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重庆黄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与陈浩,重庆市裕丰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建筑设备租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11-18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渝五中法民终字第0425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重庆黄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忠县忠州镇州屏环路52号,组织机构代码73982637-X。
法定代表人方健宇,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汤健,男,1976年5月23日出生,汉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重庆市裕丰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重庆市南岸区长生桥镇乐天村,组织机构代码73655053-1。
法定代表人张伟,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蔡雪川,重庆市财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陈浩,男,1978年6月18日出生,汉族。
上诉人重庆黄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黄金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重庆市裕丰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裕丰公司)、陈浩建筑设备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法院(2014)南法民初字第0364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0年5月,黄金公司承接位于重庆市南岸区茶园新城鲁能领秀城工程,并内部设立重庆黄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鲁能领秀城项目部。2010年9月,黄金公司作为甲方与陈浩作为乙方签订《鲁能领秀城别墅一期工程劳务施工合同》。2011年4月10日,裕丰公司作为出租方甲方与黄金公司作为承租方乙方签订《周转材料租赁合同》,该合同约定施工地点为鲁能领秀城,租赁合同签订后发料材料出库之日起,按日历天数计算,每月30日结算一次,次月10日内付清租金,但押金不能抵租金,如乙方逾期不能付清租金,甲方有权收回租用材料,造成的上、下车费,运输费及乙方的停工待料损失由乙方自己承担;乙方必须按月付清租金,如因支票账号、印签等不符或不按时付款,甲方有权按月利率5%计息,与次月租金一并结算;钢管的日租金为0.012元/天/米、维修费0.10元/米、成本价赔偿费18元/米,扣件日租金为0.008元/天/米、维修费0.10元/米、成本价赔偿费6元/米;上、下车费各8.00元/T,由乙方自负;差丝杆按0.50元/套赔偿;合同中未明确的租赁材料、设备等,以出库单为准,价格在出库单上明确。该合同甲方处加盖裕丰公司的公章,陈浩在乙方经办人处签名“陈浩”,指定提货人处有“吴中建”签名,黄金公司鲁能领秀城项目部在合同右下方加盖项目部公章,并在加盖公章处注明“监督单位”。
该合同签订后,裕丰公司从2011年4月11日起陆续向黄金公司鲁能领秀城项目部提供钢管、扣件等租赁物资。2012年3月23日,裕丰公司与陈浩及吴中建、钟建德就钢管租金及材料赔偿费进行结算,截至当日,租金共计245350元,已付25000元,尚欠220350元,商定材料赔偿费为134167元,共计354517元。
2013年2月5日,黄金公司向裕丰公司出具《承诺书》,该承诺书载明:“我公司现与鲁能领秀城项目尚未结算,鉴于贵公司非常配合我公司工作,我司在此承诺在2013年3月底之前与贵司清算在鲁能领秀城钢管租金事宜,并付清余下欠款。特此承诺!”。因黄金公司至今未向裕丰公司支付尚欠的租金及赔偿款,裕丰公司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一、黄金公司支付所欠的从2011年4月11日起至2012年3月23日期间的租金220350元、租赁物资赔偿款134167元,共计354517元;二、黄金公司支付资金占用利息(利息以354517元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从2012年4月1日起计算至付清之日止)。
庭审中,裕丰公司举示的物资租金结算单中每月租金结算的金额与裕丰公司、陈浩及吴中建、钟建德于2012年3月23日结算的租金金额相吻合。
以上事实,有《鲁能领秀城别墅一期工程劳务施工合同》、《周转材料租赁合同》、《钢管租金及材料赔偿费结算清单》、《承诺书》、物资租金结算单、发料单、退料单等证据及双方当事人当庭陈述在卷佐证,足以认定。
一审法院认为,裕丰公司举示的《周转材料租赁合同》、租金结算单、租赁物资发料清单、退料清单及陈浩、吴中建、钟建德与裕丰公司就租金及赔偿款费进行结算达成的《结算清单》、黄金公司向裕丰公司出具的支付尚欠租金的《承诺书》等证据能够形成证据锁链,证明黄金公司鲁能领秀城项目部与裕丰公司于2011年4月10日签订《周转材料租赁合同》。该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当事人应按约定履行合同的权利义务。合同签订后,裕丰公司已按照约定向黄金公司鲁能领秀城项目部提供了租赁物资,但黄金公司鲁能领秀城项目部未按照约定向裕丰公司支付租金,其行为已构成违约。因黄金公司鲁能领秀城项目部系黄金公司的内设机构,不具有法人资格,其与裕丰公司签订《周转材料租赁合同》所产生的权利义务应由黄金公司承担。
