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河南江河水利水电工程有限公司、王连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再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1-1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河南省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豫09民再29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河南江河水利水电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南省封丘县幸福路中段487号。
法定代表人:李跃胜,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卢开功,濮阳市华龙区中原路街道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王连光,男,1969年10月18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濮阳市华龙区。现住河南省濮阳县。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杨自锐,男,1984年4月9日出,汉族,住山东省莘县。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万德海,男,1979年3月7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范县。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祝凤欣,男,1981年10月5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范县。
一审被告:濮阳市水利局,住所地:河南省濮阳市人民路112-4号。
法定代表人:梁臣朝,该局局长。
再审申请人河南江河水利水电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河水利水电公司)、王连光因与被申请人杨自锐、万德海、祝凤欣及一审被告濮阳市水利局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河南省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豫09民终779号民事判决,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8月29日作出(2018)豫民申2851号民事裁定,指令本院再审本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了本案。再审申请人江河水利水电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卢开功、再审申请人王连光,被申请人杨自锐、万德海等到庭参加诉讼,被申请人祝凤欣及一审被告濮阳市水利局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出庭应诉。本院依法缺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再审申请人江河水利水电公司、王连光申请再审称,二审判决江河水利水电公司支付工程款945572.61元数额错误。二审判决认定的总工程款数应减去163000元已付工程款,该款有杨自锐出具的证明证实。另有一笔20万元的工程款,是在2012年1月18日杨自锐收到王连光1242500元工程款后,于2012年月20日王连光转账给万德海的,因在一、二审中未找到该款转账回单,故未向法院提供,现该回单已找到,该款应从判决总额中扣除。江河水利水电公司应付工程款数额为582572.61元(945572.61元-163000元-20万元)。请求对本案进行再审。
被申请人杨自锐答辩称,(一)针对再审申请人提出的16.3万元,是我们私下协调时候写的一个证明,与起诉的工程款无关,与对方承诺的追加工程款相联系,因他们承诺的追加款未履行,所以这个16.3万元的证明是无效的。(二)针对王连光给万德海转账20万元的情况,该工程系杨自锐与江河水利水电公司、王连光签订合同并承包的,所有工程款结算事宜也均与杨自锐个人结算,万德海系杨自锐幕后合伙人,再审申请人不可能将工程款结算给万德海。再审申请人王连光是在工程施工过程中经杨自锐介绍认识了万德海,当时万德海在一家小额贷款公司上班,他们私下发生过借贷关系,所以王连光与万德海发生的资金转账事宜与本工程无关。
被申请人万德海答辩称,王连光转账给其20万元属实,但那是王连光借他的钱后来还给他了,这20万元转款与本案工程款无关。
被申请人祝凤欣及一审被告濮阳市水利局未出庭应诉,未答辩。
