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徐保松、王志荣等与刘新堂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4-2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山东省荣成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鲁1082民初4901号
原告:徐保松,男,1950年9月1日出生,住荣成市。
原告:王志荣,女,1949年7月30日出生,住荣成市。
二原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沙春雨,系二原告之女婿。
被告:刘新堂,男,1981年3月9日出生,住荣成市。
原告徐保松、王志荣与被告刘新堂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徐保松、王志荣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沙春雨,被告刘新堂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徐保松、王志荣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刘新堂赔偿原告徐保松、王志荣医疗费、伤残赔偿金、护理费、后续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伤残鉴定费、精神赔偿费等共计117031.91元。事实与理由:被告刘新堂系经营化肥等物资的个体户,常年组织农村劳力外出包活,被告刘新堂组织原告徐保松外出劳务,拖欠工钱半年之久。后原告徐保松到被告刘新堂处购买化肥,2017年1月11日被告刘新堂到村中向原告徐保松索要化肥款,原告徐保松要求被告刘新堂先把工钱结清,然后再结算化肥款,而被告刘新堂否认欠原告徐保松工钱且态度恶劣,二人发生争执,被告刘新堂猛然挥拳击打原告徐保松头部将原告徐保松打倒在地,致使原告徐保松脸部受伤耳朵出血;原告徐保松起来后欲上前和被告刘新堂理论,被围观村民拉开。原告徐保松的妻子王志荣从家中出来看见徐保松挨打就上去企图护卫,被被告刘新堂用胳膊推倒在地,后原告王志荣摔倒后爬起来欲上前理论,再次被被告刘新堂推倒,后被村民拉住劝开,被告刘新堂指着原告王志荣进行恐吓。第二天,原告王志荣腰痛无法动弹到××镇医院检查为腰椎骨折,转院至荣成市中医院进一步检查,确诊为腰椎压缩性骨折,住院治疗11天,花费34517.69元,出院后经法医鉴定为轻伤,经鉴定机构鉴定为十级伤残,花费伤残鉴定费2860元,原告徐保松做了CT头部检查为无震荡。住院期间,原告王志荣因上火导致血糖不稳左眼玻璃体出血看不清东西,因临近过年没有再住院治疗。2017年2月8日,原告王志荣因左眼看不见在荣成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4天,扣除医保个人自费2841.47元,出院时左眼玻璃体暗红色,眼底模糊不清仍看不见,医生建议做玻璃体切割手术。玻璃体切割手术要到青岛、济南等医院,考虑到治疗费用咨询多家医院后,联系威海市中心医院预约专家进行手术。原告王志荣因无妄之灾情绪不稳、血压血糖忽高忽低,术前必须住院进行控制,于2017年4月28日至5月10日在荣成市人民医院进行治疗,扣除医保个人自费3071.74元。在血压血糖在可手术范围后,2017年5月31日至6月18日在威海市中心医院进行了左眼玻璃体切割、人工晶体植入等手术,扣除医保个人花费7565.01元,外加专家手术费2500元、手术针剂3100元,共计5600元由个人自费。半年多来,原告王志荣共住院4次,目前王志荣腰部佝偻,精神不振,每次住院家人都要轮流陪护,严重影响了原告的日常生活,被告给原告及其子女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被告刘新堂辩称,被告组织原告徐保松等6人干活,但被告并未拖欠原告徐保松工资,原告徐保松称多干了8天不属实,由于原告徐保松多次到被告开办的商店去闹,被告为了息事宁人,给了原告徐保松500元作为其所称多干8天的报酬,原告徐保松也同意如此处理。后原告徐保松到被告处购买了价值500元的四包化肥未付款。年底被告到原告村中给工人发工资,在大街上碰到原告徐保松,被告向原告徐保松索要购买四包化肥的钱,原告徐保松称被告还欠三天的工资,被告告诉原告徐保松多要的8天工资是不存在的,该500元是被告额外给原告徐保松的,原告徐保松仍然坚持索要欠三天的工资,最终被告告诉原告徐保松欠被告的化肥款以工资互抵后原告徐保松再给被告200元就可以,原告徐保松不同意,并称被告专门骗人干活,被告回答从未欠任何人工资,原告徐保松称被告买化肥就是故意不给钱,接着原告徐保松与被告发生口角,原告徐保松一巴掌扇被告脸上,被告的眼镜让原告徐保松打掉,接着被告打了原告徐保松一拳,之后村民和被告妻子将双方拉开,原告徐保松还不提不饶,被告再没有动手。后来被告感觉头不知道被谁打了,打的很疼,被告抬了一下胳膊,回头发现原告王志荣坐在地上,后来被告再没有动手,被告也没有指着原告王志荣说恐吓性语言。原告王志荣住院期间被告去了医院两、三次,希望与原告协商,但原告王志荣不依不饶。因原告王志荣患××多年,导致左眼看不见与本次纠纷无关,且被告不存在故意伤害原告王志荣,有监控录像为证,证明原告王志荣先在被告身后打被告,因原告王志荣打被告,被告觉着头疼抬了一下胳膊。被告没有殴打原告王志荣,不同意赔偿原告王志荣的全部损失。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进行了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原告提供了以下证据:一、荣成市公安局××派出所诉讼告知书,证明2017年1月11日上午8时,原、被告发生纠纷;二、原告王志荣荣成市中医院住院病案、费用清单、医疗费票据,荣成市人民医院住院病案、费用清单、医疗费票据、威海市城镇居民医疗保险统筹费用结算单、威海市中心医院住院病案、费用清单、医疗费票据、威海市城镇居民医疗保险统筹费用结算单,证明原告的伤情、住院期间支付医疗费情况;三、威海鉴通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费收据,鉴定意见为:”王志荣损伤的伤残等级为十级;其住院期间(11天)需2人陪护;其出院后卧床期间存在大部分护理依赖,故出院后2个月内需1人陪护”。经庭审质证,被告刘新堂对证据一、二、三本身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威海鉴通司法鉴定所鉴定意见书中的原告王志荣的伤残等级、护理人数、护理时间有异议,被告认为原告王志荣住院期间的治疗××、治疗眼睛的费用非本次纠纷造成,认为原告王志荣年龄很大,已丧失劳动能力,不同意支付误工费,对原告提出的每日60元的护理费标准无异议。被告申请对王志荣的伤残等级和护理人数、护理时间重新鉴定,后被告放弃鉴定。
庭审中,被告提交从荣成市××镇东××村村委会拷贝的双方发生纠纷时的录像,被告称录像中可以看出是原告王志荣在被告背后打被告的头,当时被告并不知道是谁打的被告,被告只是抬了一下胳膊,没有殴打原告王志荣。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提交的录像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证明的内容有异议。
