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原告田志德诉被告张力恒、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12-2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内蒙古达拉特旗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达民初字第1482号
原告田志德,男,汉族,学生,现住达拉特旗树林召镇。
法定代理人田水元,男,汉族,个体,现住址同上,系田志德的父亲。
委托代理人郭利琴,女,汉族,现住达拉特旗树林召镇。
被告张力恒,男,蒙古族,个体,现住达拉特旗王爱召镇。
委托代理人董根栓,内蒙古盖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文,内蒙古盖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住所地鄂尔多斯市。
法定代表人季云峰,男,系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东,男,汉族,系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达拉特旗支公司员工。
原告田志德诉被告张力恒、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于2015年4月29日向本院起诉,本院于当日立案受理。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孙洁独任审理,于2015年8月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田志德的法定代理人田水元和委托代理人郭利琴,被告张力恒及其委托代理人董根拴、杨文,被告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东,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田志德诉称,2014年11月27日,被告张力恒驾驶蒙K763**桑塔纳小型轿车沿达拉特旗西园路由南向北行驶至西园小区东门前向西转弯驶出道路时,与沿西园路由北向南行驶至此处的原告田志德驾驶的电动自行车相撞,造成原告受伤,原告驾驶的电动自行车受损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经交警部门现场勘查和调查取证,出具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张力恒负事故的主要责任,原告负次要责任。原告受伤后先后至包头云龙骨科医院和包头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治疗。被告所有的车辆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故原告起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张力恒承担因交通事故给原告田志德造成的各项经济损失共计209386.45元。另外依法判令被告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的责任范围内赔偿原告经济损失。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张力恒辩称,在交强险的范围内是保险公司承担责任,被告张力恒不承担责任。对于钢板断裂造成的二次损害被告张力恒不承担责任。关于赔偿请求,对于鉴定之后产生的医疗费用不应该由被告张力恒承担,根据相关规定,评残必须是治疗终结之后进行,因此鉴定之后产生的医疗费用不应当由被告承担。
被告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辩称,对事故发生的经过和交警队出具的责任认定书没有异议。对于张力恒所有的车辆在我公司投保交强险没有异议。我公司同意在交强险的责任范围内承担理赔责任。
原、被告双方举证、质证及本院认证如下:
loz1loz原告田志德提供如下证据:
1、提供由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交通警察总队高速公路支队达拉特大队出具的内公交认字(2014)第302号交通事故认定书一份,证明事故发生的经过,被告张力恒承担事故主要责任,原告田志德承担次要责任。被告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张力恒对责任认定书的真实性和证明目的均没有异议。
2、提供由包头云龙骨科医院出具的病历原件一份、费用清单原件一份、诊断书原件2份、门诊收费收据原件10支、住院票据1支;由包头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出具的病历两份、费用清单两份,诊断书证明书一份、住院费用票据2支、门诊挂号票据1支、门诊收费票据1支;由包头市第三医院出具的门诊票据2支;包头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门诊票据1支;达旗医院出具的挂号费票据1支、门诊票据1支;恩格贝中心卫生院出具的门诊收费票据1支。证明原告因事故受伤后花费的医疗费和三次住院60天的事实。被告张力恒、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质证称,对包头云龙骨科医院出具的病历我们认为不全面,病历中的医嘱截止是2014年11月29日,在29日之后的病历没有医嘱,在出院诊断和在2014年12月20日一次检查中,显示实际上是已经愈合了,不是处在没有愈合的状态。出院病历中关于治疗到什么程度有详细的记载,说明出院的时候原告已经完全愈合。综上我们认为,在评残的时候治疗已经终结了,至于评残之后的治疗费用和相应的其他费用我们都不认可。至于包头一附院的治疗我们都不认可,因为与本案无关。对于云龙医院发生的医疗费有正规手续的我们认可,请求法院按票据金额予以认定。关于包头一附院的病历明确说是原告第二次受伤害是存在反常活动造成的,因此原告的第二次受伤是自己造成的。云龙骨科的医疗费用有部分是在2015年5月以后发生的我们不认可,我们认为只要在2014年12月20日第一次出院之后的费用全部不认可。
3、提供鄂尔多斯市道路交通事故伤残评定委员会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伤残评定书原件一份,证明原告所受的伤已经构成10级伤残。被告张力恒、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质证称,对于伤残评定书的真实性认可,对于原告构成10级伤残没有异议,对于赔偿标准有异议,应该按照2014年道路交通事故的赔偿标准计算。
