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刘杰诉罗大秋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3-12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吉林省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吉08民终127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杰,女,1950年11月8日生,汉族,退休工人,现住白城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然(系刘杰儿子),男,1974年7月25日生,汉族,公务员,现住白城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鹏,吉林高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李卓,男,1980年11月12日生,汉族,无业,现住白城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春雷,辽宁欣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罗大秋,女,汉族,1983年9月10日生,个体,现住白城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伟杰,吉林巩固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刘杰因与被上诉人李卓、罗大秋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吉林省白城市洮北区人民法院(2016)吉0802民初158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0月2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然及郭鹏、被上诉人李卓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春雷、被上诉人罗大秋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伟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刘杰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事实与理由: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应被采信。上诉人提交了欠据,已说明欠款资金来源,只是由于亲属关系,在双方分居时才要求被上诉人出具欠据。二、原审适用法律错误。
李卓辩称,欠款事实存在,我同意偿还此笔欠款,当时欠款是交买房的首付向刘杰借的钱,这是客观事实。
罗大秋辩称,1、原审认定事实清楚,上诉人要求二被上诉人共同偿还欠款没有证据支持。上诉人及其李然的陈述前后矛盾,该借款是虚假的。2、原审法院适用法律正确。3、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无事实根据及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刘杰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要求李卓、罗大秋偿还借款8万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李卓、罗大秋于2012年1月5日登记结婚,刘杰系李卓二姨。2013年10月18日李卓、罗大秋以285,000.00元的价格共同购买位于明仁南街18号楼1单元5层东楼房一户。该楼房经评估价值为324,660.00元,双方依此价格向中国工商银行贷款共计220,000.00万元。于2013年10月13日交首付款104,670.00元。李卓向刘杰出具落款日期为2013年10月3日的《欠条》一份,载明:今欠刘杰首付款人民币捌万元整。落款处由李卓以欠款的身份签名。
另查明:李卓、罗大秋离婚纠纷一案于2015年8月10日诉讼来院,该案正在审理中。刘敏(李卓老姨)、刘莉(李卓母亲)诉李卓、罗大秋民间借贷纠纷现均在本院审理过程中。李淑杰(李卓姑姑)诉李卓、罗大秋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李淑杰已申请撤诉。
一审法院认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条第一款“在合同纠纷案件中,主张合同关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当事人对合同订立和生效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主张合同关系变更、解除、终止、撤销的一方当事人对引起合同关系变动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同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现刘杰提供《欠条》意在证明其与李卓、罗大秋存在借款的合意。关于借款的交付,因刘杰身体患病未到庭,其委托代理人即其子李然陈述款项来源为其拿现金2万元,其妹妹李喆拿现金2万元,其母亲刘杰拿4万元,由刘杰于2012年10月3日交付给李卓,且陈述欠条是在2014年5月份由李卓单独向刘杰出具。而在一审审理过程中李然陈述为李喆2万元,李然3万元,刘杰14000元及从银行取款1万多,虽然此次庭审中李然解释为他的3万元有还其母亲1万元,但未出示证据,故刘杰的款项来源陈述不一致。李卓对刘杰的主张表示认可,罗大秋则明确否认涉案借款的真实性。其次,基于李卓、罗大秋目前的婚姻状况以及利益冲突,李卓对诉争借款的认可,显然亦不能当然产生李卓、罗大秋自认债务的法律效果。现从起诉案件的涉案标的及在庭审中李卓、罗大秋的陈述上看,李卓向其亲属借首付款11万万多元,罗大秋向鄂丽华借款5万元,其弟弟罗大军2万元,所借款项金额已远远超过二人所交的首付款的数额,明显不符合常理。故基于以上的原因,刘杰仍需就其与李卓之间借贷关系的成立并生效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而刘杰只提供欠条未能证明本案借款的交付及刘杰本人的资金出借能力,并且当事人陈述有重大疑点和矛盾之处,出借人未完成举证义务。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款规定“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对于刘杰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至于李卓对涉案借款的认可,因其与刘杰之间对此并无争议,其可自行向刘杰清偿,法院对此不予处理。关于罗大秋要求对欠条的书写时间进行鉴定一项,因刘杰已自认并非借款当日形成,故其要求鉴定不予准许。综上所述,刘杰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款、第五条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刘杰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800元由原告承担。
本院二审期间,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二审查明的案件事实与一审一致,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从现有证据看,上诉人刘杰虽然持有被上诉人李卓出具的80,000.00元欠据,但刘杰对其款项的来源、交付陈述前后矛盾。关于借款的来源及交付,刘杰委托诉讼代理人一审庭审中陈述款项来源为李然拿现金20,000.00元,李喆拿现金20,000.00元,刘杰拿40,000.00元;由二被上诉人一起去取的钱,由刘杰于2012年10月3日交付给李卓,且陈述欠条是在2014年5月份由李卓单独向刘杰出具。而在一审审理过程中李然陈述为李喆2万元,李然3万元,刘杰14000元及从银行取款1万多。由李卓取的钱,就李卓在场。虽然二审庭审中李然解释为他的30,000.00元有还其母亲刘杰1万元,但并没有提供充分证明予以证明,综上,刘杰对其款项来源陈述不一致。且被上诉人罗大秋对该笔借款予以否认。故上诉人刘杰现无充分的证据证明将80,000.00元借给二被上诉人,被上诉人李卓虽然对欠款无异议,但李卓现无充分证据证明其欠款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故刘杰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刘杰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800.00元,由上诉人刘杰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剑秋
审 判 员 张天秋
代理审判员 刘      昕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李   炳   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