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原告唐德才与被告韦荣朝、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梧州中心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02-14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西壮族自治区平南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平民初字第2628号
原告唐德才,男,1954年7月10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赵日录。
被告韦荣朝,男,1971年12月28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吴荣强。
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梧州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梧州市。
负责人黎杰明,经理。
委托代理人彭沁雯。
原告唐德才与被告韦荣朝、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梧州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大地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8月31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洪胜武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唐德才的委托代理人赵日录,被告韦荣朝的委托代理人吴荣强,被告大地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彭沁雯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唐德才诉称,2013年2月14日,被告韦荣朝驾驶桂D×××××号普通二轮摩托车从贵港往梧州方向行驶,由于没有注意观察路面动态,没有与同向前方由原告唐德才驾车保持足够的安全距离,遇前方刹车时,采取措施不当,致使桂D×××××号普通二轮摩托车车头碰撞到唐德才驾驶的轻便摩托车车尾,造成唐德才受伤,车辆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经交警部门认定,韦荣朝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唐德才在此事故中无责任。被告韦荣朝应赔偿原告的损失如下:1、医疗费30428.50元;2、住院伙食补助费1600元(40元/天×40天);3、护理费4500.80元(56.26元/天×40天×2人);4、误工费5907.30元(56.26元/天×105天);5、处理交通事故误工费506.60元(56.3元/天×3人×3天);6、残疾赔偿金108144元(6008元/年×20年×90%);7、后续护理费205349元(56.26元/天×365天×20年×50%);8、鉴定费1600元;9、精神抚慰金20000元;10、抚养费24146.10元(4878元/年×6年(唐志荣2年、唐月贤4年)×90%÷2人+4878元/年×5年(陈洁群)×90%÷2人];11、交通费350元;12、车损费1200元,合计403732元。大地公司作为桂D×××××号普通二轮摩托车的承保公司,应当在保险赔偿范围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提起诉讼。
原告唐德才为其陈述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的证据有:1、身份证、户口簿,证明原告的主体资格及各被抚养人的身份情况;2、事故责任认定书,证明发生事故的事实及责任划分情况;3、出院记录,证明原告发生交通事故致伤及伤情情况;4、医疗费发票,证明原告使用的医疗费用;5、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原告的伤属二级伤残及部分护理依赖;6、鉴定费发票,证明原告支出的鉴定费用;7、证明,证明原告驾驶的摩托车系原告所有;8、交通费发票,证实原告因交通事故支出的交通费用。
被告大地公司辩称,桂D×××××号普通二轮摩托车在本公投保有交强险。原告的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本公司在10000元医疗费限额内承担责任;护理费应按一人计算,费用为2096元(52.40元/天×40天);误工费应为5502元(52.40元/天×40天);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不属于保险赔偿范围;原告提供的司法鉴定意见书系其单方委托,不应作为定案依据,原告计算残疾赔偿金有误,残疾赔偿金应按广西农村居民纯收入标准计算,每年为5231元;被抚养人生活费应按广西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性支出标准计算,每年为4211元,且应与其他共同扶养人平均分担;本公司认为鉴定意见不科学也不真实,后续治疗费不应支持,计算护理年限应按5年为一个赔偿期限,系数按30%计算;本公司不属侵权人,因此,原告请求精神抚慰金不合理;原告所举证据不能证明其真实的交通费所需,本公司愿承担原告出入院费用100元;对车损费1200元予以认可。鉴定费及诉讼费用不属保险赔偿范围,不应由本公司承担。
