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恩施市广进汽车服务中心、湖北利川腾龙国际度假酒店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普通破产债权确认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9-01-0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鄂28民终63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恩施市广进汽车服务中心,住所地湖北省恩施市六角亭解放路**号。
经营者:陈波,男,1986年11月19日出生,汉族,个体工商户,住湖北省恩施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左红银,湖北夷水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秦欢,湖北夷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湖北利川腾龙国际度假酒店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利川市腾龙大道2号。
诉讼代表人:谭文满,湖北利川腾龙国际度假酒店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管理人负责人。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永兴,湖北丽川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学凯,湖北丽川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恩施市广进汽车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广进汽修)因与被上诉人湖北利川腾龙国际度假酒店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腾龙国际酒店)普通破产债权确认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利川市人民法院(2017)鄂2802民初304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3月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广进汽修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秦欢、被上诉人腾龙国际酒店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罗永兴、刘学凯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广进汽修上诉请求:撤销(2017)鄂2802民初3046号民事判决,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1.一审法院认定广进汽修与腾龙国际酒店的维修合同关系不成立属于认定事实错误。一审中广进汽修虽没有提交行驶证,但腾龙国际酒店认可鄂Q×××××的车辆管理人在接受资产时没有追回,承认了鄂Q×××××的车辆属腾龙国际酒店所有,且恩施市广进汽修提供的发票可以印证车主或实际使用人。2.一审法院没有认定余海燕的情况说明有误。广进汽修在一审中提交了经办人余海燕出具的情况说明,证明其驾驶和使用的鄂Q×××××是腾龙国际酒店所有,并在广进汽修维修以及下欠维修费和保养费的事实。但一审法院认为余海燕是利害关系人,存在与广进汽修将个人债务转化为公司债务的可能性而不予认定,属主观臆断。
腾龙国际酒店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公平公正,广进汽修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法院驳回其上诉请求。1.腾龙国际酒店并不明确知道车辆所属,在广进汽修无法举证的情况下,腾龙国际酒店不可能自认。即使腾龙国际酒店认可享有车辆的所有权,也不能因此要求腾龙国际酒店承担维修费。车辆所有权不代表使用权,当实际使用人维修车辆后,未支付相关费用,广进汽修可以对车辆进行留置,在其未留置的情况下直接向车辆所有人主张权利,是没有任何理由的。广进汽修无法证明腾龙国际酒店与其发生过任何合同关系。3.余海燕与本案系利害关系人,本案的结果会直接影响余海燕是否承担维修费用,一审法院未采纳其证言合法合理。4.余海燕的行为不符合表见代理的构成要件,不能认定为表见代理。5.广进汽修主张权利超过诉讼时效。
广进汽修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确认腾龙国际酒店下欠广进汽修维修服务费用53000元;2.判令腾龙国际酒店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8月2日,广进汽修持有其打印的并加盖其公章的维修保养清单三份及2014年4月3日金额为9980元的汽车维修费发票记账联三份向一审法院起诉,称腾龙国际酒店号牌为鄂Q×××××的车辆在广进汽修处维修保养三次,拖欠费用共计53000元。维修保养清单显示的维修保养时间分别为2014年1月2日、2014年1月11日至27日、2014年3月31日,金额分别为4170元、46530元、2300元,所有清单上均无车主签字。诉讼中广进汽修提交了说明人为余海燕的情况说明一份,以证明其主张。腾龙国际酒店财务资料中无相关记载。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焦点在于广进汽修与腾龙国际酒店之间是否存在维修合同关系。双方当事人之间形成维修合同关系的前提是号牌为鄂Q×××××的车辆为腾龙国际酒店所有,但广进汽修未提交任何证据证实涉案车辆归腾龙国际酒店所有。广进汽修提交的维修保养清单系其自行打印,无车主签字。