4、提供由爱玛电动车专卖店出具的收据1支,证明原告的电动车损失2000元。被告张力恒、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质证称,不认可,主张车损应该有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原告提供的收据与本案无关,不具有合法性,不是正式发票。
5、提供交通费票据若干,证明花费交通费500元。被告张力恒、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质证称,只认可第一次住院期间来往的交通费,我们认可200元。
(二)被告张力恒提供以下证据:
1、提供由被告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出具的保险单一份,证明被告张力恒的车辆投保了交强险。原告田志德,被告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对保险单的真实性和证明目的均没有异议。
2、提供由鄂尔多斯市市道路交通事故伤残评定委员会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伤残评定书原件一份,证明2015年3月25日原告的伤已经治疗终结,因此在此之后发生的医疗费用均不由被告承担。原告质证称,真实性认可,对证明问题不认可,原告住院三次治疗的是相同的部位,都是因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没有连续住院的原因是因为原告经济困难,因此被告证明目的是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评定书仅仅是作为赔偿伤残金的标准。
(三)被告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未向法庭提供证据。
对于上述证据中,原、被告双方无异议的,本院予以确认。对于有异议的证据,本院将根据已确认的证据,结合原、被告的质证意见、庭审笔录在本院认为中综合认定。
经审理查明,2014年11月27日17时45分许,被告张力恒驾驶蒙K763**号桑塔纳牌小型轿车,沿达拉特旗西园路由南向北行驶至西园小区东门前向西左转弯驶出道路时,与沿西园路由北向南行驶至此处的田志德驾驶的爱玛牌电动自行车相撞,造成原告田志德受伤,两车不同受损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原告被送入达拉特旗人民医院门诊治疗,并于当日转入包头云龙骨科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原告田志德所受伤为左股骨干骨折,住院治疗23天。2015年3月31日,原告被送至包头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为左股骨干骨折术后不愈合钢板断裂,住院治疗20天。2015年5月15日,原告再次被送至包头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为左股骨干骨折术后感染,住院治疗17天。经鄂尔多斯市道路交通事故伤残评定委员会评定,于2015年4月2日出具道路交通事故伤残评定书一份,评定原告田志德的伤残等级为十级,今后需行内固定物取出术。事故发生后,被告张力恒先行赔偿原告17000元。被告张力恒所有的蒙K763**号桑塔纳牌小型轿车在被告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保险期间自2014年8月5日零时起至2015年8月5日24时止。
另查明,本案事故发生后由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交通警察总队高速公路支队达拉特大队出警调查处理,并于2014年12月29日作出交通事故认定书1份,认定被告张力恒负该起事故的主要责任,原告田志德负该起事故的次要责任。
本院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公民因过错伤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承担民事责任。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交通警察总队高速公路支队达拉特大队作出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被告张力恒在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故被告张力恒应对原告田志德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承担70%的赔偿责任。另外因被告张力恒所有的蒙K763**号桑塔纳牌小型轿车在被告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故被告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应当在交强险的责任限额内对原告田志德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对于原告田志德因交通事故遭受损害造成的人身损失,被告张力恒、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辩称,因事故发生于2014年,所以应当适用2014年度内蒙古自治区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标准计算原告的各项损失,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五条的规定,人身损害赔偿项目应依据一审法庭辩论终结时的上一年度相关统计数据确定,本案事故虽然发生在2014年,但应适用法庭辩论终结前上一年度的统计数据,而2015年的道路交通事故赔偿标准中适用的实际是2014年的相关统计数据,故本院参照2015年度内蒙古自治区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标准对事故给原告田志德造成的损害项目做如下认定:1、医疗费。原告受伤后在达拉特旗人民医院花费挂号费5.6元,门诊医疗费129元,在包头云龙骨科医院花费门诊医疗费833.5元,住院医疗费31413.44元,在包头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花费门诊医疗费3.6元,住院医疗费62159.53元,在包头市第三医院花费门诊医疗费19元,在包头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花费门诊医疗费6.5元,在达拉特旗恩格贝中心卫生院花费门诊医疗费494.5元。被告张力恒、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对于在包头云龙骨科医院第一次住院期间发生的医疗费有正规手续的我们认可,请求法院按票据金额予以认定,对于包头一附院住院期间产生的医疗费不认可,因为病历中明确说是原告第二次受伤是存在反常活动造成的,因此原告的第二次受伤是自己造成的,另外包头云龙骨科的医疗费用有部分是在2015年5月以后发生的我们不认可,我们认为只要在2014年12月20日第一次出院之后的费用全部不认可。