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李雪谊与李金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1-2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清远市清新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清新法太民初字第349号
原告:李雪谊,女,汉族,住清远市清新区。身份证号码:×××5625。
被告:李金海,男,汉族,住广东省清远市清新区,身份证号为×××5610。
原告李雪谊诉被告李金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8月2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9月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雪谊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李金海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李雪谊诉称:原告李雪谊与被告李金海于2013年9月19日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原告受伤致伤残,原告曾于2014年3月28日向法院提起诉讼,案经一审、二审,法院判令被告李金海赔偿我方医疗费等损失共计127038.81元,但被告李金海拒绝支付致使尚未执行完毕,鉴于第一次起诉未支持后续治疗费,现原告已进行后续治疗,造成医疗费、交通费等损失,为此,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一、被告李金海支付原告2014年5月8日至2015年5月8日一年内因后续治疗所发生的医疗费(住院租床费、住院伙食费)8751.33元、护理费640元(8×80元)、交通费943元、误工费2873.2元(2300÷30天×38天(住院8天加全休一个月)】、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营养费2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00元(8×50元/天),合计18607.75元,被告李金海对事故承担七成赔偿责任,为此,被告应赔偿原告13025.43元;二、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告李雪谊在诉讼中提供以下证据:一、交通费车票,证明因本次事故受伤就医所产生的交通费;二、广东省医疗费收费票据,证明受伤就医所产生医疗费用;三、佛山市中医院出院记录,证明住院时间;四、佛山市中医院住院证明书,证明就医治疗的住院天数;五、执行裁定书,证明已申请执行;六、身份证复印件,证明原告的诉讼主体;七、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证明本次事故的责任划分;八、广东省医疗机构门诊通用病历,证明原告的受伤情况;九、工资收入证明,证明原告的工资收入水平;十、佛山市中医院费用明细清单,证明就医产生的各项费用明细;十一、广东省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证明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判令被告承担赔偿责任;十二、广东省清远市清新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证明清新区人民法院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李金海无答辩及提交证据。
经本院审理查明:2013年9月19日10时,被告李金海驾驶粤R×××××号普通二轮摩托车由清新区三坑镇枫坑村委会隔寨村往三坑圩方向行驶,行至清新区三坑镇枫坑村委会隔寨村路口左转弯时与从三坑圩往枫坑村委会石屋村方向行驶由被告赖清源驾驶的粤R×××××号普通二轮摩托车(搭载李雪谊、李燕婷、李伟俊)发生碰撞,造成李燕婷、李雪谊、原告李伟俊受伤的交通事故。事后,经清远市公安局清新分局交警大队派员现场勘查及调查取证,于2013年10月9日作出第2013B00463号交通事故认定书,经交警认定,被告李金海承担此事故的主要责任,被告赖清源承担此事故的次要责任,原告李雪谊不承担此事故的责任。事故发生后,原告在清远市清新区人民医院作简单治疗后,随即被送至佛山市中医院进行住院治疗,住院前,原告在该院门诊治疗,用去挂号费、诊金及门诊费用共计250元,该院出具编号为JQ06954011、JP17150234的医疗机构收费收据给原告收执。原告从事故当天即2013年9月19日入院,至2013年10月16日出院,共计住院治疗27天,共用去住院医疗费用36665.81元,该院出具编号为JN93900838的医疗机构收费收据给原告收执。出院时原告被医院诊断为:1、左胫腓骨上段粉碎性骨折。医嘱建议:定期复查、不适随诊、出院后全休壹个月等。原告在佛山市中医院住院期间,该院服务部于2013年10月16日收取原告住院期间的陪人床费140元,并出具相应收据(收据号:0044585)给原告收执,该收据盖有医院方收款章。原告出院后遵医嘱意见从2013年10月30日至2014年3月7日回佛山市中医院骨科(挂号费收据显示科别)进行复诊共计六次,经核算,该六次复诊共计用去挂号费、诊金及门诊医疗费为2808.9元。综上,原告从事故发生后(2013年9月19日)至最后一次复诊(2014年3月7日)共计用去陪人床费、医疗费合计为39864.71元(140元+250元+36665.81元+2808.9元)。之后,原、被告因赔偿问题协商未果,原告于2014年3月28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案经审理,本院对原告从事故发生后至2014年3月7日期间因事故造成的医疗费、误工费等损失于2014年5月26日作出(2014)清新法太民初字第112号判决书,判决主文如下:一、被告李金海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鉴定费合共127038.81元给原告李雪谊。二、被告赖清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鉴定费合共8788.78元给原告李雪谊。三、被告李金海、赖清源对上述第一、二项赔偿款互负连带赔偿责任。四、驳回原告李雪谊的其他诉讼请求。上述判决对原告主张的后续治疗费并未作出处理。后被告李金海收到该判决书后提出上诉,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10月31日作出终审判决:一、维持清远市清新区人民法院(2014)清新法太民初字第112号第三、四项;二、变更清远市清新区人民法院(2014)清新法太民初字第112号第一项为:李金海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各损失合共102179.31元给李雪谊。