1001.61、1112.9、469.01、914.17、810.83、1216.24、1049.31、826.73、1033.41、767.97、1029.78、1099.6、1099.6、1021.05、1003.6、418.89。
珍熙公司已支付樊艳兰2014年5月至2015年10月公休日加班费(元)为:233.18、466.36、233.18、0、0、0、0、0、688.94、932.74、635.94、767.97、767.97、767.97、1023.96、0、255.99、733.06。
樊艳兰工资构成中含工龄津贴与职级津贴两项,该两项除2014年9月发放金额为119.05元、61.91元外,其他月发放项均为250元、130元。
2016年5月20日,樊艳兰向天津市津南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珍熙公司支付2013年10月至2015年10月延时加班费差额6569元、2013年10月至2015年10月公休日加班费差额5839元,以上合计12409元。该仲裁委员会作出津南劳人仲裁字(2016)第283号裁决书,裁决珍熙公司支付樊艳兰2014年5月至2015年10月延时加班费差额4608元、公休日加班费差额4096.55元,共计8704.55元。珍熙公司对该裁决不服,诉至一审法院。
一审庭审中,珍熙公司陈述樊艳兰2014年5月至2015年3月加班费基数为1680元+160元,2015年4月至2015年10月加班费基数为1850元+160元。樊艳兰主张其加班费计算基数应为2230元(1850+250+130)。樊艳兰陈述其2014年5月至2015年10月延时加班费差额应为3888元、公休日加班费差额应为3456元。
一审法院认为,劳动者为用人单位提供劳动应获得相应的工资报酬及福利待遇。本案中,双方曾建立劳动合同关系,珍熙公司应就樊艳兰加班情况支付相应的加班费。本案中双方的争议焦点在于樊艳兰的加班费计算基数问题,珍熙公司主张樊艳兰工龄津贴、职级津贴随樊艳兰考勤变化,不应计入加班费计算基数,但在2014年5月至2015年10月期间,樊艳兰的工龄津贴、职级津贴仅有一次出现了变化,其数额是相对稳定的,故应计入加班费计算基数(2014年5月至2015年3月为2060元、2015年4月至2015年10月为2230元)。对于珍熙公司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评析如下:①樊艳兰2014年5月至2015年10月延时加班费差额,根据樊艳兰在上述时间内延时加班时长计算为1870.74元;②樊艳兰2014年5月至2015年10月公休日加班费差额,根据樊艳兰在上述时间内公休日时长计算为811.06元。
综上所述,珍熙公司的主张不予全部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原告天津珍熙美容实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三日内支付被告樊艳兰2014年5月至2015年10月延时加班费差额1870.74元、2014年5月至2015年10月公休日加班费差额811.06元,以上共计2681.8元。二、驳回原告天津珍熙美容实业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原告天津珍熙美容实业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5元,由原告天津珍熙美容实业有限公司负担。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的证据。本院二审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珍熙公司与樊艳兰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双方形成劳动合同关系,现双方发生劳动争议,应受劳动法律法规所调整。
樊艳兰在珍熙公司工作期间于2014年5月至2015年10月具有延时加班及公休日加班的事实,双方对加班时间无异议,双方争议的焦点为计算加班费的基数如何确定。珍熙公司主张计算加班费的基数为天津市最低工资标准加上160元。樊艳兰主张计算加班费的基数为天津市最低工资标准加上工龄津贴250元及职级津贴130元。本院经审查,樊艳兰工资明细中工资的构成情况,在2014年5月至2015年10月期间内,除2014年9月因樊艳兰上班10天导致工龄津贴与职级津贴较少外,其余在樊艳兰正常上班的月份中,樊艳兰的工龄津贴与职级津贴均为250元和130元,可见,樊艳兰的工龄津贴与职级津贴是固定的,属于樊艳兰的工资组成部分,一审法院将樊艳兰的工龄津贴与职级津贴计入加班费计算基数、并计算出珍熙公司应支付的延时加班费差额及公休日加班费差额并无不当。珍熙公司不同意支付樊艳兰延时加班费差额及公休日加班费差额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本案二审中,珍熙公司与樊艳兰对一审判决的数额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珍熙公司与樊艳兰的上诉请求均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共计20元,由上诉人天津珍熙美容实业有限公司负担10元、上诉人樊艳兰负担1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刘海东
审判员  吴文琦
审判员  杨 琳

二○一六年十二○一六年十二月五日
书记员  韩 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