本院认为,原告田志德在达拉特旗人民医院和包头云龙骨科医院住院期间花费的医疗费,是从事故发生当日开始发生的,且有医疗机构出具的正式收费票据,病历,诊断,医疗费清单等证据予以佐证,可以确定是为治疗本案事故造成伤害所花费,故对原告花费该部分医疗费共计32381.54元,本院予以认定。原告田志德在包头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包头市第三医院、包头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达拉特旗恩格贝中心卫生院花费的门诊医疗费、住院医疗费,从原告提供的正式收费发票及相关病历、诊断证明上可以确定原告治疗的时间是在事故受伤后开始陆续发生,具有一定的连续性,且治疗的受伤部位相同,可以确定原告田志德在以上医院治疗的伤是本案事故所造成的,而原告田志德在以上医院花费的医疗费有相应医院出具的正式收费票据,可以证明该部分医疗费已经实际支出,因此本院对原告在以上医院花费的医疗费共计62683.13元,予以认定。对于被告张力恒、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辩称,原告在包头云龙骨科医院出院以后产生的医疗费是因为原告未遵医嘱,在未达到出院条件的情况下自行出院,导致因其自身存在反常行为,造成钢板断裂,因此在包头云龙骨科医院出院后花费的医疗费属于原告自身原因造成的扩大损失,不应当由被告承担赔偿责任。本院认为,原告在包头云龙骨科医院出院时,虽然有仍需住院观察的医嘱,但出院诊断也写明伤情好转,而原告称急于出院的原因在于家庭经济困难,其意见符合常理,其主观上不存在扩大损失的故意。对于钢板断裂的原因,包头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的诊断为左股骨干骨折术后不愈合钢板断裂,病历中入院情况中存在反常活动,活动受限的表述,是在入院查体时的对原告当时伤情的表述,不是说明原告钢板断裂的原因是存在反常活动。综合以上事实,本院认为,原告田志德对于其钢板断裂产生的医疗费,主观上无故意,但其提前出院与因术后不愈合导致钢板断裂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对此原告存在过错,应当减轻被告张力恒10%的赔偿责任。2、院伙食补助费。原告请求按照2015年内蒙古道路交通事故赔偿标准每天100元,计算60天,共计6000元。被告张力恒称,住院天数应该按照第一次住院的天数计算,因为事故发生在2014年,应当适用2014年道路交通事故标准。被告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称,住院伙食补助费包含在交强险医疗费的赔偿限额内,交强险的赔偿医疗费限额是1万元,原告的医疗费用已经超限,所以对住院伙食补助费我们不予赔偿。本院对于原告请求按照2015年道路交通事故标准计算住院伙食补助费予以支持。对于原告第二次、第三次住院期间(共计37天)产生的住院伙食补助费应当减轻被告张力恒10%的赔偿责任。3、营养费。原告请求按照420天,每天100元计算营养费共计42000元,对此原告提供了由包头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出具的门诊诊断证明书在案佐证。被告张力恒不认可原告请求的营养费,因为包头一附院治疗的相关费用不应该由被告承担,应该由原告承担,另外对该诊断证明书的真实性有异议,这是在原告出了院之后又补开的诊断建议,原告出院的时候如果愈合不良,不可能出院,此外该医嘱建议是估计愈合需要1年,不是需要服营养药需要1年。对于原告在包头云龙骨科医院住院期间的营养费,如果有医嘱需要加强营养和相关的营养费票据我们认可,但应当按照每天40元的标准计算,因为事故发生在2014年,应当适用2014年道路交通事故标准。被告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称,营养费包含在交强险医疗费的赔偿限额内,交强险的赔偿医疗费限额是1万元,原告的医疗费用已经超限,所以对营养费费我们不予赔偿。本院认为,原告提供的诊断证明书上有加强营养的医嘱,故对于原告请求按照2015年道路交通事故标准计算营养费予以支持。因原告提供的诊断证明书上没有明确的需要加强营养期间的医嘱,故营养费计算期间应当按照原告住院天数予以计算。对于原告第二次、第三次住院期间(共计37天)产生的营养费应当减轻被告张力恒10%的赔偿责任。4、护理费。原告请求按照2015年内蒙古交通事故赔偿标准中居民服务业标准计算一天110元,计算了420天的护理费为46200元。被告张力恒称,因原告的母亲是农民,应该适用2014年道路交通事故标准中农民的标准计算护理费,护理天数应该有医疗机构的明确的建议意见,且出院以后护理的天数不应该按照全额计算,应该按照部分护理50%计算。被告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称,护理费的标准应该按照2014年道路交通事故标准中农民的标准计算,护理期间应当按照原告第一次实际住院天数计算。本院认为,原告未提供护理人员收入证明,而从提供的其母亲的户口簿可以确定,其母亲的户籍为农业家庭户,故对于原告的护理费本院按照2015年道路交通事故赔偿标准中农牧业标准每天90.1元予以计算。对于护理期间,因原告未提供明确的医嘱证明所需护理人员的期限,也未提供鉴定机构作出的出院后仍需护理及护理依赖程度的鉴定结论,故对于护理期间,本院按照原告实际住院期间予以认定。5、伤残赔偿金。原告要求按照2015年内蒙古交通事故赔偿标准及伤残评定结论十级伤残,计算伤残赔偿金是56700元。被告张力恒、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对原告田志德的伤构成十级伤残的事实没有异议,但认为应当适用2014年道路交通事故赔偿标准计算。本院认为,原告请求的伤残赔偿金的计算标准和数额符合法律的规定,故本院予以认定。6、交通费。原告请求被告支付其交通费500元,对此原告提供部分交通费票据。被告张力恒、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只认可第一次住院期间来往的交通费。本院认为,虽然原告提供交通费票据有瑕疵,但结合日常生活经验分析,原告受伤,客观上确实需要其近亲属帮助处理事故和照顾,因此支出一定的交通费属于本案事故的合理损失范畴,故根据常理并考虑原告伤情及住院治疗的情况等因素,交通费本院酌情认定300元。7、精神抚慰金。原告请求被告支付其精神抚慰金5000元。被告张力恒、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不认可原告主张的精神抚慰金,因原告的伤为10级伤残,没有达到严重受伤程度,因此精神抚慰金最多认可3000元。本院认为,结合本地区平均生活水平及本案实际情况,对原告请求的精神抚慰金予以支持3000元。8、财产损失费。原告请求被告支付电动自行车损失费2000元,对此原告提供了由爱玛电动车专卖店出具的收据一支在案佐证。