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泰支公司、吴卫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8-02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江西省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抚民一终字第26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泰支公司,住所地福建省长泰县武安镇人民路85号。
负责人梁跃青,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朱文荣,福建簪华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傅晓莉,福建簪华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吴卫,男,1964年2月8日出生,汉族,江西省黎川县人,江西省黎川县水利局干部,住江西省黎川县。
委托代理人邓卫民,江西诚浩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理。
原审被告蒋广川,男,1980年8月29日出生,汉族,河南省长葛市人,司机,住河南省长葛市。
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泰支公司(以下简称“人财保长泰支公司”)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抚州市临川区人民法院(2013)临民初字第201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4年9月2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人财保长泰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傅晓莉,被上诉人吴卫及其委托代理人邓卫民到庭参加诉讼,原审被告蒋广川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3年7月6日4时26分,被告蒋广川驾驶车牌号为闽A×××××奔驰牌小型越野客车沿福银高速公路由福建往南昌方向行驶,行驶至福银高速492+79.5KM处时,撞上由原告吴卫驾驶的车牌号为赣F×××××比亚迪牌小型普通客车,致使赣F×××××车撞上中央护栏,造成赣F×××××车驾驶员吴卫、乘车人沈奕峰轻微受伤,以及两车和高速公路路产设施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2013年7月6日江西省公安厅交通警察总队直属三支队第三大队做出第363303201300076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当事人蒋广川承担此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当事人吴卫、沈奕峰不承担此次交通事故的责任。
肇事车辆闽A×××××的车主为王明君,在被告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险50万,并投保了不计免赔特约保险。保险期间均自2013年6月19日0时起至2014年6月18日24时止。本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
赣F×××××比亚迪牌小型普通客车为原告所有,其于2013年3月19日登记上牌,本次事故致该车严重损坏,被告保险公司对该车零部件更换定损金额56817元,因原告不予认可,经与保险公司协商未果,诉至法院并申请对其车辆损失进行司法鉴定,原审法院于2013年12月10日委托抚州益通机动车技术性能司法鉴定所对该车进行车损鉴定,该所于2014年1月8日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的征求意见稿,并于2014年3月3日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结论:赣F×××××比亚迪S6小客车车损价值为捌万零壹佰叁拾陆元整(人民币80136元)。鉴定费用1600元为原告交纳。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供的驾驶证、行驶证、保单、事故认定书、照片、快捷案件处理单、清单、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司法鉴定意见书(征求意见稿)、司法鉴定意见书,经庭审质证,可以认定。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抚州益通机动车技术性能司法鉴定所[2014]鉴估字第001号《赣F×××××比亚迪S6小客车车损司法鉴定意见书》能否作为本案定案的依据;2、原告诉请的租车费32800元是否属于通常替代性交通工具的合理费用。
第一个争议焦点问题。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于2013年10月16日立案并送达,后原告吴卫申请对王明君的撤诉,经法院准许,被告人财保长泰支公司于2013年11月22日要求重新确定举证期限,并申请对开庭时间另行确定,法院亦予以准许,2013年11月26日原告吴卫提出对其车损进行鉴定,其申请是在举证期限内提出。针对被告人财保长泰支公司对鉴定机构的各项质疑,法院书面要求鉴定机构就此予以答复,鉴定机构的答复法院亦转付被告人财保长泰支公司,经法院审查,该鉴定机构及鉴定人员均对本案车辆损失具有相应鉴定资格。另外,赣F×××××比亚迪S6小客车车损司法鉴定意见书是法院委托有资质的鉴定机构依法作出的,且车辆修理的零配件的价格远高于整车配件价格是客观事实,在被告人财保长泰支公司没有足够的相反证据对其予以否定的情形下,应对该鉴定结论予以认可,并确定原告因本次事故的车损价值人民币80136元。
