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陈从灯故意伤害一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3-17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山西省晋城市城区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城刑初字第486号
公诉机关晋城市城区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孙洪贵,男,1972年12月24日生,汉族,江苏省盐城市盐都区人。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先军,男,1972年2月24日生,汉族,江苏省滨海县人。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苗荣昌,男,1968年3月21日生,汉族,山西省晋城市城区人。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苗小胖,男,1970年4月23日生,汉族,山西省晋城市城区人。
被告人陈从灯,男,1984年7月19日生,汉族,湖北省通山县人。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2015年7月2日被晋城市公安局城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14日经晋城市城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次日由晋城市公安局城区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晋城市看守所。
晋城市城区人民检察院以城检公刑诉(2015)42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陈从灯犯故意伤害罪,于2015年10月30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日立案,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孙洪贵、王先军、苗荣昌、苗小胖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晋城市城区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孙晋超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孙洪贵、王先军、苗荣昌、苗小胖,被告人陈从灯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晋城市城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5年7月1日22时左右,被告人陈从灯到晋城市英东石材厂厨房与该厂负责人孙洪贵等人协商离职工资问题。双方因工资数额问题发生争吵,被告人陈从灯遂持一把美工刀将孙洪贵额部及嘴唇划伤。当时在场的王先军、苗荣昌、苗小胖等见状过去制止的过程中,也被陈从灯用到划伤。经晋城市城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孙洪贵的右上唇损伤致口唇全层裂创,构成轻伤二级,右额部损伤为轻微伤;王先军的左前臂损伤构成轻伤二级,右臂部损伤为轻微伤;苗小胖的右胸部损伤为轻微伤;苗荣昌的面部损伤构成轻伤一级。
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了书证、鉴定意见、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等相关证据证明指控事实,认为被告人陈从灯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诉请本院依法惩处。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孙洪贵诉称:1、请求依法追究被告人陈从灯故意伤害罪的刑事责任,并依法从重处罚;2、请求判处被告人陈从灯赔偿其各项经济损失共计4万元。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先军诉称:1、请求依法追究被告人陈从灯故意伤害罪的刑事责任,并依法从重处罚;2、请求判处被告人陈从灯赔偿其各项经济损失共计3万元。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苗荣昌诉称:1、请求依法追究被告人陈从灯故意伤害罪的刑事责任,并依法从重处罚;2、请求判处被告人陈从灯赔偿其各项经济损失共计3万元。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苗小胖诉称:1、请求依法追究被告人陈从灯故意伤害罪的刑事责任,并依法从重处罚;2、请求判处被告人陈从灯赔偿其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万元。
被告人陈从灯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有部分异议。其认为:1、被告人称自己没有随身带刀,在打斗过程中其是在地上随便拿了个东西打架的。2、到案经过没有异议,但是写的不详细,警察到现场后其被带到医院做了简单包扎,后就被带到派出所,称自己是在看守所治疗手伤的。对其他证据没有异议。
