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成都洪川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与李杰、李生廷、贺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10-29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成都市龙泉驿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1)龙泉民初字第1799号
原告:成都洪川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住所地成都市龙泉驿区洪河镇政府内。
法定代表人:周弘。
委托代理人:肖虹,四川南北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李杰。
委托代理人:童娟,四川均鼎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申彪,四川均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李生廷。
被告:贺康。
委托代理人:钟世孝。
委托代理人:陈群。
第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市金牛支公司,住所地成都市金牛区一环路北四段168号锦尚商务有限公司综合楼1—2楼。
负责人:李建军。
委托代理人:刘迪,四川华楚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省分公司,住所地成都市锦江区滨江东路9号。
负责人:蔡鸥翔。
委托代理人:华清平。
原告成都洪川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洪川公司)诉被告李杰、李生廷、贺康,第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市金牛支公司(以下简称财保金牛支公司)、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省分公司(以下简称华泰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1年6月1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黄承军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审理本案。2011年7月11日,当事人申请庭外和解,本案暂停审理。2011年9月5日庭审,原告洪川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肖虹、被告李杰的委托代理人童娟、被告李生廷、被告贺康及其委托代理人钟世孝、第三人财保金牛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刘迪到庭参加诉讼。2011年11月25日庭审,原告洪川出租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肖虹、被告李杰的委托代理人申彪,被告贺康的委托代理人陈群、第三人财保金牛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刘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洪川公司诉称:被告李杰于2011年1月3日酒后驾驶川*****荣威牌轿车超速从洛带往成都方向行驶,贺康骑电动自行车沿成洛路非机动车道从成都往洛带方向行驶,李迎久驾驶川*****号捷达牌汽车搭乘徐元龙沿成洛路从成都往洛带方向行驶。23时30分四车行至蜀王大道路口时,贺康未按交通信号指示通行,与川*****号车相撞,后川*****号车又与川*****号车、川*****号车相撞。事故经成都市公安局龙泉驿区分局交警大队认定,被告李杰承担主要责任、被告贺康承担次要责任。本次事故造成5人受伤,一人当场死亡、四车受损的严重后果。被告李生廷系川*****号车的实际车主。该车辆交强险的承保单位系财保金牛支公司,川*****号车交强险的承保单位系华泰保险公司,均应该在承保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自事故发生以来,川*****号车主洪川公司给受伤人员垫付了大量的人身伤亡的损失,而事故的主要责任承担者李杰却未支付任何费用,该次事故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财产损失,原告所有的车辆受损程度已经接近报废,维修费高达67990元。同时,川*****号车是用于出租的营运用车,停止经营每天要支付250元的管理费和合伙人员的误工损失。请求人民法院判令:1.被告连带承担因交通肇事造成原告川*****号车相关损失包括维修费67990元,第三人在承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2.被告连带赔偿原告川*****号车营运损失每日250元和合伙人工资损失每月5500元,按被告实际履行之时计算最后金额(计算至2011年5月3日为52000元,至2011年9月5日,又增加22000元)。
被告李杰辩称:1.贺康的违法行为在先,导致交通事故发生,贺康应承担40%的赔偿责任;2.维修费应该有保险公司的定损;3.250元每天的损失,是车辆所有人从租赁人处收取,这个损失应由租赁人来主张。3.车辆修好之后,就不应产生营运损失和间接损失。
被告李生廷辩称:1.对事故的发生经过及交警的责任认定无异议;2.对原告所主张的损害赔偿,同意李杰的意见。
被告贺康辩称:1.对交通事故的责任认定有异议,贺康为本案的受害者,不应承担赔偿责任;2.李杰撞到贺康后,又继续行驶30米左右,正常情况下可以停下来,因此,与其他车辆相撞不是连带撞车,而是两次事故。3.贺康本身系农村居民,赔偿能力有限。
第三人财保金牛支公司述称:1.对事故的发生及交警责任认定无异议;2.李杰酒后驾驶保险车辆川*****,属于法定和约定的免责情形;3.洪川公司所主张的车辆维修费,公司没有进行核准,不能证明这个损失是此次交通事故造成的。营运损失和工资损失不应在本案解决。
第三人华泰保险公司书面述称:公司承保的川*****车在本次事故中无责,因此,公司只应在交强险无责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经审理查明,2011年1月3日,李杰驾驶川*****荣威牌轿车沿成洛路从洛带往成都方向行驶,贺康骑电动自行车沿成洛路从成都往洛带方向行驶,李迎久驾驶川*****捷达牌轿车搭乘徐元龙沿成洛路从成都往洛带方向行驶,林野驾驶川*****长城牌轿车搭乘黄家劲沿成洛路从成都往洛带方向行驶。23时30分,四车行至成洛路蜀王大道路口时,贺康骑车未按交通信号指示通行,与川*****车相撞,后川*****车又与川*****车、川*****车相撞。该事故造成四车受损,李杰、李迎久、黄家劲、贺康、林野受伤,徐元龙当场死亡。经成都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李杰送检血液中乙醇浓度为35.9mg/100ml。事故经成都市公安局龙泉驿区分局交警大队认定:李杰饮酒后超过规定限速驾驶应承担主要责任,贺康未按交通信号指示通行承担次要责任;李迎久驾驶机件不符合标准车辆的行为与事故无因果关系。李杰对事故认定不服,申请复核,成都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认为原认定事实清楚,予以维持。2011年7月4日,李杰因犯交通肇事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