被告大地公司为其辩解没有提供证据。
被告韦荣朝辩称,对原告的请求,异议如下:原告请求后续治疗费按50%计算部分护理依赖过高;精神抚慰金请求过高;车损费没有证据证实,也没有经过定损,不应支持;对抚养费和扶养费有异议。韦荣朝驾驶车辆在保险公司投保有交强险。
被告韦荣朝为其辩解提供的证据证据有:1、身份证,证明被告韦荣朝的身份情况;2、收款收据和预交款收据,证明韦荣朝预交有21458.50元医疗费给原告;3、保险单,证明韦荣朝驾驶的车辆投保有交强险。
经审理查明,被告大地公司、韦荣朝对原告唐德才提供的证据1、2、3、6无异议,原告唐德才,被告大地公司对被告韦荣朝提供的证据1、2、3均无异议,本院对上述当事人均无异议的证据依法予以确认。
被告韦荣朝对原告提供的证据4、7、8有异议,认为证据4是复印件,无法确认其真实性;证据7与本案无关;证据8的发票没有起止地点,由法院认定。被告大地公司对原告提供的证据5、8有异议,认为证据5是原告单方委托的鉴定意见,不符合法律规定;证据8的发票没有起止时间和地点。本院认为,对于原告提供的证据4,虽是医疗费复印件,但原告在庭审释明因尚不能付清所有医疗费费用,因此,医院不出具正式收费收据,原告所释明的理由符合客观实际且结合被告韦荣朝所提供的医疗费票据及预收款收据则证明医院方已收取了2万多元医疗费的事实,对证据4,本院依法予以确认;对证明据5,系原告委托有鉴定资质的鉴定机构对原告的伤残程度及护理依赖程度所作的鉴定意见,该鉴定意见鉴定程序合法,被告大地公司虽提出异议,但没有提供足以推翻的证据,故对证据5,本院依法予以确认;证据7是原告所购车辆的车行出具的购车证明,符合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的特征,本院依法予以确认;对证据8,虽车票没能直接证明原告乘车的起止地点,但根据原告受伤需医治及作伤残鉴定等确需发生交通费用的事实,本院确认原告的交通费用为300元。
综合全案证据,本院确认以下法律事实:2013年2月17日14时30分,被告韦荣朝驾驶桂D×××××号普通二轮摩托车从贵港往梧州方向行驶至平南县大安镇儒村大湾路段时,由于没有注意观察路面动态,没有与同向前方由原告唐德才驾车保持足够的安全距离,遇前车刹车慢车时,采取措施不当,致使桂D×××××号普通二轮摩托车车头与唐德才驾驶的轻便摩托车车尾发生碰撞,造成唐德才受伤,两车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经交警部门认定,韦荣朝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唐德才在此事故中无责任。事故发生后原告即被送到平南县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伤情为:1、重型颅脑损伤;2、肺挫伤。出院医嘱:继续治疗。原告共住院40天,住院期间需陪护人员2人,用去医疗费30428.50元。2013年6月3日,经原告委托桂林市正诚司法鉴定中心对原告受伤致残程度及护理依赖程度进行评定,该鉴定中心于同年6月9日作出正诚司鉴(2013)临鉴字第579号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一)唐德才因道路交通事故受伤致残程度属Ⅱ级伤残;(二)唐德才因道路交通事故受伤致残后护理依赖程度属部分护理依赖。
被告韦荣朝驾驶桂D×××××号普通二轮摩托车在大地公司投保有交强险,其中保险限额为医疗费10000元,死亡伤残赔偿金110000元,财产损失2000元。本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事故发生后,被告韦荣朝预支有21458.50元医疗费给原告。
原告与其妻子的婚生女儿唐月贤于1997年2月出生,儿子唐泽森于1999年9月出生;原告母亲陈结群于1925年10月出生,陈结群共生育有二个子女。
本案的焦点为:原告合理合法的经济损失是多少。
本院认为,关于原告的合理合法的经济损失是多少问题。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五条的规定,本案原告的经济损失应参照2013年度《广西壮族自治区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项目计算标准》计算。本院结合原告提供的证据,对原告的各项经济损失确认如下:
1、医疗费:原告请求赔偿医疗费30428.50元,有其提供的医疗费收费收据证实,本院依法予支持;
2、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请求赔偿1600元,被告没有异议,本院予以支持;
3、护理费:根据原告提供的疾病证明书证实,其住院期间需2人护费,且请求按农、林、牧、渔业行业年平均工资计算护理费较为合理,因此,住院期间护理费应为4500.80元(56.26元/天×40天×2人)。原告请求后续护理费有司法鉴定意见书证实护理依赖程度为部分护理依赖,因此,应支持其后续护理费,至于护理依赖赔付比例应按何标准计算问题,参照《交通事故人身损害护理依赖程度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安全行业标准》(GA/T800-2008),护理依赖赔付比例应按50%计算,因此后续护理费为154011.75元(56.26元/天×365天×15年×50%),综上,原告的护理费合计为158512.55元。被告大地公司抗辩后续护理费系应按5年为一个赔偿期限,系数应按30%计算及被告韦荣朝认为后续治疗费按50%计算过高的意见,均没有事实依据及法律依法据,本院依法不予采纳;
4、交通费:本院酌情支持300元;
5、残疾赔偿金:原告的伤残程度经鉴定为二级残疾,根据原告系农村居民的事实,该项损失应为108144元(6008元/年×20年×90%);