对于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请求,其表示愿意对合理部分进行赔偿。
经审理查明:2015年7月1日22时左右,被告人陈从灯与陈某某、王某某在晋城市英东石材厂(地处苗匠停车场)办公室等候该厂负责人孙洪贵,协商离职工资问题。当时孙洪贵与王先军、苗荣昌、苗小胖、李某某、苗某某、李某某甲等人在办公室隔壁厨房吃饭饮酒。孙洪贵在吃饭过程中,先叫被告人陈从灯进到厨房内协商工资,两人因工资数额发生争吵,被告人陈从灯遂持一把刀具将孙洪贵额部及嘴唇划伤。当时在场的王先军、苗荣昌、苗小胖等见状过去制止,被陈从灯用刀具划伤面部、前臂部、面额、胸部等。陈某某、王某某听见打架声也进入厨房,与在厨房内的人发生冲突,亦受伤。孙洪贵、苗荣昌、王先军等人受伤后即赶往泽州县医院治疗。晋城市公安局城区分局西上庄派出所接到报警电话后(匿名),即出警到苗匠停车场,有陈从灯、李某某等人在场,因陈从灯与他人带伤,经警方初步了解情况,让陈从灯在医院进行包扎后带回派出所进行立案侦查,陈从灯归案后,如实供述了其致伤孙洪贵等人的事实经过。
经晋城市城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苗荣昌的面部损伤构成轻伤一级;孙洪贵的右上唇损伤致口唇全层裂伤创,构成轻伤二级,右额部损伤为轻微伤;王先军的左前臂损伤构成轻伤二级,右臂部损伤为轻微伤;苗小胖的有胸部损伤为轻微伤。
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下列证据证实:
1、书证。
(1)晋城市公安局城区分局西上庄派出所出具的到案经过,证实2015年7月2日,被告人陈从灯到西上庄派出所接受讯问,陈从灯供述了该于2015年7月1日22时左右在晋城市英东石材厂厨房伤害他人的犯罪事实。
(2)被告人陈从灯的户籍信息及照片,证实其个人基本情况。
2、鉴定意见。
(1)晋城市城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晋市城)公鉴(法临)字(2015)182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实苗荣昌的面部损伤构成轻伤一级。
(2)晋城市城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晋市城)公鉴(法临)字(2015)184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实王先军的左前臂损伤构成轻伤二级,右臂部损伤为轻微伤。
(3)晋城市城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晋市城)公鉴(法临)字(2015)183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实孙洪贵的右上唇损伤致口唇全层裂创,构成轻伤二级。孙洪贵的右额部损伤为轻微伤。
(4)晋城市城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晋市城)公鉴(法临)字(2015)181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实苗小胖的右胸部损伤为轻微伤。
3、证人证言。
(1)证人陈某某的证言:2015年7月1日晚上7点多,我和陈从灯还有一个工人到英东石材厂办公室要工资,孙老板原先说给陈从灯一个月7000元工资,给我一个月4500元,现在孙老板说有些东西没有做好,只给陈从灯6000元,给我2500元工资。然后他就走了,之后陈从灯去厨房拿工资,过了10分钟,听见有打闹的声音,我俩就从办公室出来,看见陈从灯在厨房门口半躺着在地上被几个人抓着,脸上、手上都有血,对方两三个人身上也有血,我俩就去扶了陈从灯一把,他就跑了,当时还有人打我前额,我往后退,约五个人围着我打,用石头砸我头,用拳头打我,后来我挣扎着跑了。
(2)王某某的证言:2015年7月1日晚上7点多,我和陈某某还有一个湖北通山县的姓陈的工人到英东石材厂办公室要我们的工资。孙洪贵开始说没钱,等第二天再给,后来我们说要到别的地方上班,他答应晚上给,但说要扣姓陈的工人一千元钱,但是陈不同意,然后孙洪贵就走了。大约晚上10点左右,有人过来叫姓陈的工人去厨房拿工资。然后陈就去了,我和陈某某在办公室等,大约过了20分钟左右,我们听到厨房有打闹的声音,我们赶紧过去看,我刚进厨房,有个男子拿了个白酒瓶砸在我头部,当时把我砸晕了,我蹲在地上,没人打我了。可能是有些人就打开陈某某了,后来姓陈的工人和陈某某都跑了,我也准备跑,有三四个人拽住我用手打在我身上,其中一个40来岁的男子用石头砸了我头部两下,并把我按在地上,然后就有人把他们拉开了。
(3)证人李某某的证言:2015年7月1日晚上8、9点,我和苗某某、苗小胖、苗荣昌、李某某甲在孙洪贵和王先军经营的英东石材厂的厨房吃饭喝酒,当时孙洪贵和王先军在办公室和他的三个工人结算工资。到了九点多,他们两个人从办公室到厨房,后来不知谁把其中一个湖北籍工人叫过去,王先军和那个工人因结算工资问题吵起来了,吵架过程双方就打起来了,具体情况因我喝多酒了,记不清了。
(4)证人苗某某的证言:2015年7月1日左右,我和苗小胖、苗荣昌、老李在孙老板和他妹夫王二经营的英东石材厂的厨房吃饭喝酒,当时孙老板和王二在办公室和他的三个工人结算工资,到了9点多,孙、王二人从办公室到厨房,和我们说他们非走不可,然后孙老板让他妻子不知拿了多少钱,准备给工人结账。后来不知谁把其中一个湖北工人叫过去,两个老板和那个工人因结算工资问题吵起来了,吵架过程中,双方就打起来了,当时那个工人和不知谁凑到一起,其他人都站起为了过去,那个工人手里拿了把小刀,有人喊“哎呀”。好像有人受伤了。
