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重庆邦昌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龚德轩工伤保险待遇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2-29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渝02民终165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重庆邦昌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梁平区梁山镇人民南路99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228208204547J。
法定代表人:周榜明,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谢直贵,重庆市梁平区梁山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龚德轩,男,1963年8月29日出生,汉族,重庆市巫溪县人,木工,住重庆市巫溪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学知,重庆峡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重庆邦昌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邦昌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龚德轩工伤保险待遇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巫溪县人民法院(2016)渝0238民初220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7月4日立案受理,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审理期间,重庆邦昌公司以重庆市梁平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已受理对龚德轩的劳动能力复查鉴定申请为由,申请对本案中止审理。2017年8月28日,本院依法裁定对本案中止审理。2017年9月5日,重庆市梁平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作出鉴定终止的告知书,本院遂于2017年10月25日依法决定恢复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重庆邦昌公司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一审判决;2、依法驳回被上诉人龚德轩的诉讼请求;3、责令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龚德轩负担。主要事实及理由:1、一审法院判决的主要证据《工伤职工劳动能力初次鉴定结论书》不具有合法性,作出该鉴定的机构没有用人单位即重庆邦昌公司代表参加,而且没有依法送达给重庆邦昌公司,一审法院采信该鉴定书错误;2、一审判决确定双方解除劳动合同时间系主观臆断,没有法律依据。龚德轩在申请仲裁时请求解除双方的劳动关系,但仲裁机构并未支持该项请求,解除劳动合同的时间应在重庆邦昌公司起诉之后,一审法院判决之时;3、龚德轩无正当理由拒不参加劳动能力复查鉴定,导致复查鉴定终止,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四十二条第一款(二)项之规定,应停止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龚德轩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龚德轩与重庆邦昌公司之间早已解除劳动关系,重庆邦昌公司无权申请劳动能力复查鉴定。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重庆邦昌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不服溪劳人仲案字(2016)第42号仲裁裁决书,请求依法改判;2.待鉴定后依法计算赔偿项目;3.诉讼费用由龚德轩负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龚德轩于2015年5月11日在重庆邦昌公司承建的重庆市巫溪县亿联建材家具五金城工地从事木工工作。2015年5月13日,龚德轩在该工地搭钢管架时受伤,后由巫溪县渝溪医院安排车辆送到重庆三峡中心医院进行手术治疗,然后又返回巫溪县渝溪医院治疗41天(2015年5月14日至6月24日)。
2015年12月25日,原重庆市梁平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梁平人社认伤决字【2015】470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龚德轩为工伤。2016年6月1日,原重庆市梁平县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作出梁平劳初鉴字【2016】88号《工伤职工劳动能力初次鉴定结论书》,鉴定结论为:陆级伤残,无护理依赖。2016年8月28日,重庆市巫溪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溪劳人仲案字【2016】第42号仲裁裁决:一、由被申请人(重庆邦昌公司)一次性支付申请人(龚德轩)一次性伤残补助金75808.00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51750.00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73880.00元、停工留薪期待遇56856.00元、医疗费1688.00元、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328.00元、交通费738.00元、劳动能力鉴定费400.00元;二、驳回申请人的其他仲裁请求;上述款项共计361448.00元,应于本裁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完毕。重庆邦昌公司不服仲裁裁决,故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分别为双方是否具有劳动关系、龚德轩是否有权解除劳动关系以及解除时间、龚德轩的本人工资如何确定、《工伤认定决定书》、《工伤职工劳动能力初次鉴定结论书》是否生效、龚德轩应享受哪些工伤保险待遇。具体评析为:虽然重庆邦昌公司否认双方具有直接劳动关系,但在提交的代理词中请求保留双方的劳动关系,按照重庆邦昌公司的逻辑双方具有劳动关系。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六条、《重庆工伤保险实施办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工伤职工有权提出解除与用人单位之间的劳动关系。龚德轩向巫溪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的请求包含解除与重庆邦昌公司的劳动关系,重庆邦昌公司自认收到仲裁申请副本的时间为2016年7月18日,应认定此时重庆邦昌公司收到龚德轩提出解除劳动关系的意思表示,故确认双方于2016年7月18日解除劳动关系。双方均未向法院提交证据证明龚德轩的工资金额,且亦未就工资金额达成统一意见,故参照其所受工伤前一年重庆市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56852.00元(4738元/月)予以认定。龚德轩提供了原梁平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向帮昌公司邮寄送达《工伤认定决定书》的相关证据,原梁平县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向法院提交了送达《工伤职工劳动能力初次鉴定结论书》的相关证据以及送达说明,故对重庆邦昌公司陈述“在2016年7月18日收到巫溪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通知后,找到相关部门,才知道《工伤认定决定书》通过邮寄送达、《工伤职工劳动能力初次鉴定结论书》被不知身份的人领取”难以采信。