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许某甲与许某乙,许某丙等赡养费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9-2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彭法民初字第03464号
原告许某甲,男,1929年7月30日出生,土家族。
委托代理人蹇廷方,重庆渝东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徐敏,重庆渝东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授权代理)。
被告许某乙,男,1953年6月20日出生,土家族。
被告许某丙,男,1963年6月25日出生,土家族。
被告许某丁,男,1965年5月4日出生,土家族。
原告许某甲诉被告许某乙、许某丙、许某丁赡养费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9月21日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文元兴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10月1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许某甲及其委托代理人徐敏,被告许某乙、许某丙、许某丁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许某甲诉称:原告与三被告是父子关系,现三被告已成家立业。2005年原告随被告许某丙到彭水县XX街道XX社区XX组生活,开始几年,原告身体还算硬朗,能简单的劳动。自2013年开始至今,原告身体日渐下滑,不能干家务农活,没有劳动能力,牙口也不好,自此家里经常发生矛盾,导致原告生活上得不到保障,经常没有饭吃。原告担心自己患有结石病,希望被告出钱医治,但被告不愿。居住地支部书记曾二次到家里进行调解,其调解结果不佳,未能解决根本问题。原告也曾找过大儿子许某乙,小儿子许某丁,希望能给原告养老送终,但也未能解决原告的生活问题。鉴于三被告的行为,使得原告在经济上无人供养、生活上无人照料、精神上无人慰藉。故依据相关法律规定,诉至本院,请求依法判决:1.三被告每人每年支付原告赡养费6000元;2.本案案件受理费由被告负担。在庭审,原告许某甲将其第1项诉讼请求变更为:日常生活跟随许某丙,具体标准按照原告与许某丙签订的单餐协议执行;许某乙、许某丁每月给付原告200元生活费;医疗费超过1000元的,由许某乙、许某丙、许某丁共同负责,医疗费低于1000元的,由许某丙个人负责。
被告许某乙辩称:赡养父亲是我们的义务我没得意见,前提是将老人的个人财产、共同财产划分公平,主要涉及到土地以及房屋。许某丙将老人接到XX居住时并没有通知我,也不存在我不管不问老年人的情况。由于我个人经济能力有限,请求酌情减少赡养费。
被告许某丙辩称:2008年以来,我父亲就是与我在XX社区共同居住,只是因为我们饮食习惯存在差异父亲现在单独煮饭吃,现在我已与父亲签订了单餐协议,我对父亲的赡养可以按照协议执行。同时,对于父亲诉求生活费、医疗费、日常生活方面的意见我都同意。
被告许某丁辩称:对于财产问题我不是很清楚,因为我很久不在老家了,但是如果说有财产的话,肯定我也该有一份权利,比如土地和房屋。另外,赡养父亲是应该的,对于父亲要求我每月支付200元的赡养费,没有意见。
经审理查明:被告许某乙、许某丙、许某丁三人系原告许某甲的儿子。许某甲原居住于本县XX乡XX村XX组,自2008年起,许某甲即一直跟随许某丙生活在本县XX街道XX社区至今。因原、被告双方对许某甲的赡养问题存在分歧,原告许某甲遂起诉至本院。
另查明:2015年10月12日,许某甲(乙方)与许某丙(甲方)达成《许某丙与父亲单餐协议》,其内容载明(原文):“前段时间两方所在的家庭经常相处不和睦,其原因是:1.大家庭没有处理完善,闹得甲方心里长期不愉快。2.父子两方生活在一起,乙方近两年经常要求单餐,为这件事情经常发生争吵,其甲方因为乙在老家单单生活三四年无人问寒问暖,才把他接到甲方所在地一起生活,而乙又说他口味不和,牙齿也不行而导致要求单餐。为这两件事情乙又请当地支部书记来家庭进行调解,调解结果乙又不服,所以又将此事告上法庭,现在甲看乙的单餐生活隔不住,为此,甲向乙订立以下协议:1、单餐不单家,乙方的任何食品都由甲方支付;2、甲方除支付这些食品外,还向乙方支付现金200元作零花用;3、如乙方体力支撑不了,自己不能煮,甲方按乙方的要求完善。”在庭审中,许某甲与许某丙均对前述协议内容再次予以确认,表示同意许某甲的日常生活按照《许某丙与父亲单餐协议》执行。
许某甲每月领取社会保险105元。许某甲的妻子已经过世。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举示的证据以及当庭陈述在卷佐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敬老、养老、助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赡养老人更是法律明确规定的义务。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无劳动能力的或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子女付给赡养费的权利。许某甲已达86岁高龄,其每月领取的105元社会保险不足以维持当地的基本生活水平,属于法律规定的无劳动能力或生活困难的情形。三被告作为许某甲的儿子,在许某甲无劳动能力或生活困难时理应对其承担起赡养义务。赡养方式包括经济上供养、生活上照料和精神上慰藉。关于许某甲的日常生活问题,许某甲在庭审中要求继续跟随许某丙生活,并按其与许某丙签订的单餐协议执行,许某丙对此表示同意,且继续跟随许某丙生活也符合原告以前的生活习惯,故许某甲可继续跟随许某丙生活,具体标准参照单餐协议执行。另许某甲在本案中未主张许某丙每月支付200元的零花钱,故《许某丙与父亲单餐协议》约定的200元的零花钱不作为本案裁判给付的内容。关于许某甲主张的许某乙、许某丁每月给付原告200元生活费的问题,对此许某丁表示同意。许某乙称自己没有经济收入,但并未举示证据予以证明,对其要求酌情减少赡养费的辩称意见不予采信。结合当地居民的一般生活水平及许某甲目前的收入状况和生活需要,本院认定由许某乙、许某丁每人每月给付许某甲200元赡养费。关于医疗费的问题,许某甲主张医疗费低于1000元的,由许某丙个人负责,医疗费超过1000元的,由许某乙、许某丙、许某丁共同负责。许某丙对此表示同意,结合本案的情况,对许某甲的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亦予支持。
关于被告方提出的应当处理土地、房屋等财产问题。首先,履行赡养义务属于法定义务,不得以分配、处理财产为前提;其次,土地、房屋的分配问题也不是本案的处理范围。故对被告方提出的该项理由不予评判。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四条、十五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许某丙按《许某丙与父亲单餐协议》的约定(200元零花钱除外)负责原告许某甲的日常生活;
二、被告许某乙、许某丁每人每月给付原告许某甲200元赡养费;
三、原告许某甲发生的医疗费低于1000元的,由被告许某丙个人负责;超过1000元的,由被告许某乙、许某丙、许某丁共同负责。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80元(原告许某甲已预交40元),由被告许某乙、许某丙、许某丁共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同时直接向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费80元。递交上诉状后期满七日内仍没有预交上诉费,又不提出缓交申请或提出申请未被批准同意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双方当事人在法定上诉期内均未提出上诉或仅有一方上诉后又撤回的,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当事人应自觉履行判决确定的义务,不自觉履行的,当事人可以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两年,该期限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分期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
代理审判员  文元兴

二〇一五年十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晏万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