被告张力恒、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不认可原告主张的电动自行车损失,称主张财产损失应该有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原告提供的收据与本案无关,不具有合法性,不是正式发票。本院认为,原告提供的票据是其购买电动车时的票据,不能作为其电动自行车的损失依据,而原告未提供相关鉴定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故本院对原告主张的电动自行车损失在本案中不予认定。综上,对于原告田志德因交通事故遭受损害造成的各项损失赔偿数额,本院依法予以认定的项目和数额为:受伤当日在达拉特旗人民医院花费的医疗费和在包头云龙骨科花费医疗费共计32381.54元,第一次出院后花费的医疗费共计62683.13元,第一次住院期间的住院伙食补助费2300元,第二次、第三次住院期间的住院伙食补助费3700元,第一次住院期间的营养费2300元,第二次、第三次住院期间的营养费3700元,护理费5406元,伤残赔偿金56700元,交通费300元,精神抚慰金3000元,共计172470.67元。
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被告张力恒所有的蒙K763**号桑塔纳牌小型轿车在被告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根据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制定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不含港、澳、台地区),被保险人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致使受害人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依法应当由被保险人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保险人按照交强险合同的约定对每次事故在下列赔偿限额内负责赔偿:(一)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为11万元;(二)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为1万元(三)财产损失赔偿限额为2000元;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和无责任死亡伤残赔偿限额项下负责赔偿伤丧葬费、死亡补偿费、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用、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护理费、康复费、交通费、被抚养人生活费、住宿费、误工费,被保险人依照法院判决或者调解承担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和无责任医疗费用赔偿限额项下负责赔偿医药费、诊疗费、住院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合理的后续治疗费、整容费、营养费。故被告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应在蒙K763**号桑塔纳牌小型轿车投保的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田志德伤残赔偿金、护理费、交通费、精神抚慰金共计65406元;医疗费用限额内赔偿原告田志德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共计10000元。
对于超出被告阳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对蒙K763**号桑塔纳牌小型轿车的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赔偿限额的部分,应由被告张力恒按照其应当承担的事故责任比例70%对原告田志德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同时对于原告田志德第二次、第三次住院期间产生的各项损失应减轻被告张力恒10%的赔偿责任,即赔偿原告田志德受伤当日在达拉特旗人民医院花费的医疗费和在包头云龙骨科花费医疗费15667元(32381.54元-10000元×70%),第一次出院后花费的医疗费37609.9元(62683.13元×60%),第一次住院期间的住院伙食补助费1610元(2300元×70%),第二次、第三次住院期间的住院伙食补助费2220元(3700元×60%),第一次住院期间的营养费1610元(2300元×70%),第二次、第三次住院期间的营养费2220元(3700元×60%),共计60936.9元,核减已付17000元,被告张力恒应赔偿原告田志德各项损失共计43936.9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依法应在蒙K763**号桑塔纳牌小型轿车投保的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田志德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伤残赔偿金、护理费、精神抚慰金、交通费共计75406元,此款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打入达拉特旗人民法院专用账户内(账号:05385101040012875户名:达拉特旗人民法院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鄂尔多斯达拉特旗支行营业室)。
二、被告张力恒赔偿原告田志德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共计43936.9元,此款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付清。
案件受理费4441元减半收取2221元,由被告张力恒负担1555元,由原告田志德负担666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孙洁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八日
书记员  郝婷
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16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二十二条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16条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