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文洪福与樊菁、杜磊磊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2-1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甘肃省庆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甘10民终100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文洪福,汉族,户籍所在地四川省南江县,现住甘肃省庆阳市。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樊菁,汉族,住甘肃省庆阳市。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杜磊磊,汉族,住甘肃省庆阳市。
上诉人文洪福因与被上诉人樊菁、杜磊磊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甘肃省庆阳市西峰区人民法院(2018)甘1002民初155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8月2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文洪福上诉请求:1.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或移送有关机关调查处理;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及其他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1.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上诉人作为担保人于2015年对丁可章向被上诉人的150万元借款提供保证,后因丁可章不能及时还款,上诉人用其开发的多套楼房和1辆二手奥迪A6汽车给被上诉人抵顶归还了150万元借款,但事后上诉人得知丁可章已经给被上诉人实际归还了80万元,下欠的债务只有70万元。经过核算,丁可章给上诉人出具了80万元的欠条,被上诉人将登记在樊菁名下的×××号白色路虎运动版汽车折价70万元抵顶给了上诉人,双方为此签订了案涉《车辆买卖合同》,实为以车辆抵顶债务合同。2.一审判决结果错误。被上诉人欺骗上诉人将以车辆抵顶债务合同签成了《车辆买卖合同》,上诉人抵顶给被上诉人的房产、车辆价值已经远远超过了被上诉人的车辆价值和之前被上诉人与丁可章的借款,70万元车价款清偿了上诉人之前给被上诉人多抵顶的楼房,一审判决由上诉人向被上诉人支付车价款显失公平。
杜磊磊辩称,上诉人抵顶的房屋系给丁克章清偿担保的借款,与本案无关。案涉车辆买卖属于事后形成的另外一个法律关系。
樊菁未作答辩。
樊菁、杜磊磊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文洪福支付汽车款70万元整,并支付违约金21万元;2.文洪福如无能力支付70万元汽车款,将汽车予以退还,按合同约定支付30%违约金21万元整,共计人民币玖拾壹万元整;3.本案诉讼费用由文洪福承担。一审诉讼过程中,樊菁、杜磊磊撤回了第二项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樊菁与杜磊磊原系夫妻关系,后于2015年8月27日办理了离婚登记手续。杜磊磊与文洪福熟识,双方有过经济往来。2017年9月1日,樊菁(甲方)与文洪福(乙方)签订《车辆买卖合同》约定:”一、甲方自愿将手续齐全有效、质量合格的路虎型车,车号×××,白颜色的一辆车有偿转让给乙方;二、经双方协定价格为柒拾万元整(¥700000);三、乙方验证各种随车手续,车辆经过合格检验后,车款1次付清。付款方式转账支付。乙方付清车款后,甲方办理过户手续;四、甲乙双方不得单方终止合同,否则承担30%违约赔偿金。”签订合同后,因文洪福未支付购买车辆款项,樊菁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支付车款70万元并支付违约金。一审庭审中,文洪福对上述事实予以否认,提出车辆买卖合同系自己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签订,且车款70万元已经抵顶结清,但文洪福对自己的主张未提交证据证明。车牌号为×××的白色”路虎揽胜”车,原登记的机动车所有人为杜磊磊,于2016年3月8日变更为樊菁。一审法院认为,买卖合同是出卖人转移标的物的所有权于买受人,买受人支付价款的合同。樊菁与文洪福签订《车辆买卖合同》后,文洪福未按照约定支付汽车价款70万元,现樊菁提起诉讼的理由正当,应予支持。文洪福辩称之前与杜磊磊有过经济往来,后其用房屋抵顶了债务,经抵顶后杜磊磊欠其70万元,车价款已经抵顶结清,且双方签订的车辆买卖合同是在自己受到胁迫的情况下签订,但文洪福未提交相应的证据证明,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故对文洪福的辩解理由不予采信。关于樊菁要求支付违约金21万元的请求,因本案并不存在终止合同的情形,故该请求无事实依据,不予支持。杜磊磊与樊菁已经离婚,现车辆所有权人为樊菁,故杜磊磊要求向其支付车价款的请求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三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判决:由文洪福向樊菁支付车价款70万元;驳回杜磊磊的诉讼请求;驳回樊菁的其他诉讼请求。上述给付内容限判决书发生法律效力后30日内履行完毕。如未按判决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2900元,由文洪福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文洪福提交了证据:丁克章于2017年6月23日书写的《借条》,用以证明其用房屋抵顶丁可章向杜磊磊的150万元借款。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质证。杜磊磊认为与本案无关联性。本院审查认为,文洪福提交的上述证据均不是法律、司法解释规定的二审新证据,《借条》系丁克章向文洪福出具的标的为80万元款项的内容,丁克章未能证实或出庭作证,与案涉《车辆买卖合同》的关联性无法确定。二审中,当事人樊菁、杜磊磊没有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文洪福与樊菁签订的《车辆买卖合同》约定的樊菁向文洪福有偿转让×××号路虎牌汽车、文洪福向樊菁对价支付70万元车辆买卖价款、车辆买卖价款在检验合格后通过转账方式一次性付清、以及办理车辆过户手续与单方终止合同承担违约赔偿金等内容,权利义务关系明确清晰,符合买卖合同的构成要件、基本特征和法律属性,构成买卖合同关系,文洪福依法负有向樊菁全面诚信实际履行支付70万元车辆买卖价款的对价义务。文洪福上诉提出《车辆买卖合同》实为以车辆抵顶债务合同的主张,《车辆买卖合同》中无该项约定,没有合同根据;文洪福上诉提出樊菁欺骗其将以车辆抵顶债务合同签订为《车辆买卖合同》的主张,未提交存在欺诈待证事实的证据,未在法定的1年除斥期间反诉主张撤销合同;文洪福上诉提出案涉70万元车辆买卖价款清偿了其之前给杜磊磊多抵顶的楼房的主张,文洪福向樊菁对价支付70万元车辆买卖价款形成的本案买卖合同关系,不能证明同文洪福与樊菁之外的他方主体杜磊磊之间另一担保借款债权债务关系存在关联或牵连,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一条第一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的权利义务终止:(一)债务已经按照约定履行;”规定构成樊菁70万元车辆买卖价款的债权消灭的原因。文洪福上诉提出的上述主张,其属于主张法律关系存在、变更、消灭且负有履行付款义务的当事人,未能提供真实、合法、有效、充分的关联证据证实其主张的待证事实,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和第九十一条第一、二项:”人民法院应当依照下列原则确定举证证明责任的承担,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一)主张法律关系存在的当事人,应当对产生该法律关系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二)主张法律关系变更、消灭或者权利受到妨害的当事人,应当对该法律关系变更、消灭或者权利受到妨害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条第二款:”对合同是否履行发生争议的,由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规定,应由主张法律关系存在、变更、消灭及负有履行付款义务而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文洪福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法律后果。至于文洪福与杜磊磊之间发生的担保借款及其他债权债务事宜,与本案买卖合同关系分属主体、性质、内容、后果等完全不同的法律关系,不是本案的审理范围,文洪福可依照法律设定的程序及规则向杜磊磊另行主张。
综上所述,文洪福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2900元,由上诉人文洪福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张彦高
审判员  郭立品
审判员  常雪峰

二〇一八年十月十三日
书记员  郑栋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