本案第二个争议焦点问题。原审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规定,因道路交通事故造成财产损失,当事人请求侵权人赔偿非经营性车辆因无法继续使用,所产生的通常替代性交通工具的合理费用,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故“通常替代性交通工具的合理费用”应为本案的赔偿项目,原告就该项费用主张要求侵权人予以赔偿,应予以支持。至于被告人财保长泰支公司是否应就该项费用承担保险责任。本次事故造成原告车辆损坏,在停驶期间为出行需要,其租赁车辆作为替代性交通工具为其个人选择,虽非必然但符合法律规定,所产生的租车费用与本案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应为本案的直接损失,被告人财保长泰支公司的该项抗辩理由与法律规定相悖,不予采纳。但就原告的租车期限及费用,应结合案件事实进行确定。首先,就租车期限问题,原告车辆从2013年7月事故发生至2014年3月鉴定完毕,一直处于停驶待修状态。《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规定,检验、鉴定结论确定之日起五日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通知当事人领取扣留的事故车辆、机动车行驶证以及扣押的物品。原告的车辆未及时进行维修,其主要原因是双方当事人对车损意见不一致造成。事故发生后,被告人财保长泰支公司对原告车辆零配件更换进行定损,金额为56817元,而原告通过向比亚迪抚州4S店询价,其车辆维修清单价格为111921元,双方维修金额差距巨大,就此进行协商未果,导致本案诉讼,诉讼中的司法鉴定也历时较长,客观上造成原告车辆停驶时间长达8个多月,对此双方均有责任;从司法鉴定结果上看,原告车损为80136元,与被告人财保长泰支公司的定损金额差距较大,且原告购置车辆上路行驶3个月即发生本次事故,从车辆修复的需要,以及原告从4S店询价与人财保长泰支公司定损的差异,原告不能接受该定损结果在情理之中,被告人财保长泰支公司仅从自身利益出发,怠于处理原告诉求,导致车辆停驶时间过长,扩大了损失,因就此承担主要责任,故确定原告租赁车辆期限为8个月,其中5个月的租车费用作为本案的直接损失由人财保长泰支公司在保险限额范围内进行理赔,原告自行负担3个月的租车费用。关于租车费用的确定。从原告举证分析,原告租赁黎川县鸿运出租车有限公司的赣F×××××号吉利美日牌轿车的使用性质为非营运,且该车亦以非营业企业客车进行投保,黎川县鸿运出租车有限公司将非营运车辆进行租赁经营,原告在明知以上事实基础上与该公司签订租赁合同,约定每月车辆租金4000元,对该约定租金依法不予认可。结合原告的职业、原告对本案的处理需要以及黎川县工资及消费水平,酌定租车费用按2000元/月。
综上,被告蒋广川连续驾驶机动车超过4小时未停车休息,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二条第(七)项:“驾驶机动车不得有下列行为:……(七)连续驾驶机动车超过4小时未停车休息或者停车休息时间少于20分钟;”之规定,是造成此次事故的直接原因。原告吴卫、乘车人沈奕峰在此次事故中,未发生与交通事故相关联的交通违法行为。交警部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及《道路交通事故程序处理规定》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作出的被告蒋广川承担事故全部责任,原告吴卫、案外人沈奕峰在此次事故中无责任的事故责任认定,客观真实,且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予以采信。
因被告蒋广川所驾驶的本案肇事车辆在被告人财保长泰支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以及商业三者险,并投保了不计免赔特约保险,被告人财保长泰支公司作为保险人,应在该车的交强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对被告蒋广川应承担的各项损失进行替代赔偿,不足部分由被告蒋广川承担。
本次事故造成原告损失,原告吴卫要求被告赔偿其因本次事故导致的财产损失等,理由正当,应予支持,但应确定其具体的赔偿金额。依法确定原告吴卫的各项损失如下:1、车辆损失费80136元;2、鉴定费1600元;3、租车费16000元;共计97736元。
依据保险合同约定,被告人财保长泰支公司不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该费用依法由被告蒋广川承担。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四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第(四)项、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泰支公司在闽A×××××号车的“交强险”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鉴定费1600元及车辆损失2000元,合计3600元。二、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泰支公司在闽A×××××号车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吴卫车辆损失费78136元(80136元-2000元)、租车费10000元,合计人民币88136元。三、驳回原告吴卫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243元,由被告蒋广川负担。