被申请人杨自锐、万德海、祝凤欣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江河水利水电公司支付其三人工程款1265211.76元及违约金;濮阳市水利局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承担付款责任;本案诉讼费用由一审被告承担。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1年4月10日,濮阳市中小河流治理工程建设管理局与被告江河水利水电公司签订了一份施工合同,濮阳市中小河流治理工程建设管理局作为发包人将河南省南乐县马颊河吉七闸下游段治理工程第四标段的施工承包给被告江河水利水电公司,工程内容为新建(重建)防洪闸9座,分别为元马沟、善缘町沟、豆村沟、李岳村沟、岳村集沟、崔方沟、城关沟、岳连沟、谷金楼沟防洪闸,合同约定价款为3058666元,计划工期为2011年4月11日至2011年6月29日,共80天。
2011年5月8日,三原告签订了工程承包合伙协议一份,主要约定合伙项目为被告江河水利水电公司中标的河南省南乐县马颊河吉七闸下游段治理工程第四标段的项目内容;三人合伙承包的项目,对外以原告杨自锐为代表出现,合伙期限至合伙施工的项目完工,结算完毕为止。2011年5月10日,江河水利水电公司濮阳项目部与原告杨自锐签订了一份施工协议书,将其承包的河南省南乐县马颊河吉七闸下游段治理工程第四标段中的城关沟、谷金楼沟、岳连沟、崔方沟防洪闸施工工程分包出去,双方主要约定:工期为2011年5月10日至2011年7月31日;工程造价以合同中标单价为准,江河水利水电公司濮阳项目部授权原告杨自锐按照合同价80%的工程费用自行组织施工,在业主拨付款项后的七个工作日内,江河水利水电公司濮阳项目部扣除20%后拨付给原告杨自锐,延误一天赔付原告杨自锐500元。该合同甲方处加盖了江河水利水电公司濮阳项目部印章,王连光作为濮阳项目部代理人在该合同上签字。合同签订后,原告开始组织人员进行施工,在施工过程中,江河水利水电公司濮阳项目部又口头将李岳村沟、豆村沟防洪闸承包给原告施工。2011年8月27日,原告杨自锐出具收据一份,收到现金150000元;2011年10月16日,原告杨自锐出具收据一份,收到现金15000元;2012年1月18日,原告杨自锐出具收据一份,收到被告王连光现金1242500元;2014年1月28日,原告杨自锐出具收据一份,收到现金40100元;2014年7月29日,原告杨自锐出具收据一份,收到工程款(被告王连光替还账款)47494元;2014年7月29日,原告杨自锐出具证明一份,内容为:待追加款到位后,由总款中扣除163000元。原告称2011年8月27日收到的150000元及2011年10月16日收到的15000元为工程进度款,该165000元包含在2012年1月18日的1242500元中,被告王连光称该165000元不包括在2012年1月18日的1242500元中。2014年7月29日,被告王连光确认并签字原告施工的第四标段价款为2131731.68元,并在该签字单上计算:2131731.68元×80%=1705384.80元,1705384.80元-40100元-1242500元-25500元-47494元=349790元,同时被告王连光出具欠据一份,内容为南乐县吉七闸下游段治理工程第四标段欠原告杨自锐工程款349000元。
一审法院另查明,在本案审理期间,因原、被告对工程结算无法达成一致意见,经原告申请,本院经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河南创达建设工程管理有限公司对原告施工的工程造价进行司法鉴定,鉴定意见为:原告施工的马颊河治理工程造价为2879790.26元,共分两部分,1、合同内部分,依据合同双方在施工合同中约定的价款确定,结果为:具有施工协议部分造价为1728629元、口头约定部分400286.28元,合计2128915.28元;2、合同外部分(有部分工程是由河南江河水利水电工程有限公司施工),①依据合同双方在施工合同中约定的价款确定,结果为:具有施工协议部分造价为335996.26元、口头约定部分为190176.77元,合计526173.03元;②未提供施工图纸,依据现场签证确定,结果为:具有施工协议部分造价为218839.47元、口头约定部分为5862.48元,合计224701.95元。原告支付鉴定费28700元。原、被告各方在工程鉴定时一致认可豆村沟防洪闸的旧闸拆除、土方开挖非原告施工。豆村沟防洪闸土方开挖经鉴定为3332元,旧闸拆除在鉴定报告中未涉及。
一审法院还查明,2011年2月25日,濮阳市人民政府出台濮政【2011】15号濮阳市人民政府关于委托濮阳市水利局成立中小河流治理工程建设管理局的通知,要求被告濮阳市水利局成立中小河流治理项目工程建设管理局作为濮阳市中小河流治理工程的项目法人,具体负责该工程的组织实施,全面完成项目建设的目标任务。项目完工并经竣工验收后,该工程建设管理局自动撤销。2011年2月27日,被告濮阳市水利局出台濮水组【2011】8号关于成立濮阳市中小河流治理工程建设管理局的通知,决定成立濮阳市中小河流治理工程建设管理局。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2011年4月10日,濮阳市中小河流治理工程建设管理局将河南省南乐县马颊河吉七闸下游段治理工程第四标段的施工工程发包给被告江河水利水电公司施工,被告江河水利水电公司承包该工程后,成立江河水利水电公司濮阳项目部。2011年5月10日,江河水利水电公司濮阳项目部与原告杨自锐签订了一份施工协议书,将其承包的部分工程分包出去,由原告杨自锐、万德海、祝凤欣合伙施工,现该6座防洪闸工程已施工完毕。因原告无施工资质,其与江河水利水电公司濮阳项目部签订的施工协议应为无效合同,但原告作为实际施工人,在工程施工完毕并交付使用的情况下,可以参照合同约定主张工程款。