提交的发票购方单位虽打印为腾龙国际酒店,但其亦由广进汽修出具,出具时间为2014年4月3日,至今才以此主张权利,且金额与清单金额不符,腾龙国际酒店财务资料中无任何记载。情况说明在一审法院受理腾龙国际酒店破产清算一案后出具,且余海燕系腾龙国际酒店破产清算一案利害关系人,存在将其个人债务转为虚假公司债务的可能,对其证言不予采信。故对广进汽修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五十八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对恩施市广进汽修主张维修服务费53000元不予确认。案件受理费1125元,由广进汽修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质证。本院根据广进汽修的申请在恩施州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车辆管理所调取了鄂Q×××××车辆的相关信息资料。腾龙国际酒店未向本院提交新证据。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双方当事人对本院调取的关于鄂Q×××××号小型汽车的相关信息资料的真实性没有异议,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采信。该证据可以证实自2011年1月6日至2016年3月11日,鄂Q×××××号小型汽车的所有人为腾龙国际酒店。
经二审审理查明,2011年1月6日至2016年3月11日,鄂Q×××××号小型汽车的所有人为腾龙国际酒店。2014年1月至3月,腾龙国际酒店职工余海燕将鄂Q×××××号小型汽车分三次送至广进汽修进行维修保养,共计费用53000元未支付。2016年5月11日,湖北省利川市人民法院作出(2016)鄂2802民破1号民事裁定,裁定受理腾龙国际酒店破产清算案。2016年6月28日,该院指定恩施州清江联合会计师事务所担任腾龙国际酒店的管理人。2016年9月17日,广进汽修向腾龙国际酒店管理人申报债权53000元。2017年3月2日,腾龙国际酒店管理人对广进汽修申报的债权53000元不予确认。2017年7月17日,广进汽修的委托代理人左红银在债权审核通知书签名,并表明了对管理人审核意见及结论均有异议的意见。2017年8月2日,广进汽修向一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一审中广进汽修提交的余海燕出具的情况说明主要内容为:“本人余海燕,系湖北利川腾龙国际度假酒店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的职员,2013年—2014年间本人将公司车辆鄂Q×××××前后三次开住恩施市广进汽车服务中心去做维修、做保养,共计欠费53000元。已由恩施市广进汽车服务中心开具发票,我已将发票交给公司财务,因为多次在该服务中心维修为了方便也未签字,中间还多次向我联系何时能支付,但一直因公司状况不好都未支付。”一审认定的其他事实属实,本院予以认定。
本院认为,按照《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的规定,本案案由应为普通破产债权确认纠纷。
广进汽修一审中提交的涉案车辆(即鄂Q×××××号小型汽车)维修保养的清单、发票、余海燕出具的说明和二审中调取的涉案车辆信息,可以证实该车辆在广进汽修进行维修保养后下欠53000费用元未支付,且该车辆在进行涉案维修保养时属于腾龙国际酒店所有的事实。余海燕作为腾龙国际酒店职工,将腾龙国际酒店所有的车辆进行维修保养的行为属于职务行为,所产生的费用应由腾龙国际酒店承担。腾龙国际酒店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后,广进汽修申报53000元债权符合法律规定,对该债权本院予以确认,该债权的性质为普通债权。腾龙国际酒店辩称广进汽修在未留置的情况下直接向车辆所有人主张权利不合理的理由,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腾龙国际酒店辩称该债权已超过诉讼时效的理由,与余海燕的说明所证明的事实相悖,本院不予支持。腾龙国际酒店辩称余海燕与腾龙国际酒店有利害关系,其证言不应采信的理由,未提交证据证实余海燕的证言虚假,该辩解理由没有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腾龙国际酒店辩称该债务应由该车辆的实际占有使用人余海燕承担的理由,没有充分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此外,即使腾龙国际酒店能够举证证实其在一审辩论时所称腾龙国际酒店内部股东之间确实存在将涉案车辆及其他车辆进行分割、各自承担相关费用的协议的事实,亦应在承担对外清偿责任后向相关人员依法主张权利。
综上所述,广进汽修的上诉请求成立,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民法总则》第一百三十五条、第一百四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二百六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五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湖北省利川市人民法院(2017)鄂2802民初3046号民事判决;
二、确认恩施市广进汽车服务中心对湖北利川腾龙国际度假酒店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享有破产债权53000元;
三、驳回恩施市广进汽车服务中心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1125元,均由被上诉人湖北利川腾龙国际度假酒店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朝友
审 判 员 曾俊铭
审 判 员 侯著韬

二〇一八年六月七日
法官助理 向 媛
书 记 员 陈 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