一审宣判后,上诉人人财保长泰支公司不服,上诉至本院,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查清事实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其上诉理由是:1、原判关于鉴定费1600元存在认定错误,该鉴定费是被上诉人申请作出,是为证明其诉讼主张而支持的必要费用,应由被上诉人承担。交强险限额为2000元,一审法院要求上诉人在承担车损2000元的同时再承担1600元的鉴定费用,已明显超限额,不符合法律规定。2、被上诉人车损达80136元的认定没有依据,事实认定错误,抚州益通机动车技术性能司法鉴定所[2014]鉴估字第001号鉴定意见书的鉴定机构及鉴定人都某相关价格认证鉴定资质,更没有“车辆后续修复费鉴定”资质。该鉴定机构的鉴定业务范围为“机动车技术性能及外观痕迹物证鉴定、旧机动车评估司法鉴定”,不是价格主管部门授权的价格鉴定机构;鉴定人祝某的资质为“旧机动车评估”、曾爱平的资质为“机动车技术性能及外观痕迹物证司法鉴定”,不是经审核批准的评估人员。3、审理程序违法。本案鉴定意见书是在举证期限届满后一个月由法院委托而做出,被上诉人申请该鉴定已超过举证期限,不属于民事诉讼证据规则第十五条的范围,存在审理程序违法情形。4、租车费用10000元的认定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该租车费用属于间接损失,不在上诉人承保范围内,保险条款明确具体约定保险合同对停驶产生的费用不予赔偿,即使支持该费用,也不由上诉人承担。该费用也不具有通常替代性,被上诉人事故发生前用车时间很短,没有证据证明其在事故之前使用交通工具情况。且被上诉人为公务人员,一个月承担2000元租车费不符合日常生活逻辑,法院不能在否定被上诉人主张租车费用4000元证据的情况下,片面认定被上诉人一个月租车费用为2000元。
被上诉人吴卫答辩称: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驳回上诉请求。1、鉴定费1600元在交强险范围内优先支付符合司法实践,应予支持。2、无论依照文件规定还是被上诉人车为新车的事实,车都应以4S店标准定损,4S店已认定车的维修费需111921元,符合实际,原审认定鉴定车损为80136元虽低于4S店定损,但被上诉人认可,比上诉人的霸王认定好。3、本案鉴定机构的鉴定业务范围已涵盖了对车损的鉴定。4、审理程序合法,即使被上诉人逾期举证,依照民诉法65条规定也可以说明理由,由法院认定。5、租车费用的发生是上诉人拒不赔偿造成,其应当赔偿10000元租车费用。协谈之初,被上诉人提出车交4S店修理,由上诉人自行结算,上诉人不同意,坚持按其自行定损金额计赔,是上诉人的违约违规行为导致车无法修复,被上诉人因未定损又不敢擅修,导致停驶,其对违约扩大的损失应承担赔偿责任。本案租车费用合理。上诉人也未举证证明其不承担租车费用。
原审被告蒋广川未提交答辩意见。
二审中,被上诉人吴卫向本院提交了一份证据:抚州新力汽车贸易有限公司结算单。证明其实际修理费用大于鉴定出的费用。
上诉人人财保长泰支公司对该证据质证认为:这是被上诉人与第三方做出的结算,真实性没办法确认,由法院认定,车损应当以我公司定损为准,为56000元。
本院对被上诉人吴卫提供的证据认证如下:因被上诉人未提供有关发票,对该证据的真实性难以认定。
二审经审理查明,各方当事人对原审查明的事实均没有异议,本院对以上无争议的事实予以确认。但上诉人认为一审判决论述“被告人财保长泰支公司于2013年11月22日要求重新确定举证期限”有异议,认为上诉人没有要求过,这个鉴定程序的启动是在举证期限届满后。
另查明,本案投保单上有投保人声明“保险人已向本人详细介绍并提供了投保险种所使用的条款,并对其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包括但不限于责任免除、投保人被保险人义务、赔偿处理、附则等),以及本保险合同中付费约定和特别约定的内容向本人作了明确说明,本人以充分理解并接受上述内容,同意以此作为订立保险合同的依据,本人自愿投保上述险种。”内容字样。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
一、关于抚州益通机动车技术性能司法鉴定所[2014]鉴估字第001号鉴定意见书能否采信,及鉴定费承担的问题
上诉人人财保长泰支公司认为,鉴定机构的鉴定资质是对旧车残值进行评估,无权对发生损失价值进行鉴定,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该鉴定是超范围鉴定,鉴定结论无效,不合理。鉴定出了的车损价值达到80136元,这里面没有包括发动机、车架大梁这种大件设备,在不包括这些大件的设备就达到了80136元,而该车购买的时候不含税价为97350元,该鉴定结论没有综合考虑该车全新购置时的价格,不符合补偿性原则,由被上诉人提交的修理费证明,修理费也达到了98846元,也超过了该车的全新购置价,也不符合补偿性原则。
被上诉人吴卫认为,没有看到有关车损的文件规定,上诉人认为修理的费用超过全价,但是车辆零配件价格高于整车价格属于常理,上诉人提出修理价格比整车价格高,又不跟被上诉人置换一个车,这不符合常理。