(5)证人李某某甲的证言:2015年7月1日晚上7点多,我和苗小胖、苗荣昌、李某某、苗某某在苗匠停车场里的英东石材厂厨房喝酒。当时石材厂的孙老板和老二也在,到了晚上九点多,孙老板的一个工人进到厨房和孙老板说工资的事情。说着两个人就吵起来了,这个小低个工人不知从哪里拿了一把刀朝孙老板脸上划了一刀,当时孙老板的脸上就流血了,看见这种情况,厨房的其他人赶紧上前拉架,这个小个工人就拿着刀朝这些拉架的身上乱划,我害怕,就赶紧出了厨房,这时另外两个工人也冲进了厨房。过了一会儿,那个小个工人跑了,这时我看见苗荣昌脸上有血、苗小胖咯吱窝有血、王二的胳膊有血、李某某的裤子划破了,然后这些人都去医院了。
4、被害人陈述。
(1)王先军的陈述:2015年7月1日晚上9时许,我和朋友李某某、苗小胖、苗荣昌、我哥哥孙洪贵、苗某某,在苗匠停车场院内的英东石材厂的厨房里吃饭、喝酒,吃完后我哥哥孙洪贵就把厂里的一个工人叫到厨房,和李某某两个人一起和这个人谈给他结算工资的事情,当时和他说,他在之前我们厂里干活把好几块大理石做坏了,要扣1000元钱,这个人就不愿意,双方就吵起来了,吵着吵着这个人就从身上拿出一把刀,我们其他人都看到他拿刀出来,我就赶紧过去拦他,谁拦他,他就用刀划谁,我也过去拦,拦的过程中,我也不知道我的左小臂怎么被他划伤了,当时流了很多血,我就捂着去外面了,李某某开车把我送医院了。
(2)孙洪贵的陈述:2015年7月1日晚上7点多,我的工人陈师傅带着两个工人来到我办公室要他们的工资,我原先答应的一个月给陈师傅7000元工资,因为他们把有些活做坏了,需要赔偿,我只答应给6000元,并告诉他第二天给他,我就去厨房吃饭了,和我妻子、妹夫王先军等人吃饭喝酒。中间我妻子说那个工人还在办公室坐着,让我给结算工资,然后我把陈师傅叫到厨房,说只能给6000元,他不同意,我俩就争吵了,陈师傅突然从身上掏出一把美工刀,朝我面部猛的划下来,当时我面部就流血了,之后去医院包扎了。
(3)苗小胖的陈述:案发当天晚上7点多,我和我们村的苗荣昌、李某某等人在英东石材厂厨房喝酒,到了晚上9点多,我们喝完酒,孙洪贵和王先进让我去石材厂办公室叫他工人过来结算工资,我就到办公室,有3个人工人,我让他们去结工资,有个小个子工人先过去,另两个工人在办公室等,我就在办公室喝茶,记不清多长时间,办公室的两个人就往外走,我也跟着出来进了厨房,见里面的人乱哄哄撕扯在一起,有个工人拿着刀乱抡,把我腋窝划破了,我看见流血就出了医院。
(4)苗荣昌的陈述:陈从灯和老板孙洪贵因为工资的事情发生冲突,陈从灯拿桌子上的菜刀,我就赶紧拦他,不知道又从哪里拿出一把小刀,一下划到右脸上,当时就流血了,我出来看见孙洪贵也受伤了,我俩一起去了医院。
5、被告人陈从灯的供述:证实案发前一天晚上8、9点,我和老乡陈某某和王某某三人在孙洪贵办公室找他要工钱,我们因结工资发生冲突,后孙洪贵等七人就从办公室走到厨房,过了约30分钟,门卫师傅把我单独叫到厨房,孙洪贵说给我6000元工钱,其中一个40多岁的本地人数了6000元钱放在桌子上,当时我觉得少给了1000多元,就没有要。过了几分钟,一个40多岁的本地男的把钱拿走了,然后拿着一个酒瓶在我头上砸了一下,然后他们6个人就一起拳打脚踢把我打倒在地,当时我在地上不知摸了个什么东西,用这个东西乱抡,后来我站起来的时候还乱抡了,我也不知道抡住他们谁了,这些人散开后,我就跑到厨房外面。
其当庭供述:在打完架跑出来之后,其跑到外面一小卖部借用手机报警。然后回到到苗匠停车场等候警察过来处理。
上述证据经当庭质证,被告人陈从灯对部分事实有异议:1、对四名受害人的陈述有异议,我没有随身带刀。2、到案经过没有异议,但是写的不详细,是我先报的案,警察到现场后我被带到医院做了简单包扎就被带到派出所,我是在看守所治疗手伤的。对其他证据没有异议。
本院认为公诉机关所出示的证据取证程序合法,证据真实有效,均与本案事实认定有关联;且证据之间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证明公诉机关的指控事实。
针对被告人所提异议,结合公诉机关的举证本院认为:本案四被害人的伤情经法医鉴定均为锐利物体所致,与四被害人及证人李某某甲、苗某某的陈述“被告人是拿刀”相互印证,故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是持刀伤人可以证实。关于被告人的到案经过,本院告知公诉机关应补充被告人的到案详细经过,经晋城市公安局城区分局西上庄派出所出具“处警情况说明”,内容与陈从灯当庭供述可相互印证,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本案附带民事诉讼: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孙洪贵请求赔偿的项目、金额及证据如下:1、住院医药费票据一支2683元。其他医药费19支,(其中10支是孙在医院给陈从灯、王某某的垫付的医药费,9张是本人的)、住院费用清单、出院证;共计住院10天;2、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等,按法律规定赔偿。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先军请求赔偿的项目、金额及证据如下:1、医疗费单据一支计8157.90元。住院病历一份、住院清单、出院证;共计住院5天;2、护理费、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交通费等,按法律规定赔偿。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苗荣昌请求赔偿的项目、金额及证据如下:1、住院医疗费计1929.02元,住院5天。提供有出院证、住院清单;2、护理费、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交通费等,按法律规定赔偿,当庭请求赔偿5000元。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苗小胖请求赔偿的项目、金额及证据如下:1、晋城市城区西上庄街道办事处坡底村卫生所处方笺及票据各一支:计452元,2、医疗费与其他损失请求赔偿1万元。
