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魏长如与上海文超家具制造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6-0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奉民三(民)初字第588号
原告魏长如。
委托代理人顾科举(系原告女婿),住河南省商水县。
委托代理人江雪(系原告女儿),住安徽省寿县。
被告上海文超家具制造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国庆,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潘文丽,上海理帅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魏长如与被告上海文超家具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文超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月7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2月4日、4月16日先后两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4月16日庭审当日,原、被告双方合意延长简易程序适用期间一个月。后因案情审理需要,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20日再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魏长如及其委托代理人顾科举、江雪,被告文超公司委托代理人潘文丽三次庭审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魏长如诉称,原告于2005年6月12日起至被告处从事修色、封边、包装工作。公司起初对工资实行计时兼计件制,最近几年实行计时制,每月工资约人民币(以下币种同)3,000元。期间双方仅签订过一份期限自2007年12月20日至2010年12月20日止的劳动合同。被告未为原告缴纳社会保险。2013年11月13日,同厂工作的丈夫江合明工作时被同事彭卫民殴打致伤。伤后,原告受老板指派到医院照顾丈夫,但照顾期间却被被告违法解除。原告在职期间经常加班,前几年一直无休息日,2013年起每月仅休息一天,每天延时加班3小时,但被告未按法定标准支付原告加班费。另外,被告未安排原告休年假,未提供劳动保护。为此,原告于2014年11月12日向上海市奉贤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奉贤区仲裁委”)申请仲裁,要求被告支付未签劳动合同双倍工资等,但该会对原告的请求未予支持。原告不服,遂诉至本院,请求判令被告:一、支付原告2005年6月12日至2013年11月13日未签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108,000元;二、支付原告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58,000元;三、支付原告2005年6月12日至2013年11月13日延时加班费10,000元、休息日加班费14,000元、法定节假日加班费10,000元;四、支付原告2005年6月12日至2013年11月13日未休年休假工资20,000元、工龄工资1,000元、房帖1,000元、无故克扣罚款1,000元、未提供劳动保护损害3,000元;五、支付原告与被告确认劳动关系期间仲裁、一审、二审及本次劳动争议期间伙食费200元、诉讼费20元、交通费300元、住宿费100元、材料费400元、误工费2,000元;六、支付原告因被告未缴纳社会保险而对原告造成的损失60,000元。
被告文超公司辩称,对于原告主张的未签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双方于2013年8月30日签订过一份期限为一年的劳动合同,但没有签过如原告所述的自2007年12月20日至2010年12月20日止的劳动合同,且原告的该主张已超过仲裁申请时效,故被告不同意支付。原告系自动离职,被告未曾指派原告去医院照顾其丈夫,也未曾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关系,故被告无需支付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被告以计件形式支付原告工资,原告不存在加班事实,且原告两年前的加班费主张也已超过诉讼时效。关于未休年休假工资,同意按仲裁裁决予以支付。原告关于工龄工资、房贴、无故克扣罚款、未提供劳动保护等其他请求均无事实和法律依据。综上,请求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告于2005年6月12日进入被告处工作,先后从事修色、封边、包装等工作。2007年12月20日,双方签订了一份自当日起至2010年12月20日止的劳动合同,合同约定对原告实行计件制。原告最后工作至2013年11月13日,之后因照顾受伤丈夫江合明所需而未去公司上班。2014年1月20日,原告向奉贤区仲裁委申请仲裁,请求确认原、被告双方自2005年8月2日至2014年1月20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奉贤区仲裁委裁决确认双方于2013年8月30日至2013年11月13日存在劳动关系。原告不服,诉至本院。本院判决原、被告自2005年6月12日至2013年11月13日存在劳动关系。原告仍不服,上诉至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该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4年11月12日,原告向奉贤区仲裁委申请仲裁,要求如上诉请。奉贤区仲裁委裁决被告支付原告2013年度未休年休假工资595.90元,对原告的其他请求不予支持。原告不服,遂诉至法院。
以上事实,有原告提供奉劳人仲(2014)办字第2570号裁决书、奉劳人仲(2014)办字第248号裁决书,(2014)奉民三(民)初字第1189号民事判决书、(2014)沪一中民三(民)终字第933号民事判决书、工作卡、《劳动合同》、工资条等证据予以佐证。
经庭审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对于原告诉称的未签劳动合同双倍工资的请求,《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规定: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本案原、被告双方签订了自2007年12月20日起至2010年12月20日止的劳动合同,之后一年内未签订劳动合同,被告也未支付双倍工资,原告应当在2011年12月21日起至2012年12月20日期间向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但其于2014年11月才申请,故原告关于双倍工资差额的请求已超过时效,本院不予支持。一年后即2011年12月21日起,双方已视为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自此日起原告要求双倍工资无法律依据,本院难以支持。关于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原告称其受被告法定代表人指派照顾受伤的丈夫江合明,但照顾期间被被告违法解除,因原告未提供有效证据予以证明,被告否认指派和解除事实,且原告在庭审中也自述被告没有通知与其解除劳动关系,故本院对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其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的请求不予支持。至于加班工资,根据相关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保留劳动者两年内的工资支付记录及相应的考勤记录予以备查。原告于2014年11月12日申请仲裁,故被告负有提供2012年11月13日起至原告离职日2013年11月13日止的举证责任。被告作为用人单位,其主张对原告实行计件工资,根据家具制造业普遍实行计件的情况,结合原告提供的劳动合同,本院采信被告关于实行计件工资的说法。但被告未能就其主张的计件定额及分值提供有效的考量依据,亦没有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曾将定额标准与原告作出过约定,而原告一方主张加班工资,但对加班事实也未能提供任何依据,由于双方合同约定的是计件制,超时并不意味着被告必须支付加班工资,只有在原告完成8小时内的定额后超出部分被告才应当按法定标准支付加班工资,由于原告未能提供每天8小时内完成的工作量的依据,出于公平合理原则考虑,酌情确定被告支付原告加班工资。关于应休未休年休假工资,国家实行带薪年休假制度,职工未享受休假的,用人单位应支付年休假工资报酬。同时,作为一种福利待遇,原告主张年休假工资,应适用劳动争议案件一年时效期间的规定,被告关于时效的抗辩,本院予以采信,故本院按3,000元/月为计算基数,计算5天的未休年休假工资。原告关于工龄工资、房贴、无故克扣罚款、未提供劳动保护损害等其他请求均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上海文超家具制造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魏长如加班工资人民币18,000元。
二、被告上海文超家具制造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魏长如未休年休假工资人民币1,379元。
三、驳回原告魏长如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元,由被告上海文超家具制造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肖明弟
审 判 员  朱 洁
人民陪审员  杨士芳

二〇一六年一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毛振亚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
第三十一条用人单位应当严格执行劳动定额标准,不得强迫或者变相强迫劳动者加班。用人单位安排加班的,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向劳动者支付加班费。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
第三条第一款劳动者享有平等就业和选择职业的权利、取得劳动报酬的权利、休息休假的权利、获得劳动安全卫生保护的权利、接受职业技能培训的权利、享受社会保险和福利的权利、提请劳动争议处理的权利以及法律规定的其他劳动权利。
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