另查明,李生廷系川*****车的登记车主,与李杰系父子关系。洪川公司系川*****车的登记车主。川*****车的登记车主系林文学,与林野系父子关系。交通事故发生时,川*****车在财保金牛支公司购买了交强险、第三者责任险(20万元)、机动车损失保险(126800元)。川*****车在财保龙泉支公司购买了交强险、第三者责任险(20万元)、车上人员险(驾驶员,1万元)、车上人员险(乘客,1万元)、机动车损失险(87300元)、主险(每人责任限额5万元)、附加司乘人员责任保险(5万元)。川AV912E车在华泰保险公司购买了交强险。
再查明,川*****车于2007年7月2日在成都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车辆管理所进行初始登记。车辆信息显示使用性质为出租客运。2007年7月3日,洪川公司与李迎久、鄢德明签订出租汽车租赁经营合同,时间从2007年7月4日至2011年7月3日止,四年租金525000元整。2011年4月20日,洪川公司(甲方)与李迎久、鄢德明(乙方)签订事故处理协议。协议约定:一、本次事故造成川*****出租车受损严重,肇事方一直未支付修理车辆的相关费用,导致无法营运。甲方考虑本次事故乙方并不承担任何责任,双方商议在该车辆维修期间乙方暂不支付每月管理费;二、乙方均同意甲方通过法律途径向肇事方追讨川ATT599出租车在维修期间所有损失,包括租赁费等营运损失。交通事故发生后,川*****车在成都鑫威宏汽车维修有限公司修理,维修费为66924元。川*****车的机动车保险单(川:*****,打印时间为2010年6月28日)显示新车购置价为87300元。
又查明,因交通事故而受到人身或财产损害的徐元芳、徐元国、徐元凤、徐元兰、徐元定、李杰、李生廷、李迎久、贺康、黄家劲、林文学、林野等均向本院提起诉讼。
上述事实,除有当事人在本案及相关案件的陈述外,有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成都鑫威宏汽车维修公司结算单和维修发票、出租汽车租赁经营合同、鉴定文书、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单、机动车保险单、维修部位照片、川*****车辆信息、事故处理协议等,在案佐证,本院予以认定。
本院认为:一、贺康对交警部门的责任认定表示异议,认为存在错误,其在本案不应承担责任。本院认为,交警部门所作的事故认定,虽然法律性质系证据,但该证据的形成融合专业判断与事实判断,并且本案争议的事故认定书经上级交管部门复核后仍维持,因此,由于贺康未向本院提出有力证据及充足的说服理由,本院对其辩称,不予支持。二、洪川公司主张李生廷将车辆交由饮酒后的李杰驾驶,对事故有过错,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但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对其主张,本院不予支持。二、贺康辩称,李杰所驾车辆与其相撞后,与其他车辆发生的事故,系独立的第二次交通事故,贺康不应承担责任。本院认为,本次事故中所产生的各损害具有独立性,但损害均与李杰和贺康的违章行为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贺康的辩称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支持。参酌本案事实发生经过,本院确定对本次事故所产生损害,由李杰承担80%的赔偿责任,由贺康承担20%的赔偿责任。三、成都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李杰送检血液中乙醇浓度为35.9mg/100ml,按照《关于车辆驾驶人员血液、呼气酒精含量阀值与检验》(GB19522—2004)标准,李杰属饮酒驾驶,尚未达到醉酒驾驶的标准。财保金牛支公司主张交强险因李杰饮酒后驾驶而免除赔偿责任,无法律依据。基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六条第(五)项的约定,对财保金牛支公司主张第三者责任保险中,其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的抗辩,本院予以支持。四、损害赔偿范围的确定,是本案当事人之间主要争点之一,以下逐一确定。(一)关于维修费。本院在确定维修费时,受下述因素影响:1.车辆初购价格;2.车辆行驶年限;3.在受损车辆系用于出租营运时,对车辆是否应采用修理所产生的影响;4.车辆因修理所产生的增值;5.车辆受损严重时,作为受害人是否有能力,或有高度注意义务,对车辆应选择修理,还是主张赔偿,作出理性选择。综合上述因素,本院确定应赔偿的维修费为45000元。(二)关于维修费以外的其他损失。洪川公司在诉状中所列第二项请求,经本院询问,其明确主张的是停运所造成的营运损失,其以每日应收管理费250元及川*****车的共同租赁人鄢德明因停运所受损失作为计算依据。洪川公司提交的成都鑫威宏汽车维修公司结算单显示川*****车送修时间为2011年2月10日,而庭审中洪川公司也陈述到大概在四月份已修理好,因此,本院确定维修时间为两个月。对于维修期间以外的时间,当事人主张的损失属于扩大损失,本院不予支持。川*****车停运在带来损失的同时,也避免油料等支出,因此,每日的营运损失额的确定需实行损益相抵,以每日300元为宜。综上,本院确定川*****车的营运损失为18000元。上述两项合计63000元。先由财保金牛支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1380元,由华泰保险公司在交强险的无责限额范围内赔偿83元(由于本次事故涉及多起损害,本院将参酌损害赔偿情况,将保险赔付在各案中进行分配)。余额61537元,由李杰赔偿49229元,由贺康赔偿12308元。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条第一款、第十二条、第十五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第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市金牛支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赔偿原告成都洪川出租汽车有限公司1380元;
二、第三人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省分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赔偿原告成都洪川出租汽车有限公司83元;
三、被告李杰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成都洪川出租汽车有限公司49229元;
四、被告贺康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成都洪川出租汽车有限公司12308元;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350元,由原告成都洪川出租汽车有限公司负担300元;,由被告李杰负担840元,由被告贺康负担210元(案件受理费立案时已由原告预交,被告李杰、贺康于本判决生效后将各自应负担的案件受理费直接给付原告)。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黄承军

二〇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朱佳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