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袁飞燕与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绍兴中心支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10-16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浙江省绍兴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2)浙绍商终字第38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绍兴中心支公司。
负责人:徐红。
委托代理人:章山山、王竹青。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袁飞燕。
委托代理人:项薇。
上诉人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绍兴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华安公司”)为与被上诉人袁飞燕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诸暨市人民法院(2012)绍诸商初字第53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年6月1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黄叶青,代理审判员张靓、XX斌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7月16日对本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章山山、王竹青,被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项薇到庭参加诉讼。审理过程中,被上诉人就投保单中投保人声明栏袁建兵签名的真实性提出鉴定申请,本院依法委托浙江汉博司法鉴定所进行了鉴定。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0年9月6日,袁建兵将浙D×××××号车辆(该车辆过户给了袁飞燕,车牌号码变更为浙D×××××)向华安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辆交强险和商业险,商业险中,车辆损失险保险限额为46.5万元,车上人员险保险限额为每座1万元(包括驾驶员),还投保了第三者责任险,均不计免赔。2011年2月18日,袁建兵及袁飞燕向保险公司告知车辆所有人及牌号变更信息,华安保险公司向袁飞燕出具了变更批单。2011年4月3日,张百流驾驶被保险车辆路经沪渝高速公路安徽方向188KM+300M处,车辆碰撞右侧边护栏后又碰撞了中央护栏,后第三者车辆皖B×××××号挂号车和皖P×××××号客车又分别碰撞被保险车辆的尾部和车身左侧,造成被保险车辆严重损坏和驾驶员受伤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驾驶员张百流因伤入院治疗,花去医疗费1928.02元。袁飞燕向华安保险公司报案后,华安保险公司也派员前来对被保险车辆的损坏情况进行了查勘,但双方对保险理赔事宜未能协商一致。被保险车辆因此次交通事故多处发生猛烈碰撞,已严重受损,袁飞燕认为已无修复价值。现袁飞燕起诉要求华安保险公司支付原告保险金共计468766.39元(其中车辆保险金465000元,残值归华安保险公司所有,车上人员保险金3682.49元)。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袁飞燕所有的浙D×××××号车辆在华安保险公司处投保了机动车辆交强险、机动车辆商业险,包括车辆损失险(保险限额为465000元)、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车上人员险等险种,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该院予以认定,双方之间的保险合同关系成立、有效。华安保险公司应从合同约定的时间开始承担保险责任。张百流驾驶被保险车辆发生交通事故,经诸暨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张百流负事故的次要责任。事故造成车辆驾驶员张百流受伤住院,花去医疗费、误工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共计3682.49元,袁飞燕已实际履行完毕,有收条予以证实。经诸暨市价格认证中心鉴定,浙D×××××号车辆需修复费用为417813元,已达车辆保险价值90%以上。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所涉保险合同是否为定值保险合同,袁飞燕是否有权以投保时所确定的价值要求理赔。对此作如下评判:首先,袁飞燕提供的该车辆新车购置发票,载明该车新车购置价为524200元,不包括购置税,华安保险公司对此无异议,但保单上所约定的保险金额为465000元,可以认定双方在签订保险合同时已对投保车辆的价值进行了折旧考虑,其次,被告已按双方约定的保险金额收取了保费,应视为双方对保险价值进行了约定。现袁飞燕对车辆要求按报废处理,要求按照保险金额予以赔偿并无不当,但由于修复金额低于保险金额,根据能修补尽量修补的理赔原则,应按修复金额理赔较为合理,袁飞燕要求按全损价465000元理赔、残值归被告的请求不予支持。华安保险公司应在袁飞燕投保的车辆损失险465000元限额内赔偿原告417813元。原告已支付给车辆驾驶员张百流的治疗费及误工损失费3682.49元,对此华安保险公司无异议,华安保险公司应在车辆驾驶员责任险限额内进行赔偿。华安保险公司要求按投保车辆折旧后的实际价值进行赔付的抗辩意见,显然有违公平原则,该院不予采纳。华安保险公司关于袁飞燕应向事故相对方要求先对交强险部分进行理赔,再在商业险中按照事故责任比例理赔的抗辩意见,不符合保险法相关规定,袁飞燕有权选择基于保险合同关系,要求华安保险公司承担理赔责任,故该院对华安保险公司该抗辩意见,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四条、第二十三条、第六十条之规定,判决:一、华安保险公司应支付袁飞燕保险理赔款计人民币421495.49元,款限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二、驳回袁飞燕其余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8331元,依法减半收取4165.5元,由华安保险公司负担。