原告请求被告江河水利水电公司支付工程款1265211.76元,被告江河水利水电公司辩称其没有将本案工程承包给原告而是承包给了被告王连光,是被告王连光未经公司同意擅自又将工程承包给了原告,责任应当由被告王连光个人承担,对此本院认为,被告王连光作为被告江河水利水电公司的代理人,对外以该公司的名义从事经营活动,以该公司工程项目部的名义与原告杨自锐签订工程施工合同,并与原告杨自锐进行工程结算,原告完全有理由相信被告王连光的行为代表了该公司,故本院对被告江河水利水电公司的该项辩论意见,不予采信,被告江河水利水电公司应支付原告工程款。因双方对工程结算无法达成一致意见,经河南创达建设工程管理有限公司鉴定,确定整个工程造价为2879790.26元,其中合同内部分造价为2128915.28元,合同外部分造价为750874.98元,原、被告对此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对于已支付的工程款数额,原告称2011年8月27日收到的150000元及2011年10月16日收到的15000元为工程进度款,该165000元包含在2012年1月18日的1242500元中,被告王连光辩称该165000元不包括在2012年1月18日的1242500元中。对此本院认为,根据被告王连光在2014年7月29日出具欠据时的计算单据显示,被告王连光认可的工程价款为2131731.68元,按照80%的支付标准计算为2131731.68元×80%=1705384.80元,扣除已付的1242500元、40100元、25500元、47494元后,尚欠349790元,并出具了欠付工程款349000元的欠据,其在扣付款项时并未将上述150000元、15000元计算在内,故该165000元应包含在2012年1月18日的1242500元中,本院对被告王连光的上述辩论意见不予采信。按照合同约定,被告江河水利水电公司还应支付的工程款数额为945572.61元【(2879790.26元-3332元)×80%-1242500元-40100元-25500元-47494元=945572.61元】。原告请求被告江河水利水电公司支付违约金,因原告未提供确切证据证明被告濮阳市水利局何时向被告江河水利水电公司拨付了工程款,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工程的实际交付日期,本院对原告请求被告江河水利水电公司从2012年1月1日起按500元/天向其支付违约金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但原告将工程交付使用后,被告江河水利水电公司未及时足额支付工程款的行为给原告造成了损失,故被告江河水利水电公司应从原告主张权利之日即2014年9月22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向原告支付逾期利息。被告濮阳市水利局辩称原告起诉其主体错误,因濮阳市中小河流治理工程建设管理局系被告濮阳市水利局设立的不具有法人资格的内部临时机构,其责任应当由设立机构承担,故本院对被告濮阳市水利局关于原告起诉其主体错误的辩论意见,不予支持,被告濮阳市水利局作为工程发包人应在欠付工程款的范围内对原告承担付款责任。因被告濮阳市水利局未到庭,原、被告各方均未提交被告濮阳市水利局欠付工程款的证据,无法查清其欠付工程款的具体数额,故本院对原告请求被告濮阳市水利局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范围内承担责任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九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六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一审法院判决:一、被告河南江河水利水电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原告杨自锐、万德海、祝凤欣工程款945572.61元及逾期利息(利息自2014年9月22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付清之日),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二、驳回原告杨自锐、万德海、祝凤欣对被告濮阳市水利局的诉讼请求。三、驳回原告杨自锐、万德海、祝凤欣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被告未按照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受理费16186元,原告杨自锐、万德海、祝凤欣承担2930元,被告河南江河水利水电工程有限公司承担13256元;保全费5000元,由被告河南江河水利水电工程有限公司承担;鉴定费28700元,原告杨自锐、万德海、祝凤欣承担19133元,被告河南江河水利水电工程有限公司承担9567元。
