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杨湘云、赵武等与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政府行政征收二审行政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6-05-24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安徽省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5)宿中行终字第0008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杨湘云,女,1973年6月5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赵武,男,1982年6月27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朱仕德,男,1962年10月10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
委托代理人:贾国昌,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苗文超,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政府,住所地宿州市埇桥区。
法定代表人:刘博夫,区长。
委托代理人:赵勇,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政府工作人员。
上诉人杨湘云、赵武、朱仕德因其诉被上诉人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政府征收补偿方案一案,不服安徽省萧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萧行初字第00011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杨湘云、赵武、朱仕德及委托代理人贾国昌、苗文超,被上诉人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赵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为:依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三条之规定,征收补偿方案由房屋征收部门拟定,报市、县级人民政府。市、县级人民政府组织有关部门对征收补偿方案进行论证并征求公众意见。市、县级人民政府将征求意见情况和根据公众意见修改的情况及时公布。涉及旧城改建项目,多数被征收人认为征收补偿方案不符合本条例规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组织由被征收人和公众代表参加的听证会,并根据听证会情况修改方案。市、县级人民政府作出征收决定后应当及时公告。公告应当载明征收补偿方案和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等事项。由此可见,征收补偿方案是经有关部门论证并由公众参与形成的,是市、县级人民政府作出征收决定要经过的步骤和程序,是征收决定公告的内容,不能成为独立的诉讼客体,因此征收补偿方案不是行政行为。故杨湘云、赵武、朱仕德起诉要求撤销埇桥区政府作出的《纺织西路两侧旧城改造区域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方案》(以下简称《征收补偿安置方案》),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起诉条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一)项的规定,裁定驳回杨湘云、赵武、朱仕德的起诉。
杨湘云、赵武、朱仕德上诉称:一、一审裁定认定事实不清。《征收补偿安置方案》是埇桥区政府作出的独立的具体行政行为,该行政行为侵犯了相对人的合法权益,与杨湘云、赵武、朱仕德具备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具有可诉性,杨湘云、赵武、朱仕德对该行为提起诉讼,符合法律规定。二、埇桥区政府作出的《征收补偿安置方案》违反法律规定,应予以撤销。埇桥区政府不能证明征收行为是为了公共利益需要,且埇桥区政府作出《征收补偿安置方案》时,未听取被征收人意见,剥夺了杨湘云、赵武、朱仕德的听证权利,没有依法进行公告,违反法定程序。请求撤销一审裁定,撤销埇桥区政府作出的《征收补偿安置方案》。
埇桥区政府答辩称:一、埇桥区政府作出《征收补偿安置方案》没有侵犯杨湘云、赵武、朱仕德的实体权利,其无权对此提起诉讼。二、《征收补偿安置方案》是市、县级人民政府作出征收决定要经过的步骤和程序,是征收决定公告的内容,不能成为诉讼客体,因此征收补偿方案不具有可诉性。请求驳回上诉,维持一审裁定。
经审理查明:2014年2月18日,埇桥区政府对其作出的埇政征(2014)1号《关于对纺织西路两侧旧城改造区域范围内房屋进行征收的决定》进行了公告,同时公告了《征收补偿安置方案》。该方案包括征收范围、征收机关、征收部门、征收实施单位、签约期限、补偿标准、房屋价值评估、被征收房屋认定、补偿原则、方式及安置地点等十四项内容。
本院认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八)项之规定,行政行为对其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的,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本案中,埇桥区政府公布的《征收补偿安置方案》系对征收范围内被征收人进行补偿安置的依据,对被征收人产生直接影响的是房屋征收和补偿决定,征收补偿方案只是房屋征收实施过程中的阶段性行为,对杨湘云、赵武、朱仕德的的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因本案已经立案,故应裁定驳回杨湘云、赵武、朱仕德的起诉。杨湘云、赵武、朱仕德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予以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潘庆飞
代理审判员  程 旭
代理审判员  庄明义

二〇一五年十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王珊珊
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或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需要改变原审判决的,应当同时对被诉行政行为作出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
(一)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
(二)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的;
(三)错列被告且拒绝变更的;
(四)未按照法律规定由法定代理人、指定代理人、代表人为诉讼行为的;
(五)未按照法律、法规规定先向行政机关申请复议的;
(六)重复起诉的;
(七)撤回起诉后无正当理由再行起诉的;
(八)行政行为对其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的;
(九)诉讼标的已为生效裁判所羁束的;
(十)不符合其他法定起诉条件的。
人民法院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可以迳行裁定驳回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