上诉人华安保险公司不服原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一审中,被上诉人主张车辆已无修复价值,要求全额赔偿保险金,但一审法院未要求被上诉人变更诉讼请求,径直作出赔偿车辆修理费的判决,改变了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违反法律规定。二、本案系多车多次事故,一审法院笼统认定张百流负事故次要责任,认定事实不清。三、上诉人曾向一审法院申请对车辆出险前实际价值和三次碰撞分别造成的损失程度进行鉴定,但一审法院未予准许,损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四、保险车辆购置于2003年,按照车辆折旧标准,事故发生时,实际价值只有21.39万元,而车辆二次转让价格仅为15万元,修理费用远远超过车辆自身价值,不符合常理。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或查明事实后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袁飞燕答辩称:一、根据诸暨市价格认证中心的评估,该车辆具有修复价值。事故车辆应当以修理为原则,一审法院判决对该车辆进行修理,事实和法律依据充分,被上诉人也予以尊重。二、被保险车辆的新车价格为524600元,加上车辆购置税达到57万余元。在投保时已经进行了折旧处理,保险金额是车辆进行折旧后双方共同约定。该车辆的修复价格没有超过保险限额。虽然上诉人提供了二手车转让发票,转让价格较低,但袁建斌与袁飞燕是亲姐弟,车辆实际是赠予袁飞燕的,所以该转让价格并不代表车辆的实际价值。三、经过袁建斌的确认,上诉人提交的投保单上袁建斌的签字并非是本人所签。综上,被上诉人认为一审判决事实清楚,判决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在二审中,上诉人提供以下证据:1、投保单、保险发票、保险条款及变更投保人、被保险人的批单,证明根据合同约定,保险金额高于出险时车辆实际价值的,应当按照实际价值进行赔偿;投保人未将车辆实际价值只有15万元的事实告知保险公司。2、保存于绍兴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车辆管理所的二手车辆销售统一发票,证明车辆实际价值只有15万元。
被上诉人发表质证意见认为:证据1,投保单上面的签字不是袁建斌本人所签的,对其余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车辆的转让价格与对车辆保险限额的约定不能等同。虽然被上诉人有明确告知的义务,但是前提是上诉人对相关的情况向被上诉人进行了询问,而上诉人没有积极履行相关的提问义务。被上诉人并未隐瞒事实。证据2,对发票的真实性没异议,袁飞燕与袁建兵是亲姐弟,车辆实际上是赠与的,转让价格并非车辆实际价值。
被上诉人袁飞燕申请对投保人声明栏中袁建兵签名的真实性进行鉴定,本院予以准许。经鉴定,鉴定机构确认投保人声明栏中袁建兵签字不是袁建兵书写。
对鉴定结论,被上诉人发表意见认为:对鉴定结论的三性没有异议。上诉人发表质证意见认为:对于鉴定结论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鉴定结论对本案处理没有实质意义。
本院认证认为:证据1,对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但不能达到上诉人的证明目的,具体理由见裁判理由部分。证据2,转让价格并不等于车辆实际价值,故不能达到上诉人的证明目的。证据3,鉴定程序合法,鉴定结论可以采信,可以证明投保单声明栏中袁建兵签名非其本人所签。
经审理,本院对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另查明,保险车辆实际发生三次碰撞,三次事故的责任分别为:与皖B×××××(皖B×××××挂)的事故中,保险车辆驾驶员张百流无责任,对方车辆驾驶员负全部责任;与皖P×××××的事故中,张百流负次要责任,对方车辆驾驶员负主要责任;在碰撞护栏的事故中,张百流负全部责任。投保单声明栏中,袁建兵的签名非其本人所签。上诉人就保险合同免责条款未向被上诉人履行明确说明义务。
本院认为,投保人声明栏中袁建兵的签名经鉴定不是其本人所签,上诉人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已就保险合同中的免责条款向被上诉人袁飞燕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因此,保险合同免责条款对袁飞燕依法不生效。本案的争议焦点主要在于以下四个方面:
一、程序问题。就车损部分,被上诉人起诉认为车辆已无修复价值,要求推定全损,请求判令上诉人支付保险赔偿金465000元。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车辆只构成部分损失,尚未达到推定全损的程度,并根据鉴定意见确定车损赔偿金为417813元。一审法院的判决并未脱离被上诉人起诉的理由和事实,只是对车辆损失程度的认定与被上诉人起诉的主张不一致。一审法院根据查明的事实对车辆损失程度作出认定并据此进行判决,完全符合程序规定,并无必要进行释明或要求被上诉人变更诉讼请求。
二、关于事故责任问题。交警部门对本案事故出具了事故责任书,在无其他证据推翻其认定的事实的情况下,可以根据事故责任书确定事故责任,据此可确认保险车辆发生三次碰撞,三次事故的责任分别为:与皖B×××××(皖B×××××挂)的事故中,保险车辆驾驶员张百流无责任,对方车辆驾驶员负全部责任;与皖P×××××的事故中,张百流负次要责任,对方车辆驾驶员付主要责任;在碰撞护栏的事故中,张百流负全部责任。一审判决在裁判理由部分对事故责任的表述尚欠准确,本院予以纠正,但对本案处理无实质影响。
三、关于是否应对三次事故造成损失的情况分别进行鉴定的问题。车损险中关于按责任比例赔偿的约定、对方车辆交强险先行赔付的约定等均免除了上诉人的部分责任,属于免责条款,均不生效。上诉人应当对事故造成的被保险车辆全部损失承担责任。每次事故造成的损失情况在本案中并无必要查明,一审法院未进行相关鉴定并无不当。
四、关于赔付标准问题。上诉人认为,保险金的赔付基准应以保险车辆的实际价值为限;车辆实际价值按照约定折旧后为21.39万元,而车辆二次转让价格仅为15万元。被上诉人则认为,应在保险合同约定的465000保险金额范围内,以鉴定机构确定的车辆维修费用417813元为准赔付保险金。导致双方这一分歧的根本原因在于双方对保险条款中关于车辆出险时按照一定的方法计算折旧后确定其实际价值,以及车辆损失金额高于该实际价值时按该实际价值进行赔偿的相关条款的效力存在不同认识。本院认为,车辆第二次转让价格为15万元,但转让价格不等于车辆实际价值,买卖双方的身份关系等原因都会对价格造成影响。保险合同中关于车辆折旧及车辆损失金额高于该实际价值时按该实际价值进行赔偿的条款可能免除被上诉人的部分保险责任,属于我国保险法所规定的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应依法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在上诉人未履行该等明确说明义务的情况下,相关条款依法不生效。一审法院根据鉴定机构认定的修理价格确定赔偿金额并无不当。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331元,鉴定费2000元,由上诉人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绍兴中心支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黄叶青
代理审判员  XX斌
代理审判员  张 靓

二〇一二年十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金佳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