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成都市鑫岳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与杨孝林装饰装修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6-28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四川省都江堰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川0181民初2291号
原告(反诉被告):成都市鑫岳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光荣小区荣北路55号1楼。
法定代表人:李金贵,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吕刚,男,汉族,1974年2月4日出生,住四川省邛崃市。系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志忠,四川众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反诉原告)杨孝林,男,1970年7月23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都江堰市。
被告暨委托诉讼代理人(反诉原告):刘跃琼,女,1977年12月8日出生,羌族,住四川省都江堰市。系杨孝林配偶。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显忠,男,1961年7月23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都江堰市。
原告成都市鑫岳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岳公司)与被告刘跃琼、杨孝林装饰装修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7月1日受理后,刘跃琼、杨孝林对鑫岳公司提起反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适用简易程序进行审理,后因案情疑难复杂,转为普通程序合并对本反诉进行公开开庭审理。原告鑫岳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徐志忠、吕刚,被告及委托代理人刘跃琼、张显忠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诉原告鑫岳公司诉称,2015年5月20日,双方签订《装修工程双包协议书》,约定二被告将位于青城后山青城静幽16套房屋的室内装修工程承包给原告施工,每户42600元,总价款681600元。协议签订后,经原告多次催收,被告仅支付了30万元。现房屋已交付使用,但尾款被告并未支付。故请求法院判令:1、二被告立即支付原告装修工程款381600元,并从起诉之日起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支付利息至付清款项时止。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本诉被告刘跃琼、杨孝林共同辩称及反诉称,双方签订《装修工程双包协议书》中明确约定质量按照国家标准质量验收合格。施工过程中,被告没有按照双方约定施工,使用伪劣产品,单方更改装饰材料,装修质量不合格,且拒不整改。故反诉请求:1、解除双方签订的《装修工程双包协议书》;2、鑫岳公司赔偿使用伪劣产品和装修不合适造成的损失共计470900元。
反诉被告鑫岳公司辨称,同意解除合同。装修工程符合质量要求,不存在装修不合格,因此要求损失赔偿不应该支持。
经审理查明,一、2015年5月20日,刘跃琼(发包方甲方)与鑫岳公司(承包方乙方)签订《装修工程双包协议书》,约定:1、刘跃琼、杨孝林将位于青城后山青城静幽16套房屋的室内装修工程承包给原告施工,每层85200元即每户42600元,总价款681600元。2、工程施工质量符合国家装修工程相关验收规范。装修风格及样式参照样板执行。3、砖粘完工后付10万元。腻子基层完工后付15万元。完工后验收合格付总价的97%,剩余3%为质保金,交工半年后一次性退清。其合同附件每户家装工程预算表载明:1、建渣清运费:每平方米7元,每户79平方米,共计553元。完工清洁及日常清洁:每平方米6元,每户79平方米,共计474元(注:工程完工后由专业清洁公司对施工现场进行保护性清洁,方便业主入住)。2、楼梯间公共区:梯步石材:8步,每步106元,共计848元。平台地砖:8步,每步85元,共计680元。梯步石材人工费:8步,每步40元,共计320元。平台地砖人工费:8平方米,每平方米45元,共计360元。
二、诉讼中刘跃琼、杨孝林申请1、对鑫岳公司施工部分质量是否符合国家标准。2、对单方更换材料后需重新装修,如楼梯、梯步更换石材、各房客厅进门的门坎石更换、一楼地面渗水、需挖开重新做防水工程、其他已装修而不合格的等整改费用进行司法鉴定。2016年12月14日,本院委托的鉴定机构四川衡平司法鉴定所出具《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如下:一、质量问题:1栋与2栋房屋存在相同质量问题,内容如下:1、非实测部分,厨房、卫生间墙面防水层范围内面层所贴墙砖约80%空鼓,不符合规范要求;吊顶内照明线路裸露安装,不符合规范要求;部分厨房、洗漱间由于房屋结构尺寸误差地板砖与墙面间隙较大,且缝宽不一致,不符合规范要求;个别墙面局部未粉刷,需整改;部分卫生间局部渗漏,不符合规范要求;梯步采用地砖装修,不符合《装修工程双包协议书》约定。2、实测部分:客厅、卧室乳胶漆墙面不合格;客厅、卧室地砖粘贴不合格;厨房、卫生间墙砖粘贴不合格;木门安装不合格;铝合金门按照不合格;楼梯间乳胶漆墙面不合格。二、存在的质量问题整改费用为:197184元。后鑫岳公司对鉴定报告不服提出异议。2017年1月5日,鉴定机构四川衡平司法鉴定所出具《异议回复意见》,载明:涉及主体基层项目的损失费用为:66275元。装修本身质量问题的损失费用为:83749元。3、梯步石材整改损失费用为:47160元。另本次鉴定费用为43000元。
三、刘跃琼、杨孝林主张鑫岳公司将梯步石材擅自变更为平台地砖材料。鑫岳公司表示梯步石材变更为平台地砖材料系征得刘跃琼认可才予以施工,且地砖材料由刘跃琼本人挑选。另查明,刘跃琼现场为工人提供伙食,并向鑫岳公司主张伙食费17270元。
四、未完成工程量部分金额:1、刘跃琼、杨孝林主张鑫岳公司未完成工程量为134414.92元(刘跃琼、杨孝林提供的未完成工程量统计清单134980.32元-庭审中认可多计算565.4元)。2、鑫岳公司对刘跃琼提供的未完成工程量统计清单中第18项运建渣和打扫卫生费用16432元不认可。第19项一套房运输费553元不认可。3、鑫岳公司对刘跃琼、杨孝林主张增加的其他:花油布438元、油米一桶300元、白水泥一包35元、地膜78元、停工损失4144元均不认可。工人生活费只认可6270元。4、刘跃琼、杨孝林和鑫岳公司一致认可增加工程量为2479.36元。
五、另案涉工程已交付使用。刘跃琼、杨孝林向鑫岳公司支付工程款共计30万元。刘跃琼、杨孝林系夫妻关系。