江河水利水电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请求:1、合同外增加的工程量600699.98元判决没有依据。2、合同内的工程上诉人剩余45038.22元未付,但依据《施工协议书》第二条约定的付款方式,法院没有查清业主方付给了上诉人多少钱。既然没有查清业主方付给上诉人多少钱,怎能判决上诉人付给被上诉人款呢?3、合同内、外还有王连光派人干的法院没有查清。4、合同外判决由上诉人付给被上诉人,那么业主方是否按合同外鉴定的数额给付上诉人?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请求依法发回重审。二审法院认定事实与一审认定的事实相一致。二审法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的被上诉人杨自瑞、万德海、祝凤欣三人合伙以杨自瑞的名义与王连光签订协议书属实,合同以王连光的名义签订并加盖上诉人项目部的公章,应认定是上诉人项目部委托王连光签订的协议书。在协议书签订后,被上诉人杨自瑞、万德海、祝凤欣三人完成了工程施工项目并交付使用属实。尽管被上诉人三人无施工资质,以上协议书为无效合同,但被上诉人三人作为实际施工人在所完成工程验收合格后,请求上诉人支付工程价款依法应予支持。对于双方争执的工程量以及工程造价已经有司法鉴定资质的部门依法定程序进行鉴定,法院予以采纳;对于已支付的工程款数额,原审判决结合双方提供的证据,确认双方争执的165000元应包含在2012年1月18日的1242500元中的意见有事实依据,法院予以采纳;在认定以上事实的基础上,原审判决确认还应支付被上诉人工程款945572.61元,法院予以支持。上诉人上诉称部分合同外增加的工程量和合同内的部分工程款,因业主没有付给上诉人,法院判决让上诉人付给被上诉人没有依据的理由,法院不予支持,因上诉人与业主之间属另外一个法律关系,应由上诉人与业主另行解决。综上,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上诉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经法院调解不成,依法对原审判决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诉讼费13256元,应由上诉人河南江河水利水电工程有限公司负担。
本院再审查明,(一)2014年7月29日杨自锐出具证明一份,内容为“证明:待追加款到位后,由总款中扣除金额:壹拾陆万参仟元整(163000.00),杨自锐,2014年7月29日,后附清单。”该笔款为再审申请人维修工程时替被申请人垫付的款项。(二)王连光提供中国农业银行银行卡业务回单一份,以证明2012年1月20日其转给万德海20万元工程款。(三)万德海提供银行流水两份,证明其于2012年3月14日和5月10日借给王连光10000万和1000元;同时提供借条和证明各一份,以证明2014年1月28日其通过朋友张正玉借给王连光122800万元以及2011年12月份借给王连光200000万元,王连光于2012年元月份偿还。(四)本案施工协议的签约双方为江河水利水电公司濮阳项目部和杨自锐,工程款的结算亦是在签约双方之间进行的。其他与原审查明的事实相一致。
本院再审认为,本案再审双方当事人的争议焦点为16.3万元和20万元两笔款项应否从应付工程款中予以扣除问题。关于16.3万元一笔款,因是再审申请人进行工程维修时替被申请人垫付的款项,且杨自锐于2014年7月29日出具的证明已承诺待追加款到位后由总款中扣除该笔款项,故该笔款项应认定为再审申请人的已付工程款,应当从应付工程款中予以扣除;关于20万元一笔款,由于王连光与万德海之间还存在借贷资金往来等其他法律关系,加之本案工程款的结算双方均是在再审申请人与被申请人杨自锐之间进行的,以现有证据不能得出王连光于2012年1月20日转账给万德海的这20万元款项就是支付被申请人的工程款这一结论,故该笔款项不应从应付工程款中予以扣除。王连光如认为其权益受损,可依法另行主张。综上,再审申请人的部分申请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纳,部分申请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本案原审判决对16.3万元工程款未从应付工程款中予以扣除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江河水利水电公司应付工程款数额为782572.61元(945572.61元-163000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本院(2016)豫09民终779号民事判决;
二、维持濮阳市华龙区人民法院(2014)华法民初字第5718号民事判决第二项、第三项及诉讼费负担部分;
三、变更濮阳市华龙区人民法院(2014)华法民初字第5718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河南江河水利水电工程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杨自锐、万德海、祝凤欣工程款782572.61元及逾期利息(利息自2014年9月22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付清之日)。
本案二审诉讼费13256元,由河南江河水利水电工程有限公司负担。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黄士英
审 判 员  邓 舒
代理审判员  张相雨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六日
书 记 员  陈晓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