本院认为,本案中抚州益通机动车技术性能司法鉴定所[2014]鉴估字第001号鉴定意见书是一审法院依法委托司法鉴定机构作出。上诉人主张相关鉴定机构和鉴定人员没有相应资质,一审判决对此已有分析认定,本院对一审判决的分析认定予以认同,对该鉴定意见书予以采信。上诉人提供的《江西省道路交通事故车物损失估价暂行办法》为江西省公安厅、物价局发布,不是司法行政管理部门发布,其中对司法鉴定资质的规定不能排他适用,作为认定鉴定机构是否具有相应鉴定资质的依据。关于本案鉴定费,一审判决由上诉人在交强险限额下承担鉴定费1600元和车辆损失2000元,超过了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处理错误,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纠正,上诉人应在交强险限额下承担鉴定费1600元、车辆损失400元,其余车辆损失由上诉人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承担。
二、租车费用10000元能否得到支持,及由谁承担的问题
上诉人人财保长泰支公司认为,租车费用是否属于通常替代性交通工具费用,应当是以合理性及必要性为前提,被上诉人在原审中没有提供该车在事故发生以前的使用情况和频率,租赁小汽车并不是所有人的代步工具,被上诉人选择用租车的方式扩大自己的损失,应当由他自己承担。被上诉人提供的租赁合同和收据都是与第三方私下签订,所租赁的车辆非盈利车辆,租赁公司将非盈利车辆用于租赁属于无效合同,不能作为索赔依据,费用方面也只是提供了收据,而不是专用发票,不能以此确定租车费用。租车费用属于间接损失,根据保险条款第七条第一项间接费用不属于上诉人赔偿范围。
被上诉人吴卫认为,租车费用我付了3万多,法院酌定赔1万多不高,我买这个车本来就是代步,车子坏了就不能代步。租车也不是私下签订,租车以后我们也跟保险公司谈过,租车合同及租车收据说明了我们有租车事实和租车支出,租车形成的损失是上诉人不理赔所造成的,包括我们的损失范围、损失价格都不认可,基于这种情况,被上诉人才没办法把这车放在那一直没修,这个损失不光是鉴定损失,这是上诉人直接造成的。上诉人在一审中提交的保险条款不能确定他们对车主进行了充分说明,保险人就应当承担间接损失责任。我们已经提交了修理结算单,修理费用也大于鉴定的修理费用。
本院认为,一审法院根据被上诉人吴卫的职业、当地工资、消费水平和车辆停驶情况酌定租车费用按2000元每月计算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关于租车费用10000元由谁承担的问题。根据上诉人提交的《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七条第(一)项“下列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赔偿:(一)被保险机动车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停业、停驶、停电、停水、停气、停产、通讯或者网络中断、数据丢失、电压变化等造成的损失以及其他各种间接损失”之规定,在第三者停驶情形下产生的损失,上诉人作为保险人不予赔偿。关于被上诉人主张上诉人未尽明确提示说明义务。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三条第二款“投保人对保险人履行了符合本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要求的明确说明义务在相关文书上签字、盖章或者以其他形式予以确认的,应当认定保险人履行了该项义务。但另有证据证明保险人未履行明确说明义务的除外。”之规定,本案肇事车辆的投保人已在投保单上签字,且投保单有投保人声明,已证明上诉人对投保人进行了明确说明义务,故对被上诉人该抗辩意见不应支持。该租车费用10000元应由实际肇事司机蒋广川负担,原判对此认定错误,应予改判。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原判认定部分事实错误,处理不当,应予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抚州市临川区人民法院(2013)临民初字第2014号民事判决第三项。
二、变更抚州市临川区人民法院(2013)临民初字第2014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泰支公司在闽A×××××号车的“交强险”限额范围内赔偿被上诉人吴卫鉴定费1600元及车辆损失400元,合计2000元。”
三、变更抚州市临川区人民法院(2013)临民初字第2014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为“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泰支公司在闽A×××××号车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范围内赔偿被上诉人吴卫车辆损失费79736元(80136元-400元)。”
四、原审被告蒋广川赔偿被上诉人吴卫租车费10000元。
上述款项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2243元,由原审被告蒋广川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2243元,由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泰支公司负担1963元,被上诉人吴卫负担80元,原审被告蒋广川负担2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长峰
审 判 员  邹志伟
代理审判员  谢志国

二〇一四年十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刘宇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