三、变更清远市清新区人民法院(2014)清新法太民初字第112号第二项为:赖清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各项损失合共33648.28元给李雪谊。因病情治疗需要,原告在第一次起诉后遵医嘱分别于于2014年5月16日(挂号收据号JR10468864、金额4元;门诊收据号JF53435042、金额136.5元)、9月12日(挂号收据号:JR78762787、金额4元;门诊收据号JH69599233、金额133.5元)、2015年1月16日(挂号收据号JR73891903、金额4元;门诊收据号JK29254343、金额136.1元)到佛山市中医院进行复诊;2015年3月9日,原告回佛山市中医院进行左胫骨骨折术后内固定取出术,并住院至2015年3月16日共计7天,用去住院治疗费为7814.43元;原告住院期间,支付佛山市中医院住院陪护床租金70元及住院病人伙食费68.7元。出院时,医嘱建议定期复查、不适随诊;出院后全休壹个月。2015年3月18日,原告为检查术后伤口到清远中医院就诊,用去门诊费用27元,该院出具编号为JJ26321696收费收据给原告收执。综上,原告自2014年5月16日至2015年3月18日用去门诊及住院费用(含租床费、伙食费)合共8398.23元。之后,原、被告因赔偿问题协商未果,再次引起诉讼。诉讼中,原告诉请被告赔偿交通费943元,并向本院提交车票19张予以佐证,经核实,与原告复诊时间、路线相吻合的车票共计有12张,金额共计604元;另外有四张车票乘车日期为2015年3月6日,金额共计200元;有二张车票乘车日期为2015年3月20日,金额共计102元,还有一张车辆票无具体乘车时间、路线。另原告分别于2015年3月16日、5月20日自行到佛山市杏益服务中心购买护理用品共计199.5元,该中心出具发票给原告收执。诉讼中,原告表示事故次要责任方赖清源在本次起诉中赔偿责任由其自行承担并放弃对赖清源的连带责任请求;另原告庭审中表示不要求被告李金海在交强险赔偿限额范围先予赔偿以及自愿放弃对被告李金海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损失的请求。
另查明,(2014)清新法太民初字第112号及(2014)清中法民三终字第364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如下事实:原告李雪谊,农业家庭户口,1989年2月8日出生,事发时年满25周岁,从2010年3月起至事故发生前一直在位于清新区太和镇的广硕鞋业有限公司工作,并从2010年5月起至2014年1月一直在清新区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参加社会保险,按规定缴纳社会保险费。另外,原告因事故受伤造成九级伤残,其在第一次起诉中获得××金为120906.84元(30226.71元/年×20年×20﹪)。
另被告李金海在事故发生时是肇事车辆粤R×××××号普通二轮摩托车的驾驶员兼车主;被告赖清源在事故发生时是肇事车辆粤R×××××号普通二轮摩托车的驾驶员兼车主,并正在从事摩托有偿载客工作。庭审中,两被告表示其所驾驶的肇事车辆均无购买车辆保险,对此,原告表示认可。
以上事实,有原告身份证、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佛山市中医院出院记录、住院证明书、门诊收费收据、住院陪护床租用收据、住院病人伙食费收据、车票,佛山市杏益服务中心出具的发票,广东省清远市清新区人民法院(2014)清新法太民初字第112号民事判决书及庭审笔录为证。
本院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公民因过错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承担民事责任。本案中,被告李金海驾驶机动车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九条第一款等规定,是导致此事故的主要过错;被告赖清源驾驶机动车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三条等规定,是导致此事故的次要过错;无证据证明原告李伟俊有导致此事故发生的过错。清远市公安局清新分局交警大队依此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李金海承担此事故的主要责任,被告赖清源承担此事故的次要责任,原告李雪谊不承担此事故的责任,该事故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本院予以确认。事故造成原告李雪谊受伤,应由被告李金海、赖清源按其过错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诉讼中,原告表示事故次要责任方赖清源在本次起诉中赔偿责任由其自行承担并放弃对赖清源的连带责任请求;另原告庭审中表示不要求被告李金海在交强险赔偿限额范围先予赔偿以及自愿放弃对被告李金海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损失的请求,上述意见是原告对诉权的自主处分,符合自愿原则,本院依法予以准许。现原告诉请要求被告李金海按其赔偿责任承担医疗费、交通费等损失有理、合法,本院予以支持。
综合本案证据与对事实的认定,根据本事故责任认定的大小及参照《广东省2015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规定的赔偿标准计算,原告后续治疗应获得的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范围和数额应包括:
一、医疗费,本案中,原告因病情需要遵医嘱作后续治疗,产生门诊、住院治疗费用(含住院陪护租床费、病人伙食费)共计为8398.23元,有佛山市中医院出具的出院记录、住院证明、挂号、门诊医疗收费收据以及住院陪护租床收据等为凭证,且证据间能相互印证,本院依法予以确认。至于原告自行外出购买的护理用品费用199.5元,由于该费用原告未能提交医生建议需出外购买护理用品的相关证据佐证,故原告主张被告赔偿该费用,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二、交通费,交通费应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本案中,原告诉请被告赔偿的交通费是原告在复诊就医过程中的实际支出费用,原告该主张,本院予以支持。至于交通费损失数额问题,诉讼中,原告主张交通费损失971元并向本院提交车票19张予以佐证,经核实,其中有12张车票金额共计为604元,乘车始发地点、时间与原告的就医地点、时间等相符合,本院予以采信;至于其余7张车票,由于其中有6张车票的乘车时间与原告就诊时间不符,有1张车票无载明具体乘车时间、路线,因此,对上述7张车票,因缺乏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