龚德轩应享受的工伤保险待遇:1.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为16个月的本人工资,即16个月×4738.00元/月=75808.00元;2.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为解除劳动关系的本市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为计发基数六级为10个月,即10个月×5175.00元/月=51750.00元;3.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为解除劳动关系之日的本市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为计发基数六级为48个月,根据《重庆工伤保险实施办法》第三十六条“终止或解除劳动关系时,工伤职工距法定退休年龄10年以上(含10年)的,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按全额支付;距法定退休年龄9年以上(含9年)不足10年的,按90%支付;以此类推,每减少1年递减10%”的规定,龚德轩距法定退休年龄7年以上不足8年,则应按70%享受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即48个月×5175.00元/月×70%=173880.00元;4.医疗费为1688.00元;5.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为41天×8.00元/天=328.00元;6.交通费为738.00元;7.鉴定费为400.00元;8.停工留薪期工资为12个月×4738.00元/月=56856.00元;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六条、《重庆工伤保险实施办法》(渝府发〔2012〕22号)第二十四条、第三十六条之规定,判决:一、确认重庆邦昌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龚德轩于2016年7月18日解除劳动关系;二、重庆邦昌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支付龚德轩一次性支付申请人一次性伤残补助金75808.00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51750.00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73880.00元、停工留薪期待遇56856.00元、医疗费1688.00元、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328.00元、交通费738.00元、劳动能力鉴定费400.00元,共计361448.00元;三、驳回重庆邦昌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0元,由重庆邦昌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负担。
本院二审中,重庆邦昌公司提交了三份新证据,龚德轩的委托代理人质证认为,该组证据与本案事实缺乏关联性,建议不予采信。
经审查,重庆邦昌公司提交的三份证据均为书证,分别为重庆市梁平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工伤职工劳动能力鉴定材料收讫告知书》、《劳动能力复查鉴定通知》、《工伤职工劳动能力鉴定终止告知书》。该组书证证实重庆市梁平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于2017年7月25日收到重庆邦昌公司提出的劳动能力复查鉴定申请,于2017年8月18日通知龚德轩接受复查,于2017年9月5日以工伤职工无正当理由不参加现场鉴定为由终止本次鉴定。该组书证符合证据特性,均予采信。
经本院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判决认定事实相同。
本院认为,重庆邦昌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得到支持。主要理由如下:1、梁平劳初鉴字(2016)88号《工伤职工劳动能力初次鉴定结论书》具有合法性。《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四条规定:省、自治区、直辖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和设区的市级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分别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和设区的市级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卫生行政部门、工会组织、经办机构代表以及用人单位代表组成。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建立医疗卫生专家库。该条例第二十五条规定:设区的市级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收到劳动能力鉴定申请后,应当从其建立的医疗卫生专家库中随机抽取3名或者5名专家组成专家组,由专家组提出鉴定意见。设区的市级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根据专家组的鉴定意见作出工伤职工劳动能力鉴定结论;必要时,可以委托具备资格的医疗机构协助进行有关的诊断。本案的鉴定机构属于区级单位,现行法律、法规并未明确规定需要用人单位的代表参加。而且,即便用人单位的代表参加了鉴定机构,鉴定机构是根据随机组成专家组的鉴定意见作出鉴定结论,并非必须征求用人单位的意见。故对重庆邦昌公司提出鉴定机构组成不合法的上诉理由不予采纳。鉴定机构在一审中出示了送达回证,以及关于本案鉴定结论的送达说明,证明鉴定结论经鉴定机构通知后由重庆邦昌公司的代表领取。该过程能够得到劳动者即龚德轩的证实。故对重庆邦昌公司提出鉴定结论未依法送达的上诉理由不予采纳;2、《工伤保险条例》第四十二条第一款(二)项规定:工伤职工拒不接受劳动能力鉴定的,停止享受工伤保险待遇。此处的“劳动能力鉴定”应理解为初次鉴定。龚德轩在初次鉴定中已被确定为陆级伤残,无护理依赖。《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自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作出之日起1年后,工伤职工或者近亲属、所在单位或者经办机构认为伤残情况发生变化的,可以申请劳动能力复查鉴定。但是,龚德轩申请仲裁时已请求解除与重庆邦昌公司的劳动关系,重庆邦昌公司自认收到仲裁申请副本的时间为2016年7月18日,一审法院据此确认双方于2016年7月18日解除劳动关系并无不当。重庆邦昌公司在申请劳动能力复查鉴定时与龚德轩已不再保持劳动关系,虽然鉴定机构受理了重庆邦昌公司的复查申请,但最终又作出本次鉴定终止的决定。在重庆邦昌公司没有提交龚德轩伤残情况发生变化的相关证据,且鉴定机构没有作出新的鉴定结论的情况下,为充分保护劳动者的权利,龚德轩应该按照初次鉴定结论享受相应的工伤保险待遇。故对重庆邦昌公司提出龚德轩应停止享受工伤保险待遇的上诉理由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上诉人重庆邦昌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重庆邦昌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杨 超
审 判 员  杨继伟
代理审判员  毋向娟

二〇一七年十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章立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