6、误工费: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原告的误工费应计至定残日前一天,因此,该项损失为5907.30元(56.26元/天×105天);
7、鉴定费:原告请求该项损失1600元有收费收据予以证实,本院予以支持。
8、精神抚慰金:本次事故造成原告唐德才二级伤残的严重后果,这必然会给其造成较为深远的精神痛苦,因此,被告应当赔偿原告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本院根据当事人在本次事故中的过错程度、侵权行为的具体情节、所造成的后果并结合本地生活水平等情况,酌定为10000元;
9、抚(扶)养费:原告的母亲尚需抚养5年、儿子尚需抚养4年,女儿尚需抚养2年,故需按时间段计算,分别计算的时间段为2年、2年、1年。第一个2年的时间段抚养费按实际计算应为13170.60元(4878元/年×2年×90%×2人÷2人+4878元元/年×2年×90%×1人÷2人),已超出年赔偿总额,因此,该时间段被告应赔付的数额为9756元(4878元/年×2年);第二个时间段2年的时间段抚养费应为8780.40元(4878元/年×2年×90%×2人÷2人);第三个时间段1年的抚养费为2195.10元(4878元/年×1年×90%÷2人),抚养费合计总额为20731.50元;
10、车辆损失费:1200元。
综上,原告的经济损失共为338423.85元。
对于原告请求的处理交通事故人员误工费,因法律并没有规定该赔偿项目,因此,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平南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根据事故成因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韦荣朝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唐德才在此事故中无责任,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予以采信。被告韦荣朝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身体健康权,对原告因此而造成有经济损失,应负全部赔偿责任。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的规定,原告有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的权利,保险人有在保险责任限额内对受害人直接赔偿保险金的义务。因此,对原告的各项经济损失,由被告大地公司在保险限额内直接赔偿。根据交强险赔偿责任限额范围,原告的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共32028.50元,由被告大地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赔偿责任限额内赔偿10000元。原告的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抚慰金、交通费、抚养费共303595.35元,属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项目赔偿责任限额范围,应由被告大地公司予以赔偿110000元。原告的财产损失费1200元,也没有超出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责任限额,也应由大地公司直接予以赔偿。综上,被告大地公司应赔偿给原告的总数额为121200元。原告余下的不属交强险赔偿责任限额的损失尚有217223.85元,因被告韦荣朝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故应由被告韦荣朝予以赔偿,减除其已赔偿的21458.50元,还应赔偿195765.35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一、二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梧州中心支公司赔偿121200元给原告唐德才;
二、被告韦荣朝赔偿195765.35元给原告唐德才
三、驳回原告唐德才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7356元,减半收取3678元,由原告唐德才负担791元,由被告韦荣朝负担2887元。
上述债务,义务人应于本案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权利人可在本案生效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最后一日起二年内,向本院申请执行。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加五提出副本,上诉于贵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应在上诉期限届满后起七日内预交上诉费7356元,款汇至户名为:贵港市中级人民法院-诉讼费;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贵港分行营业部;账号:455101012001893。逾期不交也未提出司法救助申请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员  洪胜武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十七日
书记员  杨子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