对于尚欠租金及租赁物资的赔偿款,裕丰公司与经办人即陈浩于2012年3月23日进行结算,黄金公司尚欠裕丰公司的租金为220350元、租赁物资赔偿款134167元,共计354517元。对裕丰公司要求黄金公司支付尚欠的租金220350元及赔偿款134167元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因黄金公司的违约行为给裕丰公司造成损失,故对裕丰公司要求黄金公司支付资金占用利息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一百一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第二百二十二条、第二百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限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由被告重庆黄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支付原告重庆市裕丰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尚欠的从2011年4月11日起至2012年3月23日期间的租金220350元、租赁物资赔偿款134167元,共计354517元;二、限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由被告重庆黄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支付原告重庆市裕丰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资金占用利息(利息以354517元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从2012年4月1日起计算至付清之日止)。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7142元,由被告重庆黄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负担(此款暂由原告重庆市裕丰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垫付,限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给原告重庆市裕丰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
黄金公司不服提出上诉,请求: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事实及理由:1.一审认定事实错误。黄金公司在《租赁合同》上加盖公司项目章并不能表明是黄金公司和裕丰公司建立了合同关系,是本案实际的租赁需方,事实上黄金公司只是该合同履行的监督人。2.裕丰公司应依法向实际租赁人陈浩主张权利。本案所涉及的合同相对人陈浩、吴中建等并非黄金公司的职员,不能代表公司行使职务行为,陈浩也从法律关系和租赁事实上确认与黄金公司无关。3.黄金公司出具给裕丰公司的承诺书内容并未明确支付租赁款项的数额,在黄金公司不知合同具体履行和支付以及无法核对的情况下,不能仅凭裕丰公司单方面确认的依据向黄金公司主张权利。
裕丰公司答辩称:本案形成租赁合同关系的双方是黄金公司和裕丰公司,陈浩只是合同的经办人;虽然黄金公司在加盖印章处注明“监督单位”,但不影响其作为合同当事人的事实。黄金公司在书面承诺中明确表明,未支付租赁款项是由于尚未结算,并不意味着黄金公司不应当承担支付租金的合同义务。一审中,裕丰公司举示的结算单、发料单、退料单等证据能相互印证诉请金额。一审判决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陈浩答辩称:陈浩是鲁能领秀城项目B区的实际负责人,对外不具备主体资格,所以才由黄金公司在合同上盖章;租赁的设备实际用于B区的施工建设;陈浩在结算单上签字时并不清楚欠付租金及赔偿的价格,只是基于项目部吴中建签了字才签字予以确认。请求法院依法判决。
本院二审审理查明,在2011年4月10日的《周转材料租赁合同》上,除加盖有“重庆黄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鲁能.领秀城项目部”公章外,该项目部经理谭和平也在盖章处签名。二审查明的其余案件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相同。
本院认为,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本案中,黄金公司鲁能.领秀城项目部与裕丰公司签订的《周转材料租赁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虽然在项目部盖章处写有“监督单位”的字样,但不能改变项目部作为合同承租方的地位。合同签订后,裕丰公司陆续将租用材料送至约定地点,履行了出租人义务。黄金公司于2013年2月5日出具的《承诺书》虽未载明欠付租金的具体金额,但其意思表示清楚明白,是对鲁能.领秀城项目部对外与裕丰公司签订合同这一行为的追认,也是其向裕丰公司作出的、付清钢管租金余下款项的明确承诺。因此一审法院判决由黄金公司在本案中承担《周转材料租赁合同》承租人的义务正确。关于欠付租金及赔偿款金额的问题,本院认为,黄金公司和陈浩在本案中虽对该结算金额不予认可,但未提交相反的证据证明其主张;而陈浩和吴中建分别是《周转材料租赁合同》指定的经办人和提货人,二人于2012年3月29日与裕丰公司签订的结算清单和发料清单、退料清单等形成了证据锁链,能够证实黄金公司所欠租金和物资赔偿款的数额。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黄金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142元,由重庆黄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当事人应自觉履行判决的全部义务。一方不履行的,自本判决内容生效后,权利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二年,该期限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
审判长  张雪方
审判员  秦 敏
审判员  段晓玲

二〇一四年十月九日
书记员  刘德宝