三、营养费,本案中,医院医嘱虽未建议增加营养,但原告李雪谊因事故受伤致残,住院多天,身心必然受损,原告出院后适当补充营养是必要的,另外,该赔偿项目在原告第一次起诉中并未向被告主张,为此,现原告要求被告赔偿营养费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因而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结合原告当地实际生活水平,可酌情给予500元的营养费给原告,对原告请求超出部份,本院不予支持。
四、误工费,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原告从2015年3月9日至16日在佛山市中医院共计住院7天,加上出院时医嘱建议休息一个月,故原告误工时间为37天,原告主张误工时间共计38天,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至于误工费计算标准的问题,本案中,鉴于原告未提交相关收入状况的证据以及结合中原告事发前一直在广硕鞋业有限公司工作的事实,其误工费应参照《广东省2015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的制鞋业职工年平均工资53371元/年即每月4447.5元的标准来计算,但原告现主张按2300元/月的标准计算,该意见是原告真实意思表示,符合自愿原则,本院予以准许。本案中,原告进行后续治疗造成误工费损失确实存在,但由于已获得××赔偿金,故不能全额支付定残日之后的误工费,继续治疗期间的××赔偿金应予以相应扣减,为此,原告的误工费应为2223.9元【(2300元/月÷30天×37天)-(30226.71元/年÷365天×20﹪×37天)】。
五、护理费,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期限确定,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本案中,原告主张按80元/天计算,合符当今护工收入状况,故该意见,合法合理,本院予以采纳。结合原告住院7天,故原告的护理费为560元(7天×80元/天),对原告请求超出部分,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六、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在佛山市中医院共计住院7天,故其住院伙食补助费为700元(7天×100元/天),现原告主张被告赔偿住院伙食补助费400元,是原告真实意思表示,符合自愿原则,本院依法予以准许,故原告住院伙食补助费损失为400元。
综上所述,原告李雪谊在后续治疗中所造成的医疗费(含住院陪护租床费、病人伙食费)8398.23元、交通费604元、营养费500元、护理费560元、误工费2223.9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00元各项损失合共为12686.13元,鉴于被告李金海应承担七成赔偿责任,故被告李金海应赔偿原告李雪谊损失8880.3元(12686.13×70﹪)。
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二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三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李金海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后续医疗费、交通费、营养费等各项损失合共8880.3元给原告李雪谊。
二、驳回原告李雪谊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63元,由被告李金海负担,此款原告已预交63元,本院不作退回,待被告在偿付原告上述款项时一并迳付给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黄远雷

二〇一五年十月十日
书记员  张俊文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第一百一十九条: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废者生活补助费等费用;造成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扶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的,还应当赔偿××生活辅助具费和××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三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二款: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赔偿金、××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第十九条: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第二十条“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第二十一条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受害人因××不能恢复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据其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合理的护理期限,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年。受害人定残后的护理,应当根据其护理依赖程度并结合配制××辅助器具的情况确定护理级别。第二十二条: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票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资数相符合。第二十三条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
受害人确有必要到外地治疗,因客观原因不能住院,受害人本人及其陪护人员实际发生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其合理部分应予赔偿。第二十四条“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
执行提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五条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
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