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二原告系夫妻,被告曾雇佣原告徐保松干活,双方因劳动报酬发生纠纷。2017年1月11日上午8时二原告与被告在荣成市××镇东××村发生纠纷产生肢体冲突,原告王志荣在纠纷中倒地受伤。2017年1月12日原告王志荣到荣成市中医院检查治疗,经诊断为:骨折、血淤,住院治疗11天,支付医疗费34517.69元;2017年2月28日原告王志荣到荣成市人民医院住院检查治疗,经诊断为:玻璃体积血(左)、××变积血(右)、××、高血压,住院治疗14天,扣除医保报销后,个人实际支付医疗费2841.47元;2017年4月28日原告王志荣到荣成市人民医院检查治疗,诊断为:2型××伴多个并发症、2型××变、2型××性周围神经病、2型××性周围血管病变、玻璃体混浊、玻璃体出血、××,住院治疗12天,扣除医保报销后,个人实际支付医疗费3071.74元;2017年5月31日原告王志荣到威海市中心医院检查治疗,诊断为:××变、双眼白内障、左眼翼状胬肉、2型××、××,住院治疗18天,个人支付医疗费7565.01元,原告王志荣在住院期间,被告支付原告王志荣20000元。原告已办理了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手续。
被告提交的荣成市××镇东××村村委会拷贝的双方发生纠纷时的录像显示:被告与原告徐保松发生争吵继而相互撕缠,王志荣近前观看,被告将原告徐保松推倒在地,此时原告王志荣见状上前阻拦被告,在场的其他人也试图阻拦双方继续发生撕缠,在此过程中王志荣被告挥胳膊仰面倒地,原告徐保松起身后与被告继续撕扯,后被在场的村民拉开。
原告徐保松未提交证据证实其主张的误工时间。
原告王志荣未能举证其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住院与本次纠纷存在因果关系。原告王志荣未提交证据证实其主张的后续治疗费、营养费。
本院认为,2017年1月11日,二原告与被告因琐事发生口角继而导致双方发生撕缠,原告王志荣在此过程中被被告胳膊挥倒致伤,事实清楚,应予认定。双方的争执在于被告应否赔偿二原告的损失及二原告请求的各项损失的合理性。被告虽辩称没有殴打原告王志荣的故意,但被告在双方发生纠纷过程中其肢体动作导致原告王志荣倒地受伤并因此住院治疗系双方不争的事实,被告对此应承担责任。原告徐保松对其请求的误工费未提交相关证据,该请求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关于原告王志荣请求的医疗费,被告对其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住院期间的治疗与本次纠纷的关联性提出异议,根据原告王志荣提交的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住院病案记载其诊断治疗的疾病与本次纠纷无直接的关联性,原告王志荣对此应承担举证责任,而原告王志荣对此未能举证,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因此原告王志荣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住院的医疗费请求,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告王志荣的合理医疗费应确定为34517.69元。同理原告王志荣请求的住院伙食补助费应为1100元(11天×100元),其超额请求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关于原告王志荣请求的护理费,结合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意见及被告所认可的护理费标准,原告王志荣请求的护理费4260元,未超出法律规定的范围,本院予以支持。原告王志荣对其请求的误工标准未提交证据,该请求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告王志荣请求的鉴定费2860元有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费票据为证,本院予以支持。关于原告王志荣请求的残疾赔偿金,因原告现已享受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待遇,原告的残疾赔偿金应按照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计算,但鉴于原告居住和生活在农村地区,且原告已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其残疾赔偿金虽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但应相应减少,结合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其总额确定为28570.08元(34012×12×10%×0.7)为宜,其超额请求部分本院不予支持。本次事故造成原告王志荣十级伤残,必然给其日后的生产生活造成不便,原告王志荣请求精神损害抚慰金符合法律规定,其请求的数额应根据侵权行为的具体情节、后果、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等情况综合确定,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本院酌定为1000元,其超额请求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原告对其请求的后续治疗费、营养费未提交证据,该部分请求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刘新堂赔偿原告王志荣医疗费34517.69元、护理费426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100元、残疾赔偿金28570.08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鉴定费2860元,共计72307.77元,扣除被告已支付的20000元,被告刘新堂还需实际赔偿原告王志荣52307.77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二、驳回原告王志荣的其他诉讼请求。
三、驳回原告徐保松的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320元(系减半收取),由原告徐保松、王志荣负担766元,被告刘新堂负担554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理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于飞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
书记员  许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