上述事实,由原、被告身份信息、装修工程双包协议书、鉴定意见书、回复意见、刘跃琼、杨孝林提供的未完成工程量统计清单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予以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刘跃琼与鑫岳公司签订《装修工程双包协议书》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法律法规禁止性规定,属合法有效。双方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庭审中双方同意解除合同,故本院予以确认。
一、关于刘跃琼、杨孝林应向鑫岳公司支付工程款具体数额问题。刘跃琼、杨孝林系夫妻关系,案涉装修工程施工发生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之规定,应认定为刘跃琼、杨孝林夫妻共同债务,原告主张被告刘跃琼、杨孝林共同偿还,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1、合同约定整个工程价款为681600元。2、刘跃琼、杨孝林主张鑫岳公司未完成工程量为134414.92元。虽鑫岳公司对第18项运建渣和打扫卫生费用16432元和第19项一套房运输费553元不认可,但未提供相应证据佐证系鑫岳公司完成,故本院对鑫岳公司抗辩理由不予采信。另刘跃琼、杨孝林主张增加的其他费用:个人伙食费17270元、花油布438元、油米一桶300元、白水泥一包35元、地膜78元、停工损失4144元,但刘跃琼、杨孝林未提供相应证据佐证,且鑫岳公司亦不认可,故本院对刘跃琼、杨孝林该项主张不予支持,但本院对鑫岳公司认可的工人生活费6270元予以确认。3、双方认可的增加工程量2479.36元予以确认。4、梯步石材费用问题。刘跃琼、杨孝林主张鑫岳公司将梯步石材擅自变更为平台地砖材料。对此,刘跃琼、杨孝林作为业主应对鑫岳公司施工进行现场监督,结合刘跃琼为现场工人提供伙食的事实可见,刘跃琼在现场并未及时提出异议,直至鑫岳公司安装地砖完毕。根据日常生活经验,刘跃琼、杨孝林主张鑫岳公司将梯步石材擅自变更为平台地砖材料,与常理不符,故本院对刘跃琼、杨孝林该项主张不予采信,并对其鉴定意见书中梯步石材整改费用47160元不予支持。但双方约定梯步石材费用为18688元【其中材料款13568元(848元×16户)+梯步石材人工费5120元(320元×16户)】,其实际安装地砖费用为16640元【其中材料款10880元(680元×16户)+梯步石材人工费5760元(360元×16户)】,故本院酌情对其多出部分2048元予以扣减。综上,刘跃琼、杨孝林应向鑫岳公司支付工程款具体数额为241346.44元(约定总工程款681600元+增加工程量2479.36元-未完成部分工程量134414.92元-已付款300000元-工人生活费6270元-2048元)。
二、关于刘跃琼、杨孝林主张鑫岳公司赔偿使用伪劣产品和装修不合适造成的损失共计470900元的问题。根据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意见和回复意见,鑫岳公司装饰施工存在不合格的情形,应承担整改的法律责任。鉴定意见载明整改费用:涉及主体基层项目的损失费用为:66275元。装修本身质量问题的损失费用为:83749元。虽鑫岳公司对鉴定意见不予认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之规定,在鑫岳公司未提供充分证据反驳鉴定结论的情况下,本院对刘跃琼、杨孝林主张鑫岳公司支付整改费用即涉及主体基层项目的损失费用66275元和装修本身质量问题的损失费用83749元予以支持,并在刘跃琼、杨孝林应付工程款241346.44元中予以扣减。但刘跃琼、杨孝林主张赔偿使用伪劣产品和装修不合适造成的其他损失,因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佐证,故本院不予支持。
三、关于鑫岳公司主张从起诉之日即2016年7月1日起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支付利息问题。虽鑫岳公司存在施工不合格的情形,但本院已对其整改费用予以扣减。鉴于刘跃琼、杨孝林仍存在拖欠工程款的事实,其应向鑫岳工程支付尚欠工程款部分资金占用期间的利息损失,故本院对鑫岳公司该项诉请予以部分支持。
对此,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解除刘跃琼与成都市鑫岳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签订的《装修工程双包协议书》。
二、本诉被告刘跃琼、杨孝林共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本诉原告成都市鑫岳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工程款91322.44元。
三、本诉被告刘跃琼、杨孝林共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本诉原告成都市鑫岳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利息(计算方式:以91322.44元为基数,从2016年7月1日开始计算至本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标准进行计算。若未按本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给付工程款,上述损失金额计算至工程款付清之日止)。
四、驳回本诉原告成都市鑫岳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五、驳回反诉原告刘跃琼、杨孝林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诉案件受理费7024元,由成都市鑫岳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负担5344元,刘跃琼、杨孝林共同负担1680元。反诉案件受理费8464元,减半收取4232元,由成都市鑫岳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负担1369元,刘跃琼、杨孝林共同负担2863元。鉴定费43000元,由成都市鑫岳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负担32716元,刘跃琼、杨孝林共同负担10284元。其鉴定费用已由刘跃琼、杨孝林垫付,在执行时由成都市鑫岳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一并向刘跃琼、杨孝林支付。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田 丹
审 判 员  林 昊
人民陪审员  李国平

二〇一七年二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易新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