上述证据经当庭质证,被告人陈从灯表示愿意在法律规定合理范围内进行赔偿。
本院认为:被告人陈从灯因索要工资与被害人孙洪贵发生矛盾,持刀划伤孙洪贵、王先军、苗荣昌、苗小胖等四人,造成苗荣昌的面部损伤构成轻伤一级;孙洪贵的右上嘴唇全层裂伤,构成轻伤二级,右额部损伤为轻微伤;王先军的左前臂损伤构成轻伤二级,右臂部损伤为轻微伤;苗小胖的右胸部损伤为轻微伤的后果,其行为侵犯了公民的身体健康权利,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予惩处。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陈从灯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陈从灯作案后,报警并在现场等待警察到来处理,其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符合自首认定,可从轻处罚。因被告人陈从灯的犯罪行为给四附带民事原告人造成的经济损失应予赔偿。
对于本案的附带民事诉讼,本院结合双方当事人的举证、质证,对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损失作如下认定: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孙洪贵。1、医疗费有证据可认定:住院医疗费一支2683元、门诊检查用药费用8支合1257.20元,两部分合计3940.20元;2、孙洪贵住院共计8日,有出院证可证明。计住院伙食补助800元;营养费酌定160元;护理费参照上年度山西省相关统计数据以居民服务业和其他行业年平均工资30467元计算,合每日120元,8日计960元;3、误工费参照原告伤情及出院医嘱酌定1个月,孙洪贵从事的行业为制造业,参照上年度山西省相关统计数据该行业年平均工资39868元计一个月为3322元。以上总计9182.2元。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先军。1、医疗费有证据可认定:住院医疗费一支8157元;2、王先军住院共计5日,有住院病历可证明。计住院伙食补助500元;营养费酌定100元;护理费参照上年度山西省相关统计数据以居民服务业和其他行业年平均工资30467元计算,合每日120元,5日计600元;3、误工费参照原告伤情及出院医嘱酌定1个月,王先军从事的行业为制造业,参照年上年度山西省相关统计数据该行业年平均工资39868元计一个月为3322元。以上总计9182.2元。以上总计12679元。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苗荣昌。1、医疗费有泽州县人民医院住院费清单可认定1929.02元;2、苗荣昌住院共计5日,有出院证可证明。计住院伙食补助500元;营养费酌定100元;护理费参照上年度山西省相关统计数据以居民服务业和其他行业年平均工资30467元计算,合每日120元,5日计600元;3、误工费参照原告伤情及出院医嘱酌定1个月,苗荣昌从事的行业为租赁商务服务业,参照上年度山西省相关统计数据该行业年平均工资26892元计一个月为2241元。以上总计5370元。苗荣昌当庭诉请为5000元,本院予以支持。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苗小胖。除其医疗费452元合乎其伤情治疗外,其他无证据支持,本院不予认定。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二款、《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陈从灯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一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被告人陈从灯的刑期自2015年7月2日起至2017年8月1日止。)
二、被告人陈从灯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孙洪贵各项经济损失共计9182.2元;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先军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2679元;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苗荣昌各项经济损失共计5000元;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苗小胖医疗费452元。限被告人陈从灯在本判决书生效后七日内履行。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审 判 长  贺进武
人民陪审员  王 洁
人民陪审员  吴梅英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柳雅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