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北京国天利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与国家宗教事务局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6-2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西民初字第11949号
原告北京国天利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车道沟一号院内青东大厦A座6层西侧。
法定代表人解有国,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杨朝阳,北京市金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国家宗教事务局,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后海北沿44号。
法定代表人王作安,局长。
委托代理人韩剑,北京市尚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谢志红,北京市尚公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北京国天利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诉被告国家宗教事务局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原告北京国天利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杨朝阳,被告国家宗教事务局之委托代理人韩剑、谢志红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北京国天利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诉称,2003年11月20日,北京光达晨星电力工程有限公司与被告及首都宾馆、北京章光101集团公司签订了《一户一表电力工程协议书》。协议签订后,光达晨星公司按照协议的约定履行了工程施工义务,但被告未按协议约定支付工程款,尚欠光达晨星公司工程款人民币82312元(1073元/户×48户+公用照明费568元)。2013年10月10日,光达晨星公司将其对被告的债权转让给原告,并通知了被告。原告多次催促被告支付工程款,但被告一直拒绝支付。为了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告向原告支付工程款82312元(1073元/户×48户+公用照明费568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国家宗教事务局辩称,本案系被告等四家单位与北京光达晨星电力工程公司(下称光达晨星)之间因履行“一户一表”的工程合同而引发的争议,涉案工程中仅有31户是被告的房产。由于光达晨星的违约行为,原告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全部予以驳回。一、光达晨星未按照合同约定履行施工义务。协议第三条的约定为光达晨星的施工内容,然而光达晨星并未按照该约定履行义务。在2003年11月份合同签订之后,光达晨星在当年年底安排施工队进场,由于施工队操作严重违反操作规程,导致该楼的大量住户电器由于过载被烧毁。事后光达晨星为逃避赔偿事宜,停工并安排施工队撤场,时至今日,导致现在该楼的公用电灯没有通电、电梯供电没有完成,电缆没有完成铺设,多处电线仍暴露在外面。当时被告曾安排专人多次找光达晨星当时的项目负责人李国清经理沟通此事,要求其完成施工并协商赔偿损失问题,但光达晨星不予配合。万般无奈之下,被告重新找人对烂尾工程进行补救,并告知光达晨星,解除工程协议,电器损失冲抵已施工工程的工程款,光达晨星并未表示异议。现在该工程仍是临时供电状态,供电局没有竣工验收。二、光达晨星公司已构成根本违约,合同已解除。一户一表的目的是为了用电改造,履行期限对合同目的实现至关重要,然而光达晨星以自己的行为明确表示不再履行合同,已经构成根本违约,况且工程至今未通过验收,根据合同约定,工程应以供电公司验收合格为竣工标准。被告早在2004年通知其解除合同,根据我国合同法97条规定,其作为根本违约一方,应当赔偿被告的损失。被告在通知其合同解除时已明确告知损失冲抵工程款,其并未提出异议,应视为认可,光达晨星10年来再未主张也足以证明双方债权债务已抵销,现在光达晨星显然已无权主张债权。三、原告无权主张债权,应承担损失。原告债权系受让于光达晨星,在光达晨星不享有债权的情况下,原告自然无权主张,无论如何,在光达晨星未履行合同义务情况下,无权主张债权,并且原告既然受让债权,也应当赔偿被告的损失。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应当驳回。
经审理查明,2003年11月20日,国家宗教事务局、首都宾馆、北京101集团公司、东罗园房管所与中国水利水电二局电气工程处、北京光达晨星电力工程公司签订了《一户一表电力工程协议书》,双方就北京市原崇文区沙子口路72号楼一户一表电力工程达成协议。双方约定,设备层旧开关的拆除,新开关的安装,开关柜至变电室电缆线的安装由中国水利水电二局电气工程处施工,实行包工包料;开关柜至楼层电缆电线的铺设,楼道公用声控灯的安装。开关柜至住户电缆电线的铺设,户内线缆的铺设。相应电表、电表箱的安装。开关柜至电梯、水泵线缆的铺设,相应电表、电表箱的安装,顶层水箱间、电梯间线缆、地下室水箱间线缆的铺设,以及照明灯的安装等工程由北京光达晨星电力工程公司施工,实行包工包料。同时约定,由于开关柜更新,外源电缆线更新工程费用的增加,工程费用,房屋产权单位楼每户2333元支付。楼道公用灯按1户计算,整栋楼按127户支付费用。总价款296291元,其中80000元支付给中国水利水电二局电气工程处,其余216291元支付给北京光达晨星电力工程公司。本项工程以崇文区供电公司验收合格,并办理住户用电卡及正式发电为竣工标准。合同签订后,北京光达晨星电力工程公司依约进行施工。2004年6月21日,首都宾馆支付给北京光达晨星电力工程公司工程款60000元,2005年4月21日,北京101集团公司支付本案原告工程款77900元。
2013年8月28日,北京光达晨星电力工程公司委托律师向国家宗教事务局发出律师函,要求其支付拖欠的工程款73229元。同年10月14日,北京光达晨星电力工程公司向国家宗教事务局发出《债权转让通知书》:“我司于2013年10月10将对贵局的债权(工程款人民币82312元,1703元/户*48户+568元)转让给了北京国天利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由该公司依法向贵局追缴。”
庭审中,国家宗教事务局提交房产证一份,证明在北京市原崇文区沙子口路72号楼其名下有房产31套,同时提交了在电改期间该楼部分居民家用电器被损坏情况统计表,欲证明北京光达晨星电力工程公司违规操作,造成住户电气损失。对此,原告均不予认可。
另查,原告与北京光达晨星电力工程公司系同一法定代表人。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当庭陈述,《一户一表电力工程协议书》、律师函、《债权转让通知书》、房产证等相关证据材料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国家宗教事务局与北京光达晨星电力工程公司签订协议书后,依约进行了施工。庭审中,原告虽未提交竣工验收报告,但在长达数年的时间里,国家宗教事务局均未对施工质量等方面提出异议和主张,故应视为工程已竣工并合格。被告应依约支付工程款。从该协议的内容看,协议书中虽约定整栋楼按127户支付费用,该127户系包括国家宗教事务局在内三个单位的住户,未明确每个单位的住户,故应以国家宗教事务局提交的产权证中载明的住户数量为准,即31户。原告所述按48户计算之主张,未向本院提供可信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不予采信。
我国法律规定,债权人可以将合同的权利全部或者部分转让给第三人。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本案中,北京光达晨星电力工程公司于2013年10月14日向国家宗教事务局发出《债权转让通知书》,该通知书已发生法律效力。现原告要求国家宗教事务局支付该工程款,于法有据,本院对此应予支持。国家宗教事务局所述,其已于2004年即已通知北京光达晨星电力工程公司解除合同,在通知合同解除时已明确告知损失冲抵工程款一节,未向本院提供可信证据予以证明,对此本院不予采信。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被告国家宗教事务局支付原告北京国天利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工程款五万三千三百六十一元。
驳回原告北京国天利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国家宗教事务局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一千八百五十八元,由原告北京国天利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负担七百二十四元(已交纳九百二十九元);被告国家宗教事务局负担一千一百三十四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七日内仍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视为放弃上诉权利。
审 判 长  李源国
人民陪审员  赵秀敏
人民陪审员  王小贤

二〇一四年十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赵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